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晋在线阅读 - 第18章 我愿取而代之

第18章 我愿取而代之

        这一日傍晚,当胤禛从宫里赶回家中,刚好遇见送人从安郡王府归来的空车,等不及问他们从何处来的,就先进门看望妻子。

        毓溪早已洗漱更衣,在暖炕上逗念佟,隔着门就听见孩子的笑声,胤禛不禁暗暗松了口气。

        青莲来侍奉四阿哥更衣,于是提起门前归来的空车,得知路遇安郡王府的人,胤禛说:“老王妃近来到处走动,打着宫里的主意呢。”

        毓溪抱着念佟绕过屏风,问道:“打什么主意?”

        胤禛道:“府里有了适龄参选的姑娘,指望能有个好前程。”

        毓溪想起半路遇见那眼眸蒙尘的郭络罗氏,虽然小小年纪毫无生气,但模样儿很是标志。

        想来她的外祖母既是岳乐宠爱的侧福晋,必定上乘姿色,郭络罗氏若像她,也难怪老王妃更厌恶这个孩子。

        “今日满京城都是各府的车马轿子窜来窜去。“胤禛洗了手,将掌心搓了搓,才伸手抱女儿,说道,”七阿哥、八阿哥要成亲的旨意一道京城,他们就忙开了。“

        毓溪笑道:“这是皇上和太后说了算的事,他们再使劲儿,也动摇不了皇上和太后的决定,忙的什么呢?”

        胤禛亲了亲女儿,随妻子一道进内室,青莲带人奉上茶水后,就都退下了。

        毓溪盘膝而坐,为丈夫侍弄茶水,抬眸就见胤禛盯着自己看,嗔道:“看什么,半日不见,不认得了?”

        “额娘训斥你了?”

        “没有的事。”

        “怎么就罚站一个时辰?”

        “也没有,两个妹妹撒撒娇,额娘就说看在我的面子上,不罚了。”

        胤禛还是心疼:“那也站了好久,我在皇阿玛跟前说话就有小半个时辰了。”

        毓溪笑道:“额娘说你在院子里傻站着,旁人不知你脾性的,一定以为你是为了我而要挟额娘,但额娘明白你的心思,你是不敢阻挠额娘做规矩,更愧疚没把我带好。”

        胤禛干咳一声,挽尊道:“那不是额娘在抄经书嘛。”

        毓溪笑悠悠地望着丈夫,胤禛被她盯得不好意思,转而哄怀里的闺女说:“将来可不能学姑姑们淘气,你是大姐姐,要带好弟弟妹……”

        屋子里忽然就静了,胤禛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可这样的话换做别家,再平常不过,但是他们家的弟弟妹妹,要从何而来。

        “怎么不说了?”

        “毓溪,她好像要睡了。”

        胤禛有些局促,就拿孩子来掩饰,抱着手忙脚乱,而阿玛一乱,念佟最先感知,还只会哭的奶娃娃,立刻就扯开嗓子表达自己的不满。

        毓溪唤乳母来接孩子,胤禛怀里一空,心里反而更不踏实,转身拿起茶杯就喝,生生被烫了一大口,不得已吐了出来。

        “哎呀,你别着急。”

        “没事、没事……”

        毓溪绕过来,拿帕子擦拭胤禛身上的茶水,再查看他面上嘴上是否受伤,她捧着胤禛的脸颊,胤禛也捉了她的手。

        屋子里再次静下来,夫妻对视片刻后,毓溪轻轻坐进了胤禛的怀里。

        “我可是盼着弟弟妹妹,盼着念佟做大姐姐的。”

        “毓溪……”

        “我知道,你不怕没人为你开枝散叶,你担心的只有我。”毓溪说,“咱们要把这话说开,往后才能好好过日子,倘若我一辈子不生养,你一辈子在我跟前说话要小心翼翼吗?”

        “我没想到那么多,就是心疼你。”

        “你心疼,才说明我无能不是吗?”毓溪抬起头,与胤禛对视,“我眼下是好的,兴许过两年,撑不住人言可畏,又在这事情上转不出来,到那时候你再心疼我。可最好也别总心疼,你得帮我走出来,不能跟我一起疯。”

        “毓溪,没那么严重。”

        “是,宗亲里嫡福晋不生养的多得是,太后娘娘也不曾为先帝诞育子嗣不是吗,往大了说,只要你将来有儿有女,对外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但关起门来,我撑不住的时候,还望你能多几分耐心,不要嫌弃我。”

        “你连这样想,都是对我的不公平。”胤禛身上,还有几分少年的冲动,至少对着心爱的人,他不愿掩饰内心的情绪,严肃正经起来,道,“既然要把话说开,咱们就明明白白地说。”

        毓溪不免慌了:“你别生气。”

        胤禛道:“我不生气,但有些话,我也藏在心里很久,不如都在今日说了。”

        毓溪示意他小点声,更起身到门前看了眼,确认隔墙无耳后,才又回到丈夫身边。

        “皇额娘生前对你我说过什么话,不必赘述,我一个字也不会忘。”胤禛坚定而严肃地说,“但那不是你我必须要走的路,那只是皇额娘的愿望,是她与生俱来的傲气,让她如此看待我的前程。”

        “可是……”

        “我是皇阿玛的儿子,皇阿玛所愿,是国泰民安、四方来朝,这亦是我所愿,倘若将来能有明君临朝,我何苦去争去抢。”

        毓溪安静地听着,而丈夫眼中的目光,也变得更坚定更强大。

        “反之,他日若不得见明君。”胤禛的心,扑通扑通地撞着胸膛,“我愿取而代之。”

        毓溪定住了,胤禛也静了下来,直到窗外不知什么鸟雀扇动翅膀冲上云霄,那一阵动静,才叫小两口回过神。

        毓溪一下抱住了胤禛,胤禛也将她抱满怀,两颗年轻的心,隔着胸膛紧紧相贴。

        “好,我知道了。”

        “今日在清溪书屋外见到大阿哥,他看我的眼神,与我说话的语气,都与从前不同了,大抵是见我独自出现在清溪书屋,也是让他忌惮的事。”

        “七阿哥、八阿哥就要成亲了,我曾听阿玛说,皇上来年还要西征噶尔丹,皇阿玛的左膀右臂,再也不是大阿哥一人,他不痛快了。”

        胤禛说:“换做我,不会不高兴,有更多的兄弟一起为皇阿玛打江山守天下,我求之不得。”

        毓溪轻声道:“你要想,难道皇额娘的愿望,不是惠妃所想,且大阿哥性情耿直,惠妃娘娘怎么教,他就怎么想,远不如你。”

        胤禛长长一叹:“皇家子弟的宿命,吾辈也逃不过,你放心,我看得开。”

        wap.

        /91/91784/20212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