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剑起风云在线阅读 - 第两千一百五十章 番外2 北宫昕年少时遇贵人

第两千一百五十章 番外2 北宫昕年少时遇贵人

        大世某地,一个偏僻的庭院。

        一个约莫十七岁的少年满身是血的走到了庭院外,奄奄一息。

        虽然他看起来尤为的狼狈,但眼神极为的清澈和坚毅。

        这个少年名为北宫昕,天生废体。

        北宫昕出生以后不久,生母便死了。

        而他的父亲则因为他是一个废人,根本不待见他,任由其自生自灭。

        或许是因为害怕将北宫昕赶了出去,玷污了北宫家的名声,所以北宫家将北宫昕安排在了家族的角落处,平日里让下人给他送一些糟糠之物果腹。

        小时候的北宫昕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双眼无神,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苟活多久。

        有一日,一个女孩闯进了北宫昕的生活。

        这个女孩自称是北宫昕的姐姐,给北宫昕带来了可口的饭菜,让他第一次知道了吃饱饭是什么感觉。

        姐姐给了北宫昕温暖,驱散了黑暗。

        慢慢的,姐姐也搬到了这个破烂的院子里,为了方便照顾北宫昕。

        缝衣做饭,都是姐姐承包了,给予了北宫昕足够多的关爱。

        北宫昕下定决心,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努力挣钱,然后让姐姐过上好日子。

        然而,好景不长。

        姐姐被家族的长辈安排了一门亲事,嫁给一位实力强大的修行者为妾。

        只有这样,家族才可以与大修士搭上关系,得到足够多的利益。

        姐姐十分不愿,苦苦哀求却没有得到族中任何人的谅解。

        最终,女孩被强行送上了花桥。

        当北宫昕得知此事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听说姐姐在大婚当夜不堪受辱,自尽而亡。

        大修士将姐姐的尸体扔回了北宫家,直言晦气。

        家族为了不得罪大修士,直接将姐姐的尸体扔到了荒郊野外,没有入祠堂。

        北宫昕翻墙出去,在一个大雨瓢泼的夜晚,终于找到了姐姐的尸体,不堪入目。

        “阿姐!”

        北宫昕软趴在姐姐的尸体旁边,不断的悲嚎着。

        不知过去了多久,北宫昕才爬了起来,有了力气。

        用了整整一夜的时间,北宫昕将姐姐安葬入土了,双手血淋淋的,全身是泥。

        北宫昕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了,眼里只有复仇的欲望。

        回忆着过去,已经十七岁的北宫昕立刻咬紧了牙关,没有让自己昏厥过去。

        而且,北宫昕的眼里有了光。

        因为就在刚才,北宫昕尝试了数百次断脉重接,终于成功的将一缕灵气引入到了体内,可以踏上修行了。

        其中的痛苦,难以想象。

        放眼诸天万界,能够以凡人身躯挺住了锥心噬魂之苦的人,怕是只有北宫昕一人了。

        “我不能死。”

        北宫昕一直撑着,双眼晕眩,饥肠辘辘。

        北宫昕饿了很多天了,只想找到一个有吃的地方,补足元气。

        但是,北宫昕身上没有钱,而且旁人看到了北宫昕血淋淋的模样,恨不得躲得远远的,怎么可能上前照顾。

        途经这一处偏僻的庭院,北宫昕刚想蹒跚而行,却突然听到了一道叫唤声:“兄台留步,你这是遭到歹人打劫了吗?”

        一个年轻的公子从庭院内走了出来,此人很俊,翩翩儒雅:“在下任无伦。”

        北宫昕瞥了一眼任无伦,一句话也没说,继续前行,速度犹如蜗牛。

        “兄台好像受伤了,不如到寒舍休息一会吧!”

        任无论于心不忍,直接上前,想要上前搀扶北宫昕。

        街道上路过的行人指指点点,好心说道:“任公子,这个人可能是逃犯,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我看这位兄弟面相极好,肯定不是坏人。”

        任无伦回应道。

        “这小子真是有福分,也就是任公子这样的善人愿意救济。”

        任无伦是一个心善之人,在附近小有名声。

        北宫昕不想接受任无伦的好意,人心隔肚皮,不得不防。

        见北宫昕不肯停下来歇息,任无伦有些焦灼:“你这样会死的。”

        北宫昕面色苍白,流血极多,无力说话。

        “得罪了!”

        任无伦抱拳说道。

        话音刚刚落下,任无伦轻轻一掌落到了北宫昕的后脑勺,将其打晕了过去。

        紧接着,任无伦将北宫昕背回了庭院内,悉心照料。

        北宫昕足足睡了三天三夜,这才慢悠悠的苏醒了。

        若非是任无伦一直照顾着,施展灵术,北宫昕就算不死,身体也会落下无数的毛病。

        任无伦为北宫昕换衣服和治疗伤势的时候,看到了北宫昕身上的伤口。

        密密麻麻的皆是线头,全身经脉断裂了不知道多少次。

        “这样的伤势,你竟然还能够活着,不可思议。”

        任无伦惊了许久才回过神来,看着北宫昕的眼神发生了剧变。

        北宫昕醒来以后的第一件事情不是道谢,而是打算离开这里。

        陌生的地方,让北宫昕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让开。”

        北宫昕想要走,而任无伦不同意。

        “兄台,你现在不能剧烈的运动。

        要是你在强撑着,必死无疑。”

        任无伦告诫道。

        “用不着你管。”

        北宫昕见惯了人世间的险恶,不相信任无伦好心好意的会救治自己,肯定有所图谋。

        可北宫昕没有认清自己,现在的他一无所有,别人能图谋什么?

        图谋你的身子吗?

        咳咳。

        “我是一名医师,不能见死不救。”

        任无伦从小修炼,现在才能引气入体的北宫昕可不是他的对手。

        北宫昕直接被任无伦点穴了,乖乖的躺着休息。

        就这样,任无伦亲自熬药和煮粥,让北宫昕给喝下去。

        眨眼间过去了十天,北宫昕的伤势有所好转了。

        北宫昕与任无伦熟悉了一些,感觉得到任无伦不是一个坏人,真的只是想要帮助自己。

        所以,北宫昕对任无伦多少有了一些好脸色,可以正常交谈。

        “你的伤是谁弄的?

        简直丧心病狂。”

        双方熟络了一些,任无伦问道。

        “我自己。”

        北宫昕认真说道。

        闻言,任无伦直接傻住了:“真的假的?

        你疯了吧!”

        北宫昕沉默不语。

        因为身体的缘故,北宫昕没法离开这里了。

        任无伦十分严肃的说,要是北宫昕不听劝告的走了,伤势复发了的话,小命不保。

        北宫昕不敢赌,他好不容易成功将灵气引入体内,绝对不能死。

        于是,北宫昕成为了庭院内的一个打杂伙计,不想占了任无伦的便宜。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下子便过去了半年。

        这一日,北宫昕的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提出了告别。

        任无伦极为不舍,他很心疼北宫昕,将北宫昕当成了自己的好友。

        “今天我下厨,咱们喝一杯。”

        任无伦没有挽留,因为他知道北宫昕的未来不属于这里。

        “好。”

        这一次,北宫昕破天荒的答应了任无伦。

        也许在北宫昕的内心深处,也已经将任无伦当成了非常好的朋友了吧!酒过三巡,北宫昕说出了自己为何要自残的缘由,也说到了自己的儿时经历。

        听到这个故事的任无伦,暗暗擦拭掉了眼眶中的泪水,喉咙酸涩。

        任无伦蓦然间想起了什么,直接冲到了屋内,取出了一个剑盒。

        “给。”

        任无伦将盒子放在了北宫昕的面前。

        “这是什么?”

        北宫昕一愣。

        “你打开看看。”

        任无伦神秘兮兮。

        北宫昕打开了盒子,发现里面是一柄古朴的三尺青锋,一件不俗的道器:“这……”“此剑名为青虹,乃是我任家的至宝。

        传承到了我这一代,便被一直藏着,埋没了它。

        我知道你心有鸿鹄之智,便将此剑赠予北宫兄,愿尔可执此剑登上九重天阙。”

        任无伦起身抱拳,郑重其事。

        “不可,这是你的传家宝物。”

        北宫昕不愿收下,推三阻四。

        “北宫兄。”

        任无伦认真的说道:“我不好打打杀杀,此剑留在我这里也无用。

        你我相识一场,赠君三尺剑,以表心意。

        未来你若真的可以扬名立万,与有荣焉。”

        经过任无伦的多言相赠,北宫昕收下来了,内心五味杂陈。

        第二天,任无伦目送着北宫昕离开。

        直到北宫昕离去了很久,任无伦也没有收回目光。

        任无伦怎么都没有想到,未来的某一天,北宫昕登临云巅,以废体证道成帝,力压万界。

        同样,任无伦也不知道自己赠出去的青虹剑有朝一日可以成为帝器,剑压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