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老祖带你去诸天练级在线阅读 - 第140章 十方无敌,暴打火麒麟

第140章 十方无敌,暴打火麒麟

        血菩提乃是由麒麟血浇灌生成的旷世奇果,有着重伤治伤,无伤增功的神奇效用。

        林天恒当即采下一颗血菩提放入口中,此果虽以炽热的火麒麟血液为种,且生长在凌云窟这极炎之地,但是入口却极为温润,瞬间化为一团暖流流入胃中,最终直达四肢百骸。

        仔细感受着血菩提的奇效后,林天恒不由感慨道:“这血菩提果然有疗伤奇效,若是能早些来到这个世界,多吃几颗血菩提,恐怕我之前的伤势早就能够尽数痊愈了。”

        不过林天恒也就能放放马后炮,毕竟以他之前的寿命哪里能够开启这么高级的世界,即便是这次,还是使用了打折卡,否则他也根本不可能来到这方世界。

        “只可惜此果只能治疗伤势,无法用于增寿,要不然但凭着这一挂血菩提便能把此次路费赚回来了。”林天恒看了看系统面板上的寿命,不知足地叹了口气。

        修为臻至林天恒这般境地,血菩提的增功之效也近乎于无,对于他来说,就当是吃了种很稀奇的水果,尝了尝鲜。

        剩下的血菩提自是不能这般浪费,林天恒瞬间将它们打好包,扔回了主世界。

        ‘要是有个储物戒指什么的就好了,陈通天怎么连这种基础的修士装备都没有。’林天恒不由暗道,不过他也不担心血菩提被人或者野兽偷走,毕竟时间流速有异,且死亡海边根本就没有任何生物,仿佛生命禁区一般。

        收罢血菩提,林天恒继续在凌云窟中探寻其他宝物。

        不多时,林天恒便又有了收获,在另一处通道内,他看到了一柄剑直直插入上方的山体中,只余下剑柄在外。

        林天恒伸手一挥,伴随着一道血芒,一柄通体泛红的长剑自山石中被无形气劲拔出,不同于赤焱神剑,这柄剑隐隐散发着一股邪气,它的红是一种妖冶的血红!

        “原来是火麟剑。”林天恒立时想到了此剑的来历。

        火麟剑乃是断家先祖、昔日的天下第一剑,断正贤所铸,他力战火麒麟后得到一块鳞甲,遂将其镶在剑身,彰显他的勇武,这柄剑后来便成为了断家的传世神兵。

        多年前,南麟剑首断帅与北饮狂刀聂人王在此约战,后来双双被火麒麟叼入凌云窟内,这把火麟剑也就此深埋于此。

        林天恒握住火麟剑,顿时感到一股邪念自剑身上火红的鳞片中涌出,想要污染他的心神。

        然而林天恒元神已成,怎么会被这小小邪念浸染,元神之力轻轻一荡,无边邪念便尽数收拢回了鳞片之中。

        “果然是一把魔剑,若是寻常人使用此剑,定然会被其中邪念浸染,持剑愈久,魔念丛生,甚至会难以自拔,造成剑控人心的局面。”林天恒评价道。

        火麟剑确实有“剑中邪神”之称,原著中断浪正是得到火麟剑之后,才逐渐走上了入魔的不归路,导致其最终丧心病狂,六亲不认。

        林天恒虽不喜这把邪剑,但是日后屠龙说不定还用的上,于是便暂且将其收起,同样先行扔回了主世界。

        忽然,林天恒又有了发现,在这一片火红的凌云窟内居然出现了一抹绿色,竟是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林天恒拨开墙壁上的藤蔓,一副壁画立时映入眼帘。

        只见这壁画之上,一个魁梧悍勇的男子,赤裸上身,跨坐于火麒麟背上,双腿紧绷若镇山岳,右手高举如擎天玉柱,怒目圆睁,神威凛凛,似是一位将要降服火麒麟的无敌战神。

        这幅壁画似乎蕴含着无穷魔力,每道刻痕皆是神韵十足,每一笔、每一画都有一股绝强的气势,皆有高深武功隐于其内。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看着壁画左下方刻着的“玄武”二字,林天恒暗喜道。

        这幅壁画正是当年以十余年修行打败帝释天千年道行的十强武者武无敌所留,其中蕴含了他的十强武道。

        所谓十强武道,即是刀,枪,剑,戟,棒,拳,掌,腿,爪,指,武无敌在每一道上的造诣均是不凡,甚至将其归纳成为一门绝学,更有一式绝招,内功是「玄武真功」,绝招则是「十方无敌」!

        这幅壁画所刻均是外家招式,倘若将其融会贯通,悟出「十方无敌」也不是没有可能。

        林天恒伸手一招,石壁上的藤蔓立时枯萎,绿色的汁液皆被其强大的劲力吸出,喷洒于壁画之上。

        汁液随着画中的坑痕流动,当中竟隐然又招意浮现,这壁画雕工虽看似粗劣,但每道坑痕交错纵横间,宛如高手行招一般。

        在林天恒眼中,那壁画中的男子似乎要从石壁上走出来一般,将十门武学一一展现在其眼前。

        林天恒悟性不俗,很快便领悟了这十门武学,不过他感悟最深的还是其中的刀诀「无二刀法」!

        看着看着,林天恒不由心驰神往,情不自禁地随手比划起来。

        随着林天恒汹涌澎湃的气劲狂涌而出,十道白色气旋伴随着他的招式流转,在凌云窟内迅速成型,狂风激荡、地动山摇,整个凌云窟似乎已是摇摇欲坠。

        然而十道旋风尚在不断变化之中,十道白色人影渐渐于旋风中脱胎而出,每道人影各使一门武学,刀枪剑戟棒,拳掌腿指爪!

        林天恒此时已经进入了忘我之态,忘记了自己还在凌云窟之内,只想着将刚刚悟到的武学好好施展一番。

        忽然,林天恒大喝一声,十道白色虚影迅速合为一体,而后猛然消散于狂风之中,正是玄武真功中的绝招,十方无敌!

        一道惊雷自凌云窟深处炸响,狂暴的劲气随之爆炸开来,如同一条条白色的巨龙顺着凌云窟四通八达的通道奔腾而出,声势之强,乃至百里外都能听到此处声响。

        林天恒附近石壁更是早就难以承受此等爆裂劲力,四下化为齑粉,原本狭窄的甬道中生生被轰出了一个宽阔的大厅。

        凌云窟乃是轩辕皇帝派人建造,即使历经多年,但是凭其独特的结构,受此惊天一爆,居然并未坍塌,果然鬼斧神工!

        在凌云窟的另一侧,两名中年男子被林天恒闹出的动静所震撼,二人正是当年被火麒麟叼入凌云窟内的聂人王与断帅,他俩侥幸未死,后来又发现了龙脉之秘,故而这些年一直自发留在此地,保护龙脉周全。

        “老刀狂,凌云窟内发生了如此巨变,我们是否要去探查一下?”断帅急忙问道。

        聂人王尚未回答,二人便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兽吼,兽吼声中似是蕴含了无尽的怒火。

        驻守此处数千年的火麒麟当然比二人要急的多,自己住的好好的家,忽然被人说拆就拆了,搁谁谁不着急,任谁谁不愤怒!

        遥望着火麒麟如同一颗坠落的陨石般,散发着夺人心魄的恐怖火焰,向着震动传来的方向急奔而去,聂人王不由叹道:“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断帅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也不想在这时候贸然出去自找麻烦,万一被火麒麟误解了什么,那他可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一时没控制住,倒是把壁画给毁了,可惜可惜。不过还好老夫已经成功悟出了十方无敌的三式变化,守招、进招与杀招。”林天恒看着原本壁画所在之处,现在已经变得空空如也,不由低声叹息道。

        下一秒,林天恒便没有功夫扼腕叹息,因为他也听到了火麒麟的惊天兽吼之声。

        “苦寻你不得,如今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林天恒丝毫不惧,甚至有些暗喜,火麒麟正是他此行的重要目标之一。

        忽然,雨点般的奔腾之声由远及近,整个新形成的大厅都似乎开始震颤,沙土石屑扑簌簌地坠落下来,空室中立刻飞沙走石,烟尘弥漫。

        仅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一股极其炙热的气息便呼啸着涌入了大厅之中,整个大厅内的温度似乎都在急速上升,原本枯萎的藤蔓近乎自燃起来。

        在一片耀目的火光之中,一头熊熊燃烧的惊天凶兽出现在林天恒面前,处于暴怒状态的火麒麟!

        火麒麟头生犄角,浑身赤红,通体冒火,集马头、狮眼、虎背、麝鹿身、龙鳞于一体,外表可怕至极,牙尖爪利,目如铜铃,张牙舞爪,丝毫没有传说中瑞兽麒麟的温和、祥瑞,反而残暴凶厉之极,仿佛要撕裂、焚尽面前的一切。

        尤其是其身上近乎金色的火光,比平常还要爆裂许多,可见火麒麟此时是真的怒了!

        没有丝毫犹豫,火麒麟四蹄下一股烈风暴起,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向着林天恒扑杀而去,似是想要将这个拆它家的混蛋撕成碎片,烧成灰烬!

        见状,林天恒只是微微一笑,身形急转间,便躲过了火麒麟的冲撞,这一撞即便是大宗师都难以躲闪,但是身为天人境的他却可以轻松闪过。

        轰的一声,火麒麟速度实在太快,竟一头撞入了后方百丈外的石壁之中,其身上散发着的熊熊火焰,似乎能把其身边的山石全部点燃,即便是宗师境武者恐怕都会被这股强大的火焰烧的形神俱灭。

        火麒麟摇了摇巨大的脑袋,一击不中的它似乎愈发愤怒,两只巨大的兽瞳中竟也喷出两道火光!

        紧接着,火麒麟巨口一张,一道火焰洪流立时急涌而出,掀起一道近乎势不可挡的惊天火浪,甚至就连虚空都在这难以想象的高温之下扭曲变形。

        林天恒单掌一立,金丹中的雄浑真元倾泄而出,在其身前凝成了一道半圆的淡青色气罩。

        奔涌而来的火浪击在气罩之上,竟向着周边滑落开去,未能伤及林天恒分毫。

        看到这一幕,火麒麟铜铃般的兽瞳之中竟然人性化地露出几分异样之色,趁着火势还未完全消失,火麒麟居然拔蹄就跑,速度之快,比之来时更甚。

        火麒麟并非寻常凶兽,它的灵智还是不低的,看到林天恒轻描淡写地便化解了它的喷火攻击,顿时心知不是对手,于是马上选择战略性撤退!

        “想走?哪有这么容易!”林天恒哈哈一笑,身形急飙而出,刹那间竟稳稳地坐在了火麒麟的后背上。

        “昂!”感受到自己被人骑在背上,火麒麟立时发出一道奇异的吼声,仿佛在宣泄心中的屈辱之意。

        与此同时,火麒麟身上火光更盛,若非林天恒以强横真元阻隔了它的霸道火劲,恐怕立时便要被烧成灰烬。

        “看来又得用这一招了。”林天恒摇头叹道,随即举起了铁拳。

        战神殿和凌云窟的壁画中的人都是骑在神兽背上将其降服,就连林天恒在战神殿中伏魔龙之时亦是如此,看来让神兽臣服的唯一方法,就是坐在它背上,用拳头狠狠捶它,将它生生打服!

        既然如此,林天恒也就不跟火麒麟客气了,如山岳般沉重的铁拳立刻落在了火麒麟巨大的脑袋上。

        只听得“轰隆”一声,火麒麟身下猛然出现一个深坑,它的四只蹄子已然深陷土石之中。

        “服了的话,就把身上的火焰熄了。”林天恒对火麒麟道,他知道火麒麟能够通晓人语,要不然怎么原著中聂风能将它收为萌宠呢,即便它真的听不懂,它也能感受到林天恒的精神波动。

        而且火麒麟也确实有正常与火焰两种状态,原著中它被聂风收服后跟着聂风到处浪,别提多乖了,不仅跟牛同住,还会戏弄山中的野鸡,简直与一只大猫无异。

        然而聂风收服火麒麟靠的是他的善良,在火麒麟受伤之际不计前嫌地为它疗伤,以及他自带的化敌为友光环。

        想要暴力收服如此暴虐的凶兽火麒麟可没有这么简单,只见它回头便张开血盆大口,向着背上的林天恒咬去,丝毫没有臣服之相。

        于是,林天恒的铁拳只能再次落了下来,一拳又一拳。

        很快,火麒麟的哀嚎之声便响彻了整个凌云窟,宛如鬼哭狼嚎一般。

        远处,聂人王与断帅面面相觑,皆是一脸困惑之色,不知平日里凶威赫赫的火麒麟此时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发出如此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

        两人略微踌躇了片刻,便决定一同前来一探究竟,火麒麟虽然经常暴虐伤人,但是它终究是守护龙脉数千年的神兽,在它遭遇生死危机之时,二人自觉不能袖手旁观。

        或许是火麒麟不如魔龙硬气,亦或者是林天恒修为大进,拳头也更加沉重,数十拳下去,火麒麟便已经乖巧了很多。

        依照林天恒所言熄灭了身上的火焰后,火麒麟眨着一双大眼睛委屈巴巴地转头看着他,此时样子竟有些蠢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