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玉谋不轨在线阅读 - 第622章 吃吧,等你吃饱了再收拾你

第622章 吃吧,等你吃饱了再收拾你

        黑娘子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满脸是泪,环视一众愤怒的山匪。

        湿润目光又在君显面前止住。

        大概真有冤家这一说吧。

        她屡次三番栽在这个人手上,这次自以为能够报复回去,却输得一败涂地。

        本来只是她跟君显的恩怨,却连累了阴阳岭这么多兄弟。

        是她不该痴心妄想,不该自作聪明,不该引狼入室。

        她恨极怨极,面对现状却无能为力,还被顾玉挟持,威胁着山匪们不许动手。

        黑娘子哽咽道:“兄弟们,这群当官的贼喊捉贼,要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千万不要心慈手软。今日之事皆是因我而起,是我对不起你们,我给你们谢罪了。”

        说着,就往顾玉的刀刃上撞去。

        君显看出黑娘子的不对来,大叫一声:“不!”

        顾玉一直留意着黑娘子的状态,从刚刚说四万人上山时,她的身子就在微微发抖。

        现在到了这种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黑娘子再也忍不住了。

        顾玉及时收回手,可刀刃还是擦着黑娘子的脖子而过。

        黑娘子直直栽倒在地,锋利的刀刃在她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阴影之下,看不清有多深,只看到鲜血很快浸湿了她的衣领。

        君显连忙跑过去,跪在地上,用手捂着她不断往外冒血的脖子。

        黑娘子用悲愤的目光看向他,似乎要把他剥皮拆骨,碎尸万段。

        这次没死成,可黑娘子自觉害了山匪,没脸活下去了,当即又要咬舌自尽。

        君显一把握住她的下巴,“咔嚓”一声,把她的下巴卸了下来。

        黑娘子起身就要杀了君显,却被君显压得动弹不得。

        君显战战兢兢说着“对不起”。

        黑娘子想死都死不成,嗓子里发出崩溃的哭声。

        君显情急之下,只能一个手刀把黑娘子打晕过去。

        “士可杀不可辱!你们竟敢这么对我们大当家!”

        “兄弟们,一起上!”

        眼看情况马上就要失控,顾玉及时道:“诸位,我们不是来剿匪的,而是来招安的。与其拼死反抗,不如稍安勿躁,听我一言。”

        山下大军马上就要到了,在山顶都能听到下面的声音。

        这个时候谁都紧张,一场厮杀一触即发。

        顾玉语气快速道:“军队马上就要上来了,就算杀了我们,你们也改变不了把家丢了的事实,反而杀害钦差和平南将军罪加一等,株连九族。”

        山匪并不买账,一个个用恨不得生吞活剥的眼神看向顾玉。

        “她就是钦差!狗官!”

        “你不是招安,是要逼死我们。”

        “不当土匪,要我们吃什么穿什么?”

        “兄弟们,十八年后还是好汉,咱们可不能做朝廷的走狗。”

        “对,我们宁死不屈!”

        顾玉道:“不是走狗,你们都是大禹朝的百姓,你们可以拼死一搏,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可是你们的妻子孩子呢?你们的手足兄弟呢?阴阳岭将近两万山匪,难道都要因为所谓的“宁死不屈”而丧生吗?”

        一些人听了顾玉的话犹豫起来,可大多数山匪依然愤怒,他们落草为寇,对朝廷早已失望透顶。

        “花言巧语!”

        “难道我们不拼,你就会放过我们吗?”

        顾玉郑重道:“我顾玉在这里发誓,只要你们放下刀剑,归顺朝廷,除了穷凶极恶,犯过命案的山匪,其余人等统统不再追究,若违此誓,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此言一出,大多数人都动摇了。

        可还有一部分人不愿屈服。

        “兄弟们,不要被他们骗了!曾经官府是怎么对待我们的,你们都忘了吗?”

        “横征暴敛,吃不饱,穿不暖,还要被权贵富人欺压。”

        “与其苟且地活着,不如杀了这个卑鄙无耻的狗官!以解心头之恨!”

        应和的人明显少了许多,毕竟大多数人都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才落草为寇,能活着,谁又想死呢?

        可也有不甘之人,在阴阳岭逍遥自在这么久,哪儿能说舍弃就舍弃?

        眼看山下的官兵都要上来了,一些人不顾旁人的反应,还是抄起家伙向顾玉他们袭来。

        动手的人还在少数,君泽带来的人个个都是高手,哪怕车轮战,也能勉强应付。

        君显一边护着黑娘子不被误伤,一边艰难应对杀过来的山匪。

        打斗并未持续多久,密密麻麻的官兵就围了上来。

        君泽大喊道:“现在缴械投降,一切既往不咎!”

        重重压力之下,山匪们投降的投降,受伤的受伤。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山匪们输得一败涂地。

        一些被官兵制止住的山匪不断发出肮骂,一些则是寄希望于顾玉君泽刚刚说的招安,还有一些心如死灰,陷入深深的绝望。

        黑娘子已经被君显打晕,躺在君显的怀里,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君显用袖子给她捂着。

        好好的婚堂一片狼藉。

        顾玉让官兵把山匪们都关押下去,而后跟君泽一起收拾残局。

        山匪们一败涂地,君泽他们大获全胜。

        顾玉听着不断有官兵来报,说又占下了哪座山头,不知是太过乏累还是什么,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愉悦。

        能一口气攻下半个阴阳岭,是意外之喜,省了不少事。

        毕竟顾玉一开始入局,只是想要找到丢失的军饷,顺带攻下抢走军饷的山头。

        谁知君泽超常发挥,接到顾玉消息的那一刻,便紧锣密鼓布局。

        再加上君显收到消息,说黑娘子要成亲,君泽便猜到定然会有许多山头的山匪前往贺喜。

        多番运作之下,才有了这样的结果。

        一直忙活到凌晨,才算是安定下来。

        顾玉一天一夜没吃东西,饿得头晕眼花,桌子上还有一些山匪们吃剩下的酒菜,已经冷透了。

        顾玉也不挑,拿起一双干净的筷子就开始填肚子。

        没吃两口,君泽握着刀从外面进来,一言不发地坐在顾玉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君泽脸色也不好看。

        顾玉不知他为什么摆着张臭脸,但饿得要死,只顾着吃东西,没有理会他的狗脾气。

        君泽道:“吃吧,等你吃饱了再收拾你。”

        顾玉被呛了一下,咳嗽了几声,道:“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