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家师尊又显灵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暴露行踪

第一百二十六章 暴露行踪

        这是要做什么?

        蔚秋脑袋一片空白,很快又看到影像中的师父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神色如常地转身离开。

        这回可不是跳窗,而是光明正大地推门出去。

        白光在关门的一刹那,迅速从门缝里钻了出去,再次紧跟在男子脑后,最后索性附着在青丝上。

        远远看去,还真不容易发现。

        燕不虞此刻寻物心切,再加上周围满是修士,根本没有发现有东西一路尾随,更何况那还是令他最无防备的爱徒的杰作。

        大概穿过了三四条街,又走了一段路程,终于看到了写着‘城主府’这三个字的牌匾。

        只不过,是后门的牌匾。

        燕不虞毫不犹豫地隐了身,翻墙而入。

        这不是他第一次闯城主府,论经验,恐怕无人敢与他争第一,但他万万没想到,这次竟出师不利,被人拦截在半道上。

        而那个人就是开岭城城主,白华藏。

        见他已经发觉,燕不虞也懒得继续维持隐身,现身后便先发制人:“你是如何发现我的?”

        话音刚落,对方便淡笑不语地摇了摇头,说了句无厘头的话:“不是我发现的,是你暴露了。”

        “什么?”

        燕不虞的眉头微微一皱,很快便得到了答案:“看来你并不知情,有个东西黏在你的头发上了。”

        此话一出——

        远在床榻上的少女不禁暗道一声‘糟糕’,还没来得及指挥白光撤退,便被师父捉住了!

        是一个黄豆大小的白光。

        燕不虞蹙眉盯着被自己捏在指腹中的小玩意儿,疑惑之余又觉得有些可笑。

        自己第一次的出师不利,竟是因为这点白光。

        可这白光是什么时候附上来的?自己不可能不知……

        正当他绞尽脑汁地回想时,眼前穿着一袭寡淡的白袍的中年男子忽然微微一笑,若有所指地说:“阁下看起来不像是那种掉以轻心的人,兴许……这点白光是在阁下不经意时缠上的。”

        不经意时……

        能让他毫无防备地中招的地点和人,除了那个性子顽劣又贪玩的小徒儿,还能有谁?

        燕不虞叹了一声,毫不犹豫地掐灭了白光,同时也切断了蔚秋与白光之间的联系。

        这般果决,八成是什么熟人。

        白华藏负手笑道:“阁下千里迢迢来此,不知有何贵干?莫非是第一次来此,所以迷了路?”

        他给的台阶如此明显,寻常人见势不妙,都会顺势离去。

        不料此人不仅没有心领他的好意,还面不改色地直奔主题:“天外陨石在何处?”

        “天外陨石?”

        白华藏目光一闪,凭着直觉问:“你是为了天外陨石而来?”

        刚说完,他便觉得自己这话问得有些愚蠢。

        人家都把来意说得明明白白了,不用问也知道,不是准备盗宝,就是计划盗宝中。

        可惜……

        白华藏忽然笑了,摇头道:“你来错地方了,这东西是五州盟捐出来的,自然是由五州盟的人看管。”

        他以为说出‘五州盟’,眼前这个难以看透的年轻人就会有所忌惮,或是收敛一二。

        谁知燕不虞眉头一皱,贼心不死:“在宗录府?”

        毕竟这里与五州盟有瓜葛的,只有宗录府了。

        白华藏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那东西确实在宗录府,不过是被锁在宗录府的地下暗室中,由五州盟的人看管把守。且不说你能不能盗到天外陨石,就算能,也会被十几位渡劫圆满的大能者伏诛。”

        届时能保住全尸就不错了。

        况且瞧他这分身之体,撑死也就是个合体境圆满,如何能与那么多渡劫境圆满的大能者抗衡?

        被挫骨扬灰只是一念之间罢了。

        白华藏心想:此人胆量不俗,能修炼至此应该也是个聪明人,分得清事情的凶险,听了自己这番话,应当不会再肖想那些不可能的事情。

        可他没想到的是,眼前之人对凡界的修炼体系没有一点概念,只是想着如何能在榜首公布之前,将一半的涅槃石偷到手。

        盗窃这种行为嘛,纵然不耻,可回头若是落入了旁人手中,到头来还是要想法子劫走。

        倒不如先劫到手,回头再让镜墨在宝库中挑个像样的灵器,补偿给那个倒霉的帮手便是,也省去了诸多时间和精力。

        燕不虞越想越觉得此举明智,于是抱拳道了声‘多谢告知’,便匆匆忙忙地转身离去。

        根本就不像是死心的样子!

        白华藏这会儿终于笑不出来了,目送墨衣男子远去后,便回到前殿,命探子去宗录府打听消息。

        探子领命退下后,在半路上遇到了白温瑜,被拉住问话。

        本是机密,但顾虑到白家只有他这么一个血脉,身份无比尊贵,便将白华藏交付的任务如实道出。

        白温瑜听完眉头一皱,思索了片刻便放探子离去,然后只身来到前殿,果然看到了还未入眠的白华藏,上前拱手道:“父亲,孩儿方才遇见了府中的探子。”

        “哦?”

        白华藏诧异地挑眉,但很快便另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一笑,让白温瑜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父亲笑得如此难以自抑,心下不由对那笑料又多了几分疑惑和兴趣。

        才准备拱手请教,对方便自个儿透露了出来。

        白温瑜越听越心惊,越来越沉默,最后忍不住在心里暗骂那人狂妄自大,竟妄想从五州盟的手里抢东西,嫌命太长了吗?

        白华藏却不以为意:“为父倒觉得那人很有胆识,很有想法,只不过此事确实有些荒唐。”

        “但同时,父亲也觉得那人或许能成气候。”白温瑜不假思索地道出了他心中的想法。“所以父亲便派人去打听消息,若此人真能从虎口中夺食,必会成为五州中人人忌惮,却也觊觎的对象。”

        白家,正需要这样的人。

        眼看着方祖玉成长的速度愈发令人望尘莫及,若再任其发展,不久后……这城主府的主人怕是就要改朝换代了。

        白华藏回头望向远处的宝座,淡声问:“明日第一个上比武台的,都有哪些人。”

        他要亲自去观赛,防止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暗中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