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公子派我来巡山在线阅读 - 079 君思我兮不得闲

079 君思我兮不得闲

        天帝对着自上而下的水帘一照,原本哗啦啦的水流忽然平静得如一面镜子,清晰地照出了他自己的容颜。

        虽然留着一把小胡子,但自己看起来并不老嘛,分明还是很有味道的一个男人,就算跟旁边的英气逼人的儿子相比,也丝毫不逊色,反倒比那毛头小子多了几分成熟男性的沉稳之气。

        天帝自我欣赏完毕,手掌轻拂,镜子又变回了水帘。

        这么一琢磨,就非得拆那纸鹤不成了,而且最好是在紫光夫人进门之前拆,这样,才知道呆会儿对她说什么样的话合适,也才能参悟她将要对自己说的话有什么深意啊!

        一个百般阻拦,一个你起开我非拆不可,于是,父子俩为了一只小小的纸鹤僵持不下,差点儿伤了和气。

        最后,还是被功力远远超过儿子的天帝把纸鹤拆开了!

        天帝满眼的小心心在看到上面的字迹后,转而变为了熊熊燃烧的小火苗!

        “什么?那个祝华予胆大包天,竟敢在凡间跟凡人私定终生!”

        听父王说完这句话,辰良的脸变得纸鹤一样白。完了完了,要失去小师妹了。

        虽然,她从来就木有属于过自己,但只要她在,这个世界对辰良来讲就不一样!以后,怕是连远远看她一眼都要变成奢望了!

        “啊!”

        不远处一声惊呼,不知什么时候已进殿的紫光夫人,弱不禁风纸片人儿一样摇摇欲坠。

        天帝赶紧一个猛子扎过去,及时扶住了美人纤细的腰肢:“紫光,你没事吧?”

        紫光夫人在天帝的怀中与其相对,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再加上朱唇一点桃花殷,当真是个夺魂摄魄的大美女:“我......我真的不是有意偷听陛下讲话的。”

        天帝的心都化了,但想到纸鹤并不是紫光夫人送来的,看来人家也并非对自己有爱慕之意,不觉有几分失望,可还是柔和地对她说:“那倒不要紧,可你这是怎么了?”

        紫光夫人这才站稳脚步,一脸愤慨地说:“我只是不敢相信,祝华予那丫头竟会做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身挂神职,她怎么敢如此知法犯法!”

        辰良心里哇凉哇凉的。

        如果这里只有父子二人,大不了豁出这张脸去,低声下气好好替小师妹求求情。念在父子一场,兴许父王能看在自己的面上饶了小师妹。

        可现在偏偏被第三人听了去,这下局面对小师妹可是大大的不利了!

        紫光夫人一直自恃貌美如花,但这天庭之上,唯有一个人让她感觉自惭形秽,那个人便是祝华予。

        尽管祝华予已经被派到云容山出任山鬼,没在她眼皮子底下招她烦;尽管祝华予跟她相比,只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芝麻绿豆角色,但还是被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因为这普天之下,四海八荒,怎么可以有另一个女人美过自己呢?

        原先她有一面只说真话的银华镜,由于镜子也认为祝华予比她美,已经被紫光夫人在某个无人的夜晚砸了个稀烂。

        此时听到关于祝华予的负面新闻,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如果能借这个机会除掉那个死丫头,自己便是这天上天下的头号大美人啦!

        很快,紫光夫人就想起***辰良也在场。

        谁不知道辰良跟祝华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郎才女貌呢?

        想必在辰良面前添油加醋推波助澜,不是个聪明的方法,说话方法得讲点艺术才行。

        她从地上捡起刚才掉的袋子:“听闻陛下为批阅仙籍考核结果多有操劳,紫光是特来给陛下送千年赤灵芝的。”

        天帝听了十分高兴,看来美人心中还是有自己的。

        “华予一个天真美丽的小姑娘,被派到云容山那种深山老林里驻扎,平时身边儿也没个讲话的人,日子一定过得非常寂寞吧?女孩子吧一寂寞,就容易胡思乱想,就容易自甘堕落.......”

        紫光夫人眼珠一转,偷瞥了一下天帝和辰良的脸色。

        “哎呀,望陛下恕罪,紫光多嘴了。要是真按天庭法规来处置,该是天火焚心之刑吧?哎呦呦,那么美丽那么人见人爱的女孩子,可惜了可惜了...可是如果不处置她,人家又会说陛下您对美人格外偏心,不能秉公执法,哎呀,陛下真是进退两难啊!”

        紫光夫人话里话外虽然貌似对祝华予表达了深切的同情,但辰良不难听出她的真实用心是推波助澜,以前没看出来这女人这么狠心啊!

        天帝的脸上挂不住了,他怎么能够容忍天上众神仙,说自己因小祝美貌就包庇她呢?那样自己的尊严何在,威信又何在?

        脸比纸还要苍白的辰良这时才不得不插嘴道:“这纸鹤来历不明,也不知上面写的有几分可信。不如儿臣到云容山走一趟,核实一下情况。”

        他心中想的却是赶紧给小师妹通风报信,就算搭上自己的前程甚至性命,也要想法子救她一命。

        天火焚心之后虽然还没死,但也成了行尸走肉,跟死了差不多了。

        紫光夫人忙又对辰良表示出同情:“是啊是啊,辰良公子跟华予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同手足,怕是最不愿意听到这样的消息吧?”

        言下之意,谁不知道你俩是一伙儿的,派你去能把真相带回来吗?你爹要是派你去,一准儿被口水淹死。

        天帝一听,老脸又挂不住了,他可不想让大伙儿说三道四,于是赶紧阻止:“良儿你去不合适,以你跟小祝的关系,会让人说闲话的,我还是另派一个人去吧。”

        辰良听了面如死灰。

        但这还没完,为了在美人面前展示自己秉公执法,不让自己的儿子偷着去提前报信,天帝对辰良说:“不如你先去闭声阁待几日罢。”

        闭声阁是面壁思过与世隔绝的地方。辰良急了,频频对父亲使眼色别把自己关里头。

        天帝却瞥了瞥旁边的外人,大声说“去吧去吧,耳根清净几天就当度假了,不是也挺好嘛。”

        紫光夫人眼里悄悄露出了得意之色。

        父命不可违,美其名曰度假、实则被关禁闭的辰良,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虽然负责看守闭声阁的天兵都忌惮他是天帝之子,不敢对他不敬,但也不敢私下放他出去啊。

        闭声阁坐落在一片绝世仙山之中,眼前是层峦叠嶂、仙云缭绕,各种奇花异草在阁楼周围竞相开放,还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从阁楼门口经过,景色十分优美。

        天庭也有另外几种关禁闭的地方,比如四四方方一间小屋,什么都没有,那里面才叫一个憋屈。又比如暗牢,不比霍兰台蹲过的地牢好多少。

        确切地说,闭声阁算是一个给“犯了不是特别大的错儿的高层”关禁闭的地方。

        不过,这里景色就算再美,也无法缓解辰良焦虑的心情,他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心里早就有了别人的小师妹。

        与此同时,他心心念念的小师妹祝华予正在云容山里唱歌。

        她有着一副被天使吻过的金嗓子,高音上得去,低音下得来,比夜莺的歌喉更加百转千回,任谁头一次听到,就会义无反顾地爱上了。

        不过,一向活泼欢快的山鬼,今天的歌声有一点点哀伤之意。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猿啾啾兮狖夜鸣,风飒飒兮木萧萧。

        思公子兮徒离忧......”

        许多日没有公子的消息了,也不知他现在好不好?

        她脚边的赤豹和小狸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不像平时一样上蹿下跳,而是温顺地陪伴她。

        她们对即将到来的厄运还一无所知。

        山鬼正思念着公子,想着公子这趟出门装扮改得有点大,走得有点远,身边的人有点多,专门传信的门楚鸟怕是不容易认出他来吧?

        其实霍兰台没有发任何信息来,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这次装扮的都是庄稼汉,有哪个庄稼汉出门是带着笔墨的?一旦被搜出来,不就引人怀疑了吗?

        其实在每个幽深的黑夜,他也会遥望着月亮想念山中美人的。

        说曹操,曹操到。山鬼正想着门楚鸟,就看见门楚鸟扑扇着翅膀落到了自己面前!

        她惊喜万分,可是很快便失望地发现,这回门楚鸟的腿上并没有绑着什么密书!

        难道是公子遇到了什么危险?!

        门楚鸟仰着脖子叫了几声,它的嗓音不甚优美,却很好地传递了信息。

        山鬼听明白了,原来这次门楚鸟不是从公子兰台那里来的,它来是为了告诉自己,山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云容山上地广物博,就算各户山民分布得稀稀拉拉,全加起来也得有上百户呢。

        这些天,山上不断有山民失踪。

        第一个失踪的时候,大家还没当回事,觉得某个下山卖山货的人是不是见天晚了,就在下面住一宿再回来?

        再或者,山路不好走,跑哪个老乡家里借宿一晚上去了?

        可是第二天,那个人还是没有回来。

        听他家里人说,那日太阳落山后,男人听到有婴儿断断续续啼哭的声音,像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难道有人竟在这冰天雪地的大山里产子?大人是死是活?还是因为某种原因,有人将新生儿遗弃在山里了?

        朴实善良的男人,跟家里打了个招呼便义无反顾地冲进了风雪里,临出门时甚至还细心地拿上了一条自己孩子用的小花被。

        可是这一去,他就再也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