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在线阅读 - 225 缘,妙不可言

225 缘,妙不可言

        陈耀东提着五十万,直接去找老黑,进了办公室,将皮箱往桌面一放,说道,“我是来还钱的,把欠条拿来。”

        “前辈,怎么劳烦您亲自上门呢,派人通知一声,我给您送过去就行了。”老黑见到他,赶紧从位置上起来。

        陈耀东见办公室里有其他人在,是个戴着面纱的女人,看身形,年纪应该不大,有练气九重的修为,正背对着墙壁。

        找到老黑这里来的,多半是为了买身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也正常。

        老黑很快从抽屉里翻找出一张欠条,双手奉上,“前辈,这是您的欠条。”

        陈耀东接过来看了一下,正是当日写下的那张,说道,“清点一下数目。”

        老黑说道,“不用了,前辈我还不信吗。”

        “那行。”陈耀东转身便离开了。

        “小鬼,快去送送前辈。”老黑对身边一名手下嘱咐道,转头对那个戴面纱的女人说,“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等等。”

        那个女人在陈耀东离开办公室后,就转过身来,一眼瞥见他手里提着手提箱,说道,“这个箱子哪来的?”

        “提醒一句,不该打听的,别瞎打听。”面对一个练气九重的女人,老黑的态度就强硬多了,“你要的那种查不出破绽的身份,有是有,但是价格嘛——”

        女人眼中愠色一闪,缓缓道,“多少钱,你直说。”

        老黑伸出一根手指,“一百万。”

        女人目光一冷,过了一会,说道,“可以。”

        …………

        陈耀东还完债,感觉无债一身轻,前往武馆。在大比开始之前,每天还是要去打一下卡,免得被开除掉,失去参赛资格。

        还没到武馆,就看见大门前围着一群人。

        什么情况?

        他觉得有点奇怪,平时这条巷子人不是很多,武馆更是门可罗雀,现在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热闹了。

        “小师弟,你总算是来了。”拦在门前的于大伟从人群的缝隙里看见他,举起手高声喊道,“快进来。”

        人群很快让出一条路来,陈耀东走了进去,问,“这是怎么了?”

        “这些人都是来报名的。”于大伟一脸兴奋地说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王动,是武馆的老三,你们入门了,都要喊三师兄。”

        于大伟说完,转头对陈耀东说道,“你快进去吧,馆主还在等你。”

        陈耀东进去后,听到身后有人提出了质疑,“他连练气境都没到,我都练气三重了,凭什么他当我的师兄?”

        于大伟语气强硬地说道,“就凭他入门比你早。要是有意见,就别加入我们武馆。”

        陈耀东没想到,于大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他对这个武馆,很有归属感。

        进了武馆后,他看见院子里,七八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人排成两行,米珂正站在那里训话。

        看样子,昨天夏无双去踢馆很成功啊,给武馆做了一波广告。

        这样也好,武馆里人一多,就算自己经常溜走,也不会太引人注意。

        米珂见到他,又将他叫过去,将他介绍给新来的学员们。

        等到于大伟忙完,陈耀东才从他口中得知详细的情况,夏无双昨天将附近五家武馆都给挑了,连招牌都给砸了。一下子,就将莫氏武馆的名气给打响了。

        年轻人脾气就是暴躁。

        陈耀东听完暗暗摇头,这手段也太粗暴了,后面肯定还会有麻烦。

        不管哪个宗师,都不可能是凭空蹦出来的。必须要师承,夏无双将人家打败了不说,还砸了人家的照牌,相当于打他们师门的脸,他们身后的门派不把梁子找回来,那以后还怎么混饭吃?

        他没有说这些泼凉水的话,待了一会,找了个借口又溜了。

        回到家中,继续升级练功。

        …………

        入夜后,陈耀东出来吃晚饭,看着电视上的新闻,突然想到,今天是程茜茜的生日,估计生日宴会快要开始了吧。

        他本来答应要去参加的,结果却是这样,只能说造化弄人。

        有时候,缘份这种东西,真的很难说。

        他跟程茜茜,也幸好没有走到一起,不然的话,她夹在他跟宁王中间,肯定会很难受。

        要是她为了父亲,跟他掰了,他心里肯定会很不舒服。

        要是她为他,跟父亲决裂,那这辈子,他都会觉得亏欠了她。那他算是被套牢了。

        陈耀东正想着,突然手腕处一道红色的火焰亮起,心里冒出一个念头,“不是吧?”

        嗖的一声。

        眼前一道火焰闪过,一阵天旋地转。

        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站在一间厕所内,外面有交谈声。

        “今晚真是热闹啊,整个昭南有头有脸的人,几乎全都到了。”

        “那是自然,茜茜郡主的成年礼,就算没有请柬,也是想尽办法混进来。”

        陈耀东听到这里,知道自己的预感成真了,那头离龙,真的将自己弄回了南楚,而且还是在程茜茜的生日宴会上。

        它到底想干什么?

        之前几次,他都忍了,心想它应该是抱着善意,客观上来看,是在救他。一次在他被高传礼打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情况下。第二次是他被困在小世界内。第三次是在火龙观里,同样说得过去。

        这一次算怎么回事?

        无缘无故将他传送到这里,耍他玩吗?

        “听说,连圣地青云楼也派人来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据说,宁王想跟青云楼联姻。”

        “你是说,钟一诺?”另一人的声音有些震惊,“不是说高家有意让两家亲上加亲吗?”

        “这也得王爷点头才行啊,很显然,王爷更加属意钟一诺。”

        “确实,跟钟一诺这位绝世天骄比起来,高继世还是差了一些。高家跟青云楼,也有点差距。怪不得,钟一诺一直留在南楚上大学,原来是为了跟郡主订婚。”

        陈耀东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推开门走了出去。

        那两个正在谈论的男人见有人出来,立时住嘴,跟着就离开了洗手间。

        他走到镜子前,一边洗手,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办。

        那条调皮的离龙到底怎么样的,他也懒得去想,总之这件事他记住了,等以后实力变强后,碰到离龙,肯定要教训它一顿。

        这时,外面的门推开了。

        “东哥?”

        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他转头看去,果不其然,见到了姜隽。

        姜隽见真的是他,赶紧将门关上,焦急地说道,“东哥,你怎么来了?你知不知道,商业调查部的人,一直在找你。”

        “他们没找你的麻烦吧?”陈耀东见到熟悉的人,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在昭南学院这段时间,也就交了这么一个朋友。

        姜隽说道,“东哥,我掩护你离开吧,这里太危险了。”

        “不用。”陈耀东摇头道,既然都来了,就没必要离开,再说也不一定走得了,那头离龙不让他走的话,跑再远也给传送回来。

        再说了,他在这段时间里,实力也有了一些提升。就算这里是龙潭虎穴,同样自信能保住自己的命。

        “你别跟着我,省得被我连累。”

        “东哥,就别说连不连累的话了,我不会拖你后腿的。”姜隽也知道自身实力低微,在他身边只会拖累他,“东哥,你要保重。”说完,就离开了。

        陈耀东在这里等了一会,才跟着走出去。

        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他遁声走到外面,那是一个巨大的宴会厅,人很多,一个个穿着盛装。

        陈耀东穿得比较随便,就是一身居家的服饰,在这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也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

        “你果然来了。”

        很快,他就碰到了一个熟人,留着平头的丁逸。就是昭南学院武道社的那位。

        “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人,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夺走。”

        又不是我想来的。

        陈耀东有点无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脆不说话。

        丁逸问,“需要我帮忙吗?”

        陈耀东奇了,“你能帮我什么?”

        “至少,能帮你找一身像样一点的衣服,免得被人指指点点。跟我来。”他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陈耀东想了想,跟了上去,小声问,“为什么要帮我,你不是暗恋她吗?”

        丁逸沉默了,一直走到外面,跟一个人拿了一个袋子,“这是我备用的衣服,全新的。”

        “谢了。”陈耀东也觉得自己这身,在这样的场合太扎眼了,就接了过来。

        “既然我得不到她,自然希望她能跟最强的那个人在一起。”丁逸突然说道。

        这个逻辑,没毛病。

        输给他,总好过输给钟一诺,结竟,他的境界比钟一诺高了一个层次。

        陈耀东在附近找了一家洗手间,将衣服换上。出来后,果然没有人再向他投以异样的目光。

        他在四处闲逛了起来,观察着这里的建筑布局。

        宴会举办的地方,正是宁王府,占地面积很大,护卫力量肯定也不简单。万一真的需要跑路,得找准方向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