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伐清1719在线阅读 - 第六百章 争分夺秒

第六百章 争分夺秒

        在后来的历史上,这场爆发在巴达维亚附近海域的海战意义十分深远,尽管它的规模并不大,仅仅只是六艘三级舰对九艘三级舰而已,而其他的战舰根本不足为道,可是这一战所带来的的变化,甚至改变了后来海战模式。

        当定远舰在邱泽的指挥下,直接冲进了荷兰战舰当中的时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已经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

        而后面海战的情况也的的确确反应了这一点,只见一发从荷兰三级战舰郁金香号上发射的炮弹,斜斜地从宁远舰的舵台上擦过,一路溅射起来的木头碎屑如同一颗颗致命的铅弹一般,直接将整个舵台上的大楚海军官兵们扫荡在地上。

        只见在剧烈的冲击之下,邱泽被其他的亲卫们直接扑倒在地上,可是这个时候邱泽全身上下已经都是鲜血,却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压在他身上的亲卫的,浓郁的血腥味道伴随着滚滚浓烟,却是让其余的海军官兵慌乱不已。

        尽管在大楚海军当中针对指挥官有一条规定,那就是当提督战死或者不能承担指挥责任的时候,副提督可以接替指挥职责,而副提督战死则有舰队参谋长接替指挥职责,而提督、副提督以及参谋长原则上不能在一条船上指挥,因此可以避免在旗舰被击沉或者提督战死后出现无人指挥的局面。

        在这一战当中同样也是,如果邱泽战死,那么镇远舰的副提督邓云芳将会成为新的舰队指挥官。

        当然,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这一点,因为邱泽在大楚海军中几乎是支柱一样的灵魂人物,如果他倒下了,那么整支舰队的战斗力都会大打折扣。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这位四十多岁的海军提督却是努力坚持着站了起来,他的身上带着大块大块的血迹,手臂上还有腿伤被细密的木屑深深透入,而额头上也被碎木屑给擦伤了,不断地留着鲜血。

        “大人!大人!”

        一旁的海军官兵们连忙冲上前去,想要将邱泽抬下指挥的舵台。

        邱泽气喘吁吁地站着众人面前,他努力地抬起了手,制止了属下们将他抬离舵台。

        “此战......我是指挥官,绝不能脱离舵台!”

        “来人?    把我绑在桅杆上面?    我要站着打赢这一仗!”

        额头上的鲜血如注,很快就几乎模糊了邱泽的视野?    只见他面前的景象仿佛蒙上了一层红布?    透过这层红布他看到了正在如雨点般落下的炮弹,激荡起来的水花?    还有躺在各处的海军士兵们......

        可是此时的邱泽,内心却如同平静的大海一般?    并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他努力地思考着面前的局势,然后低声一字字吐出命令,让传令官将命令通过信号旗传递了下去。

        实际上,战场局势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完全是已经被大楚海军参谋处锁预料到的?    毕竟双方战舰的实力差距和指挥差距摆在了明面上,寄图于常规手段根本不可能获得胜利——之所以还会爆发此战,完全是因为目前的大楚海军有一招真正的底牌。

        随着定远舰上的信号旗上升之后,正处于混战状态的大楚战舰也得到了信号,特别是位于战场侧翼庞大的中式战船?    那些数量庞大的赶缯船也开始纷纷升起了信号旗,这仿佛成为了一个统一的信号?    带着一种莫名的神秘与悲壮。

        当时间回到了开战前三天,大楚海军舰队中的所有中层军官们?    跟着邱泽吃了最后一顿临行饭。

        邱泽举起酒碗,面向众人一饮而尽?    他高声道:“咱们当年都是从绿营出来的兄弟们?    可是陛下却从未猜忌我等?    亦未曾在海军中进行大肆清洗,还将我们委以重任,在座诸位没有一个人低于少校军衔,可见陛下对我们的优厚,是要拿命来相报的!”

        “我们大伙心里都明白,这一战必须要打,不打对不起陛下,还必须要赢,不赢也对不起陛下,要想赢,就得敢死!”

        “一旦战事打响,我会尽可能带领六艘风帆战舰抢先冲击荷兰舰队,拖住对方主力,你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趁着机会冲进荷兰舰队当中,进行分割,而后在近距离的情况下,使用火箭弹轰击!”

        “火箭弹射程虽远,可是精准度太差,必须要把距离拉近到两百码以内,最好是一百码,越近越好,然后集中轰击,才能实现奇效!到时候只有两个结果,要么赢,要么死!”

        “总之一句话,置之死地而后生,此战战一旦打响,诸君有进无退!”

        这些原本出身于福建水师的绿营老兵们,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酒碗,一饮而尽。

        “有进无退!有死无生!”

        ........

        “火箭弹准备!升旗,靠过去!”

        甲四号管带徐同隆高声怒吼,他的胳膊上此时也缠着一块带血的毛巾,原本的白色底色早已经无法分辨,只是不自觉颤抖的胳膊却表明他此时的痛苦。

        所谓的甲四号是一艘比较常见的赶缯船,它本身只是一种中小型的船只,长六丈六尺,阔一丈七尺五寸,上面的火炮数量也极为稀少,只有可怜巴巴的两门六斤炮,倒不是没有足够的火炮,而是因为船型的缘故,没办法在侧舷上开炮位,便只能在船头和船尾各放这么一门火炮。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赶缯船,放在数量庞大的传统战船放中,都能算得上是主力战船了,因为其他的战船几乎都是体型更小的艍船和快哨船,不得不说在这个年代里,东方战舰的发展已经远远落后于西方,且海战的理念也处于落入下风的状态。

        因此,即便邱泽手里有一百多艘这样的战船,可是也依然不敢让这些战船靠着数量优势去进行蚂蚁咬死象,因为它们很可能千辛万苦击沉几艘武装商船之后,就会被彻底摧毁掉,而这绝非邱泽愿意看到的。

        幸好还有火箭弹,可以给他们一个拼命的机会。

        当然,也只是拼命的机会罢了。

        随着徐同隆的命令的下达之后,只见数名大楚海军士兵从船舱中抱出来许多根长长的圆柱状物体,然后径自装在了固定在甲板上的发射架上,随后掀开了上面蒙着的布,露出了笔直而纤细的弹体,最底下拖着一根长长的引线。

        当这些火箭弹被全部安装在甲板上的发射架时,只见原本平坦的甲板上多了数根斜斜指向天空的圆柱,整个船体都显得怪异了几分。

        “发射!”

        徐同隆狠狠将手中的海军剑往下一劈,接着士兵们便点燃了引线,只见一阵浓密的白色烟雾顿时笼罩在整个船上,十几只火箭弹发出刺耳的鸣叫声冲向了天空,随后便划开了一道弧线,四散落开,显得十分唯美而壮观。

        “轰隆隆——”

        一连串的巨大轰鸣声随之传来,只见最靠近甲四号的一艘荷兰武装商船,足足被击中了数颗火箭弹,然后在爆炸声中缓缓下沉,速度之快却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仅仅只是片刻时间,海面上便只剩下了浓白的烟雾。

        然而,这一幕注定只是这场海战的开端,只见海面上的其他大楚战船也开始纷纷架设起了火箭弹,对着面前的荷兰战舰展开了轰击,被发射出去的火箭弹如同天女散花一般,而接下来的一连串爆炸则是此起彼伏,给这份景象增添了不少残酷的意味。

        望着战场上发生的巨大变故,不光是那些普通的荷兰海兵们感觉到惊讶,就连正在巴达维亚号上面指挥的德弗里斯也开始目瞪口呆,很显然这位海军将军根本没有见过这样的武器,脑海里也没有这种武器的丝毫记录。

        特别是从火箭弹发射的气势和威力上,在西方各国海军当中,也根本没有任何一种武器能够比拟,甚至嗅觉敏锐的德弗里斯,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种火箭弹在海战中的价值。

        固然,火箭弹的准头奇差,必须要死死贴住对方的战舰,才能多发射击下击中目标,可是它本身所带来的爆炸威力,却使得它对船体的破坏极大,随之而来的燃烧也会让战舰失去战斗力,因此说它能够改变海战格局也丝毫不为过。

        被绑在桅杆上坚持指挥的邱泽,此时也一脸振奋地望着面前这一幕,他很快就意识到了此时战机的宝贵,当下便下达了命令,率领定远舰还有其他的五条三级风帆战舰,缠住正在作战的荷兰三级战舰。

        原因很简单,相对于火力有限的荷兰武装商船,三级战舰密密麻麻的炮位对传统战船的危害实在太大,如果它选择回头围剿传统战船,只怕那些战船很难抵挡地住,根本连拉近身位的机会都没有,就算发射火箭弹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就好像现在的大楚三级战舰一样,同荷兰三级战舰的距离始终都保持在三百码左右,在这个距离中,火箭弹想要击中海面上的三级战列舰就只能靠运气——因此邱泽并不打算在三级战舰上使用,而是作为奇兵的方式,让传统战舰来发挥作用。

        “轰隆隆——”

        随着时间的逐渐流逝,海面上的战斗变得越发激烈起来,不时有炮弹从空中飞过,而随着火箭弹的加入以后,局势却开始朝着大楚海军方向发展,越来越多的荷兰武装商船被击沉,而随之被击沉的大楚战舰却寥寥无几,大部分都是一些比较小型的艍船和快哨船。

        当发现局势越来越不利的时候,德弗里斯却是满脸的气恼,他并不想跟大楚海军的三级战舰在海面上互相消耗时间,因为双方的动力都只能依靠风向,距离也一直无法拉近,这样导致荷兰三级战舰并不能快速击沉大楚战舰。

        在这个时候,德弗里斯更希望率领自己麾下的战舰,直接返身去同那些数量庞大的传统战舰交战,只要隔着一定的距离,消灭掉这些战舰,那么到时候至少可以维持个不胜不败的结果。

        然而,在邱泽沉静执着的指挥下,定远、镇远、济远、经远、来远和致远六舰一直死死产缠着荷兰的六艘风帆战舰,只有剩下的三艘三级战列舰摆脱了战场,而它们分别是海尔德号、特鲁伊号以及郁金香号开始转过方向,朝着侧翼战场而去。

        碧波荡漾之间,只见这片往日平静的海面上已经漂浮了大量的破碎木板以及战舰的残骸,同时也有许多战死的荷兰海军士兵尸体,在海面上勾勒出一副惨烈的画面来,而与之相对的大楚海军,损失却相对轻微一些,只有十几艘小船被击沉。

        当荷兰战舰海尔德号、特鲁伊号以及郁金香号气势汹汹扑过来时,徐同隆此时也正在甲四号上面指挥着,他自然将荷兰战舰的动向看得清清楚楚,明白己方只有六艘三级战舰,根本没办法完全压制住对方的九艘战舰,剩下的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下令,船只编队转向,朝右侧赶来的三艘敌舰发起进攻!”

        徐同隆语气十分沉着,他本身也是一个分舰队编组的指挥官,当下便让自己编组下的所有战船,挡在荷兰战舰前面。

        “大人,咱们的船只怕靠不过去......”

        一旁的军官小心翼翼劝阻,这句话其实只说了一半,靠不过去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只怕没等靠近过去,就会被那三艘三级战列舰给击沉,毕竟从远距离进攻上,荷兰战舰侧舷足足有三十二门火炮,每次齐射的威力实在太大了。

        徐同隆冷哼一声,道:“如果靠不过去,那就挡在他们的前面,就算沉没在他们的前面,也可以挡住一些时间,现在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没错,对于大楚海军和荷兰海军而言,双方之间就是在互相抢时间,如果能够撑到大楚侧翼得传统战船将荷兰的几十艘武装商船击沉,那么到时候孤零零的九艘三级战舰自然也跑不了,可若是让荷兰舰队的三艘三级战列舰先行回援,那么只怕胜负还存在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