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瘟疫医生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足腔内的管子【求月票,求订阅】

第五百二十四章 足腔内的管子【求月票,求订阅】

        行进中的车辆微微颠簸了下,但顾俊的左手稳稳地握着解剖镊,把这块5cm乘5cm的黑色骨瓣提起。

        他的精神正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也是一种以前未曾尝试过的新状态,他感觉手中的卡洛普解剖刀活了过来。

        也许这个地球世界没有谁要比他更熟悉这种异界器械了。

        它是法器,这一方面他早有感受和使用;但它是解剖刀这一方面,他掌握了一些,却仍是一直徘徊在一扇大门外,甚至是刚刚开始解剖黑山羊幼崽的那会儿,也还在门外。

        然后,调查能力“解剖学”升到了第二级。

        那带来了许多变化,顾俊感到自己的精神质地不同了,再面对着解剖标本时的感觉,也不同了。

        他终于突破那一扇大门,到了难以言喻的另一个境域,当这把解剖刀重新上手,他似乎能找着一个开关按钮,能更好地使用它解剖异类生物。即使有着未知物质、异常力量,卡洛普解剖刀也可以剖破开来。

        在挥刀刺入羊腿趾骨的那一瞬间,不只是刀在爆发,他的精神力也在爆发。

        但除了精神力有所消耗,没有被什么黑暗侵蚀,所以这应该是另一种技术,卡洛普技术。

        顾俊又想过那个解剖任务的奖励中有一项奖励是“1个医疗技术”,不知道是不是就属于这种类型。

        也不知道,夕阳之城基金会的成员们之中,有没有异文人……

        大门打开了,解剖刀是这样,解剖镊也是这样。

        顾俊使着这一把小镊子,感觉自己镊着的是一团黑暗。

        这小小的一块正方形骨瓣,不知道有着何样的密度,非常硬也非常重,虽然被切割开了,底下还与趾骨内的未知软组织粘连着,如果是用普通的镊子根本就镊不起来。

        这也正是此时王若香等人的疑惑,趾骨底下是空心的吗?像是颅骨那样?

        如果一整块都是实心的骨头,只是那样在骨面上切割出几道裂缝,是不可能分离骨瓣的。

        哧叽,解剖镊夹着那一小块正方形骨瓣提起,与底下渐渐分开了一小道缝隙,并拉扯起了一层似是黏膜的黑色膜体。这让紧盯着的众人变了目光,还真的是空心的,骨头底下有着软组织。

        对于足部这种区域,这无疑是一种新的结构。

        “哇,好臭……”祖各吉利顿时双爪掩住鼻子,其它祖各也被熏得七荤八素。

        骨瓣揭开后,车厢内的气味已经不能再用臭来形容了,相比之下,刚才的气味都算得上是香了。

        通感可以让吴时雨每天都山珍海味,通感也会让她想不要鼻子的时候却长了满脸的鼻子,两只手不够用,撞墙吧。

        “足腔。”顾俊轻声,就这么给这个位置命了名,“硬足膜。”

        这显然是参照颅腔、硬脑膜起的名称,解剖专家们觉得自己理应没什么意见,却总感觉好像有点怪怪的。

        顾俊忽然起这么正经的名称,真的有点怪……

        别人不知道的是,顾俊眼前正有点幻象在闪现,仿佛看着的就是颅脑,难道黑山羊幼崽的脑部并不长在那个肉球里,而是长在羊蹄里?他挥动右手的解剖刀,切破了骨瓣与硬足膜之间的粘连。

        他看看镊子夹离的骨瓣,底下黑液模糊,没什么肉眼可见的发现,就把它先放到一边,再把硬足膜完整切开。

        他眼前的幻乱感越来越重,但也注意到脑海中一些情况,任务的解剖完成度从0.01%猛然一下跃升到0.51%,解剖学也一下涨了500经验,足腔肯定是黑山羊幼崽的重要部位。

        硬足膜一被刀锋破开,在周围围看的王若香、蛋叔等人,都见到里面的诡异。

        一条条肠状的东西就在膜下,好似触手,又像是一条条的泥鳅,在里面钻动,泛着怪光。因为这个骨瓣开口不大,窥不见全貌,也不知道那些管子是什么,是血管、神经还是肠道,是足腔内独立封闭的器官还是连通着足部其它区域,甚至是连通着小腿部、膝部、大腿部。

        “解剖剪!”顾俊说道,不管那是什么,那或许就是“骨头里的再生器官”。

        将其剪掉,将其破坏,或许就能把羊腿的液化停下来。

        蛋叔上来做了这助手工作,把顾俊的器械包里的卡洛普解剖剪拿出,蛋叔拿着是毫无感应的。

        顾俊拿过却是不同,握稳了随即去剪足腔内的那些管子,咔嚓,咔嚓……

        管子不硬,也不算特别的韧,一被剪断,两端就往两个方向迅速收缩而去。

        他手上的感觉像剪断的是婴儿的脐带,他隐约听到了婴儿的哭叫声。

        他知道之前在山林时,邓惜玫有过些感应,只有对莎布-尼古拉丝进行崇拜的地区,黑山羊幼崽才会出现。

        这只黑山羊幼崽出现的时间,与全球第一位异常婴儿出生的时间,可能是一致的。

        咔嚓!顾俊用力剪断又一条管子时,头脑被幻象感袭得剧痛,闪过极其怪异的一幕。

        不知道在什么时空,一条条分不清楚是触手还是脐带的东西把一个个婴儿与巨大的黑色肉球相连接,墨绿的液体经由这些管道流进婴儿的体内,在婴儿们的血管中循环,心脏中汹涌……

        那不是婴儿与亲生母亲之间的脐带,是婴儿与另一位“母亲”的连接,森之黑山羊!

        受到供养,受到污染,受到变异。

        “黑山羊幼崽和异常婴儿……”顾俊不由沙哑道,早有的一个猜测变得真实,“越多异常婴儿,黑山羊幼崽越壮大……黑山羊幼崽越壮大,就有越多的异常婴儿……万千子孙,滋长力量……”

        这时候,萧惠文等一些解剖专家突然不由小声惊呼起来,王若香更是看得真切。

        足腔内翻涌出了一股墨绿液体,把那些断了和未断的管子都浸满,把被剪破的硬足膜和趾骨破口也都漫住,一些如丝线那么细的丝管从这些器官的破损处迅速长出,似乎要重新恢复原貌。

        顾俊骤起一身冷汗,一个猜想匆急而来。

        这个再生器官,如果不能在一个时限内迅速地将其彻底破坏掉,它就会不断地自我修复,实现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