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元启之星月奇缘在线阅读 - (23)不为杀戮,只为守护

(23)不为杀戮,只为守护

        大盂谷中万马奔腾,联军追兵手中的火炬,组成一条巨大的火蛇,在谷中蜿蜒前行。

        埋伏于山岭之上的兰陵军,能清晰地听见滚滚的轰鸣声在山谷回响。

        他们每个人都开弓上箭,瞄准山脚的点点火光!

        “轩辕横,你逃不了啦!”

        在独角麒麟后不足五米的杨明昊,高声怒吼,准备起步飞身奋力一击。

        大盂谷中道路湿滑,沿途更有掉落的碎石突兀其中。

        考虑到麒麟背上还有两个孩子,轩辕横放慢了前进的速度,杨明昊趁机拉近距离。

        他正因刚才在丛林中未能及时出手而懊悔,现在五米的距离正是他绝佳的攻击范围,他不想再次错失良机。

        然而,杨明昊依旧未能出手。

        正当此时,谷中突然射出的一束红光划破夜空,在谷顶炸裂成灿烂的烟花。

        突如其来的变数,让杨明昊心头发沉。

        他不得不叫停胯下的獬豸兽,观察周边情况,心中默念:“难道这是轩辕伏军的信号箭,不可能,绝不可能!”

        轩辕横也叫停独角麒麟,静观其变。

        “簌簌簌……”

        烟花消散之际,但听见山谷内传来阵阵箭矢破空的声响,漫天的铁箭密密匝匝、呼啸而至,将谷中本就微弱的月光吞噬殆尽。

        绵延数里的联军火把开始散乱晃动,隐隐能听见士卒惊呼防御的口令。

        回望后面大军的情形,杨明昊模糊瞧见如雨点般的箭头在火光中闪烁。

        而铁箭撞击在他甲衣上,擦出的点点火花,打消了他最后的一丝怀疑和侥幸。

        “轩辕横受死吧!”

        杨明昊已知身陷其中,事无挽回,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破釜沉舟。

        为今之计,若能孤注一掷,杀掉轩辕横。

        如此,即便痛失部分联军人马,也算是值了。

        片刻思量后,他猛然转身,释放元力汇集于掌心,希望一掌毙命。

        “杨长老,你为横某一人,却不顾身后的气宗几万将士,这买卖怕是不划算吧!”

        轩辕横看见杨明昊手中凝结的大量紫色气流,业已猜到几分。

        他并没有丝毫躲闪或抵挡的意思,相反驾着独角麒麟,缓步靠近杨明昊。

        如此泰然自若的举动,让急怒之下的杨明昊突生几分畏惧,莫名的恐慌涌上心头。

        以利益为先,擅长盘算的他,终究未敢贸然出手。

        迟疑间,轩辕横趁机继续施压:“听闻长老几年前就达到紫金气界,不日可突破纯金气界,如此修为真是少有人能企及,但长老若以为我被八大柱国所伤,就可捡个便宜,那横某就要让你失望咯,毕竟,一界之隔,天差地别。不用我多说,你可仔细看看我这周围的元力罩,就凭此,长老可有必胜的把握。”

        顺着轩辕横所指,冷静下来的杨明昊方才注意到,山谷中飞窜的箭矢刚刚碰到火红的元力罩,瞬间被燃烧成灰烬。

        他自然明白这需要多深厚的元力修为,不禁为自己刚才的轻敌而发憷,他这时也才真正理解到姜蠡所说的那句话——比这战阵更可怕的,是这布阵之人。

        随着与杨明昊距离的拉近,嫘月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她死死盯住杨明昊的一举一动,心中打定主意,只要对方出手,她就第一时间带着轩辕星躲开,好让她的横伯伯无后顾之忧。

        不过,坐在麒麟最前端的轩辕星,却没有显露丝毫担忧。

        机灵的眼珠也一直在仔细观察着,他很快做出判断:杨明昊不过是色厉内荏,他一再放出狠话,做出要出手的架势,可左顾右盼的眼神和时不时皱起的眉头,分明在释放是否出手的犹豫、不敢出手的担心。

        并且,从父亲轩辕横不避反进的举动、强势而不失情理的话语,他也分析出父亲用意,即如他在兵书上读过的——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所以,轩辕星距离杨明昊最近,而面无惧色,抿着小嘴,反倒显露几分得意。

        “杨长老,杨长老,大事不好!谷中大量伏兵占据山腰,他们用弓箭轮番进攻,我军只能被动防御、寸步难行。姜军师已经中箭受伤,他命我前来报信,请长老早作决断。”

        此时,军中将士冒着箭雨追赶到杨明昊跟前,气喘吁吁地汇报战况,若惊弓之鸟。

        “慌什么,你好歹也是一身银甲!”

        本就窝着满肚子的火,见将士如无头苍蝇慌忙前来,更觉颜面扫地,好一通冷语呵斥后,杨明昊悄悄收回掌中元力,故作镇静地问道:“军师伤势如何?大军可有损伤?”

        报信将士脑子还算灵光,瞥见杨明昊身后的轩辕横,也知道自己在敌方面前失了体面,难怪挨了这一顿臭骂。

        于是振作精神,拱手谨慎回报:“姜军师左肩中箭,并无大碍。我气宗将士的装备精良,防御这些箭矢到不在话下,只不过后面蚩炎军伤亡较多。且山谷险峻,我们派出的夜鹰队难以发挥作用,所以,我们只能被动防守。”

        “哼,恐怕守是守不了呀!”

        未等杨明昊开口,轩辕横冷笑到。“杨长老,你们气宗战甲固然是好,能抵挡这谷中箭矢,不知能否挡住这山上的巨石?”

        此话一出,杨明昊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他之所以能带军肆无忌惮地追击轩辕横,一是料定谷中并无埋伏,退一步设想,即便有伏兵用箭矢攻击,凭借气宗独门技艺所锻造的护甲,将士定然不会有太大损伤。

        可不曾料,这大盂谷不但山崖陡峭险峻,而且谷中通道过于幽深,就连飞禽队也难以降低高度,配合地面部队形成攻击。

        如果山腰伏军利用谷中巨石,那再好的甲衣也于事无补,近六万将士有可能全部毙命于此。

        一心期望击杀轩辕横,却迟迟不敢出手,打算重创轩辕撤军,此时却未见一兵一卒,追来的更是漫天箭雨。

        而今,进退维谷,危在旦夕,杨明昊内心五味杂陈,竟不知所措。

        “杨长老,不必再想了,带军回撤要紧。”

        轩辕横说话间,拍了拍座下独角麒麟,收到指示的麒麟仰天咆哮,抖动金色双翅,双腿猛蹬地面,纵身腾空而起。

        轩辕横在高空继续喊话:“若再迟疑,想走可就难啦!临走时,横某有一言相赠,气宗为出售兵甲,四处挑动干戈,终有一日会为此付出惨痛代价;长老与蚩炎天泽合作,不过是与虎谋皮,必然也有后悔的一天。杨长老,珍重!”

        杨明昊已经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并没有太多在意轩辕横的忠告。

        无奈望了一眼不断上升的独角麒麟后,赶紧驾着灵兽朝后方飞驰,同步命令身边的报信的将士:“速去传令,变后军为前军,全军速速撤离大盂谷!”

        可即便现在撤军,也难以挽回联军的损失。

        就在轩辕横话音刚落之时,山谷间就传出轰鸣巨响,无数山石翻滚跌落,如山崩地裂。

        石块小的几十斤、大的数米宽,带着锋利的棱角,混合着下坠的力道,直扑山脚的联军人马,士兵们无力阻挡也无处遁逃,完全成为被碾压的鱼肉。

        灵兽与马匹也受惊四处乱窜,在拥挤的通道里相互踩踏,场面混乱不堪,士卒死伤无数。

        杨明昊冒着漫山的滚石和箭雨,艰难地赶向前军阵营,他发现联军编队在落石的冲击下已经散乱,加之战线绵延数里,撤军命令难以快速传达。

        他只能仓促召集少数几名将领,沿谷号令,领军回撤。

        好不容易赶到大军中路时,却看见几方巨石横亘途中,将撤退的路线堵死。

        蚩炎军师姜蠡,在几名将士的掩护下,正指挥破石开路。

        他手臂已被重箭刺穿,鲜血浸透了整个素色袖袍。

        当然,这一着肯定是兰陵国师子夔的杰作。

        他决心要重创轩辕军,吩咐士卒撬松悬崖上超过十米宽的几方巨石,待大军深入谷中便投石而下,将军队拦腰截断,一分为二,使其首尾难顾,从而增大埋伏杀敌的效果。

        只可惜,谷中之军并非轩辕,而是自己的盟友。

        很快他就会明白,自认为得意的妙招,不过是一个可笑的败笔。

        “军师,你伤得不轻。”杨明昊打量着姜蠡,同时也在思考开路的办法。

        “杨长老,你终于回来了,我的伤势不打紧,只不过这次损失……哎……我还是低估了轩辕横。”

        姜蠡看着谷中被山石撞击、碾压的尸体,深深感叹,满眼颓然。

        “军师不必自责,没事就好。为今之计,我们需快速撤兵,才能将损失降到最低。”

        杨明昊扫视四周后,毅然说道:“凭这些将士想要破开前面巨石,恐怕是耗时费力,不如命人用死卒的尸首和谷中的碎石,在巨石下垒筑一个斜坡,这样大军才可更快通行。”

        “这……”

        姜蠡也知道这是最快捷的办法,只是拿将士的尸体铺路,过于残忍,而且有损军心,所以诸多犹豫。

        “军师,此时不可妇人之仁,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将士们也定然不会怪我们,你看,这连番箭雨、漫山滚石,若再是迟疑,必然是全军覆没,你我都会葬身此地!”

        杨明昊简要解释后,当即下令。

        一条人肉铺就的通道很快形成。

        就这样联军将士且挡且退、且躲且逃,踩过战友的尸体翻过巨石,带着伤痛与惊恐,跟随姜蠡、杨明昊狼狈逃出大盂谷。

        所剩人马不到原来的四成。

        坐在独角麒麟背上的嫘月,望着山脚星星点点、散乱斑驳的光影,很是松了一口气,立刻打开了话匣子。

        “横伯伯,刚才那个什么长老,若是真的出手,你真的有把握打败他?”嫘月扭头,好奇地盯着轩辕横。

        轩辕横见威胁已经消除,随即撤除了元力护罩,听到嫘月发问,不禁暗自赞叹她的乖巧聪慧。

        “哈哈哈,哎呀!看样子我能瞒过气宗的长老,却瞒不过我们的月儿姑娘!”

        大盂谷上空,传出轩辕横爽朗的笑声,这笑声里包含着“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自信与豪情。

        “杨明昊元力深不可测,虽没有达到纯金气界,但凭借他们气宗独特的战甲,莫说伯伯已经受伤,就算是全力备战,也难轻易伤到他。”

        “哦!难怪刚才在山谷中,那么多的箭射在那个长老身上,仅仅擦出一点点的火花,好像没有任何攻击力,气宗锻造技艺果然名不虚传。”

        嫘月回想刚才情形,深以为然。

        “不只是他的战甲。”轩辕横补充到:“杨明昊可是气宗‘神兵门’的首席长老,最擅长炼制神兵利器,我听说他使用的兵器极为可怕,不过,目前还从来没有人真正见识过。”

        “是什么神兵?难道比爹爹的‘无锋剑’还要厉害?怎么没有人见到过?难道是他……嗯……从不使用自己的兵器?”

        好奇的轩辕星也凑过来,咬着手指头,一边发问,一边思索。

        “哎,我的星儿,你老是这么多的问题。”轩辕横无奈地摇头笑道。

        “不是没有使用,而是见到过杨明昊兵器的人,都已死在他兵器之下。至于无锋剑嘛,远不止你现在见到的威力,只是爹爹一直未能领悟其中奥妙,爹爹到是希望,以后我的星儿能发挥出它的极致。”

        轩辕横摩挲着悬挂在独角麒麟背上的无锋剑,眼中包含期待。

        “好呀!等星儿长大,一定把无锋剑用到极致,发挥它最大的威力,比爹爹还要威风!”轩辕星握紧小拳头,得意洋洋地摇晃着小脑袋。

        “既然杨明昊这么厉害,横伯伯有伤在身,刚才怎么还靠那么近!月儿可是看他,差点儿就要动手了呢!”

        嫘月一直担心轩辕横的伤势,对刚才的一幕还心有余悸。

        “我家月儿心细如发,又体贴入微,你横伯伯可是越来越喜欢咯!说到动手嘛,你伯伯可是不惧任何人,只不过有你们两个娃娃在,我不得不有所顾忌,因此,才与他一番周旋。”

        听到这里,轩辕星可是越发来劲儿了。

        “月姐姐,你可是白操心咯,我看呀,爹爹早就料定杨明昊不敢动手的,这就叫不战而屈人之兵。而且,你看下面那些气宗、蚩炎的追兵,他们被打得落花流水,爹爹这一计,就叫‘借刀杀人’,我看还有谁敢欺负我们轩辕。”

        “好啦!

        现在威胁暂时解除,我们也该赶回宛秋,太晚会让大家担心。”轩辕横此刻凝重的语气里藏着严肃。

        “星儿,你酷爱兵书,也喜欢研习阵法,爹爹很是欣慰;月儿天资聪颖,修元速度远超常人,伯伯也为你感到骄傲。但星儿、月儿,你们一定要谨记,无论是修元还是用兵,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去杀戮,而是为了去守护,守我们的家、我们的国,守护我们最亲、最爱的人。”

        话毕,轩辕横将手中的战神旗帜从高空抛下,将其横插在光滑的岩壁之上。

        再次回望大盂谷后,驾着独角麒麟朝宛秋城飞行,渐渐消失在月光中。

        一路上,轩辕星和嫘月也没有多说话。

        他们都很聪明,完全能领悟轩辕横话里的期许,完全能感受其中的情愫。

        几个清晰的字眼,烙印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不为杀戮,只为守护。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