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在线阅读 - 第557章

第557章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现在!”南宫越抱得紧了一点。

        “现在脑子里没空考虑这个问题。”

        南宫越放开她,凝望着她,“那现在好点了吗?”

        白小洛看着他,自己抱了过去,“还是抱着好点。”

        只是,这清静无为之地,搞这种男女关系是不是不合时宜?

        和风细细,树梢有鸟儿鸣叫,远处狗吠声传来,道观里有轻轻的脚步声,但是这一切加起来,都没有两人的心跳声大。

        南宫越眼睛看着远方的树林,隐隐闪过一丝不忍,但是,旋即被冰冷覆盖。

        后来,白小洛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觉得费解。

        本来,他们之间顶多算是朋友,在马车上的拥抱和现如今的这个拥抱,就算不抵触,也应该会觉得不那么舒服才对。

        但是她仿佛渴望这怀抱许久了。

        后来,她觉得应该是一开始他对龙家灵力失效给了她一种先入为主的感觉,他是她未来的夫婿,所以,一切才变得毫不突兀。

        良久,他放开她,眉目盈着暖意,“出去走走?”

        “好!”白小洛温顺得像一只小兔子。

        两人牵手同行,山路崎岖,但是两人仿佛专爱挑崎岖的道路来走。

        一路跌跌撞撞,竟是渐入佳境。

        眼前豁然开朗。

        是大一片开着野菊的山坳。

        黄色的,粉色的,红色的,恣意盛放。

        白小洛被这美景吸引了,道:“这比我的虚无地还更美。”

        “你的虚无地是虚的,眼前所见一切,都是真实的。”南宫越道。

        白小洛抬头看他,“你是真的吗?”

        南宫越笑了,看着那满山野花,眉目疏淡,“你觉得呢?”

        白小洛摇头,“不知道。”

        “真假你在乎吗?”南宫越的眼睛依旧没看她。

        “你问这话很欠揍。”白小洛淡淡地道。

        南宫越笑意加深,看着她,“本王想娶你。”

        “总有原因,是不是?”白小洛也看着他。

        “没有什么原因,随心而行。”南宫越轻声道,眸色低沉,“本王只想试试,尽力试试。”

        第169章他的目的

        本书籍由

        白小洛轻轻叹气,“我其实不信你,但是,试试吧,兴许是真的呢。”

        她冲他笑了笑,如山间烂漫的花朵,转眼,她在他面前消失。

        南宫越脸色一变,急忙寻找她的身影,却见她如凤凰般飞了起来,飞上山坳的野花丛。

        南宫越静静地看着她游戏花间,他坐了下来,以往,总觉得她做人太正经了,一板一眼,偶尔有几句妙话,也是在讽刺人的时候。

        她心里应该是有一头野兽,等待被释放吧?

        随心而行,真的可以吗?

        刚才她倏然消失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剧烈地跳动。

        他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仿佛她真的会像方才那样,一下子就消失了。

        兀自沉思,便见她已经飞身回来,在他身旁坐下来。

        她的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双手抱膝,静静地欣赏山间美景。

        “阿柒,如果有一天,本王做了一些让你很失望的事情,那一定不是本王的原意,或许,只是本王迫不得已。”他静静地说。

        “嗯!”白小洛说。

        她不是悲观主义者,但是一件事情如果忽然出了边界往美好的方向发展,而没有经过任何波折,她认为都是虚的。

        只看怎么虚罢了。

        “南宫越,如果你信得过我,把你心里藏着的所有事情告诉我,我们一起来想办法。”白小洛用头顶着他的脸,磨蹭着。

        南宫越沉默了一下,“你认为本王心里藏有什么事?除了恶魂的事情之外,本王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

        他笑了笑,眸色阴寒,“只是,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总觉得恶心恐怖,本王的身体里,竟然住着许多鬼,他们到底是藏在哪里?脑子里?心里?”

        白小洛道:“你灵魂居住处!”

        “那是哪里?脑子吗?”南宫越问。

        “人也好,神也好,都有一个归墟地,传说为海中无底之谷,谓众水汇聚之处,那是无底之地,安放灵魂,你触摸不到,也感知不到。”

        “你的归墟地里有什么?”南宫越伸手搂住她的肩膀,紧紧地抱着她。

        “什么都没有,一片虚无!”白小洛道。

        “那多好,至少,不会有恶鬼!”南宫越笑了,笑着笑着,他又说:“你胡说,怎么会一片虚无,你的灵魂呢?”

        “我的灵魂不在归墟地。”

        “在哪里?”南宫越问道。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又在很近很近的地方。”白小洛说得模棱两可。

        她的灵魂是分开的。

        一半如今在白小洛身上,一半,在盘古墓。

        这是龙女异于常人的地方,所以,龙女死后,也可以和正常人一样活着。

        她们死后,这两魂三魄归盘古墓与那一魂四魄重合,是谓魂归盘古墓,那时候,她们才能真正卸下担子。

        龙女的一魂一魄,其实都是完整的。

        这些,说出来他不明白。

        “你在本王身边就好。”南宫越轻声道。

        那是他抵挡世间所有风雨的利刃。

        “嗯!”白小洛轻声道。

        南宫越揉揉她的头发,“本王最近总梦到自己死的一刻。”

        白小洛抬起头,正色地道:“你不会死。”

        “人都是会死的,”南宫越淡笑,扬眸看她,“本王死之前,会杀了刘佳音,你和阿瑾好好过。”

        白小洛啼笑皆非。

        “胡说八道!”

        “本王是认真的。”南宫越正色地道。

        白小洛摇头,“我说你死不了,你就一定死不了。”

        “那你有什么办法?”

        “现在没有,以后会有,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

        南宫越不语了,现在没有,以后就有了吗?不会!

        他用尽一切办法想好好活着,想把一切想要的都夺到身边来,他的世界很冰冷了。

        满心悲凉,是从没有过的。

        “这江山,太美好,若说本王有什么放不下的,就是这锦绣江山了。”南宫越轻轻叹息。

        在位着的责任,白小洛明白。

        “本王或许有一天,会因着江山,做一些伤害你的事情。”南宫越的声音很轻,轻得几乎叫白小洛听不到。

        但是她还是听到了。

        “嫁给本王吧,阿柒!”南宫越双手抚摸着她的脸。

        白小洛看着他眸子里盈着的深情,心中一动,“你……”

        他看着她微启的红唇,一下子就封堵了上去。

        白小洛又石化了。

        他的吻带着侵略性,霸道而狂肆,舌尖搅动着她已经不平静的心湖,他的男性气息是很强烈的,让白小洛整个软了,无法反抗也不想反抗。

        山间的野花似乎都失去了颜色,天地清明,日头躲在薄薄的云层里,云层边界,金光灿灿。

        两人都几近缺氧,才慢慢地分开,慢慢地坐下。

        喘气,喘气,继续喘气。

        还没喘够,南宫越的唇又印了上来,带着沉重的气息声,他直接把白小洛压在了底下,白小洛身子有些僵硬,感觉有什么抵住了她。

        他的手放肆地在她身上游荡,白小洛理智仅存,还是抓住了他的手,脸色绯红,喘着气道:“不!”

        她不是有什么非得结婚才上床的思想,但是,这里不是好场合。

        南宫越翻身下去,躺在草地上,眼底有未褪的欲望,“阿柒,本王真想娶你,和你快活地过一辈子。”

        白小洛心中微沉,“嗯!”

        真想娶她,和她快活地过一辈子。

        这是他美好的愿望。

        但是,他做不到。

        也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她忽然明白他想要做什么了。

        心底,有些微微的痛。

        痛自己,也心痛他。

        他在用尽一切的力气多活一些。

        “今晚,我们下山吧!”白小洛静静地道。

        “嗯,你想回京了?好,回去!”南宫越似乎松了一口气。

        “不,我们下山,找个客栈住一晚!”白小洛侧头,看着眸光触及的野花,伸手轻轻地拨弄着,那花儿娇嫩得叫人不忍用力伤害。

        南宫越没做声,许久许久,他才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天空还是很清明,但是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了一丝乌云,乌云遮蔽了日头,唯有乌云的边沿,还有一圈金光,只可惜,十分黯淡。

        良久良久,两人都没再说话了。

        白小洛似乎睡着了,南宫越也似乎睡着了。

        只是,两人都没睡着

        傍晚的时候,南宫越与白小洛跟白云道长道别,下山而去。

        不远处,有个澜石府,两人找了客栈住下来。

        澜石府比较幽静,晚上便几乎无人出来行走,且距离京城比较近,过往的商客很少在这里留宿。

        客栈也很幽静,陈旧但是古色古香,后院是一个小小的园林,小亭台楼阁,很有韵味。

        他们就住在小阁楼上,高高在上,又距离其他厢房很远,安静得很。

        楼阁外是一个小阳台,白小洛来到这里之后,很少看到阳台,因而,特别喜欢。

        仔细看了一下,这楼阁全没一根钉子,都是以入榫的方式固定,这是古代建筑的智慧体现。

        会这么仔细去看建筑,确实是她没找到什么话题跟南宫越说。

        她想,或许什么都不说是最好的,至少,不说,这就是一个静谧安好的夜晚,以后想起来,也有美好的回忆。

        她坐在椅子双脚搭在栏杆上,把簪子拿掉,长发落下,十分的恣意。

        南宫越在她身后给她递了一壶酒,“梅子酒,掌柜说泡了三年了。”

        白小洛回头接过来,“谢谢!”

        这个时候,确实应该有酒。

        风很好,有些寒冷,南宫越随身带着狐裘披风,这会儿便已经披上了。

        他的脸色有些青白,嘴唇紫绀,眼底有一抹殷红,但是,却有一种妖异般的俊美。

        “冷?”白小洛问道。

        她往侧边挪了一下,“坐下来。”

        椅子很大,但是两人坐在一起,也显得有些拥挤。

        白小洛缩起双腿头靠在他的怀抱里,就像已经在一起许久的老夫老妻那样。

        青梅酒,酸酸甜甜,很容易入口。

        酒味也不浓烈,甜腻过头,又透着酸气,真不好喝。

        喝下去,嘴里喉咙也不知道是酸还是甜,且喉咙里残留的那种浓浓的糖味卡得难受。

        白小洛喝了一口,就不爱喝了。

        “喝不下去?”南宫越问道。

        白小洛摇头,“不好喝。”

        “酸酸甜甜,挺好!”南宫越接过她手里的酒壶,一手抱着她,仰头饮了一口,脸便皱了起来,但是,他啧啧几下,道:“不错。”

        “这突如其来的甜,让人不舒服,很突兀。”白小洛轻声道。

        南宫越怔了一下,慢慢地放下了酒壶,“你说我们之间?”

        “不,我说这酒。”白小洛扬眸笑了笑。

        南宫越沉默了一下,道:“我们回京吧。”

        白小洛摇头,“明天回。”

        “不,现在回去。”南宫越站起来,拖了她起来,夜光中,他墨发红眸异常的妖异。

        白小洛心中微震,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明天再回。”

        南宫越拨开她的手,冷冷地道:“本王还有事,现在马上走。”

        说完,他先进去了。

        白小洛听得他在里头收拾,动静很大。

        白小洛轻轻地叹气,眸色黯然。

        白小洛没有坚持,趁黑回了京。

        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但是,南宫越坚持握住她的手,且不许她松开一下。

        外头的风很大,吹得顶盖上的珠子噼啪乱响。

        白小洛掀开帘子,“暗珲,停下来!”

        南宫越看着她,“怎么了?”

        “这里很闷,我想下去走走!”白小洛道。

        马车停下,她挣脱他的手,走了下去。

        南宫越下了马车追她而去。

        “阿柒!”南宫越拉住她的手腕,沉声道:“回去。”

        白小洛反手扣住他的手腕,一跃而起,南宫越只觉得一股子吸力拽着他走,身子腾空,眼前一切在飞速移动,耳边是呼呼风声。

        落地之后,景色熟悉,是她之前带他来过的虚无地。

        她的身体,还在莲花上头,那清丽的面容,荡人心魄。

        南宫越只看一眼,眸光便被凝住,不知四周有什么。

        莲花上的那人,慢慢地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间,便露出了一双清明的眸子。

        “认不出我来?”她说,声音有些嘶哑低沉,有些冰冷。

        他眉目里盈开了浓浓笑意,眼底,有一闪而过的痛,他伸出手,这种痛便越发明显。

        白小洛握住他的手,“上来!”

        南宫越曾经梦到过这张脸,在梦里,她还是闭着眼睛的,他曾想过,她睁开眼睛到底是怎么样的?他也想过,许是这辈子都不能见到她睁开眼睛,冲他笑。

        “阿柒,”他深呼吸一口,眸光殷红,“我们回去。”

        白小洛站起来,放开他的手,慢慢褪去衣裳,她没有再说话,这虚无地光芒迷离,有说不出的蛊惑。

        她的锁骨很漂亮,肌肤健康,紧致,手臂有肌肉,双腿修长。

        她的身体很漂亮,眸光如玉碎,清冷而明澈。

        他心醉神迷,是此生从未有过的随心狂肆。

        也许,他这辈子就只有这一次可以随心所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