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438章 占尽便宜

第438章 占尽便宜

        黄一勍深深吸一口气,看着汪言的眼神,充满了忌惮。

        “呵呵……你碰我一下试试?”

        听着像是不服,其实气势已经弱到一定程度,色厉内荏。

        初新那小暴脾气,当然不能忍:“小弟,抽他!有事儿姐担着!”

        嘶……你哪来的嘚瑟劲儿?

        汪言满脑瓜子黑线,很想给她发一条传音入密:别闹,姐,我现在技能CD!

        若是宋徽宗气场仍在,大少真敢动手。

        爹打儿子,妥妥的白打。

        顺便给邻居老王看看我这暴脾气,一定很威。

        可惜,现在外挂消失,汪言已经不可能再压得住全场。

        眼前全是大少,仅仅压住黄一勍一个人,意义不大。

        然而,继续以那种张扬的风格装哔,却又很容易激起大家的逆反心理,倒不如收一收,沉下去。

        过犹不及,到什么时候都是真理。

        果然,看到汪言懒洋洋靠在沙发上,收起锋芒,之前被压制的大少们纷纷活跃起来。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觉得没问题。”

        红公子悠悠开口,居然主动帮腔。

        付尹等人默默对视一眼,一个接一个笑起来,惟有四个字能形容——不怀好意。

        “行,你们先解决你们的事儿,我们等得起。”

        “兄弟们,都往后稍稍,给汪少和黄少留够地方……”

        一声令下,属于他们的小弟帮闲顿时坏笑着拥向门口,层层叠叠的围着会客区,把去路堵个严严实实。

        那意思很明显——想走?问过我们没有?!

        一如汪言的预料。

        落水狗,谁不会打?

        反正现在又不用他们出大力,堵个门说两句风凉话,就能眼看着黄狗坐蜡,何乐而不为?

        “你们!”

        黄一勍气得嘴皮子直哆嗦,伸出手,都不晓得应该指着谁。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别特么忘了,这是我们魔都俱乐部的地盘!”

        凶,凶得一批。

        然后大家就开始笑。

        “哎哟喂!真吓人……”

        “大哥你可千万别说你想跟我们打群架,我可等着呢!”

        “要不然你报警吧?”

        “对嘛,看看警察叔叔能不能救你。”

        “不如……干脆找家长?”

        “哈哈哈哈哈!对对对,快点,让你爸过来领人!”

        一群人联合起来嘲笑一个,那真是要多惨有多惨。

        倒是有几个死挺黄一勍的俱乐部成员想要帮腔,但是,汪言没给他们开口的机会。

        大少冲初新点点头,小姐姐马上跟着掀桌子。

        “魔都俱乐部?你们魔都俱乐部太牛了,专坑自家人,本小姐惹不起。以后俱乐部是俱乐部,我是我,在外面碰到别打招呼,跟你们不熟!”

        刘夜接道:“能听懂吧?!别再用俱乐部代表我们了,你们不配。”

        春光夏雨言简意赅:“一样。”

        建武表情复杂:“黄哥,最后叫你一声哥,汪神是我拉进来的,为的就是咱们俱乐部的比赛,你为那点奖金跟汪神玩心眼儿,抽的是我的脸……行了不说了,拜拜吧。”

        黄一勍差点没气吐血。

        要不然你就一句废话都别说,直接滚,哔哔那么多,把我架在火上烤,装尼玛的良善呢?!

        周建武在新生一代里威望很高。

        老一辈成员都有家有业,闲暇时间少,最活跃、最爱组织活动的就是建武,和大部分成员都熟。

        初新退出,只是少个小公主,建武退出,以后活动都难组。

        随着建武表态,房间里的其余成员,一个接一个的下定决心。

        “没意思,我也退出。”

        “一起。”

        “走吧,散了算球!”

        黄一勍循声望去,那是三个家里条件相当不错的年轻成员,和汪言的关系并不亲近,所以,更能证明自己的众叛亲离。

        黄大少气不过,再回头看汪言,那个王八蛋竟然在笑!

        并且不是那种讥讽的笑,而是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从容冷静的微笑。

        你特么吃定我了是吧?!

        草里打野的,来吧,看谁更豁得出去!

        黄一勍眼珠子里顿时布满血丝,死死盯着汪言,一字一顿的开口。

        “谁想走,尽管走!钱,我一分都不认,字,打死我都不签!你爱怎么着怎么着,来啊?!”

        卧槽,真刚!

        介尼玛的,是被刺激到半疯程度,要彻底放飞自我了?

        所有人都开始替汪言感到头疼。

        黄一勍死挺放赖,谁都没辙。

        揍丫一顿太容易了,随便谁暗示一下,有的是小弟愿意出手,剩下的人拉个偏架,能把那货打成猪头。

        而且保证不会出事,想告都告不到正主。

        然而打一顿根本不解决问题啊……

        老阴比一旦豁出去,不再畏惧,那是真的难搞。

        因为没人敢下死手亦不可能下死手,那么只要能忍住疼,挨顿打反而可以直接脱身。

        不动手,继续僵持下去,黄一勍确实走不出这扇门,但是谁敢肯定可以熬得过这变态?

        宁死不签字,放赖不给钱,谁有什么办法?

        难,难,难!

        一群大少都给气笑了,破口大骂连损带嘲,但是不管怎么骂,黄一勍根本没在怕的,叭叭叭的对喷,往死里抖落大家的黑料。

        战斗力UPUP,直线往上飙。

        骂一阵,大少们都觉得没意思,纷纷停下,把目光转向汪言。

        汪少,我们是真没辙,看你的了……

        汪言已经安静好一会儿了,然而,不但没有人敢小瞧他,反而觉得这位爷可大可小能软能硬,十分可怕。

        如果没有汪言的存在,那几位脾气特别暴的大少爷,说不定真就不管不顾的揍丫一顿拉倒,别的什么都不理会了。

        但是,因为刚才帝王汪的登场实在太令人惊艳,居然让大家生出一种不该有的期待——

        期待着汪言能再次把黄狗摆出躺平任X的姿势,简称摆平。

        ……

        都看着我们家汪言干什么?

        你们是在为难我弟弟啊!

        初新心里暗暗叫苦。

        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大黄死不要脸接近无敌,除非釜底抽薪从庄家那里下手,否则谁能抠出钱来?

        然而,庄家不可能帮忙。

        事关公信力,想都不要想。

        你们一群大老爷们没办法,撺掇我弟弟冲到前面?!

        初新越想越急,伸手撑住汪言肩膀,趴下去小声劝:“要不然那500多万咱们别要了,千万别冲动,那些人一个都靠不住……”

        汪言反手按住她的手,轻轻拍两下:“好滑……啊不是,放心。”

        初新俏脸一红,立马忘记担心,又羞又气。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皮?!

        汪言:眼看着就要大获全胜了,现在不皮,什么时候皮?

        神隐那么久,汪大少可不是在装哔,而是在等一个机会。

        现在,恰到好处。

        瞥一眼洋洋得意的黄一勍,汪言半嘲半笑的开口:“那500多万是你的命根子,我可没多在乎。行啊,既然你打算赖账保根,我也算师出有名……”

        嗯?!

        什么意思?!

        黄一勍一愣的功夫,就见汪言转头吩咐周建武等人。

        “通知所有成员,咱们哥几个打算肃正魔都赛车圈风气,建立新俱乐部,就叫魔都极速超跑俱乐部,问问谁愿意来……”

        “夜姐,把今天的所有事整理出一份说明,用SSCC的官微公布,别忘记@黄哥……”

        “要玩就玩大点,今年是华夏超跑锦标赛的第一届赛事,我出钱,俱乐部成立下属车队,把咱们魔都赛车圈的实力和风采打出去,别老让鼠辈败坏咱们魔都的名声……”

        三句话一出来,周建武和初新都激动得不能自抑。

        汪言事前并没有和大家商量,但是,这种好事,没有任何人会有意见。

        别说原本的俱乐部成员,就连黑虎、李一胥等外人都为之振奋。

        “终于有点意思了……”

        “汪少,带我一个!”

        “好!我马上办!挑人的事儿你尽管新我,保证不让一颗老鼠屎混进来!”

        黄一勍的脸色勃然大变,一跃而起。

        “汪言,你特么找死!”

        然而根本没用富贵哥开口,一群人直接就用口水把黄狗淹没了。

        比喷或者比舔,你几张嘴,我们几张嘴?

        喷到心情舒畅,付胖子心悦诚服的冲汪言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李公子点点头:挖坟。

        红公子点点头:掀人棺材板。

        王公子开心的笑:还特么扬人骨灰!

        形容得没毛病,这是绝户计。

        就好比一支银针出墙来,正正扎在黄一勍的七寸上。

        魔都有国内最大的赛车场,最大的俱乐部,别管SSCC团不团结,名气放在那里。

        汪言要另起炉灶,是在掘黄一勍的根。

        如果是周建武想搞事,那没什么好怕的,爱折腾你就折腾去。

        俱乐部差不都已经将魔都80%的高端赛车爱好者一网打尽,并不畏惧竞争。

        然而汪言偏偏是车神,横扫业余届的NO.1,马上要享誉全国,这影响力可就大了。

        再加上出走的原因理直气壮,一旦另立门户,怕是能把SSCC直接搞残。

        没了俱乐部,黄一勍你还是个啥?

        不对,这么说不准确。

        确切的讲——假如魔都始终只有SSCC一家,那么哪怕俱乐部名存实亡,黄一勍仍然能享受到光环和便利。

        但是,倘若再出现第二个强大的俱乐部,那就难受了。

        一山不容二虎。

        如果是正常建立的俱乐部,黄一勍只亏名,尚可忍受。

        然而这是因为特殊原因分裂出去的“敌人”,一旦发展起来,甚至可以将黄一勍永远钉在耻辱柱上!

        他怎能不急、怎能不怕?!

        而且车神同志明着暗示:要建车队,要参赛。

        心动的人暴增。

        以汪言的水准,参加GT3级别的赛事,夺冠可未必是梦啊……

        蒋公子突然接口:“新俱乐部得有豪车镇场子,算我一个。”

        付胖子瞥过来一眼,没吭声,看来HAC是真的散得差不多了。

        孙峰峰没功夫和小孩子们胡闹,压根没来现场,但是派出来的代表却是个有眼力的,马上表态。

        “我们愿意赞助!条件你们开,都可以谈!”

        看热闹的人群里突然有人喊一嗓子:“汤少应该会感兴趣,汪少,有没有时间聊聊?”

        “俱乐部收人什么条件啊?”

        “建武,兄弟一场,需要帮忙别客气!”

        一个个的,热情十足。

        他们可不是看好一家新开的俱乐部,而是看好汪言。

        撞车过弯、碾压夺冠、梭哈押注自己、开着帝王色霸气进门……

        一桩桩一件件,单拉出来都足以令人震撼,全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那便是传奇。

        现在有一个机会共同“创业”,为什么不把握住?

        黄一勍被吵得心脏拔凉。

        摇晃两下,突然一屁股坐回沙发。

        汪言没理会外面的喧嚣,笑意盈然的看着黄一勍,和和气气的问:“黄哥,这钱,你给还是不给?”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等着回应。

        黄一勍双手抱怀,怕冷似的,紧紧夹着,咬牙问:“如果我签字,你就放弃建立俱乐部?”

        “开什么玩笑。”

        汪大少哑然失笑,摇摇头。

        “钱是你欠我的,不管你给或者不给,俱乐部我都要建。但是呢,如果你乖乖清债,至少我没有理由再踩你一脚……所以喽,你看着办。”

        嘶……

        众皆惊。

        汪言的硬气,超乎大家的想象。

        如此关键的时刻,最好是不要再刺激黄一勍,省着多生事端。

        然而汪言就这么直不愣腾的怼过去,真没在乎黄一勍给不给钱。

        牛哔,豪气!

        黄一勍脸色阴晴不定,挣扎好半晌,终于,重重的往后一靠。

        “你随便吧。”

        ⊙o⊙!!!

        大家眼珠子差点没砸地上,都到这时候了,你仍然要硬挺?!

        其实可以理解。

        人已经丢尽,今天的事早晚会被传得沸沸扬扬,为什么要花那份钱?

        给钱的得失已经很难去正确衡量,但是,赖账的好处却是确定的——547万!

        以黄一勍的性格而言,那可不是一笔小钱。

        汪言却比谁都高兴,哈哈一笑,扬身而起。

        “行,各取所需,你不后悔就好。”

        ⊙o⊙!!!

        大家又是一愣。

        废这么大劲都没拿回那500多万,你还笑?!

        然而汪言是真开心。

        世事难以两全,亏500万,却得到分裂俱乐部的大义,让一部分骨干对黄一勍彻底失望,血赚啊!

        500多万,无非是5天的呼吸工资。

        如果黄一勍认怂,汪言就必须得手下留情,再想花1000万去收买人心,买得到么?

        在神豪汪的价值观中,花钱就能解决的,那都不是事儿。

        500万?

        值!

        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大少是心满意足了。

        奖池已经横扫,大嘴巴子已经反抽回去,自立山头的战略目标完美实现……可以说,占尽便宜。

        那么,此时不闪,更待何时?

        “诸位,我的账结清了,咱们有缘再见。”

        简简单单一句道别,意味着现在的大少又是一条谦虚低调汪。

        然而诸多公子哥看着少年一脸沉静的出门,怎么咂摸怎么觉得不对味——

        来,你是最后一个来的。

        走,你是第一个走的。

        装逼,你贯穿全场,一点没客气。

        那我们是干嘛的?

        背景墙么?!

        仔细想想,却又不得不服气。

        那小子是个妖怪啊!

        技术、心眼、胆识、套路,什么都不缺,该着人家赢大钱装大哔嘛!

        人家是靠真本事名动天下的,你有辙?

        这种事不能多想,越想越蛋疼。

        然后,看着黄一勍的目光也就越发不善。

        黄爷负手冷笑,一派宗师风范:汪言我都怼走了,会怕你们?

        来,再骂五十回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