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拜访

第三十六章 拜访

        江宁玄武湖,春花秋月,夏阳冬雪,四时景色皆有迷人之处。许多江宁城的豪绅大户皆在此处安置。

        而要说那无数豪门宅邸中最惹人瞩目的,便当属海家那座庞大的七进院落。

        裴衍带着东林来到海府的门口,跟护院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示意自己是来拜访海公的。

        海府的门子管事见到裴衍倒是客气的很,在得知裴衍的身份后更是毕恭毕敬的将二人引到了偏厅喝茶稍坐,自己一路小跑的去通报海士轩。

        裴衍用的自然是成国公府的身份,虽然没有名剌,但国公府的身份可不是谁都敢冒充的。

        裴衍刚坐下没多久,便听到海毅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

        虽然中秋诗会上只是简单聊了几句,但裴衍看得出海家教育子女还是很有一套的。

        “裴兄,果然是你。我道是哪位国公家的裴公子呢。”海毅笑着走了进来,看到一身白衣的裴衍,当即热情的迎了上来。

        “当今见诸位大兄,未将实名相告,实在是小弟的错,还望任安兄莫要怪罪才是。小弟裴衍,表字文若,见过任安兄。”裴衍告罪道。

        “哈哈,文若这是说的哪里话,早闻你曾在江南遇袭,此番南下,小心些也是应当,说什么怪不怪罪的。”海毅心胸豁达,加上早就知道了裴衍的真实身份,自然不会在意这些。

        一把拉住裴衍准备行礼的手腕,朗声笑道:“走走走,父亲听闻你来,已在前厅等候。”

        海毅的热情让裴衍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这莫不是传说中的自来熟?上来就动手动脚的。

        海毅引着裴衍一路朝正院前厅走去。

        海府的庭院比起裴家在东京的园子自然要小不少,可内里的布置却极为讲究,亭台楼阁,池馆水廊,庭院深深不知几许。每一处的景致都落得恰到好处,倒是极符合海家文人世家的雅趣。

        相比之下,裴家的府邸除了突出一个富丽堂皇,倒是没什么可取之处。

        裴衍随着海毅进到客厅坐下,厅内的陈设很是雅致,迎面的墙上挂着几幅字画,笔力纵横,一看便是出自名家手笔。

        裴衍隐约能认出其中一些字画出自何人之手,而有些字画水平比之后世传名的名家亦是丝毫不差,但看落款却是裴衍也不识得。

        海毅安排了一个过来伺候的小丫鬟道:“去把父亲新得的方山露芽煮上。”

        这边话刚说完,一身着青色澜衫,头戴平角幞头的中年男子从正厅的屏风后走了出来。

        手上随意的捧着一本《春秋》,见到裴衍和海毅,不禁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晚辈裴衍,见过海大人。”裴衍对着海士轩郑重作一深揖。

        海士轩放下手上的书卷,坐在了正厅上首的椅子上,摆了摆手道:“贤侄不必客气,早闻中秋诗会出了个诗才绝艳的裴白衣,不曾想竟是永明兄的公子。”

        “海大人认识家父?”裴衍不由得疑惑道。永明正是裴仲元的表字,看海士轩的样子,像是跟自己父亲还是故交的样子。可在裴衍的记忆里并没有关于这位的印象。甚至父亲的丧礼也没见到海士轩的面。倒是海家在京为官的老三海士城出现过一次。

        不过这也不怪海士轩,这几年他都在外为官,身为江宁知州,四品大员,一般没有中枢下发的旨意是不能随意回京的。

        “我与永明兄也算缘浅交深,当年入京赶考,与永明兄有过数面之缘,虽只是见过几次,却相互引以为知己。后来考了进士,下放到地方之后,这些年便很少回京了。说起来与永明兄上一次见面,已经是七八年前了,唉...世事无常,未曾想那一别之后...…我竟是连送永明兄最后一程都做不到。”说到这,海士轩不禁抹起了眼泪,神情中满是感怀之色。

        裴衍察言观色的能力算不上多好,但也看得出海士轩的模样不似作假,对于自己的这位父亲,裴衍所知甚少,印象中是个极儒雅的男子,虽是武人,却丝毫没有武人身上的煞气,反而更像个儒将。

        大概是性格原因,裴仲元并不强制裴衍习武,反而对他读书的功课十分上心。

        至于说裴仲元的朋友,军中的那帮武将裴衍倒是见过不少,但文官中倒是很少听人提起过。

        这还是第一次。

        “斯人已逝,我想家父若知道伯父这般挂念于他,九泉之下也会感到开心的。”裴衍没曾想自己的父亲去世却还要他反过来安慰别人。

        这种一别之后再见不知何时的事情,在这年头简直不要太常见,先不说朝廷有没有规定,就这年代的交通工具,出趟远门动辄大半个月甚至几个月的路程,那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吗?

        平复了一番心情之后,再看向裴衍,海士轩觉得裴衍身上颇有几分当年裴仲元的影子,便欣慰的说道:“你与你父亲倒是颇为相似。”

        “......”

        裴衍觉得大概是看到自己让海士轩想起了与父亲的一些过往,便只是谦逊的说道:“侄儿年纪尚小,很多地方远不及父亲那般沉稳,还需要各位叔伯多指教才是。”

        嗯,裴衍觉得自己自称侄子一点问题也没有,毕竟看海士轩的样子就知道他跟自己父亲的关系不错,才不是为了刻意拉近关系。

        对于裴衍称呼上的改变,海士轩倒是显得极为满意,虽然心知这位故人之子此次来找自己是带着目的的,但裴衍的行事作风还算谦逊有礼,仪态也相当得体,加上先前因《水调歌头》而形成的固有认知,自然觉得这个侄儿哪哪都好。

        海士轩摆摆手说道:“指教谈不上,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才学,又有裴老公爷教导,未来前程自是不可限量。说起来你与任安年龄相仿,以后你们年轻人之间多亲近便是。”

        裴衍忙又对坐在一旁的海毅拱手道:“任安兄心胸豁达,为人直爽,小弟是十分钦佩的。”

        海毅笑了笑,说道:“文若客气了,若你不介意,往后便叫我一声三哥就是了,别总是任安兄任安兄的叫的这般客气。”

        海毅在海家二房是嫡长子,只不过海家大房的两个儿子年纪都比他大,因着海家四十无子方可纳妾的祖训,家里几乎是没有庶子庶女的,这样一来显得人丁并不太兴盛,故而对外自称总会把几个叔伯家的兄弟一并算上。

        裴衍倒是乐得和海毅套近乎,当下顺杆爬的说道:“文若听三哥的。”

        一番客套之后,裴衍让东林将事先准备好的香水和白酒取来,对海士轩道:“此番来得匆忙,未准备什么礼物,好在此番南下时带了些香水和小子自制的酒水,听闻海家大姐姐不日便要出嫁,便当是小弟尽的一份心意,请伯父务必笑纳。”

        裴衍准备的香水是完整的两套装,每一套都包含了玫瑰、兰花、茉莉、水仙以及桂花五种香味。用软木雕制的盒子包装,外观看着便知价值不菲。

        “早听闻东京城裴家的香水有价无市,这江宁城虽也有少量商铺有在售卖,奈何数量实在稀少,这价格都炒到天上去了。文若这份礼可是一点都不轻啊。”海毅看着东林手上的盒子,忍不住说道。

        “三哥过誉了,不过是些小玩意儿罢了,只是如今东京工坊的产量跟不上,各地有需求者皆要到东京、扬州两地的店铺少量购入,再带回本地,自然成本高了许多。”

        裴衍说到这时,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上首的海士轩,见他并无反应,这才继续说道:“说起来,小弟有心在江宁建设一处香水作坊,想来要不了多久,此物在江宁也就算不得稀奇了。”

        裴衍顺势引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