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真正的饵!

第九十六章 真正的饵!

        在杰森的视野中,常人目不能及的地方,一枚造型奇特的导弹正急速的飞来。

        短短两秒钟后,那些阴阳师也发现了不对劲。

        当他们看到那枚导弹的时候,脸色立刻大变。

        “防御!”

        领头的阴阳师大吼着,手中快速的结印。

        周围的阴阳师也没有再保留。

        一层层的防御再次增加着。

        但是,那枚弹头就这么的在一众阴阳师的头顶分裂开来。

        呜呜呜呜!

        上百枚更小的圆形炸弹当头落下。

        顿时,所有的阴阳师脸色铁青。

        集束弹!

        虽然保持着传统,但是并不代表阴阳师们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他们对于‘火药’的发展,甚至,比普通人更加的关心。

        因为,那是将他们曾经统治推翻的存在。

        也因此,他们深刻的知道,集束弹的威力。

        范围更大,穿透力更强。

        如果可以的话,绝对不要正面硬拼。

        可现在……

        他们只剩下了硬抗。

        “加大防御!”

        领头的阴阳师咬着牙说道。

        或许这个时候,有些杯水车薪了。

        但哪怕多出一丁点儿的防御也是好的。

        周围的阴阳师也知道这个道理,又一次的开始加固防御了。

        由阴阳术构成的防御力场,层层叠叠的几十层。

        原本应该是无形、透明的防御力场,在叠加的层数变多后,已经出现了一种半透明化,在常人的眼中则是一层又一层的涟漪状态。

        然后——

        轰轰轰!

        密集的爆炸出现了。

        火光四射。

        弹片飞舞。

        四周的建筑在一瞬间就变为了废墟,而阴阳师们更是被弹片淹没了。

        即使是那只大‘鬼’也遭受到了几乎是毁灭般的打击。

        赤红泛黑的肌肉,在密集的弹片下,变得千疮百孔。

        狰狞的面容因为痛苦而越发扭曲。

        手中的狼牙棒更是因为被当做另类的盾牌而早已断成了两截。

        不过,‘鬼’的强大生命力,让它还活着。

        甚至,逐渐的恢复着。

        弹片被挤出了身躯,伤口一点一点的复原。

        这让杰森感到了满意。

        至少他一会儿吃得时候,不用吐‘刺’了。

        至于因为食物伤重,而放过食物?

        抱歉。

        杰森可不会浪费食物。

        穿着因为爆炸、单片袭击,而早已破烂不堪的衣物,杰森向着大‘鬼’冲去。

        在融合了【大威天龙法】后,杰森身躯的防御级别早已达到了战机级别之上。

        这是刀子、子弹、炸药、战车、战机五个级别之上的防御。

        即使是处于爆炸的核心位置,杰森最多也就是重伤,并不会真意义上的死亡。

        更不用说是杰森本来就是边缘位置,而且,集束弹的‘子弹’只是普通的炸弹,并没有加入什么化学药剂或者变为穿甲弹之类的,杰森只要护住了要害,基本上就是皮也没有破。

        杰森一出现,就被大‘鬼’察觉到了。

        这只大‘鬼’怒吼着一拳打出。

        并不是不想要其它的方式。

        而是?    现在的大‘鬼’?    根本没有能力再用出其它能力了。

        只剩下了单纯的肉搏。

        砰!

        杰森不躲不闪,和大‘鬼’硬拼了一记。

        庞大的身躯带来了与之相匹配的力量。

        但?    杰森却根本没有后退。

        杰森的力量本就是常人的9倍?    当冲刺蓄力后,这样的力道早已达到了一个极为夸张?    远超常人想象的地步。

        因此,所有注视着这里的人?    都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以力量著称的大‘鬼’?    被一个人类击退了。

        尤其是双方的体型差距,更是让这一幕变得更加具有冲击性。

        10米高的身躯连连后退。

        2米高的身躯则是屹立不动。

        踏、踏踏!

        大‘鬼’的后退,让整个地面都出现了抖动。

        杰森追身跟上,径直跃起。

        吼!

        看着近在咫尺的杰森?    大‘鬼’愤怒的吼着?    巨大的手掌就这么的扇了下来,但是很快的就变成了惨叫声。

        杰森的宽刃短柄砍刀狠狠的刺入了大‘鬼’的掌心,然后,刀柄一扭,就将整只手掌彻底的切开。

        顿时?    大‘鬼’叫得更惨了。

        但这才是刚刚开始。

        抽刀落下,杰森脚步一闪?    就转到了大‘鬼’的身后,手中的到对准了大鬼的膝盖后。

        噗、噗!

        清脆的切割响声中?    大‘鬼’的膝盖内侧遭受到了精准的切割。

        韧带、类似半月板的存在,同时一分为二。

        大‘鬼’身形一晃——

        扑通!

        跪倒在地。

        然后?    刀光出现在了大‘鬼’的咽喉处。

        噗!

        鲜血冲天而起。

        大‘鬼’捂着喉咙?    直直的倒下。

        早已在集束弹下受到重创的它?    根本难以支撑再次的恢复。

        死亡如约而至。

        杰森确认了‘食物’到手后,就看向了剩余的‘食物’。

        爆炸的余波逐渐散去。

        十一位阴阳师构筑出的数十道防御力场,早已经消失无踪,只剩下了躺倒一地的阴阳师们。

        他们洁白的狩衣、黑色的跨,早已经变得肮脏满是血污。

        呼吸还有。

        但是,意识却不够清醒。

        身上的弹片更是宛如死亡的倒计时。

        即使那个睁着双眼的领头阴阳师都不例外。

        他看着狼藉的四周,低声呢喃着。

        “时代变了、时代变了。”

        一边呢喃,一边呕血。

        这位领头阴阳师的双眼中几乎是没有了任何神采。

        虽然‘火药’的出现,结束了他们的统治,但是他们的力量还在,这样的‘力量’,让他们还有着一分信心,或者说是骄傲。

        大部分的阴阳师都有着类似的信心与骄傲。

        这位领头的阴阳师也不例外。

        但是,这一刻。

        他似乎才发现,这所谓的信心与骄傲,完全就是一块遮羞布罢了。

        一个没落时代最后的遮羞布。

        而现在?

        最后的遮羞布也被撕掉了。

        被扯得粉碎。

        一同扯碎的还有他的信仰与灵魂。

        因此,就算是看到走来的杰森,这位本来还有一丝反击之力的阴阳师也没有动弹一下,就这么看着走近的杰森,然后……笑了。

        “我们争斗的是什么?”

        “本来就是时代的余党。”

        “现在?”

        “被人得利了。”

        “真不甘心。”

        笑容很难看,宛如哭一般。

        是啊!

        不甘心!

        他已经自认为了解这个‘世界’了,也自认为重视‘火药’了。

        可事实上呢?

        内心的骄傲,早已经让他戴上了有色眼镜。

        他的偏见、他的傲慢,早已经注定了今天的结果。

        他好不甘心啊!

        如果他谦虚一点的话,事情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是不是就能够扭转?

        与‘花樱’的合作再谨慎一点,是不是就会真正的获得成功了?

        脑海中翻起的思绪,让他呕血的速度更快了。

        看着走到面前的杰森,这位阴阳师说道。

        “请给我们一个体面。”

        “我们不想死在‘火药’之下。”

        “请用你的剑,让我们前往三途川。”

        阴阳师说着就勉力的坐了起来,尽量的挺直腰背,扶了一下那仅剩余一半的帽子,这个动作牵动了他的伤口——一个插在他心口上的弹片。

        剧烈的疼痛令这个阴阳师动作一顿,但还是完成了。

        然后,他双眼祈求的看着杰森。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死亡马上就要来临了。

        但是,被‘火药’而亡,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保留最后一点尊严。

        不是遮羞布。

        就是单纯的执念。

        嗖!

        杰森抬手一刀。

        刀刃带着锋锐的破空声掠过了眼前阴阳师的脖颈。

        鲜血喷散中,阴阳师的眼中浮现了最后一丁点儿的解脱——就算这份解脱是他自己执念,在杰森看来是十分虚假的。

        但他依旧说服了自己。

        他获得了解脱。

        这位阴阳师嘴巴微微颤动。

        声音没有出来。

        但杰森看口型可以大致猜得到。

        谢谢。

        杰森一皱眉,冷淡的说道。

        “不用,我拿了报酬的。”

        话音落下,就将对方身上残余的道具拿到了手中。

        领头的阴阳师嘴角翘了翘,眼中浮现了更多的释然,然后,就这么直直的躺倒在地上。

        没有了气息。

        剩余的十位阴阳师也是一样。

        他们选择了和头领一样的方式,迎接着属于自己的死亡。

        杰森则是一一‘收取’了报酬。

        “真是一群别扭的敌人。”

        这是杰森给与这群明显被当做真正‘饵’的阴阳师们的评价。

        接着,火光闪过。

        一切都在【查尔斯燃烧术】之下,消逝了。

        夜风吹过。

        火星子带着浓重的烟尘飞舞而起。

        片刻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只剩下拿着不少食物的杰森。

        “还有21件,比之前计算的少了10件还多,应该是在对抗集束弹的爆炸下,自动反应的防御道具,可惜了。”

        杰森轻声叹息着。

        别误会。

        他只是单纯的叹息,他的狩猎的食物少了。

        至于这些被当做‘饵’的阴阳师?

        就如同杰森说的那样。

        他收取了报酬。

        不过,杰森还是有着疑惑。

        第一,花开院家为什么这么做?

        虽然来到这个副本世界的时间不长,但是杰森可是很清楚,培养一个阴阳师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天赋、血脉、资源等等都是限制。

        即使是号称阴阳师四大家族之一的花开院家,一下子死亡十一位阴阳师,那也绝对不是什么小事。

        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元气大伤。

        “内斗吗?”

        杰森猜测着。

        除去这个猜测外,他根本想不到其它了。

        而且,这个内斗,肯定是有‘花樱’参与其中了。

        “比想象中牵扯的还要深吗?”

        “要是这样的话……”

        “就有趣了。”

        想到了什么的杰森微微眯起了双眼。

        假如真如他猜测的那样,眼前的一切就变得合情合理了。

        当然,想要证实这一点,并不难。

        甚至说,马上就能证实的。

        而这也关乎到杰森疑惑的第二点:‘花樱’集束弹发射的时机。

        有点太早了!

        按照常理,应该在他和这些阴阳师打得‘难解难分’时,再发射,而不是这种提前发射。

        虽然效果不错,但却不是最大化。

        “又有意外吗?”

        “那些隐匿的家伙再次动手了?”

        杰森想着,大踏步的向着大‘鬼’走去。

        不论一会儿发生什么,他都会参与其中。

        不过,在那之前,他需要吃点东西。

        当然了,必要的‘消毒’还是需要的。

        径直打开了遭受冲击,看起来有些摇摇欲坠,但实际上还算坚固的‘白熊咖啡馆’,杰森从惠丽晶的酒窖内,拎出了一箱烈酒。

        消毒。

        炙烤。

        当大‘鬼’完全熟透了之后,杰森一口咬下去。

        如果说小‘鬼’像辣鸭脖。

        那大‘鬼’就像是一只整鸭。

        被烤熟的鸭子。

        还是自带辣味的那种。

        外皮酥脆,内里软嫩,一口下去,汁液四溅间,还有淡淡的辣味。

        有些像是奥尔良风味。

        【吞食鬼(大.伪)】

        【体力、精力、伤势超额幅度恢复!】

        【饱食度+200】

        【饱食度:711】

        【食之兴奋+1】

        【食之兴奋:16】

        ……

        “伪?”

        “不是伤重?”

        杰森看着眼前的文字,眼中闪过讶异,随后,之前的猜测更多了一点。

        真的是,可悲的诱饵!

        杰森心底默默想着,目光则是看向了食之兴奋。

        每一点的食之兴奋都是让他感到开心的。

        “16点了。”

        “快了、快了!”

        杰森这样想着,就拿起来剩余的食物。

        虽然根据香味,这些食物中不可能出现食之兴奋,甚至,每一件的饱食度也不会太高,但是它们数量众多,足足有21件。

        对于杰森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小甜点。

        杰森又一次开始了冲洗、消毒。

        而就在杰森冲洗、消毒的时候,距离这个街区十公里外的一栋高楼上,一个男子正在大发雷霆。

        “怎么回事?”

        “为什么没有我的命令,集束弹就发射了?”

        “该死!”

        “你们都是猪吗?”

        男子一边愤怒的拍着栏杆,一边拿着无线电吼着。

        但是,无线电那侧得回答却是更加的愕然。

        “长官,是您的命令啊!”

        “我们是接到了您的命令才发射的!”

        下属的回答,让男子一怔。

        然后……

        这个男子转身就跑。

        可惜,有点晚了。

        一道高挑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