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晋在线阅读 - 第35章 图那姑娘什么

第35章 图那姑娘什么

        胤禛不开玩笑,说道:“我是真心的,说了你别生气,起初我并不认为,你会如此用心照顾别人的孩子,那也是人之常情,可现在把你累成这样。”

        毓溪说:“是你的孩子呀,你在皇额娘身边长大,怎么还会这么想?”

        胤禛将茶碗递给妻子,劝她先喝几口,毓溪解渴后,便起身到镜前整理衣衫。

        胤禛跟过来,为她捧着拆下的簪子,毓溪双手绾发,说道:“我也对你说实话,那会儿看着她们一天天肚子大起来,我心里不断地问自己,真能视若己出吗。不瞒你说,宋格格的孩子没了,我除了可惜,并没有多少难过,再就是她们之间的纠葛令我心烦意乱,对于孩子……”

        胤禛笨拙地替毓溪插簪子,自以为摆弄好了,可手一松,青丝全散开了。

        毓溪笑道:“我自己来。”

        胤禛便看着镜中的妻子说:“皇额娘之所以执意要抱养一个孩子,并不是她对我们所期待的那样,从一开始就打算要个孩子图什么,她是真喜欢孩子,她想做母亲。”

        “这话我信。”

        “皇额娘还养过大阿哥,但大阿哥那会儿已经认人会说话,没日没夜地哭,怎么也亲近不起来,就送走了。环春告诉我,额娘生我时,皇额娘送去一只布老虎,还是她自己缝的,可她仅仅因为额娘要生我而想做点好事,若非皇阿玛的旨意,她没想过要从额娘手里带走我。”

        毓溪已经利落地盘好了长发,簪子稳稳地将青丝绾在脑后,她再戴上两朵鬓边的宫花,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胤禛说:“可你我不同,我们才多大,是宗亲大臣们逼着,才有了西苑有了孩子,自然她们辛苦,我心怀感激,可孩子……”

        毓溪拦住他,不想再听了:“胤禛,我从没想过,要将别人的孩子视若己出,可我毕竟不是铁石心肠,养了孩子才知道,这感情能生出来,也能养出来,这是真话。外人都说,是怕被指责嫡母不慈,我才这般用心照顾孩子,还真不是。我只是出于本心,见不得她哭,怕她难受,你是男人,几天也不碰一下孩子,你不会懂。”

        胤禛委屈地说:“忙时没法子,回家来想抱一抱,她一哭你们就不让碰,嫌我笨,回过头还说我的不是。”

        小两口说着话,已经离了卧房,携手往膳厅来,毓溪也饿了。

        不过胤禛的控诉,确有其事,不论毓溪,还是青莲和乳母们,都看不惯四阿哥手笨,抱个孩子跟捧个上百斤重的铁坨子似的僵硬为难,叫人看着心烦。

        他们在膳厅落座,饭菜迅速就摆放整齐,今日有乌拉那拉府上送来的江南螃蟹,胤禛见了就说懒得吃,毓溪命人将蟹剪等器具摆在自己身边,她来拆。

        “那边我也送了些,她们就是吃这些长大的,解解思乡情也好。”毓溪说着,已净了手,拣最肥最大的,要拆给胤禛吃。

        可边上没吃午饭的人,已大口吃起来,很是着急,毓溪便问:“怎么忙得不吃饭?”

        胤禛咽下饭菜,说:“没饭吃还算好的,今日小和子的命险些交代了。”

        这下青莲也紧张起来,只当那小崽子闯祸,谁知听完后,气愤地说:“大阿哥才没规矩,惠妃娘娘都不会插手其他宫阁的事,大阿哥倒是插手起弟弟府里的事了。”

        毓溪将蟹醋浇在蟹黄上,满满一盖子喂给胤禛吃,他刚要嫌麻烦,就被这南方深秋的天然美味所征服,眼巴巴看着毓溪,等她再拆一只。

        此时婢女都已退下,毓溪要青莲也坐,青莲便帮着四福晋拆蟹腿肉,继续说宫里的事。

        青莲就是真正经历了佟皇后没能将大阿哥“养熟”的人,比小主子们知道的还多,此刻感慨道:“因此四阿哥要娘娘,只有娘娘抱着才不哭,哪怕累得皇后娘娘饭也吃不下,她都打心眼儿里高兴,她终于做上额娘了。”

        对于嫡母的感恩,是一生的,可胤禛心里会想,当年他在承乾宫无休止地哭闹时,永和宫里的额娘,也把眼泪都流干了吧。

        可这话说出来,又该如何面对李氏,帝王家最无情,他也逃不过,还是不提的好。

        主仆三人说着话,拆了好几只螃蟹,胤禛吃得心满意足,而毓溪体弱,不敢多吃,只稍稍尝了两口,青莲过去跟着皇后,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并不稀罕。

        饭快吃完时,念佟醒了,青莲就先过去,两口子单独在一起后,毓溪才说:“额娘告诉我,七阿哥福晋和八阿哥福晋都有人了,你猜八阿哥福晋是谁?”

        胤禛懒懒地嗔道:”八旗秀女何其多,叫我怎么猜。“

        毓溪说:“就是那日我遇见的,安老王爷的外孙女,郭络罗氏。”

        胤禛哦了一声,脑袋里也算起这位的出身。

        毓溪先问道:“她的父亲犯了事的,那算不算罪臣之女?”

        胤禛想了想,说:“这么算也没错,可她那会儿都没出生,生下来就直接去了安王府,既然选秀都是算在安王府的名头里,还能做皇阿哥福晋,至少皇阿玛不在乎,宗亲也不反对。”

        毓溪点了点头,想起八阿哥的生母觉禅贵人,笑道:“八阿哥心里会怎么想呢,怎么就那么巧。”

        “什么巧?”

        “觉禅贵人原是罪籍入宫为奴,因针线极佳入了绣房,后经惠妃娘娘举荐成了后宫,而将来的八福晋,家里又是吃了官司的。”

        胤禛也愣了:“你不说我都忘了,也许……皇阿玛真的不在乎。”

        毓溪说:“额娘关照,下旨之前不得对外人提起,只许告诉你,你也等一等再与旁人提起。”

        胤禛答应下,但这事儿,还真叫他在意。

        毓溪则道:“安郡王府,可不是从前的安亲王府了,老王爷故世后,这家就剩点先辈的体面。这外孙女,女婿还是判了斩监候的,皇阿玛图那姑娘什么?”

        此刻,紫禁城里,御膳房也将各位主子的晚膳传到东西六宫,惠妃娘娘今晚多得了两盘菜,是皇帝额外叮嘱的。

        惠妃询问缘故,膳房的人也说不清楚,她担心是中午那会儿,儿子在乾清宫外和四阿哥过不去,皇帝故意来提醒她,一时心烦意乱。

        此时宫女传话:“娘娘,八阿哥来请安了。”

        惠妃眼底一亮,吩咐道:“让八阿哥进来,你们再备一副碗筷。”

        wap.

        /91/91784/20212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