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有BOSS模板在线阅读 - 第19章 惊天

第19章 惊天

        鬼风谷。

        三三两两的武者正在打扫战场,经历过一场惨烈的厮杀后,哪怕两天过去,这里依旧残留着浓重的血腥味。

        普通人根本无法在这里生活,幸好魔门也没打算继续保留这个据点,已经暴露的据点毫无意义。

        徐文婧一身白衣,站在鬼风谷一侧的山崖上,平静望着下方的场景,脸上依旧如往日一般冷漠。

        聂云枫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她的身旁,笑着说道:“没想到徐师姐也是我等同道,这一点当真是聂某始料未及的……”

        听到他的话,徐文婧扭头看了他一眼:“你没想到的事还有很多。”

        聂云枫怔了怔,而徐文婧已经转身向山下走去,只是丢下一句话:“正邪之分毫无意义……走的时候留几个人下来,过段时间,说不定会有人来投奔。”

        ……

        徐家。

        徐先的表情似乎没有变化过,只是在他体内不为人知的角落,无数力量的种子正在发芽。

        直接将投入4点经验,将三门武学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对徐先来说也是一种负担。

        他正在体内疯狂调动着真气,模拟“云手”和“流云步”的运行方式,以适应新等级带来的提升。

        倒是炮拳没什么好适应的,毕竟这是个“高级”之后直接跃到“宗师级”的废柴,根本没有“大师级”这一档次。

        而另外两门内家武学,还要各自再投入3点经验,才能够提升到“宗师级”,显然那又会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体内真气攒动,徐先正飞快适应着新的力量,而周围几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袁舒伊眉头微蹙,对着徐先身后的栖凤楼青年道:“阿蓝,动手吧。”

        叫做“阿蓝”的青年再没有犹豫,向着徐先身后走去,口中说道:“徐先,束手就擒吧,我们无意对普通人出手。”

        徐先撇嘴笑了笑,体内真气猛地一静,所有波动在这一刻平息:“练了点武功而已,真把自己当神仙了?”

        就算这世上有神佛,那也是传说中能够移山填海的先天武者,而不是眼前这些后天废物!

        不顾自己还是准后天的徐先率先出手,只见他脚步一错,整个人便骤然滑到了栖凤楼青年的眼前。

        要知道,司徒行的“流云步”也不过勉强达到高级水准,徐先眼下大师级的流云步一出,整个人就好似瞬移一般,身影如同鬼魅。

        青年武者整个人被吓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时,徐先阴冷的眸子已经仿佛要印入心间,下意识地想要抽刀,却又发现怎么也拔不出刀来。

        低头一看,分明是徐先左手伸出,以“云手”的形式死死按住他拔刀的右手,大师级云手的作用下,青年竟是分毫无法动弹。

        他认出这是云手的真气形式,可脑中想到的却是:“云手还能这样用吗?”

        是的,什么叫做大师?无视武学本身的形式,巧妙应用其本身的原理,这才叫做大师。

        然后青年就知道什么叫做宗师。

        宗师级炮拳出手,徐先只觉得整个身体都被调动起来,哪怕只是笔直站立,腰部也自发地向上一提,为这一拳提供了大量助力。

        就连真气也在其中发挥作用,尽管与拳本身无关,却在临时强化徐先的体质,侧面加强这一拳的威能。

        所谓宗师,就是能将不属于规则内的事物也利用起来!

        这一系列过程说来复杂,其实只发生在一瞬之间,从徐先骤然滑步到他出拳,甚至没有人来得及开口说话。

        一直到他一拳落下,司徒行的声音才姗姗来迟:“是流云身法……”

        咔嚓。

        栖凤楼男子头部中拳,而且这一拳的落点十分巧妙,正好是他右脸的边缘部分,拳头对他头部造成的力道并非垂直,而是带有旋向。

        以至于青年整个脑袋就如同一个球,被打得生生扭过一百八十度,颈椎骨瞬间折断。

        这么出身栖凤楼的大派弟子,就这样哼都没哼一声,当场倒在徐先面前。

        惊天一拳!

        “不愧是宗师级……”徐先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

        宗师级的炮拳已经近乎完美,无论是发力还是打击角度,都充满了艺术的美感。如果说此前炮拳只是强调力量,那么达到宗师级后,就更加强调技巧。

        这是徐先第一次在现实里杀人,但或许是在虚拟战场习惯了厮杀,也可能是当下的紧迫环境,他并没有多少不适感。

        而与他的平静相反,场间的其他人就没那么平和了,来自栖凤楼的袁舒伊目眦尽裂,长刀已是提在手中,快步向着徐先冲来。

        “袁师妹不可!”司徒行顿时大惊失色,口中高喝道。

        他现在脑中一片混乱,两天前刚被冲击过的理智还未回归,但也能看出徐先绝不是那么简单能对付的。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会的流云步?莫非之前跟自己练习的时候就在偷偷学习?

        司徒行自然不会料到,是徐文婧早早算到今天的局面,才提前给徐先留了一份流云身法,他只能从自己身上找答案。

        而答案是什么其实也不太重要,因为所有人都明白,今天的事只怕不能善了。

        从栖凤楼弟子身亡开始,徐先就没有了退路。

        徐先也明白这个道理,而他更明白的是,既然已经没有退路,那更应该将事情做绝!

        大师级的流云步再度启动,徐先整个人就如同幽灵一般,在院落内四处飞窜,根本没人能抓住他的身影。

        袁舒伊走到半途就停下了,她虽然是满腔的怒火,可是她没有送死的想法,反而越发冷静起来。

        徐先的流云步速度很快,但他也有一个弱点,那就是真气完全没有经过压缩,不具备后天武者的一些特殊能力。

        比如后天武者可以掩盖真气运行的波动,徐先就无法做到,这也使得袁舒伊全神贯注下,依然能捕捉到一丝徐先的轨迹。

        “抓到你了!”袁舒伊骤然一声断喝,身体猛地转过一个角度,手中长刀直直向着侧后方劈去。

        徐先的身影果然出现在这里,长刀所指正是他的心口,他只要再进一步,心脏就会被捅个对穿。

        袁舒伊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松开一些,因为到这一步,她可以说已是胜券在握,只要将徐先这一波攻势逼退,他就再难藏住身形。

        接下来自己就可以顺势追击,到时候攻守转换……等等!这人怎么不躲?!

        在袁舒伊的注视下,徐先就好像呆住了一样,整个人直直往刀尖上撞去,甚至还犹有几分加速。

        刀尖瞬间没入徐先的身体,而徐先却在这个时候,冲着袁舒伊露出一个森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