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狂弃少在线阅读 - 第1149章 处以极刑

第1149章 处以极刑

        苏昊回到天界。

        东极灵山十数位强者现身,挡住苏昊去路。

        辛玥以及受过苏昊救命之恩的二十多名西极弟子,包括吕箴,全都站出来,护住苏昊,与一众金仙对峙。

        “他曾是我们东极灵山弟子,残杀同门,忤逆师门长辈,我们必须带他回东极灵山,接受门规处罚。”

        昊烈仙君强忍怒火讲道理,毕竟这不是自家地盘,而且东西两极向来不对付,发火适得其反。

        “苏兄弟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我们这些西极弟子知恩图报,无论谁要伤害苏兄弟,我们都不能坐视不管。”

        坤炫表态。

        一众西极弟子大声附和,丝毫不怵东极灵山十多位金仙。

        “你们……”

        昊烈仙君怒瞪双眼。

        玉鼎仙君连忙道:“师兄,莫要动怒,他们都是些小辈儿,犯不上跟他们计较,咱们去找他们的师父说明此事。”

        昊烈咬牙握拳,最终还是压下怒火。

        “东极灵山捉拿犯错的弟子,理所应当,虽然苏小子于西极弟子有救命之恩,但我们西极不会干涉东极内部事务。”

        冷漠话音传来。

        西极弟子脸色骤变。

        来自东极灵山的十多位强者同样错愕,面面相觑。

        漫长的岁月中,东西两极对立,搁在以往,遇上这种事情,双方必定互不相让,难以善了。

        “你们几个,回了东极,告诉师门长辈,东西两极面临天庭创立以来未有之巨变,理应放下成见,全力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最坏状况,莫要再生事端,今日给你们东极面子,是表现我们西极诚意。”

        清丰老祖的声音再度传来。

        东极灵山十数位金仙躬身称是。

        “老祖……”

        坤炫急了。

        “仙尊和其他老祖已入封印之地镇压巫皇,西极即将封山,尔等速归!”清丰老祖不怒自威。

        二十多名西极弟子心有不甘,可又束手无策。

        “唉!”

        坤炫叹气,转身对苏昊拱手,满怀歉疚道:“苏兄弟,实在抱歉。”

        “无妨。”

        苏昊笑了笑,从小到大,遇上事,他从不奢求谁能庇护他,再者一众西极弟子也非忘恩负义。

        他们尽力了。

        苏昊不苛求他们。

        “一个是不分好坏,一个是不懂感恩,你们枉为天界东西两极。”辛玥表达愤怒之情。

        西极弟子既然尴尬又惭愧。

        清丰祖师没再发声,似乎不屑搭理辛玥。

        “再敢出言不逊,休怪本座心狠手辣。”

        昊烈仙君凶巴巴瞪辛玥。

        “苏云是我朋友,西极灵山忘恩负义不护着他,我护着他,你们不打死我,休想带走他!”辛玥霸气直面昊烈仙君。

        “你……”

        昊烈仙君真想一巴掌拍死辛玥,奈何师命难违。

        “不自量力。”

        广目仙君话音未落,一条捆仙绳从他衣袖中钻出,瞬间将辛玥捆住,不给辛玥拔剑或祭出法宝的机会。

        辛玥挣扎,徒劳无功。

        “走吧。”

        广目仙君冷眼瞅苏昊,此时此刻在他眼里,苏昊已是瓮中之鳖,无处可逃。

        “在天界,能有你这么一个朋友,我很开心,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跟你并肩厮杀。”苏昊笑着向辛玥道别。

        被捆仙锁困住,辛玥不但动不了,还无法发声,眼睁睁瞧着苏昊要被押回东极灵山。

        其实苏昊一点不担心自己,他已经想好,回到东极灵山,就说出是火凤安排他入羽化道场。

        况且,他在东极灵山真有性命之忧,火凤能感知不到?

        东极灵山十数位金仙把苏昊带走。

        “我一定会去救你!”

        辛玥在心中呐喊。

        站在一旁的吕箴通过辛玥表情,确定辛玥很在意苏昊,黯然神伤。

        东极灵山。

        天恒宫,火凤大弟子天恒修行之处。

        这座宫殿建在山巅,耀耀生辉,极为壮观。

        正殿内,天恒端坐莲台上,十数位弟子分列于两侧。

        天恒是接近太乙金仙的存在,又称半步大能,大能代指各派祖师老祖,各派祖师老祖即太乙金仙。

        而天恒十数位亲传弟子,皆是金仙,譬如洞阳仙君、广目仙君、玉鼎仙君、昊烈仙君、耀晔仙君。

        仙君即金仙。

        苏昊站在大殿中间。

        高高在上的天恒睁开眼,面无表情审视苏昊。

        “孽障,还不跪下!”

        洞阳仙君怒喝苏昊。

        苏昊无视吹胡子瞪眼的洞阳仙君,对天恒拱手,不卑不亢道:“火凤祖师安排弟子入羽化道场以来,弟子从未主动挑事,是丁阳再三侮辱挑衅弟子,且多次欲对弟子下死手,弟子只得反击。”

        洞阳仙君、昊烈仙君、玉鼎仙君、广目仙君听苏昊提及火凤祖师,神情变幻,或倍感意外,或质疑苏昊。

        天恒微微皱眉,扭头问洞阳仙君“怎么回事?”

        “这……”

        洞阳仙君不信苏昊所说,却没敢多言,转脸瞅师兄耀晔仙君。

        “是火凤祖师的贴身侍女青鸾让弟子安排此子入道场修炼,至于青鸾是不是受命于火凤祖师,弟子不得而知。”

        耀晔仙君如实道来。

        “青鸾……”

        天恒眯眼呢喃。

        青鸾既是他师尊的贴身侍女,也是她师尊的坐骑,已随他师尊进入异界,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昊烈仙君躬身道:“此子信口雌黄,师尊千万别信他的鬼话。”

        天恒眯眼凝视苏昊,以他修为,虽不能像仙尊火眼金睛可看穿一切假象,但自认区区真仙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然而他盯着苏昊瞧了许久,无法确定苏昊所说是真是假。

        苏昊在天恒冰冷目光凝视下,保持欠身拱手的姿态,坦然自若。

        天恒第一次看不透一区区真仙,眉头皱得更深,身负大气运或担着大因果,这样的存在不可窥。

        比如真正的天选之子,天尊都难以推衍其过去未来。

        这小子是天选之子?

        或者身负大气运担着大因果?

        十数位金仙见天恒默默盯着苏昊,心里犯嘀咕:师尊今日貌似有些反常。

        “残杀同门,忤逆师门长辈,如今又在本座面前信口雌黄……”天恒展现出半步大能该有的威严。

        在场十数位金仙肃然。

        “把这孽障拖下去,以东极灵山门规中的极刑处死,以儆效尤!”

        天恒做出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