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八章 统购统销

第两百八十八章 统购统销

        没办法,魏广平技术上没得说,抓生产也是一把好手,偏偏就是在市场上不太灵光,从一份杂志上看到高压锅不错,就拍着脑袋开干,结果做出来的东西质量是没得说,却成本没控制好,贵得要死。

        以至于当地民众宁肯买外地的牌子,也不买当地力荐的零度厂的高压锅。

        失败之后的魏广平并不气馁,初入商场谁还没有个马失前蹄的时候,压力锅不行,就干电风扇,离他们不远的腾飞厂不就干电风扇起家的,他们一个小分厂都行,零度厂这个部委直属厂怎么就不成?

        说干就干,还别说零度厂的电风扇还真不错,价格也不贵,若是早几年出来,说不定还能成为腾飞厂有力的竞争者。

        只不过问题的关键是,零度厂的电风扇出来的有点儿晚,这也就罢了,偏偏又赶上517厂和沿海乡镇企业残酷的价格战,再加上无叶风扇的泛滥,零度厂的电风扇还没等上市,就成了亏本的过时产品,只能留在仓库里吃灰。

        没办法继续转产吧,生产洗衣机,结果还是一样,国内家电行业的价格战已经从电风扇开始蔓延,洗衣机这种技术水平不高的家电产品首当其冲。

        于是只能再次停产,而零度厂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转行中,把老底子也快耗光了。

        魏广平愁呀,眼前的东西要是在弄不出去,下个月的工资就要没找落了。

        “厂长……厂长……”

        就在魏广平盯着仓库里满满登登的积压产品愣愣出神时,身旁忽然响起厂财会科,老梁的声音,魏广平这才回过神来,尴尬的揉了揉脸:“老梁啊……额……找我有什么事儿?”

        “这个月咱们账上还不到一万块,眼瞅着就要到月底结算工资,您看……”老梁的一张脸都快抽成包子了,全厂一千来号人,就一万块钱,哪怕砸成两瓣儿也不够分的。

        “我记得月初账上还有十二万,怎么这么快就剩一万块了?”

        魏广平闻言,什么积压产品都忘了,还想着能不能撑过下个月,哪成想这个月能不能过去都是两说,所以魏广平真跟踩了尾巴的猫差不多,声音都变调了。

        老梁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家的厂长,说实话魏广平什么都好,就是在经济领域这脑瓜子跟个浆糊似的。

        这样的人在部委领导一切的时候,绝对是一把好手,因为他只要管着厂里的生产就行,至于产品能不能销出去,厂里职工的福利待遇根本不用他操心,上级早就把所有事情给包圆了。

        可是现在,随着改革的深入,以前的国营企业也被迫面对市场竞争,魏广平的那一套就玩儿不转了,不说别的,自家厂里账目还有多少钱这位都没个数,又怎么管得好厂子。

        心里叹着气,老梁还是从包里拿出账本儿,翻开一条一条的给魏广平看,魏广平这才知道,这些天赊欠的材料费,电费,水费……一笔笔的流水一样的结了出去,单个拎出来不多,可加在一起却几乎掏空整个零度厂。

        “啪~~”的一声魏广平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想着自己被人在酒桌上灌的五迷三道的就信口开河的答应人家的请求,魏广平是要多后悔有多后悔,可偏偏自己想改还改不掉。

        没办法魏广平虽然是厂长,但骨子里却是个老派知识分子的性子,经不起求不说,还特别古板,答应的事儿必须办到,否则连睡觉都不踏实。

        而其他单位的人就是欺负他这一点,每每都能满载而归,这要是换了庄建业、黄峰的话,还欠十几万的尾款,就是欠上几千万又如何?有能耐你咬我呀。

        总而言之,魏广平脸皮太薄,根本适应不了残酷的市场竞争和复杂的人际关系。

        “实在不行,就用仓库里的产品先顶一顶,我明天去趟京城,再跟部委要点儿生产任务,先撑过这个月再说。”魏广平捶了两下脑袋也没捶出个结果,只能先拿积压的产品顶工资。

        结果他这话刚出口,老梁便一脸纠结的说道:“我的厂长,已经顶了三个月了,要是再顶,工人们就真揭不开锅了,您忘了上个月被十几号工人代表堵在办公室里的事儿了?这个月还这么干,就真要出事儿的。”

        魏广平闻言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愣是没说出来,厂里的资金一直亏空,工资无法足额发放,就只能用积压货品去顶。

        一个月,两个月还好,第三个月工人们终于不干了,每个工人背后都有一大家子要养,积压的产品拿回去卖又卖不上价,又不能当饭吃,如果再有个急事儿用钱,真的能把人逼疯。

        所以上个月忍无可忍的工人们终于是爆发了,直接把魏广平堵在办公室里五、六个小时,直到魏广平承诺这个月足额发放现金,工人们这才退去,结果……

        魏广平头更疼了。

        就在魏广平在仓库里急得团团乱转,却一筹莫展之际,厂办公室主任谢东急匆匆跑过来:“厂长,快,郭所长打电话过来找你。”

        正头脑发胀的魏广平闻言愣了一下:“郭所长?哪个郭所长?”

        “还能是哪个?飞行机械研究所的郭晓波,郭所长!”解东连忙说。

        ……

        “事情就是这样,魏厂长,你觉得行不行?如果可以,你厂里积压的产品我们腾飞厂要了,就按照你们之前的出厂价,要是不同意,也没关系,咱们生意不成,情意在。”

        一天之后,腾飞厂的厂长办公室里,魏广平手里捧着茶杯,一脸呆滞的靠在沙发上,没办法,幸福来得实在是有点儿快,快到自己还没准备好,就直接扑到怀里。

        腾飞厂居然想跟他们零度厂合作,要他们研发一款名叫电化学打孔的新设备,虽然比他们当年的电火花打孔设备要先进不少,但却没有超出他们零度厂技术范畴。

        至于腾飞厂开出的条件更是优厚,不但承担该设备的部分研发费用,而且对零度厂生产的产品无论好坏一律统购统销。

        这对魏广平来说简直就是梦想成真,如果腾飞厂统购统销,那就跟以前的模式一样,他魏广平轻轻松松抓生产,其他的一概不管,问题是腾飞厂真的这么好心?

        难得精明一把的魏广平在愣了片刻后,终于意识到这里面不简单,于是说了一句到位的话:“额……庄厂长,你们要的这个设备,前期的投入应该很大,我怕我们厂负担不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