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有BOSS模板在线阅读 - 第115章 权限不足

第115章 权限不足

        魔塔之中,徐先正观察着其中的对战,一名野人打扮的老者已经走了进来,手持一把双手重锤,在一层与邪眼领主交手。

        姓名:天河

        级别:二阶英雄

        阵营:部落

        兵种:野蛮人领主

        技能:中等格斗精通、重锤猛击、狂热血统、夺命飞锤

        “又是四技能的英雄级……野蛮人领主?跟邪眼领主倒是很配。”徐先一边观察对战,一边暗自笑着。

        野蛮人领主这个称呼徐先并不惊讶,“伍格之眼”的背景叙述中,就提及了大量林地高原与野蛮人的事迹。

        而既然存在野蛮人之王,那自然也会有领主。

        不过野蛮人领主显然是近战重装战士的类型,在魔塔这种空间当中作战,邪眼领主这种法系职业是要吃亏的。

        失去了距离上的拉扯,纯粹近身对拼,邪眼领主的血量下降极快。

        而野蛮人领主似乎有某种恢复能力,当血量下降到一半时,他身上开始冒起红光,血量也在缓慢抬升。

        “攻击回血的能力?”徐先从血条变化上看出了些端倪,按照虚灵与现实对应的规则,天河道人大概也有这种手段。

        最终战胜邪眼领主后,野蛮人领主的血量定格在55%,登上了第二层魔塔,面对同样处于英雄级的武僧时,就没那么好过了。

        高攻高防的武僧丝毫不惧对手,就是采取血量对拼的打法,而这种打法也确实有效。

        野蛮人领主无法吸收到太多血量,最终只打掉了武僧七成左右的血条,便遗憾倒在了魔塔的第二层。

        “如果运气好点,说不定能一串二,看来天河道人差不多是二阶最强的一档了……”

        “战斗结束,击败英雄级勇者,本回合经验获取增加100%,共计获取经验120点。参与战斗守卫:邪眼领主(一层)、武僧(二层)。是否进行经验分配?”

        “英雄级虚灵守卫已满,是否进行守卫释放?”

        接连两条文字提示跳出,徐先不由微微一怔。前一条他不感到惊讶,后一条反而让他感到奇怪。

        “英雄级守卫只能有三个吗?”徐先仔细检查了一番自己的守卫列表,还真是每个级别的守卫,都没有超过三个。

        野蛮人领主的强度极高,肯定是要保留下来的,徐先思索一阵后,就把丧尸统领给释放掉了。

        这个为他提供了“特别强壮”的守卫,除了肉基本上一无是处——要比肉,他难道能有徐先自己肉吗?

        做了调换之后,徐先又把武僧丢到第三层去,随即进行了经验分配。

        还是老样子,自己留下一半的60点经验,另一半全部交给邪眼领主,至于武僧这个工具人……不好意思,说不定他下一轮就该被释放了。

        等到野蛮人领主化作白光,徐先的身影也随即落下,这次他的运气好像不太好,并没有出最值钱的技能书。

        除了固有的令牌之外,反倒是又出现了一张卡牌。

        徐先也不着急,先将令牌收起,模板界面顿时有了变化,卡牌槽已经被填满了三分之二。

        boss模板(二阶):

        一、生命值+2500%。

        二、免疫致命,50%几率免疫控制,免疫即死,不会因任何生命值归零外的方式死亡。

        三、拥有真实视野,无视不高于自身阶位的伪装、潜行、隐身效果。

        四、非战斗状态下,每秒恢复1%最大生命值。

        五、生命值低于25%时,有50%几率进入狂暴状态。

        这枚令牌没有给模板带来质变,甚至没有出现新的条目,只有数据上的部分增长。

        血量成长达到了二十五倍,说实话跟二十倍已经没有太大差别,倒是控制豁免来到了50%,算是一个不小的长进。

        另外狂暴状态居然不是提升几率,而是提高了血量限制……依然是聊胜于无。

        说实话,自从这一条出现以来,徐先还没进过那什么狂暴状态,根本没人能把他的血量打到那个程度。

        而另外的一张卡牌,徐先捡起来之后顿时有吐血的冲动。

        命运卡牌——圣徒:权限未开放。

        “还可以这样?!”徐先差点一怒之下把卡牌摔到地上去,明明是已经获取的物品,居然看不到效果……

        唯一能看到的,就只有“圣徒”这个名字。

        “莫非是需要三阶以后才有能力使用?”这是徐先唯一能想到的答案了,否则真想不通这是为何。

        郁闷当中的徐先只好意识离开魔塔,现实当中,他其实还未回到朗越,干脆继续开始赶路。

        毕竟挑战者进入魔塔太快,徐先也来不及返回,只是随便找了个无人的山谷落下而已。

        ……

        就在徐先迅速解决掉挑战者,重新向着朗越进发时,天河道人已经被请到附近的小城中,面前坐着幻丘、幻舒姐妹。

        面对吹胡子瞪眼的天河道人,幻丘正在苦口婆心地劝着。

        “天河前辈,徐先是人间界来的弟子,来到湖心岛至今也就几个月时间,他的履历清清楚楚,若说他是血神传人……”

        “人间界就对了!当年血神子留在岛上的几处传承,早被我们几个老家伙毁去,唯独人间界我们无暇一处处搜查。”

        天河道人敲着桌子道:“小丫头,你自己想想那徐先的遁速,他从头到尾都是用的血遁法,不是血神传人又是什么?”

        他这话不由让幻丘也沉默下来,最后徐先拦住雷兽时的遁速,确实快到了夸张的地步,尤其还是血遁法……

        说实话,能把血遁法磨炼到这个程度,常人是万万不可能做到的,早把自身精血抽干了。

        唯有当年的血神子,钻研出以他人精血代替施法的魔功,才有可能进行成千上万次的练习。

        再联想到之前,徐先有过大量捕捉妖族,最后却没有交给道门反而自己斩杀的传闻……莫非就是利用精血练功?

        一切线索似乎都对应上了,这让幻丘不知该如何开口,但她最终还是轻轻摇头。

        “天河前辈,在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前,我不会帮你们引出徐先……不过我也不会将你们的行动透露给他。”

        幻丘最终选择了两不相帮,她相信天河道人顶多下手拿人,而不可能直接下杀手,哪怕徐先真有传承在身,也该活捉他再进行审问。

        而如果徐先并非血神传人,那就是一场误会,他更不会有什么损伤,这件事幻丘自觉不插手才是最合适的。

        但她这表态显然不能让天河道人满意,老头子不由气得猛拍桌子,也无法逼迫幻丘行动,只好独自离开,只是临走前还留下一句话。

        “那就替我传信给你那叔祖幻林,让他一把老筋骨也出来活动活动,我们几个老家伙,也时候重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