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258章 记忆美化

第258章 记忆美化

        踏进东源国际富丽堂皇的大堂,立即有美女迎宾满含热情的鞠躬。

        作为矿省地级市的地方五星级酒店,东源国际其实没有经审发牌,拿的是旅游口的五星牌——

        简单点说,是一家伪五星。

        但是在硬件条件上,不但不比帝都香记差,甚至略胜一筹。

        当然,软件没法比,大张旗鼓的搞搞热烈场面很拿手,别的都是屁。

        美女迎宾一身旗袍开衩高、高开叉,咔嚓一个鞠躬,露出来的风景敢写一个字都要被删,特夸张。

        汪言看都没看,直接当成空气。

        90分姑娘的日子都不好过,运气不好连个姓名都木得有,80分的就别凑热闹了……

        刘伟龙却下意识的瞄了两眼,但是居高临下的傲气分毫没变。

        少年火力旺嘛,很正常。

        但是于秋丽正好回头要说什么,一眼看到刘伟龙那带着欲望的眼神,顿时有点不乐意。

        “呵!”

        含义不明的轻笑一声,突然加快脚步。

        “咳咳!”

        刘伟龙有点尴尬,咳嗽两声,讪讪的跟上去。

        等电梯时,于秋丽明显没有聊天的兴致,刘伟龙碍着汪言,又不好解释什么。

        气氛顿时变得很怪异。

        咦?

        哥是不是碍事了?

        汪言意识到问题所在,顿时很愉快。

        嗯,就是要碍事,你不开心,哥就开心!

        好几次,刘伟龙看看汪言,欲言又止。

        如果真说出来,估计不会是什么好话,但是刘伟龙当着于秋丽的面儿,显得非常克制。

        行啊小伙子,城府还是有一些的嘛!

        三人结伴上到20楼的总统套房,期间,刘伟龙一直在偷瞄于秋丽。

        看得大少直想笑。

        闲着没事,汪言随手砸出一万小钱儿,探测一下于秋丽的资料。

        【于秋丽,19岁,颜值90,身材95,特殊92】

        哟?!

        分数挺夸张的啊?!

        汪言难得的有些惊讶。

        于秋丽是典型的妩媚型长相,桃花眼、粉腮、嘴略大、唇形丰厚有棱角。

        颜值分之所以只有90,是因为汪言不吃这种长相,换成喜欢的,怕不是会有95+。

        但是身材标准和特殊分标准,自古以来,无论西东,男人的标准都是比较统一的。

        所以这姑娘的综合分,那是相当之高。

        怪不得,能把大土豪古佳书迷得神魂颠倒。

        至于刘伟龙又是怎么回事……天晓得。

        东源国际的总统套房门前杵着两个服务生,以及一个漂亮少妇,不晓得是管家或是所谓的“生活秘书”。

        咦?

        为什么会是生活秘书?

        汪言不懂,并且表示不想懂。

        那少妇很漂亮,很有风韵,但是对上于秋丽,却被无情的吊打。

        身材、皮肤、青春活力,统统都不是一个级别的。

        推开总统套房的大门,里面立即传出一阵沸沸扬扬的喧哗声。

        “伟龙,快来快来!”

        “班长你终于来了,怎么搞的,那么晚?”

        “哇,大美女,快来抱一下!”

        “滚!班长是大家的!”

        于秋丽笑骂:“都爬开,一群蛇精病!”

        短短片刻,于秋丽和刘伟龙就融汇到群众中,和各自的圈子打成一片。

        汪言落在最后,在客厅口驻足片刻,仔细观察着房间里的情况。

        正厅的地毯上围着五个人,三个在斗地主,两个看热闹。

        会客区的茶台周围,张银、王永磊等沙雕正在炸金花,大概五六个男生、两个女生。

        房间里面摆着一台麻将机,三男一女在打麻将。

        落地窗前的小酒吧,几个女生在聊天。

        一场普普通通的假期小聚,居然聚起来20多号同学,古佳书、于秋丽、刘伟龙的号召力相当可以。

        只是,其中与汪言相熟的哥们并不多,就张银、王永磊两个什么聚会都不落下的混子,以及寥寥四五个参加过汪言升学宴的同学。

        汪言正观望着的功夫,古佳书惊呼一声,迎上来。

        “卧槽!汪儿啊,你是吃什么药了?!一个半月不见,变成大帅比了啊?!”

        大帅比不至于,79点颜值,比同寝的小舅子宋辰,至少差一个大level。

        至于为什么是79点……别问。

        汪言和古佳书拥抱一下,简简单单一句:“好久不见,最近一切都好?”

        “额……”

        大头莫名其妙的卡一下,斜着眼睛瞥一下于秋丽。

        “学校里面都挺好的……”

        嘿,意思是学校外面不好呗?

        上次聚会以后,感觉你和于秋丽的进展应该不小啊?

        怎么搞崩的?

        太直?!

        汪言心里暗笑,却没接茬,交情没到那个程度上,说什么都不合适。

        古佳书这么一嗓子,直接让好多人注意到汪言,打量过来的目光全是惊讶和疑惑,仿佛是在问:那是谁啊?同学么?

        认不出来是应该的。

        从刘伟龙的升学宴到现在,满打满算已经两个月过去,汪言的颜值从60多点暴涨到79,身高增长5厘米,气质沉静成熟,堪称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参加了汪言升学宴的那部分同学还好,多少算是有个缓冲,能对得上号。

        好久没碰过面的那些关系一般的同学,可能连汪言原本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又怎么可能认得出新形象?

        闲着的女生们顿时开始窃窃私语。

        “那是谁呀?你们有印象吗?”

        “汪儿?咱班有外号是这个的人吗?”

        “汪言啊!”

        “额……哪位?”

        “晕了!就是经常和张银他们在一起的,有点犟的那个男生!”

        “啊……我好像没怎么接触过……”

        “我的天,汪言变化太大了吧?!印象里特别普通来着!”

        “才开始发育?”

        “我都没印象……原来长什么样你们谁有照片?”

        “你等我翻翻相册。”

        一群姑娘,突然之间就不聊化妆品和大学生活了,劲劲儿的开始挖汪言。

        自以为很熟悉的班级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看着很有光彩的男生,谁都忍不住好奇。

        于秋丽绕一圈跟所有人打完招呼,回到女生这边,就被她们拉住不放。

        “哎,秋丽,你是不是和汪言挺熟的?”

        于秋丽回头打量一眼正安静走向人群的汪言,少年刻意放松肩膀颈椎,好显得不那么笔挺昂扬,但仍有一种随意自然的潇洒气息流露出来。

        咦?!

        看背影,居然比正面更帅!

        于秋丽撩一下头发,收回复杂的眼神,点点头。

        “算是吧,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突然发现挺出彩的一个同学,好多人却根本没有印象,所以好奇嘛。”

        于秋丽哑然失笑:“郑红认识的,她参加汪言升学宴来着。你们怎么不问她?”

        郑红挺不好意思的摇头:“我真不熟,上次是想着你们都会去,就跟着凑个热闹,反正礼份子绕一圈又会回来……”

        于秋丽一怔,突然想起来,好像,汪言三年高中,真没有哪个相熟的女同学?

        要说关系好,可能自己是唯一一个?

        呵呵,好惨一男的……

        下意识浮上来的情绪是些许的嘲笑,但是突然想到汪言今天的穿着,那点优越感顿时就被打消。

        一身大牌的非基本款啊……

        什么情况?!

        正琢磨着,小米突然开口问:“哎哎,汪言身上穿的东西好像不便宜啊?家里干嘛的?有没有人知道?”

        鼓角市由于其特殊性,马路上豪车泛滥,商场里满是一线大牌,女生们对奢侈品的了解程度,远超正常地级市。

        不大一会儿,几个女生就把汪言身上的牌子扒个底儿掉,只是没认出那块表。

        “晕啊,汪言不是下洼那边儿等拆迁的农村孩子么?怎么着,拆啦?”

        “下洼没拆呢,我爸说,今年底够呛,得明年开春吧。”

        “那就是家里有别的门路呗!”

        “啧,深藏不露啊……”

        “谁说不是呢,高中三年闷声不响的,感情又是一个家里有矿的。”

        “古佳书、刘伟龙、何梦三个大土豪之外,最近一年咱班又挖出来三个二代,卧虎藏龙啊!”

        郑红眼皮子浅,撇嘴抬杠:“可真未必!汪言的升学宴我去了,看父母亲戚,都是典型的小农民,怎么都不像做大生意的……”

        其余的姑娘马上跳出来反驳。

        “咱们鼓角的土豪大部分都是农民嘛!”

        “土豪这个词儿是哪来的?又土又豪,矿老板专属!”

        “张丽华不是更土鳖?到现在户口都是农村的,谁能想到人家家里有四座矿?”

        于秋丽皱皱眉,下意识的开始回忆汪言刚才的表现,想不到哪里土。

        再想远点,升学宴上,仍旧是大方开朗不卑不亢。

        继续往前想,4个月前,高中里的印象居然已经模糊了,感觉和现在好像有点对不上号,却又似乎如出一辙。

        人的记忆,都会受到现在所见的影响,尤其是那些印象不够深刻的小事,很容易被覆盖。

        于秋丽稍微回忆一阵,顿时将高中时代的汪言都美化不少,感觉那时候的汪言就有一些很特别的气质,只是不像如今这般明显。

        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一会儿,汪言家里挺有钱、挺低调的推论,就莫名其妙的被所有人奉为共识了。

        奇妙么?

        人性如此,总是愿意相信自身认知所能理解的“事实”,并且以自身经验来主动完善推断。

        佛家叫做知见障,认知心理学上叫做概念模型固化后的逻辑延伸,本质上都差不多。

        汪言来参加一次同学聚会,什么都没干,就得到一项意外收获,却是自己都没有想到。

        此刻,大少本人正在安静待机。

        “都是同学,你想玩什么,自己去打商量,要喝什么吧台都有,别客气!”

        古佳书寒暄两句,就扔下汪言回去斗地主。

        几个熟悉的好友,比如王永磊、张银他们,正玩得热火朝天的,没注意到汪言,因此,一时之间,居然没什么人搭理新晋帅哥壕。

        汪言索性踱步过去,安静的往旁边一坐,开启观察模式。

        诈金花是一种全国通行的赌博游戏,鼓角的风气就是赌风甚重,因此很多人都好玩、会玩。

        当然,同学聚会,没玩多大,1块钱的底注,输赢就是几百块钱,图个娱乐而已。

        今天来参加聚会的同学们,大多都家境不差,因此玩得很凶,张银和王永磊混在里面,便显得特别扎眼。

        人家都是闭着眼睛暗牌跟注,输掉嘻嘻哈哈的一扔牌,那俩货却玩得战战兢兢满头大汗,时不时就被人损两句。

        又输掉一局,王永磊喘口大气,往沙发一靠,终于发现汪言。

        “卧槽,汪儿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

        张银热情的召唤:“来来来,搞起啊!发什么呆?”

        汪言急忙摆手:“别,你们玩,我看热闹挺有意思的。”

        喘口气就能横扫桌面上的底注,跟你们玩钱,都不够丢人的。

        又有两个男生劝,眼看着大家的热情都很高,汪言只好撤退:“我去看他们打麻将,真不会玩扑克。”

        结果到那边转一圈,汪大少眼睛突然一亮。

        正在麻将桌上的两个货,跟汪言有过节。

        刘伟龙生日宴里,就是那两个瘪犊子一直开口挤兑,最终把汪言灌吐的。

        事儿不大,但是性质很恶劣,汪言始终记着那份仇,讨厌他们比讨厌刘伟龙更甚。

        嘿,待会晚饭的时候,你们都给哥摆好姿势,好好喷!

        汪大少没打算用钱压他们,太Low。

        酒场上输的,真刀真枪赢回来就是,反正只要没人拉偏架,以汪言现在的酒量,至少能撂倒对方两个来回。

        今天有意思啊……

        大少的心情越发雀跃,简直是迫不及待。

        有热闹看,有仇人可以抽,简直再有趣不过了。

        接下来,耐心等着开饭就好。

        随便在总统套房里逛一逛,汪言顿时感受到了地市五星级的财大气粗。

        同样是总统套,香记的面积只有200多平,东源国际的怕是得有400平。

        毕竟地价搁在那里,成本差太多了。

        装修自然是顶格,水平并不差,而且比香记的更新,却不晓得售价是多少。

        古佳书挺敢下本钱的啊??

        一间房、一顿大餐,今天要是没什么收获,可真就呵呵了。

        正琢磨着同学间的复杂关系,刚好来到古佳书身旁,就听到刘伟龙在居高临下的指指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