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公子派我来巡山在线阅读 - 080 鬼孩儿

080 鬼孩儿

        山民们后来一碰头才知道,之后失踪的几个人都是同样的情形,都跟那婴儿的哭声脱不了干系。

        大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自发集结成小分队,在茫茫大山了搜索了好几个时辰,终于在一块石头前找到了雪地上的小花被,是属于第一个失联者的。

        门楚鸟就是来报告这件事的。

        这事既然发生在云容山上,而云容山的每一个犄角旮旯都是山鬼的地盘,那么这事她必须得管!

        祝华予想起了那块“长”着巨人脸的石头,想起了那只吃灰喜鹊的类人动物,也想起了公子讲过的消失的姬尧古城。

        难道失踪的人们跟这些有关系?

        这天夜幕降临之时,山鬼悄悄给云容山所有山民家门都上了“噤声符”,天亮之前他们将听不到房子外面的任何声音,每个人都会睡得十分香甜。

        然后,她钻进家里的大柜子里翻腾了半天,从最里面拖出一样东西来。

        像个翠绿的香囊,但不是封口的,里面可以装东西,有很多单独的小袋子,一个挨一个。

        她往每个小袋子里都塞了点东西,然后把鼓鼓的袋子系在腰带上,以备不时之需,还罕见地拿上了佩剑。

        山鬼的佩剑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乌丝带,顾名思义,就像一条墨色的丝带,十分柔软,可以系在腰带上。

        一旦遇到危险,到了宝剑该要出鞘的时候,它便会在一瞬间坚硬如青铜,斩金断玉削铁如泥!

        这也与山鬼的个性相吻合。平时她温柔如水小鸟依人,一旦所爱之人遇到危险,她定会挺身而出,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毫不留情地对待敌人!

        这把剑只听她一人使唤,别人谁都用不了,不然她肯定毫不犹豫送给公子了。

        一切就绪,带着小狸和赤豹悄悄去巡山,屏气凝神并使用轻功,让脚下踩着积雪也不发出一丁点声音。

        忽然,婴儿的啼哭声在不远处响了起来!

        奶声奶气的甚是惹人怜爱,让人忍不住想跑过去把小可怜儿抱在怀里哄哄。

        但了解到这哭声可能是诱饵之后,山鬼就谨慎多了。

        奇怪的是,那哭声似乎能变换位置,你走它也走,但总跟你保持在三丈左右的距离,让你觉得再走几步就能看见了。

        山鬼的茶色瞳子也可以夜视,月光下就像两块茶色晶石般闪亮。

        她敏锐的目光在附近搜索着,搜索着......终于,在那块长着两只眼睛的巨石附近看到了!

        石头脚下果然有一个小小的襁褓,里面有个有血有肉的婴儿,闭着眼睛哭得声嘶力竭,冰天雪地中,一张小圆脸儿冻得红扑扑的。

        出于女性特有的柔软,她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三步并作两步过去弯腰抱起婴儿。

        然而却抱了个空,原来是幻术!

        奇怪,以前鬼谷师父说她天生一双慧眼,不会轻易被幻术所迷惑,还对她进行过数次考试,她都轻松过关,就好像长了红外线眼珠似的,可最近却接二连三中幻术。

        其实她忘了,鬼谷先生还说过,即便天生慧眼,也要心神清净才能真正看透幻术。

        可现在的山鬼不是以前的山鬼啦,恋爱中的小女人最笨。

        地面松软下陷,饶是山鬼身轻如燕,小腿也一下子就陷了进去!

        好在轻功卓绝,这点雕虫小技奈何不了她,一个飞身就从下陷当中脱离出来,脚稳稳踩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再回头看,那婴儿已不见了,哭声也随之消失。

        山鬼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以前在天庭上课时,好像听过这种利用同情心使人上当的魔鬼幻术,似乎叫做“鬼孩儿”,差一点就着了它的道儿呢。

        那些失踪的人,怕都是被这鬼孩儿骗了,掉进地洞里生死未卜,看来自己有义务进去一探究竟!

        虽然说实在的,她心里也有点发怵,毕竟临战经验不足,而且孤身一人。

        平生一帆风顺,在天庭时有辰良师兄罩着,谁也不敢欺负她;到云容山这些日子也没遇上过什么特大险情,并不是她特别厉害,而是没碰到厉害的对手。

        但现在在她当值日生的地盘发生了伤天害理的事,她怎么可以坐视不管呢?

        山鬼拂了拂石头上的雪,凭记忆找到了那只有小孔的眼睛,这就去拔头上的木簪。

        拔下来才发现太粗了。

        因为昨日就寝时不小心把木簪掉到了床底下,懒得爬起来捡,今天起床随手拿了根筷子插脑袋上。这筷子头插不进小孔里。

        这时,聪明的小狸明白了主人的意图。

        虽然它也怕这个地洞怕得抖成一个毛团,但为了那么多百姓的性命,它还是十分顾(sheng)全(wu)大(ke)局(lian)地把它可爱的小爪爪贡献了出来,把其中一只尖尖的指甲插进了小孔里。

        “吱呀呀”,在这寂静的雪山之夜,石头缓缓移出一条缝的声音简直让人胆战心惊。

        地洞的入口露了出来。

        “小狸好样的!”

        山鬼让赤豹在外看护,赤豹不肯,怕主人出事,非要跟着。

        山鬼指着入口说:“你想进去,那得先减肥啊!”

        赤豹无语了。人家并不肥好吗,一点赘肉都没有,只是骨架子大而已。

        山鬼闪身而入。

        小狸纠结了片刻,一咬牙一狠心豁出去了,也在最后一秒钟揪着主人的裙角蹦了下去。它誓要成为一只名垂青史的狸。

        数数石头人,一如既往有十六个。

        但不同的是,这次一进来就闻到一股奇异的花草香味。

        祝华予在山中居住已久,对各种奇花异草了如指掌,连同一种花开了两天的跟开了三天的,味道有什么细微区别都分辨得出来,却对这种让人身心莫名地愉悦放松、仿佛身在云端的味道很是陌生。

        “不好,这香味应该也是陷阱!”

        她略感腿脚酸软,再看旁边那没出息的小狸,已经跟喝醉了酒似的开始s形走路了,东倒西歪。

        山鬼想笑但没敢笑,现在也不是笑的好时机,她赶紧捞起小狸把它从洞口抛了出去,要不这小家伙可能就死翘翘了。

        接着,她迅速从开口的香囊中扯出一条白绢帕系在后脑勺上,掩住了口鼻,配合闭气功,可以完美抵御这种香味的侵袭。

        忽然,她注意到地上有只男人的草鞋!看起来很旧,但还远远没到腐烂的程度,说明就是这几天掉在这里的。

        心里一紧,那些失踪的百姓怕是凶多吉少了!

        “嗖”的一下,一只巨大的“爪子”在她面前飞快地一晃,险些抓住她的肩膀,幸亏她反应敏捷,向后跳开老远。

        那爪子一晃不见了,但另一个方向也伸出了一只大“爪子”,一个飞快的海底捞月,把她飘起的裙角撕掉了一小块。

        这次山鬼看清了,那不是什么动物的爪子,而是一朵巨大的花!

        看样子应该是一种叫“水鬼蕉”的花,花瓣像毛衣针一样细长。

        只是这水鬼蕉活了一般,细细的花瓣化为了尖尖手指,开合的时候铁钩子一样锋利。如果被它抓到或者戳到,就算不送命也定要伤痕累累了!

        而且水鬼蕉的花应该是纯白的,眼前这两朵上面沾染了丝丝暗红,难道是那些百姓的鲜血?

        山鬼秀眉一蹙,手掌向上一摊,腰上的乌丝带便听话地飘落到掌中。

        待她握起剑柄之时,乌丝带已经是一把坚硬锋利的墨色宝剑了!

        “噗!噗!”

        两下就砍断了那两朵水鬼蕉。

        巨大的“爪子”掉在地上,从断处流出许多红色液体来,像极了鲜血。

        山鬼的心怦怦直跳,她刚要从上面迈过去,其中一只已经掉落地上的水鬼蕉忽然又跳了起来,用最后一丝力气紧紧夹住了她的左脚腕!

        要是换了别人,锋利的指尖早已抠进肉里去,说不定整个脚踝都被扯下来了,但祝华予轻轻一挣便脱了身!

        原来是她脚踝上的一根由荣草做成的脚环,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比钢铁还坚硬,保护她没有受伤。

        但是抵挡了这一下之后,便掉落在地上变成了碎末。

        那脚环很简单,不过是由几片荣草叶首尾相接而成。

        本来山鬼是不戴脚环的,但当年偶遇师父鬼谷,某夜鬼谷子先生默默观了半宿的星象,早上对祝华予说:“摘些荣草叶做个链子戴脚踝上吧。说不定什么时候,最柔弱的树叶就会成为你最坚硬的盾牌。”

        荣草的根茎像鸡蛋,但叶子像柳树叶那么纤细,山鬼不相信它能当盾牌,更不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会需要几片脆弱的树叶来保护,可是又不敢忤逆师父的意思,便象征性地做了串脚链戴在右脚踝上,企图蒙混过关。

        没想到被鬼谷先生看到了,他说:“那只脚也要。”

        当时山鬼还觉得奇怪,师父怎么连这个都管?但还是听话地弄了俩,后来戴着戴着也习惯了。

        万万没想到,这看似不堪一击的荣草,今日果真帮她抵挡了凶险,怕是神机妙算的鬼谷先生早就算到了这一天吧!

        此刻,山鬼对师父充满了敬佩和感激。如此料事如神,从古至今除了鬼谷子也没谁了。

        那朵回光返照跳起来偷袭的水鬼蕉,失败之后又掉在地上迅速枯萎了。

        小心翼翼绕过这些,又往深处走了几步,耳边传来一种诡异的沙沙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