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香蜜沉沉烬如霜在线阅读 - 番外——书童那点事儿(二)

番外——书童那点事儿(二)

        (这篇番外发生时间为葡萄初上天界给凤凰作书童那一百年内。)



        我们作果子也是有骨气的,自从凤凰罔顾我的意愿将我折腾变幻了八日之后,我便决定再不搭理他了。不给凤凰磨墨的日子,天也清了,水也蓝了,连看飞絮也觉着可爱活泼了许多。闲时陪着狐狸仙看看戏,听他品评品评春宫孤本,时间倒也过得嗖嗖快。



        唯有一处不好,虽说不看凤凰脸色的日子春光明媚鸟语花香,可没他授我仙诀咒语,本就不高的灵力现下更是踯躅不前,遂琢磨着弃暗投明改投狐狸仙门下,让他教授我些许提高灵力的秘诀,狐狸仙欣然应允。



        是日,狐狸仙便郑重其事摆了一桌子明晃晃粗细不同长短各异的绣花针,对我道:“穿针乃是修习的根本之道。试想,若连根牛毛绣花针都舞不好,又如何耍得好那些千百斤重的神铁利器?故而,老夫以为,一根好的绣花针乃是一个成功仙人随身必备之上品。”接着,狐狸仙便兴致高昂地向我逐一说了遍他典藏的绣花针,慷慨地让我挑一根说是当夜便教我如何穿红线。



        我十分不解,狐狸仙本就眼神不好,不晓得为何每每穿红线要挑得乌漆嘛黑的深夜,点一盏黄豆子一般小的灯,在灯下穿针。



        疑惑问他,狐狸仙却眼睛弯弯一笑道:“老夫觉着夜里比较有灵感。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注定要用它来寻找奸情。”



        然而,灵力这个东西,它注定和绣花针以及奸情没多大关联,我跟着狐狸仙学了足有十日穿红线,那灵力非但没见着半分提高,倒是眼睛益发地花了,见着有孔的地方便走火入魔想找根红线穿进去。



        正踌躇着要不要继续随狐狸仙学下去,却听闻后天也就是五月初五栖梧宫要凑兴办个什么凡人的端午节热闹热闹,说是为的祭奠颂扬一位人间勇于投河的先驱,这先驱新近飞升作了神仙,凤凰赞他文采,请他来栖梧宫作仲幕,遂随俗叫栖梧宫的一干仙侍们按那凡人端午节规矩置办置办。



        这其实并没有什么,但是,飞絮对我说,这端午节是要包粽子的,这凡人的粽子是用芭蕉叶包了糯米和香肉抑或是豆沙裹成三角状便成,天界自然不能与一干凡人一般小家子气,凤凰广袖一挥,道:“便包灵力吧。”



        灵力嗳,亮闪闪的灵力!



        凡人的粽子馅料尚且不同,有咸肉有蛋黄有板栗有杏仁……天界的粽子自然更是要分出个三六九等,飞絮说最寒碜的粽子只包了一年的灵力,且数量最多,随着灵力年份递增,那粽子数目便依次递减,最后,这所有的粽子里头有只大王棕。



        里面竟然包了五百年灵力!



        五百年啊!



        那可是齐天大圣当年被佛祖爷爷压在五指山下的年份,若我得了这只大王棕,可不得免去多少苦修。于是,我当机立断决定后日回栖梧宫去参加这端午节,抢夺这大王棕。



        五月初五一早栖梧宫一开门,我便混了进去,大殿案几上果然摆了许多传闻中的绿粽子,只是,这个个皆包得一



        样,却如何辨别其中灵力的多与少?



        虽然我没有孙大圣的一双火眼精精一眼便能透过那些碍眼的粽叶辨别其中奥妙,但是,常言道勤能补拙。我想,挨个儿吃下去,指不定便叫我吃到那只“五百年”不是?



        然而,来来往往的神仙、仙侍、仙姑们实在太多,我只抢到了二十只粽子,不过,比起那些人手一只的仙家们还是多了许多,遂心满意足拿了这串粽子到栖梧宫后园避开众仙开始挨个吃过去。



        第一个粽子里,我吃到了一年灵力,虽然只有一年,但是这粽子的味道我以为尚且不错,软软糯糯,香喷喷,叫人觉着即便是半点灵力也没包也还是划算的。



        第二只粽子里,我又吃到了一年灵力,这便叫人心里有那么些不舒坦了,不过还有十八次机会不是吗?



        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第六只……我涨着肚子咬牙切齿吃下最后一只……



        天道不公,不公至厮!从第一个到第二十个,每个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我吃到近乎哽噎,只得了二十年灵力!



        我心有不甘,揣了满腹辛酸委屈的糯米返回正殿,此时诸仙已散,只余了听、飞絮几个在收拾整饬,我向了听打探今夜是哪个好命的小神仙得了那大王棕,了听却一脸迷惘道:“倒是没听闻哪位仙家得了,只听说红孩儿吃的那个粽子里包了一百年灵力。”



        我一时顾不得嫉妒红孩儿,心下盘算得飞快,据了听这话分析,显而这大王棕还没被人吃到,如此说来我还有机会!当下,便问了听剩下的粽子在哪里。



        了听埋头一面拾掇一面不屑道:“哪还能有剩下的,这新鲜玩意儿天界第一次做,一早就散光了,一只没剩。”



        我急了,拦着他,“你再好好想想,真的一只都不剩了吗?有没有哪位仙家拿了却没吃的?”



        “好东西自然是要尝个鲜,怎么会有拿了却不吃的道理?”了听道。



        飞絮却忽然停下手上动作,“说起不吃,我记得好像二殿下当时倒是没吃,只叫我拿了放在他书房中,不晓得现下吃了没。”



        天无绝人之路。



        我看着凤凰书房里透出的烛火,矜持地叩了叩门。



        “进来。”凤凰清清冷冷的声音带着粽子的芬芳从里面传了出来。



        我满怀希冀地推门而入,入眼便瞧见案头上端端正正摆了颗完完整整的粽子,心中顿觉升腾起一股澎湃,顺带瞧着一旁的凤凰也不是那么碍眼了。当然,如果他能把这粽子给我,我会觉得他真真是冠绝六界举世无双的美男子,发自肺腑地。



        “锦觅见过火神殿下。”我乖乖巧巧福了个身。



        蒙昧的光晕中,凤凰稍稍一抬狭长的眼尾,见是我便又低下眼去继续流连在那些黑漆漆的书卷之中,半晌之后,方才缓缓开了金口:“听闻你近日里改投叔父门下了。”



        “哪里哪里,定是火神殿下听错了,能得火神殿下亲授法术乃是锦觅修来的福祉,岂会不识趣改投别个仙家门下?”我连连郑重



        否认其事。



        “哦。”凤凰抬头看了看我,漠然吐出一个字便无下文。



        我熟门熟路取了一方碧黛香墨便在砚台里磨了开来,此时不表忠心更待何时。



        “今夜我只看书,无须用墨。”凤凰单手持卷侧身闲闲靠在椅背上,不知是否我的错觉,竟觉他薄唇一角轻轻勾了一勾。



        我讪讪放下墨块,又听他道:“倒是入夜已深,腹中有些辘辘,你现下便用我教过你的咒术将这粽子热热,我权且垫入腹中。”



        我一时惊了,立刻对他道:“这凡人的粽子可难吃了,外头包的芭蕉叶有股味道,里面放的糯米又太软,远不及大米来得好,便是颗米也该做颗有骨气的米,软软糯糯的像什么话。况且,这粽子太大了,夜里吃了要噎食的。”



        凤凰眯了眯眼,嘴角笑涡时隐时现,“如此说来,我倒真想尝尝看究竟这粽子是何味道,竟然难吃至厮,叫你这般痛斥。”



        看他伸手便要来拨粽叶,我想也没想,一着急立刻便伸手覆上他的手背制止,“火神殿下若是饿了,我现下便立刻去膳房亲自做一叠芙蓉酥给你吃,保证比这粽子好吃上百倍,入口即化又不噎食,可好?”



        我目光灼灼瞧着他,不想这鸟儿非但半晌无答言,还一脸晃神心不在焉的模样,不晓得在想些什么,顺着他的目光瞧去,发现他的眼光落处是我的手背。我一时着急,唯恐他不答应,干脆手上一翻,两只手将他那只手牢牢合握在手心,目光澄澈忠心可表地望着他的眼睛,又问了一遍:“火神殿下以为可好?”



        不知是这烛火晃了晃,还是我穿针穿得眼发花,竟觉凤凰颊上抹过一丝淡淡异色,但见他看了看被我合握在手心的手,错开我灼灼的眼,声音泛过一缕奇怪的不自在,淡淡道:“好。”



        真真是天籁之音!



        我一把撒开他的手,端了那大王棕利落转身出门,“这粽子我便撤下去了,火神殿下稍候片刻,芙蓉酥锦觅立刻送来。”



        唯恐他反悔,我出门后端着大王棕便一路小跑开去。



        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硬拼着已经满到嗓子眼的糯米将这颗粽子吃了下去,里面果然包了五百年的灵力!乐得我晚上连做梦都是甜甜的糯米香。



        当然,常言道“乐极生悲”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当夜我因得了那五百年灵力一时乐极忘形,便将允诺了凤凰的芙蓉酥抛至脑后全然没记起……



        不过是碟小小的芙蓉酥,凤凰这只小心眼的鸟儿居然记仇,之后罚我给他做了整整一年的芙蓉酥,而且他早不吃午不吃,偏挑得半夜三更叫我做给他吃,叫我整整一年没睡上整觉,几番夜半时分在膳房里揉面揉得都要睡死过去。



        而凤凰那厮每每吃起芙蓉酥便吃得一脸凝重深沉的表情,生生叫人鄙夷唾弃。那挑眉看我的眼神更是叫我恨得牙痒痒。



        凤凰还美其名曰“将功补过”。



        诚然,看在那只大王棕的份上,我便权且不与他一只鸟儿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