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晋在线阅读 - 第17章 郭络罗氏

第17章 郭络罗氏

        “珍惜……眼前人。”毓溪默默地念了这五个字,想起宋格格失女后,额娘也对她说了相类似的话。

        青莲十几岁就在宫里当差,早已在可以做福晋母亲的年纪,看到的知道的,不比德妃娘娘少,她不敢自以为了不起,但好些事能与娘娘有相同的见解,既然福晋信任她,必然知无不言。

        此刻又道:“从您知晓自己要成为皇家儿媳妇起,就在学着如何成为四福晋,可奴婢想说,这事儿学不来。天底下只有一位赫舍里皇后,同样的,佟皇后、德妃娘娘她们,宜妃、荣妃、惠妃等等,任何一位娘娘,都是独一无二的。”

        毓溪略思量,似乎明白了:“你想说,只管学长辈们的沉稳大气和高贵,但如何做好四福晋,到头来是我自己说了算。”

        青莲连连点头:“福晋最是通透的人,娘娘们的相处之道,您若借鉴来应对府里的侧福晋和侍妾,奴婢觉着并不合适,将来您总有自己的路要走。”

        毓溪玩笑道:“还是叫你看出来,我多少有些想抄近路的。”

        主仆俩说的正默契,马车忽然停下了,想必是路上遇见什么贵人,在京中并不稀奇,下人很快会来通报。

        待毓溪坐端正,青莲才掀起帘子问底下:“什么事?”

        车外伺候的只说:“前头有车驾挡道,他们正去查看。”

        说着话,已有机灵的小厮跑回来,向青莲打千后禀告:“姑姑,是安郡王府上的马车。”

        青莲问:“车里是谁?”

        小厮应道:“说是位小姐,不是老王妃,也不是郡王妃。”

        青莲张望了一眼:“看这排场也不像府里的主子们出行,你们再去打听清楚,若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过去吧。”

        说罢,她回身向毓溪复命,毓溪方才已听得几句,知道是安郡王府。

        然而没过多久,下人又来禀告,道是那位小姐,要来向四阿哥福晋请安。

        青莲问:“到底是王府哪一房的小姐?”

        毓溪知道,老王爷岳乐在世时共诞育儿女四十余人,虽幼年夭折的多,但活下来的也不少,子子孙孙一大家子人,青莲总要为她弄明白,来请安的人是谁。

        青莲说:“奴婢先去瞧瞧,您再看要不要下车。”

        毓溪却道:“我还是下去吧,不论哪一房的,我到底还年轻,四阿哥尚未封爵,我不该拿大。”

        如此,青莲先下车,再与底下的丫鬟一同伺候四福晋下马车,果然见那头一个上了年纪的嬷嬷,带着一位年少的小姐过来,瞧着服色并不华丽,姑娘倒有几分气质在身上。

        “奴才郭络罗氏,向四福晋请安。”女孩子到了跟前,礼仪周正地问安,跟着她的嬷嬷,也一并向四福晋行礼。

        毓溪朝她们身后看了眼,说是郡王府的马车,实在寒酸了些,虽然安王府如今远不如从前,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至于此。

        “小姐的额娘,是老王爷的七格格,额驸家中姓郭络罗氏。”那嬷嬷恭敬地介绍着自家姑娘,只是越往后,说话的底气越不足。

        提起郭络罗氏,毓溪和青莲就明白了,这姑娘的阿玛额娘早已不在人世。

        康熙二十年,安王府七格格的额驸郭络罗明尚,因诈赌之罪判了斩监候,那时候七格格正怀着身孕,后来明尚死在了大狱里,七格格产后抑郁寡欢,最终留下襁褓里的女儿撒手而去。

        那可怜的孩子,就是此刻眼前的小姐,被外祖家接回去抚养,转眼十几年了。

        毓溪看了眼青莲,青莲会意,便往自家马车后走去,毓溪则和气地说:“妹妹不必客气,眼看要起风了,等王府再送马车来,怕是要冻坏了你,坐我家的马车回去吧。”

        此时青莲已经折回来,轻声道:“主子,奴婢打点好了。”

        且说毓溪出门,虽不敢有多隆重的排场,可走远路怕路上马车有什么故障,她和青莲坐一辆车,后头另跟着一辆空车,这不仅仅是四阿哥府讲究,其他皇子宗亲府里,正经主子出行,都会有所预备。

        眼前这位,并非郡王府正头主子,没有那样的待遇本不奇怪,但好歹是老王爷的外孙女,居然坐一辆如此破旧的马车,这姑娘在外祖家什么待遇,可想而知。

        “奴才多谢四福晋。”郭络罗氏再行礼道谢。

        “恕我年轻,宗亲里亲戚们尚不能都认识,今日也算初见。”毓溪和气地说,“过些日子,我该到王府向长辈们问安才好。”

        郭络罗氏忙道:“家中外祖母和舅母都安好,实在不敢叨扰四福晋拨冗来府里,改日奴才再到四阿哥府谢恩。“

        毓溪不禁多看了一眼这姑娘,与五公主差不多年纪,但骄傲明媚的公主,不论在何处都满身光芒,让人不得不注意到她。

        可眼前这女孩子,几分端庄气质外,再无其他,那眼眸上更仿佛笼罩着一层阴霾。

        看得出来,她在安王府过得不好,可叹的是,这甚至都不值得毓溪唏嘘。

        要知道这京城里,数不清的皇亲国戚,岂能家家户户都显贵鼎盛,安王府鼎盛时,岳乐的儿子们都能比皇子更早封郡王,但此一时彼一时,皇上判那明尚斩监候时,就已不再顾及什么岳乐的女婿。

        于是家道中落的宅门里,再养一个因犯事而家破人亡的孤儿,谁能把她当回事。

        后头的马车缓缓过来,毓溪便主动道别,先回马车上去,青莲留在底下叮嘱了几句,不久后也跟着进来,很快她们又动身了。

        “听说是去了一趟祖父家里,正要回王府。”片刻功夫,青莲已打听清楚,马车走远后,便向主子说道,“安王府里若是旁人,奴婢也不熟悉,倒是这位姑娘,因那额驸犯事闹出不小动静,奴婢才知道的。”

        “老王妃赫舍里氏,是太子的姑祖母?”

        “正是,是索尼大人的女儿,也是仁孝皇后的亲姑姑。”

        毓溪道:“下回再见了,请额娘引荐,总该问候一声。”

        青莲则还有家长里短的没说完,接着道:“那七格格的生母,是老王爷的侧福晋,生前十分得宠,与如今的老王妃年轻时很不对付,您说说,她的外孙女,自然是不被老王妃待见的。”

        毓溪轻轻一叹,想到自己出身望族、高嫁皇子,更难得娘家和睦、婆家慈爱,还有胤禛对她的情深意重,人世间的福气岂能都叫她占了去,强求不得的事,是该放下执念了。

        wap.

        /91/91784/20212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