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帝妃倾天下在线阅读 - 第446章 她,她不是死了吗

第446章 她,她不是死了吗

        第446章她,她不是死了吗

        “这,这又是怎么回事?”

        有距离崇阳侯最近的朝臣吓的连连后退了几步。

        “是情蛊。”

        坐在一侧座位上的五公主开了口。

        “他与那位小姐分别吃下了情蛊的子母蛊,而那位小姐吃下的是母蛊,如今母蛊已死。”

        五公主挑眉,看了一眼对面被萧溟玄搂在怀里安抚的洛九黎。

        她嗤笑了一下,一个能配制出王水的女人,在这种情况下还需要安抚?

        “母蛊死,子蛊必死无疑。”

        倒在地上的崇阳侯,此时已经发生了变化。

        原本痉挛的身体突然伸直,眼睛凸出,眼眶黑青一片,鼻孔是最先流出黑血的,接着是眼角,双耳,嘴角。

        与某些毒药很相似,七窍流血而亡。

        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从五公主开口到崇阳侯死亡,前后不超两分钟的时候。

        这也让洛九黎更直观的感受到了蛊虫的不可控性。

        就在这时,门外杖刑已停。

        洛元良腰间胯刀,身后两个禁军拖着被打的破开肉绽,只有一口气的灵女进了殿。

        到底不愧是一员虎将,看着地上浑身溃烂发黑的胡含玉尸体和七窍流血而亡的崇阳侯尸体。

        洛元良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禀皇上,灵女的杖刑完毕,还请皇上示下。”

        皇上的神情并没有众人想象的那样山崩地裂。

        “关入了死牢,等候发落。”

        “是。”

        洛元良冲着两个禁军挥了挥手,两个禁军拖着灵女的身体退出了偏殿。

        皇上扫了一眼太后,似乎很满意太后那张惨白的脸和瑟瑟发抖的双手。

        淡淡收回目光,随即看向一侧桑南国单太子的身上。

        “让单太子和五公主见笑了,如今皇室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恐怕两国联姻一事要委屈五公主了?”

        皇上话里有话,是告诉五公主,如果退婚大可以说。

        五公主闻此,面上一阵青白交错。

        单太子心头再三权衡,最终还是从容欠身:

        “皇上严重,孤此番携五公主是为了两国的和平而来,又何论委屈一说。”

        “既如此。”

        皇上听到单太子的话。

        “待朕处理完此事,再为太子和五公主接风洗尘。”

        单太子一听,这是要送客,起身抱拳。

        “孤,告退。”

        皇上一边淡笑着与单太子目光对视,一边冷肃的叫了一声。“洛元良。”

        “微臣在。”

        “你亲自护送单太子和五公主以及桑南国使臣返回典客署,不得有误。”

        “是。”

        洛元良看向单太子,侧身行礼。

        “太子,五公主,诸位使臣,请。”

        同一时间,殿外的禁军咔咔分列两旁。

        单太子眉头皱了皱,五公主手指点了点眉梢,其余桑南国使臣也站起了身。

        当桑南国一行人离开,在场的宗亲王爷,文武大臣纷纷神经一凛。

        外人离开,接下来就该关起门清算家务事儿了。

        果然,皇上没有说话,沉默的看了萧溟玄一眼。

        萧溟玄神领神会,淡淡的看了眼秦隐。

        秦隐点头,带着随行侍卫,上前用地毯把胡含玉和崇阳侯的尸体裹起,抬了出去。

        随即,又有宫人抬着水进殿,把地上的血污以最快的速度擦拭干净,又慌忙退下。

        整个过程有条不紊,毫不拖沓。

        洛九黎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但见满殿宗亲大臣比之前的神色绷的更严肃。

        心里也开始预料,如今桑南国人离开,那接下来皇上是不是该专心‘对付’太后了。

        正在她思考的时候,殿外突然走进一人。

        只见那人戴着面具,身穿黑色劲装,袖子上刺着一朵黄色的祥云,腰间挎着宝剑,剑柄上飘着一条黄色的丝带。

        而他身后,有同样装束的两个人,只是那两个人唯一不同的就是没有戴着面具,却押解着一个头上套着麻布的女人进了殿内。

        御影卫?

        这是洛九黎第二次看到御影卫的身影。

        第一次是在抓捕大司马胡珏父子时。

        那这一次又是抓捕谁?

        还有那个头上套着麻布的女人又会是谁?

        洛九黎把目光看向血色全无的太后。

        应该是和太后有关系的吧?

        “参见皇上。”

        那御影卫跪在地上,声音低沉。

        “回来了。”

        皇上嗓音淡淡。

        带着面具的御影卫垂头低眉,双手呈上一张纸卷,态度很是恭敬。

        “卷上名单,卑职已经全部抓获,皆以押入三法司监牢,等候皇上发落,只是——”

        那御影卫垂眸看了眼身后之人。

        “唯有此人,卑职不知该如何处置,还请皇上示下。”

        皇上半抬着眼皮,往他身后看去。

        “何人?”

        短短两个字,威严更盛。

        那头戴面具的御影卫后退两步,伸手摘掉那个头上套着麻布被押解的女人。

        “天!怎么会是她?”

        “她,她不是死了吗?”

        “谁说不是呢?她不是被烧死在京郊尼姑庵了吗?”

        满殿宗亲朝臣一看到那女子,顿时一个个惊愕不已,议论纷纷。

        即便是上座的太后和被宫人搀扶起来的昭王,在看到那个女人后,脸上也是震惊一片。

        皆因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胡府曾经的大小姐,传闻烧死在尼姑庵的胡冰玉。

        相较于殿上众人的惊讶,洛九黎却显得尤为淡定。

        胡冰玉没死,她被崇阳侯以狸猫换太子之计带回了京城,成为了崇阳侯的暖床人,这件事,萧溟玄一早就和她说过。

        萧溟玄当时的原话是,要把这条大鱼再养一养,早晚有宰杀她的时候。

        而当时,她想的最多的是。

        崇阳侯这个软饭王也够荤素不忌的,这边伺候着太后,那边又和胡冰玉搅和在了一起,祖孙两代,他也不怕消化不良。

        现在好了,没有得消化不良的人死了,真正消化不良的恐怕就剩太后一个了。

        先一个胡含玉,如今一个胡冰玉。

        太后那颗老心脏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承受的住。

        就在洛九黎思绪万千的时候,皇上不冷不淡的嗓音打破了殿上交头接耳的宗亲朝臣。

        “母后,朕瞧着,这个女子容貌长相很是熟悉啊!”

        一旁,洛九黎嘴角轻抽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