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暗月纪元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六章 神秘新兵

第七百二十六章 神秘新兵

        唐凌!这个名字就像一片阴云笼罩着李斯特挥之不去。

        虽然他很明白,唐凌已经死了。

        虽然他也很明白,一个14岁,或许还不到的女孩儿说什么认定唐凌是她未来丈夫之类的话,多少感觉有些好笑。

        虽然...

        好吧,即便有很多虽然,李斯特还是觉得自己被狠狠的一耳光甩在了脸上,凸显的自己非常可笑。

        就算这些私密的想法,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但逃避得了别人,逃避得了自己吗?

        站在风雪中,在大家难得可以在列队时议论的时刻,李斯特意外的沉默了...

        除了亨克察觉到李斯特的情绪有些变化,任何人都没有注意,也不可能注意到李斯特情绪这一点小小的变化。

        大家更感兴趣的是露娃的身份,另外当唐凌这个名字在这种时刻,以这样的方式再一次被提起,心中是不可能没有波澜的,在场的大部分人曾经都是受过唐凌恩惠,又抛弃过唐凌的...

        韩星的心情也很复杂,甚至在这一刻有些想念起唐凌,他想要知道有这么一个女孩儿想要嫁给他时,唐凌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但不管大家在想些什么,新兵入营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因为李烈指挥着今天的执勤小队去开启进入星火大队的,唯一一条安全的,被称之为地门的大门了。

        也就是说,这些乘着飞行凶兽,飞行器来的只是第一批。

        新兵入营不结束,所有人是不可能解散的,所以也只有在风雪中继续等待。

        果然在十几分钟后,各式各样的陆地交通工具也陆续的来了。

        同样这些交通工具依旧摆脱不了前文明的影子,就比如各种改造后的前文明汽车,就算有的用了超科技技术来代替前文明的内燃机,电池作为汽车的动力,但依旧充斥着前文明的影子。

        当然除此以外,紫月时代的特色也很浓烈,就比如各种被驯服的凶兽坐骑...

        大家已经很习惯这一切,不过细想来,好笑的地方在于对于前文明的一些文明细节,紫月时代依旧在继承。

        就像前文明最贵的交通工具一定是飞行类的,不带任何色彩的旁观,乘坐飞行一类的交通工具的人群,各方面条件一定是高于乘坐其它交通工具的人群的...

        所以,这些乘坐者陆地交通工具来的新兵,身份已经没有乘坐飞行类交通工具的新兵那么尊贵了。

        当然,能够做为这一次利益交换下的新兵入营,这些人的身份依旧不低,陆陆续续的来了上百人,让在场等待的天才士兵们再一次确定了星火大队的格局会被狠狠的打破...

        随着时间的过去,风渐渐的不再那么猛烈,雪也渐渐的小了一些,整个训练场经过大半夜堆积了差不多十厘米后的积雪,而这些积雪上充斥着各种印记,车轮印,蹄印....

        差不多都来齐了吧?已经大半夜过去了,再过个把小时天都要亮了,新一天的训练和任务又要开始了...

        即便是体力过人的紫月战士,依旧逃脱不了疲惫,经历了最初的惊奇,新鲜以后,有的天才士兵们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

        不过再不耐烦,做为老兵,特别是李烈还亲自在场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一动不动的站着,连身上的积雪都不敢抖落,只能用体温加上能量化去,但很快又积上了一层...

        倒是那些新入营的新兵,或者还不知道星火大队的规矩,三五成群的,闹哄哄的聚集在一起,乱七八糟的去领着入营需要的编号牌,军服,以及属于他们的营房。

        看着这一切,李烈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他不怕这些新兵不守规矩,即便他们的身份比之前的兵还要高贵,到了他的手里一样会被训练的服服帖帖。

        不过,他还是有些心疼这些老兵的,虽然没有流露出来,可是他再一次反复的确定了一下人数。

        还差最后一个家族的嫡系子弟没有来了,是不是要催促一下?李烈稍许有些犹豫。

        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念头刚起,一辆由前文明的大型越野车改造的车子终于缓缓驶入了营地。

        一进门,车子就停下,负责护卫,也是司机的一个五阶紫月战士跳下车就开始解释突来的风雪,让车子出了点儿问题什么的话。

        显然这个家族的实力应该是这一次的新兵之中垫底的存在,从交通工具就可以看出来,李烈也不会计较这个。

        他很清楚,如果没有钢铁血城特别打造的交通工具去接士兵,要凭自己的实力来这里,就算小型安全城也不一定有合适的交通工具。

        这个家族即便垫底,在墙内也是一流的大家族。

        “这个时代啊...”李烈淡淡的感慨,当权力,财富或者一些别的因素对人的本身限制越大的时代,无疑就是一个越糟糕的时代。

        在前文明,至少世界的大部分人都有了解世界,或许行走在整个世界的权力。

        期待的美好时代,会不会还有?雪花从李烈的眼前飘过,他忽然想到这个不曾淡忘的理想,又想到了这个世界和时代的诅咒与束缚,脸上的神色不由控制的变得阴霾了一丝。

        “闭营。”李烈是一个不会让心情影响到行动的人,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其实非常的感性冲动。就如此刻他的心情如此起伏,但还清楚人到齐了,必须遵守钢铁血城的规则,及时闭营。

        可是在这个时候,李烈随身带着的通讯仪开始震动。

        李烈接起来,还没有说话,便得到了一个命令,还有一位新兵要入营。

        真是奇怪,入营哪些新兵,不是经过了三个多月的谈判早就定下来了吗?按照钢铁血城办事的严谨,绝对不应该有这种突然的变化的...

        是哪路大神那么大的面子?竟然可以让钢铁血城做出临时决定。

        而且竟然是让第一元帅——烈日元帅亲自通知自己。更奇怪的是,对于新兵的身份烈日元帅没告诉自己,就算自己是星火大队的最高指挥官。

        “是谁,你自己去猜吧。至于为什么临时决定,你之后就会明白。”烈日元帅只是给李烈留下了那么一句话。

        烈日元帅并不喜欢兜圈子,既然这样说,说明这新兵的一切都是秘密,自己就算知道什么也必须保密。

        这世间还有这样的天才吗?李烈放下通讯仪,一边下达着命令

        ‘停止闭营’,一边忍不住开始猜测。

        停止闭营?!老兵们原本以为已经解放了,没想到李烈接到一个新的通讯,就改变了命令。

        只要不傻的人都知道应该是还有人要来,姑且不论什么原因让李烈闭营又暂停,总之约定好了今晚,却那么迟才来,是有多大的架子啊?

        可怜这个新兵还没有入营,就莫名的拉了一大波仇恨,惹来了这些老兵的不满。

        到了凌晨,天未亮,但风已经变得柔和了起来,雪也渐渐的停了。

        从一个多小时以前,就再未有新兵入营,这样枯燥的站在寒冷的夜里,莫名的浪费时间,简直是对耐心最大的考验。

        可是没有人敢说什么,就算那些不懂规矩的新兵已经办完所有繁琐的事情,躲进了温暖的营房睡觉去了,可星火大队的第一指挥官李烈将军不也还站在高台上吧?就连军姿都没有半分动摇,像一棵挺拔的青松。

        除了他以外,星火大队好几位指挥官也来了,像平日负责带队进行中型任务的指挥官范佩西,就站在李烈的身旁,那神情不论如何看都感觉有些八卦好奇的样子。

        新兵是谁?大家在怨气冲天之下,终于还是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不过这个时代该来的豪强势力几乎都来了,除了三大家族中最神秘的那个东方家族,难不成是那个家族?

        在这样的猜测中,明晃晃的灯光灭掉了,因为天色已经微亮,用不着开灯了。

        什么样的家伙,竟然让大家都等了一夜。

        李烈的心中也生出了一丝愤怒,而在这时,从远处的入营地门那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谁?”守在地门的卫兵高声的喝呼了一声,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去看看情况。”李烈皱起了眉头,随口吩咐了范佩西一句。

        虽然地门号称是安全通道,可是这样洞开了一夜,也难免会有意外发生,如果真的是这样,管那个新兵是谁,也得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什么是时间观念。

        为了那一点心中的好奇,站了那么久的范佩西也无聊的要死,听到李烈的命令如同得救了一般,立刻兴奋的从高台跃下,在训练场随便点兵两名,就朝着地门那边疾行而去。

        可是还没有走出三百米,又传来了地门那边卫兵的声音:“停下,否则我们就要攻击了。”

        大家忍不住循声而望,凭借着身为紫月战士极佳的目力,倒也看清楚了,在那远的就像在视线尽头的地门之外,出现了一个小黑点一般的身影,在卫兵的喝呼声中停下了脚步。

        是什么人型怪物不长眼的闯到了地门这里?应该很厉害的吧!要知道地门号称最安全,除开它是一条隐秘路线,还因为特殊的地型,重重的防御以及一些钢铁血城的隐秘布置,就算碰巧闯入了,没有一定的实力也休想进来。

        不过没人为此畏惧担忧,星火大队的战斗力且不提,这里还有李烈将军和一众军官在此,这些都是钢铁血城最优秀的军官。

        唯一让人在意的,是这怪物恐怕是智慧型的,否则不会听见喝呼声就停下来,这种智慧型的类人怪物是最让人头疼的。

        总之想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人把这个身影想成是新兵。

        不借助交通工具,五阶以下的紫月战士是没有办法走到钢铁血城的,再则这一次的新兵都是权势子弟,哪有可能徒步而来?

        但出乎意料的是下一刻,这个身影忽然有了动作,隔着距离,士兵们看不清他是什么动作,但是守门的卫兵凭借超视仪,还有身为指挥官的范佩西却看清了来人的动作。

        他举起了一只手,手中应该抓着的是一个照明工具。

        有工具,就意味着不是怪物!

        而接下来,这个照明工具的灯光开始不停的一明一灭,似乎有着某种规律一般。

        看着这明灭不定的灯光,大家的脸色都有一些微变,这分明就是钢铁血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变化的秘密信号,是为了让一些暂时失联又回归的士兵能够入城。

        这段信号正好就是这十五天的通用信号,如果不是熟悉所有信号的自己人,断然不可能准确的打出信号。

        是自己人。

        没人怀疑会是别的智慧种族,就比如地底种族,因为地底种族还做不到不借助义躯长时间的在外行动,它们的极限是在没有义躯的情况,只能裸露的活动五分钟。

        只是奇怪的是,这个失联的士兵会在这种时候,从星火大队的地门回归,显得有些太过巧合。

        既然是自己人,范佩西也就停住了脚步,有一种白兴奋了的感觉。而守在门口的卫兵也解除了防御姿态,再次原地站好。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诸多的猜测(就比如是多厉害的人,竟然可以一个人走过地门之外那条路)之中,这个身影已经渐渐的靠近,并且清晰了起来。

        没有穿着钢铁血城的制服,而是一身最寻常的韧草编织普通服装,外面罩着一件麻衣,看起来就像一个最普通最普通的平民。

        没有钢铁血城的制式武器,只是背上背着一把武器,从武器露出的地方来看,应该是一把不怎么样的剑,因为剑柄处缠着的是一种风干藤条,稍微贵重些的剑,剑柄都不会被这样粗糙的处理。

        身影越走越近,大家能看见来人个头不矮,即便穿着很普通,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高贵之感。

        他是一头长发,但应该是一个老人,因为他的长发是花白的,远远看去就能够看出白发的数量已经超过了黑发。

        他背着一个布包,或许是为了挡住风雪,下半脸还蒙着一张麻布面巾,脚上穿着的是一双草编鞋,这样的鞋走在雪地中,让人看着都觉得冷。

        虽然紫月战士是不在意这些寒凉的。

        真是奇怪的人,看样子根本不像是钢铁血城的战士,也不像什么有身份的人,即便有着不俗的气质,但这种东西很虚,也不能证明什么?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奇怪,他走到门前时,再一次被门口的卫兵拦住了。

        “你需要自证身份。”

        这原本就是规矩,只是在一般的情况下,能够打出正确的入门信号,就不会再被查了。

        来人听闻,也没有答话,而是将手伸入了怀中,卫兵下意识的戒备,总觉得来人身上有一股危险的感觉,即便他并没有外放任何的气势,让人猜不出他是几阶紫月战士。

        范佩西也开始下意识的戒备,事情透着奇怪。

        李烈不动声色,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只有训练场中的士兵,有部分人升起了奇怪的感觉,因为...因为来人的气质,对,就是那股气质让人不得不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消失已久,让人猜测不已,却也没有人能给出答案,说他去了哪里的人——唐龙。

        是唐龙吗?不可能吧,理智是这样说的。就从头发而言,唐龙的黑色长发让女人都羡慕,怎么可能是这样花白凌乱的样子?

        这只是小小的一点,没有什么说服力!但也可见唐龙如同王子一般的形象早就深入人心,不可打破了。

        大家是不可能想象唐龙会是这般模样。

        “展翼申请入营。”在卫兵戒备的姿态中,来人却掏出了一张和之前来的新兵们一样的身份晶卡,举了起来。

        这,这原来就是今天要入营的新兵?!

        所有人,包括李烈在内都没有想到来人还真的是今天最后一个新兵!

        一时间,太多的问题就像爆炸一般的出现在每个人的心头。

        展翼是谁?哪个势力培养的核心天才?为什么完全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更重要的是,他是如何一个人走到钢铁血城,穿过地门那条隐秘之路,躲过了众多的防御工事和包括监测设备在内的隐秘布置来到这里的?

        之前那些交通工具进来,都是经过了报备的啊!

        展翼并不知道他的来到会让人如此吃惊,他只是按照规则,一直举着代表自己身份的晶卡。

        卫兵有些茫然的望向了身后的范佩西,范佩西则有些茫然的望向了李烈。

        李烈使了一个眼色,验证晶卡的光芒就打在了展翼的晶卡上,身份没有任何问题。

        “让他进来。”李烈下了命令。

        卫兵让开,展翼则不疾不徐的走入了训练场,天光已经大亮,虽然是一个阴天,也不妨碍大家在如此近的距离下,看清楚他的衣衫划破了好几处,满是泥污,裸露的皮肤还有着伤口。

        没有剑鞘的剑上还有着血迹。

        他是真的一路走来的?!不可能!

        “路不好走,来晚了。”展翼似乎是一个聪明人,看架势就知道所有人都在等着他,他的话语中带着歉意,声音并不是唐龙。

        他还拉下了那张包着脸的布片,模样端正却也普通,绝不是那个容貌英俊到极致的唐龙。

        很陌生啊。

        “晶卡的身份注册还没有完全完成,你的介绍人。”李烈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他虽然没有任何的表态,但内心的好奇已经完全被这个展翼勾起。

        “我的介绍信。”展翼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兽皮卷。

        李烈一扬手,兽皮卷就从展翼的手中脱手而出,朝着李烈飞了过去。

        展翼好像很累的样子,一把扔下了自己的布包,活动了一下应该被冻僵的四肢,然后竟径直的朝着训练场中列队的老兵队伍走去。

        他要做什么呢?老兵们心中疑惑,难道是来打招呼,熟悉地头的?

        高台上,李烈打开了兽皮卷,只看了一行字,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他,脸色竟控制不住的有了巨大的变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恢复正常,惹得已经回来,站在他身旁的范佩西无比好奇。

        展翼此时已经来到了队伍的前方,站在了李斯特的面前。

        “你,李斯特?”他开口了,声音有着沙哑,神情也很平静,语气不怒不急。

        只是,非常的没有礼貌。

        这个家伙,李斯特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年轻男人,是年轻男人,他的头发虽然花白,但脸是非常年轻的。

        普通,平凡,只是眼睛亮一些。

        不管他是什么实力,在没有证明之前,李斯特都不会在意,何况身为第一人的他有自己的骄傲。

        这样挑衅的问话,不值得他搭理。

        亨克站出来想要说一些什么,可是还容不得亨克开口,一件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