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夺舍了魔皇在线阅读 - 105.都给本座烧水去!(求推荐票求收藏!)

105.都给本座烧水去!(求推荐票求收藏!)

        陈洛阳语气中听不出喜怒,但面前魔教众人,心中都隐隐生出寒意。

        他们又都齐齐向陈洛阳一礼。

        “属下有罪,还请教主息怒。”

        陈洛阳视线扫过众人。

        很尴尬,一张张脸,他就没几个认识的…………

        对他来说,这些魔教高手,几乎每个都是初相逢。

        而且人太多了,想要短时间内把这些人认清楚就是个辛苦差事。

        不过,不认识人,不妨碍他发现,现场人数似乎少了点。

        按照先前青龙三、萧云天、苏伟等人的说法,眼下总坛古神峰这里,应该有元老阁大长老、四长老、六长老、七长老,以及白虎殿首座和朱雀第一宿至少六名魔教高层强者。

        眼下来恭候迎接自己这个教主的人是不少,但看众人站位,领头者只有四个。

        “人呢?”陈洛阳淡淡问道。

        人群里,为首的四人当中,一个青年恭声答道:“禀教主,大长老正在稳固祝融焚天阵,镇压山下地火,暂时走不开,朱雀一正率人负责隧道的事情,稍后马上赶来觐见教主。”

        陈洛阳看了这个青年一眼。

        留守总坛的六名魔教大员中,元老阁里一、四、六、七四位长老,都是魔教耆宿,年事已高。

        较为年轻的人只有两个。

        其一是教主一手提拔起来的白虎殿首座,少壮派领军人物之一。

        其二则是元老派那边从小吸收培养的亲信高手,朱雀七宿中排第一的朱雀之首,朱雀殿内仅次于首座的第二人。

        按对方话里意思,朱雀一眼下不在场。

        那这个说话的青年,身份便没有悬念了。

        魔教内四殿当中,执掌刑罚纠察审讯监禁的白虎殿首座,“黑鹫”聂广源。

        四殿当中,青龙殿主要对外征战杀伐,在神州浩土上最是臭名昭著。

        而白虎虽有凶煞之名,白虎殿在神州浩土上名声却相对较小。

        可在魔教内部,中底层弟子教众提及白虎殿,大都闻风色变。

        白虎殿在魔教内部,又相当于刑殿,专司刑罚纠察。

        首座聂广源手段狠辣,行事冷酷,是深得教主信重的得力鹰犬。

        白虎殿还跟玄武殿一起分担了部分总坛内卫工作。

        青龙殿收集情报主要对外。

        而白虎殿,则在暗中监视探查魔教内部的情报讯息。

        教主制衡和打压元老派,聂广源是他手里头号尖刀,战功赫赫。

        陈洛阳之前浏览黑壶提供的教主个人资料里,生平经历上显示,聂广源是他较早提拔的得力干将之一。

        虽然描述很简练,但陈洛阳大致可以想到,有这么一号人坐镇白虎殿,肯定会大肆寻找元老派的错处,方便教主打压拿捏对方。

        陈洛阳眼角余光扫到七长老上官松。

        上官松此刻安静站在旁边。

        他此前祝融护法的职司被撸下来,明升暗降,从实权护法变成空头长老,说不定背后就有白虎殿出力。

        想到这里,陈洛阳就马上想起另一个人。

        在自己那份生平简历中有提到一人。

        如今的元老阁四长老柴翰。

        同时也就是前任白虎殿首座。

        聂广源正是顶了他的位置。

        此人如今也在陈洛阳面前。

        陈洛阳暗中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跟七长老上官松站在一起的两个老者中,其中一个满头赤发,视线扫过聂广源的时候,目光中隐含不屑与憎恶。

        看他模样,陈洛阳便心中大致有数,知道这个赤发老者,多半就是四长老柴翰。

        而其身旁一个身材瘦小的黑衣老者,则可能是剩下的六长老周攀澄。

        “事情查明原因了吗?”陈洛阳目光威严扫视众人,明知故问。

        聂广源轻声答道:“请教主恕罪,属下等人无能,目前尚不知地火突然前所未有猛烈爆发的原因,只能一边查探,一边先尽可能料理残局,尤其是设法防止地火熔岩再次爆发。”

        陈洛阳突然想到什么。

        大长老稳固祝融焚天阵宣泄化解地火阳炎的恐怖爆发,这无可厚非。

        但朱雀第一宿……在挖隧道?

        这是什么鬼操作?

        是魔教针对地火熔岩突然爆发,准备的应急办法吗?

        陈洛阳隐约想起什么,生出不好的预感。

        他心中不确定,又不好直接询问。

        大脑转了几圈后,陈洛阳看似随意的问道:“朱雀一那边,进行到哪一步了?”

        聂广源答道:“前辈先人们早已将隧道备下,朱雀一不需多费劲就能将原先闭塞的地方挖通。

        龙河水量足够大,磅礴似海,届时引河水倒灌,相信能帮忙压制地火……”

        这位白虎殿首座完全没怀疑自家教主的真实意图,当即详细介绍情况。

        陈洛阳听后,却险些难以保持自己的风度。

        他及时反应,才没有露出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下一刻回过神来后,哭笑不得。

        要不怎么说,刚才有不好的预感呢。

        他想起前一世的蓝星,人们也曾经琢磨如何熄灭火山的畅想。

        理论上来说,那是几乎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海底活火山多了去了。

        滚烫的熔岩便是在水中也能保持燃烧的状态,名副其实的水火不容。

        有人提出过引海水倒灌火山口的设想。

        但那样做的结果多半只有一个,熔岩熄灭不了,反而是水在瞬间大量蒸发汽化,形成猛烈的膨胀。

        而山口内部空间有限,骤然间气压猛增,很可能造成岩壁崩裂塌方。

        最后到头来山体崩塌裂开,而熔岩则彻底冲出。

        熄灭熔岩,重点不在于水,在于降温。

        但其中需要的条件太过苛刻。

        至少陈洛阳前世蓝星上的水平很难去熄灭一座正活跃的火山。

        普通火山都如此,超大型火山更是想都不用想。

        此刻脚下的古神峰倒是不靠海。

        但魔教众人想决堤引大河倒灌的路数,当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陈洛阳感觉自己左右太阳穴突突跳着疼。

        按聂广源的说法,这办法是前辈先人们早就备下的……

        这魔教的头几辈创始人是真的有毒啊!

        陈洛阳仿佛能看见,就在自己脚下,古神峰直接再爆一次,这次连他也一起炸上天去。

        “通知朱雀一那边停手。”

        陈洛阳无奈下令。

        面前众人都愕然:“教主……”

        “噤声。”陈大教主近乎一字一句的说道:“去伙房,每个人都自己动手烧壶水,给本座盯着壶盖仔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