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342章 莫非是情敌?

第342章 莫非是情敌?

        刘璃中午有半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原本是打算请汪言在食堂吃个饭,聊聊天撒撒糖,结果打电话一问……

        王八蛋汪言带着小姨子跑路了!

        听说俩人出去瞎浪的原因,刘璃是又好气又好笑。

        “你说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那么没正行!”

        “19啊,我还是个孩子……”

        汪大少理直气壮的回应,把三万怼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额,确实不大啊……

        紧急改口:“你都多大的老板了,还皮!”

        不等汪言犟嘴,马上中断训话,留下最后一句指示。

        “别忘记拍照、录视频!”

        好么,感情你也想看热闹?

        女人啊,你的名字是八卦……

        得到正宫的批准和支持,大少娜吾越发有动力,一路狂飙,30分钟不到就找到地头。

        新光天地D区六层,JUMBOSeafood。

        看到牌子的一瞬间,汪大少不受控制的一惊。

        按照本少爷的煤渣子英文水平,翻译出来的结果怎么那么流氓呢……

        不敢讲不敢讲,蟹神您坐下!

        在“欢迎光临”的热情问候下进门,汪言一眼叨着林薇薇那头红发,背对着门口坐在里面一张餐桌前。

        啧啧,上回是酒红,今天是血红,征召有些不祥啊……

        汪言正嘀咕着,胳膊突然被娜吾紧紧拽住。

        “狗子,我怕!”

        手确实有点抖。

        汪言正要安慰她,回头一看,麻蛋的熊大满脸兴奋,大眼睛bulingbuling的闪着光。

        怕?

        怕是太嗨了吧?!

        得,你就挽着吧。

        “待会儿保护好我,千万别让平之拿我当挡箭牌,咱俩只负责捣乱,听到没?”

        “收到!放心!”

        娜吾重重点头,俩人直奔目标。

        ……

        6号桌,威廉姆首先看到直直行来的两人,急忙提醒林薇薇。

        “薇薇,那是你朋友么?”

        满心都是不耐烦的林薇薇闻言,惊喜的转过头,然后……咔嚓一下石化。

        惊喜的表情瞬间变成愕然,眼睛瞪溜圆,嘴巴微微张大……

        张口结舌差不多2秒钟,即将脱口而出的招呼,怎么都打不出来。

        紧接着,眉毛一点点的竖起来,牙关渐渐咬紧,额头上开始有青筋在跳。

        表情变幻之剧烈,反差之强,让汪言差点笑破肚皮。

        嗯,我不能笑,要忍住!

        汪言正在强行忍耐,一侧头,发现娜吾正竖着手机,屏幕上是清晰的录制画面。

        我去!

        娜吾你真有勇气!

        上来就下死手啊?

        啧啧……

        眼看着距离餐桌只剩几步路,汪大少疾走两步,恭恭敬敬问好。

        “薇薇姐!好久不见,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谢谢你叫我出来吃饭!”

        林薇薇又一次目瞪口呆。

        卧槽!

        平时去机场接你的时候,平之平之的叫着,哥俩似的,就差没穿一条裤子了,现在找你帮点小忙,跟我装不熟?!

        汪言,你个王八蛋!

        打击仍旧没完,娜吾紧接着跟上。

        “薇薇,偷偷背着我们搞事情啊?!哇,帅哥你好,你真帅!”

        “你、怎、么、来、了?!”

        林薇薇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问,那个凶劲儿哟……

        娜吾直接往汪言身后一缩,萌蠢无辜的卖狗:“汪汪带我来的啊?怎么,你不方便?”

        关键时刻,汪言很能扛事儿。

        “薇薇姐你不是说要介绍个朋友吗?正好我和娜吾在一块儿琢磨中午吃什么,索性蹭你一顿……”

        吱嘎一声,林薇薇的血压飙过警戒线。

        那特么是吃饭的问题吗?!

        你汪大少什么时候缺过吃的!

        以及你,娜吾,不在学校陪刘璃,跟狗子私奔?!

        浪就罢了,居然敢浪到姐眼前,当我不敢啃你是不是?!

        但是不管林薇薇内心里是如何的愤懑,人都到了,总不能撵走啊……

        关键是,现在撵走娜吾有什么用?

        计划已经彻底破产!

        造孽哟,我怎么会有这么一群朋友……

        生无可恋间,汪言已经自来熟的和威廉姆打上招呼。

        “您好,我是汪言,她是娜吾,您怎么称呼?”

        “你好你好,我叫吴勍涟,叫我威廉姆就好!两位,快请坐!”

        林薇薇只是一个愣神,那条死狗就已经和记吃不记打的娜吾端端正正坐下,娜吾坐在自己身侧,狗子坐到威廉姆身旁。

        你俩真特么自觉!

        更自觉的是威廉姆,伸手叫来服务员:“waiter,餐具,菜单!”

        得,事已至此,认命吧!

        林薇薇只好打落牙齿混着血往肚子里咽,不过身为帝都大妞,一身小爆脾气只比卢媛媛稍差半分,大姐薇能没火儿?

        都给那俩王八蛋攒着呢!

        ……

        坐下来寒暄的功夫,汪言才有机会仔细打量威廉姆。

        身材健硕,上臂很粗,肩膀宽阔,是个经常健身的主。

        但是一张脸长得很有欺骗性。

        皮肤白皙,带着一双眼镜,文质彬彬的,看着像个书生。

        颜值算可以的,不是宋辰、韩陆洲那种男人都认可的大帅哥,是各花入各眼的小帅级别。

        上身一件巴宝莉休闲风衣配立领小衬衫,下身西裤+牛津鞋,像极了传统腐国绅士的风格,却又没有那么板正。

        简单看下来,汪言感觉这人不好说。

        不好说的意思是——很难给他贴上一个一目了然的标签,用以明确风格。

        最大的特点居然是……脸很方。

        就像布拉德皮特,经典大腮帮。

        只此一点,汪言就判了威廉姆死刑,林薇薇那条死颜狗,没有90点颜值瞅都不瞅一眼,哥都被忽视那么久,你啊……难!

        正想着,林薇薇突然惊“咦”一声,紧紧盯住汪言的双眼。

        “狗子你的眼睛……戴美瞳啦?”

        晕!

        你和刘璃是一个妈生出来的?

        脑回路一模一样!

        汪大少翻个白眼,张嘴又开始胡咧咧:“我眼睛一直这样好吧?最近确实比以前有神一点,发育期呗!反正我身高一直在长……”

        牛头不对马嘴,扯的自相矛盾。

        但是,问题的本质其实是她愿意信什么,而不是实情如何。

        林薇薇确实挺难忽悠的,可是又找不出别的理由,只好将信将疑的点点头。

        汪言忽悠完,后背心直出冷汗。

        估计等碰到傅雨诗,她还要再问一次。

        妹子们对汪言太熟了,又都是细心的主,有点什么不对,马上就能发现。

        以后啊,再有什么强化和发育,尽可能还是不要改变外形的好。

        悄悄的发育关键位置就好了嘛……

        威廉姆第一次见到汪言,没有对照,自然不会惊讶,闻言只是扭过头,细细打量汪言几眼。

        “薇薇你朋友的颜值都那么高,眼睛像欧美人,漂亮!”

        像欧美人就漂亮?

        什么逻辑!

        汪言心里稍稍有点不舒服,但人家是在夸奖自己,只是措辞上的小问题,不好太敏感。

        于是就笑笑,回道:“威廉姆,你经常健身吧?身材比例真好。”

        “对!”

        威廉姆被夸在点子上,心情愉快的点头。

        “美国特别提倡健康生活,健身塑形的concept领先国内很多年,我在那边最大的收获就是养成了健身的好习惯。

        回来一看,同龄人,尤其是清北等samelevel学校毕业的同龄人,个个都是弱不禁风的小身板,自信心立即大增。

        男人的competitiveedge一半在事业,另一半就在身体……”

        “等会儿!”

        威廉姆正在长篇大论滔滔不绝,突然被林薇薇打断。

        “威哥,都2015年了,不是海归倍儿值钱、捎出两个英文单词就有姑娘往上贴的90年代,你讲话能不能接点地气?!”

        平之被汪言和娜吾搞得一肚子火气,终于找到由头发泄,一点没客气,当场把威廉姆怼得满脸尴尬。

        不过威廉姆挺能忍的,马上堆起笑脸,带点讨好带点委屈的解释。

        “薇薇,我真不是有意的……只是在那边习惯用英语交流,突然换回中文,一时间不习惯,碰到拿不准或者讲习惯的单词,就会自然的替换出来……”

        理由很合理,但是林薇薇压根不吃那套。

        “少来!我就是一个学渣,听不懂你的习惯,你要是再这样,咱们真没法聊下去!”

        “好好好,我一定努力控制!”

        威廉姆忙不迭的点头。

        汪言和娜吾看得目不转睛,大呼精彩。

        好,怼得漂亮,舔得更漂亮!

        今天不管怎么发展,反正你不能让我俩白来一回!

        现在的形势很明显,林薇薇看不大上对方,威廉姆却很喜欢林薇薇。

        平之虽平,但是讲道理,颜值绝对特别能打,又有一种时尚的气质,外加一双笔直修长的极品美腿,吸引力那是杠杠的。

        至于威廉姆……某种意义上挺厉害的。

        刚被撅得灰头土脸,却一点怨言都没有,马上就笑容满面的邀请汪言和娜吾看菜单。

        “来,看看喜欢吃什么,我请客,千万别客气!”

        林薇薇平时做人做事都很大气,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格外的暴躁,闻言马上拒绝。

        “别,她俩的我请。你在国外不是都AA么?今天才认识,咱们各付各的。”

        “那不是在国外么?叔叔阿姨介绍我们认识,吃顿饭还AA,回家我怎么跟我爸妈交待?”

        汪大少听得直叹气。

        兄嘚,天儿不能这么聊啊,负分!

        果不其然,林薇薇发出一声冷笑。

        “威哥,我爸妈也交待过我,出门在外,不能占男生的小便宜。”

        “薇薇,你能不能叫我威廉姆?实在不行,叫大名……”威廉姆好生无奈。

        “那你能不能叫我林薇薇?我也有大名。”

        噗!

        绝了!

        汪言和娜吾对视一眼,憋着笑,默默低头看菜单。

        你俩吵你俩的,当我们不存在就好!

        其实不算吵,说白了就是威廉姆想舔,林薇薇不让,威廉姆锲而不舍的非要舔,林薇薇避之唯恐不及的就不让……

        就这么简单。

        威廉姆拿林薇薇没办法,很快把目光转向汪言,试图用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朋友”来化解僵局。

        “汪言,建议你尝尝他们家的【获奖新加坡辣椒螃蟹】,我去新加坡必吃的一道菜,味道很好!”

        汪大少暂时并不想捣乱,从善如流的点头:“好,多谢推荐,我尝尝。”

        然后直接把菜单回给威廉姆,示意其余的由你做主。

        威廉姆征求一下林薇薇意见,没得到回应,一口气报出10个菜名,四个人决计吃不光。

        按理说,主家点那么多菜,客人怎么都该客气一下,但是汪言打定主意隐身,林薇薇在桌子下面收拾娜吾,根本没人理会威廉姆,场面一度非常之沙雕。

        到最后,还是服务生劝了两次吃不了,威廉姆才停手。

        到上菜之前,威廉姆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拉着汪言不断闲聊。

        汪大少突然很好奇:如果没有我,场面会是何等的残忍?

        不过,如果我没有带着娜吾来,顺着她的心意,平之会不会这么暴躁呢?

        难讲啊……

        正唏嘘着,一抬头,就看到林薇薇那双杀气凛然的眼睛,那小宇宙烧的哟……怕怕!

        汪大少马上侧头,尽职尽责的应付威廉姆。

        “我家在旧金山、迈阿密、LA都有房产,有时间去那边玩,尽管联系我,不要住酒店!”

        咦?

        话题是怎么扯到这里的?

        汪言正纳闷着,林薇薇突然冷笑开口。

        “人家汪言想要买,比弗利山庄的豪宅都不在话下,需要住你的房子?是不是啊,汪总?”

        嘶……

        平之真生气了!

        熊大胆小的熊大顿时把脑袋缩回胸口,疯狂装死。

        威廉姆一愣,不明所以。

        汪大少……

        汪大少没怂,小场面,easy!

        没吭声,给威廉姆一个“你瞧”的眼神,然后一摊手,默默低头。

        整套动作,清晰的传达出一个含义:大哥,我惹不起薇薇姐,你惹的事儿,你看着办!

        威廉姆作为请客的主人,以及话题的发起者,顿时被激发起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感觉十分有必要替小老弟缓解一下局面,于是主动接茬。

        “薇薇,旅游又不是常住,再有钱都不至于走到哪儿买到哪儿吧……你可能不知道,10年叔叔阿姨带着你们去LA玩,住的就是我家的房子。”

        “对,走到哪买到哪确实没必要。”

        林薇薇居然点点头,大出所有人的预料。

        然后,又瞟一眼汪言,把大少看得心惊肉跳。

        最后,似笑非笑的开口:“汪言特别懒,一般都是走到哪儿,就住哪儿的总统套房。其实我倒是更羡慕那种潇洒。”

        哎哟喂,我的亲兄弟啊,你是看我多不顺眼?

        非得给我拉仇恨是吧?

        汪大少心里暗暗叫苦,看热闹是很爽,被拉下水可就不好玩了……

        如此直白的对比,威廉姆再傻都能听出来不对,表情终于变得不大好,狐疑的看一眼汪言,又看一眼娜吾。。

        两个人,怎么不像男女朋友?

        玛格吉尔的,莫非是情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