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灾厄收容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二章 艾斯瓦卡兹

第六百三十二章 艾斯瓦卡兹

        温文拔出手枪群狼,对着一只由矿鬼转化而来的植物怪连开数枪,肚子、心脏、大脑……所有疑似弱点的地方全都开了一枪,他要测试一下这生物的弱点。

        身体被打出了数个孔洞,但这植物怪依旧活蹦乱跳,看来它即便身体的一部分受损,依旧不影响行动。

        “这个不行的话,普通人类武器对这种生物的效果就很有限了……那么火焰呢。”

        温文将群狼中的子弹全都卸下来,手掌变得通红,一枚一枚的由火焰构成的子弹依次出现在了弹夹之中,然后温文开了枪。

        这次射出的不是子弹,而是一颗颗子弹形状的浓缩火焰,子弹进入植物怪躯体之后,就从伤口处喷涌出跗骨的烈焰,将它们的身体整个包裹住,剧烈的燃烧起来,它们在哀嚎之中停止了活动。

        “看来火焰依旧是它们的弱点,用火焰喷射器就可以轻松将它们杀死。”

        将能量塑形,是黑体的能力之一,黑体的力量虽然只有灾难下序,但对能量的操控极为灵活,温文能想到的攻击方式,都可以通过黑体之力来完成,将火焰变成子弹只是小菜一碟。

        火光亮起之后,所有的矿鬼都忍不住捂住眼睛,久居地下的它们,无法适应这种程度的光亮。

        而温文就趁着它们捂住眼睛的功夫,身形一闪就进入了那似乎潜藏着什么的黑暗洞穴,那些矿鬼就是在这里被转化成植物怪的。

        走过二十多米的狭窄通道之后,温文眼前就开阔起来,这里竟然别有洞天。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高十几米,长宽各有几十米的巨大空间,地面上滑腻腻不知是植物的汁液还是洞顶流淌下来的水,岩壁上长着一些绿色的小蘑菇,这些小蘑菇散发着微弱的磷光,让这洞穴不至于太过黑暗。

        在洞穴的尽头有着一株巨大而妖异的植物,这植物粗大的根茎遍布整个地下洞穴,深深的扎入地下汲取营养,还有几根相对灵活的藤蔓,藤蔓上生长着许多二十多厘米长的尖刺,尖刺顶端带有可以注入某些液体的小孔,之前转化植物怪的就是这藤蔓的尖刺。

        而在那庞大的植物底座下面,生长着一株只有腰际以上部分的,四只手臂的紫色筋肉蘑菇人!

        一进入洞穴之中,温文就受到了袭击,一根长满尖刺的植物根茎对着他当头砸了下来,温文轻轻错开步子,闪过这一次的抽打。

        可还未等温文站稳,就有一个拳面比温文都大的拳头,朝温文打了过来,这是那筋肉蘑菇人的拳头,它的拳头竟然可以伸长!

        可即便如此,对温文来说还是不够看,温文像是一道邪魅的影子,无论那些攻击如何密集,他都能找到缝隙轻松脱离。

        “攻击的频率很快,即便是速度型的下序超能者都很难躲避,但攻击的力道不行,甚至没有对岩壁造成伤害,就是因为这原因,它才没有亲自出手对付那些矿鬼,因为它的体积太大无法从这里出去。”

        “虽然力道不足,但枝干上的密集毒刺弥补了这一个缺点,如果被它击中的话会很麻烦……”

        简单地交手一会儿,温文就已经搞清楚这东西的实力,这个洞**一般的下序超能者完全不是它的对手,离开洞穴在远程超能者面前,这东西就是个靶子。

        温文要解决它其实很简单,可他有些想不通丰博士在这里布置一个怪物目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只是故布疑阵,吸引寻找他的超能者的注意力,完全没必要用灾难级的植物,况且丰博士应该并不知道温文四人在追杀他。

        毕竟即便是对丰博士来说,改造出这样一个具有灾难级实力的怪物,也不是随手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它要是可以轻松做到,就没必要去找阎修四人来做一些劳什子的实验了。

        所以这里应该也是他实验的一部分,那么他要通过这实验来达成什么样的目的呢,那些尖刺是否只能感染矿鬼,对人类有没有作用呢?

        温文本能的感觉到这里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

        ……

        “最近你玩的东西有些太过火了,就连我都觉得有些可怕。”铜岭市一处普通居民房内,一个披着灰色斗篷的高大男人不着调的说。

        他嘴里说着可怕,嘴角却带着笑容,他就是丰碑和丰饶的老师,艾斯瓦卡兹!

        带着绿帽子的丰博士,蹲在一盆含羞草面前轻轻的逗弄着,那只会进行简单应激反应的植物,此刻在他手中,就像是一个真的含羞少女一般。

        “我做的这一切,不都是老师你想要看到的吗,我想要构造一个只有植物存在的世界,而老师您……我至今不知道老师您的真正目的是究竟是什么。”

        艾斯笑着摇摇头,走到墙角一个被植物捆缚起来的女人面前说,关切的看着她。

        那女人满脸惊恐,泪水大滴大滴的流下,因为上次艾斯过来的时候,他的丈夫消失了!

        “我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和我一直对你说的那样,只想要一个无拘无束的狩猎场罢了。”

        艾斯对那女人伸出手,手掌像是插入水中一样,进入了那女人的身体,紧接着女人的整个躯体都被艾斯的手臂吸了进去,地面上只剩下了一套衣服。

        这女人就这样被艾斯‘吃掉’了,没有一点点血腥,却比生吞活剥更令人遍体生寒。

        “被你这么一搞,我也有些饿了。”

        丰博士摘下帽子,直接把那含羞草连根拔起,无视它的挣扎和上面的尖刺,胡乱塞入嘴中一边咀嚼一边说:“这套说辞你对我说了好多遍了,但是……我不信。”

        艾斯没有尝试反驳,而是对丰博士说:“信不信随你,你是把这次的试验场定在铜岭市了吧。”

        丰博士不再追问艾斯的目的,而是兴奋的说:“没错,如果这次成功,我所期待的浪潮,将会以这座城市为起点,向整个世界扩散出去!”

        “我期待你的成果。”

        艾斯打了一个饱嗝,吐出了一枚已经被腐蚀到变形的戒指,这是刚才那女人的婚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