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和徐大娘子谈生意

第二十三章 和徐大娘子谈生意

        东林找来的胭脂师傅是汴京城最有名的胭脂铺子之一,如意坊的老伙计何师傅。

        这位何师傅原名何三寿,做胭脂那是祖上传下的手艺,要说胭脂水粉这种东西最开始便是妇女们采集红蓝两色花的花汁凝成脂肪制成。

        具体是个什么流程裴衍也说不清楚,这位何师傅倒是门清,但要让他把原理说明白,他也是一头雾水。

        裴衍心知这不是一个人能做成的事情,便让何师傅牵头,领着一帮有经验的匠人根据他给出的原理去研究。

        肥皂这种东西的原理不难,中学课本上就有,不过很少有学校会带着学生真的去做实验,这年代本就有会做皂角的匠人,这些个想通的东西有了思路多研究研究便是了。

        另一个占大头的东西就是香水,这个比起做肥皂可就简单多了。

        裴衍前世交过一个女朋友,算是个美妆爱好者,就曾经在小红书上分享过自制香水的教程。裴衍虽然没什么兴趣,但还是看到了香料香精乙醇溶解这类字样。

        香料什么的这个年代就有,乙醇就好理解了,酒精嘛。

        粮食酒提纯的过程是个物理变化,利用酒精和水的沸点不同,将发酵后的酒糟蒸馏提纯。

        整个过程只需要控制好温度即可,对于有经验的人来说,多试几次就能找到合适的方法了。

        等有了乙醇溶剂,再把香料和乙醇进行一定比例的调和,让香精在乙醇里溶解均匀就好了。

        别看裴衍说的简单,但等他真正拿到第一瓶香水和第一块肥皂之后,时间已经匆匆过去了三个多月。

        裴衍粗粗算了一笔账,这两样东西最主要的原材料不过是猪油,酒糟和香料这些东西,香料裴衍可以用一些具备浓香的花卉代替,成本都不高。

        东西做出来的第一时间,裴衍便找上了母亲徐大娘子。

        徐芷兰看着裴衍自怀中取出的小琉璃瓶子,瓶内撞着不知名的液体,,隐隐有些淡红色。

        裴衍将瓶塞拔开,一股淡淡的芳香便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徐芷兰深深的吸了一口,这种香味不似水粉那般浓烈刺鼻,带着一丝丝的清凉之意,淡雅而悠远,片刻之间,便让人沉醉。

        徐芷兰惊奇的看着那个小瓶子,问道:“这是何物?”

        裴衍淡淡一笑道:“此物名为香水,是孩儿着人研制出的一种特殊水粉。以各类花香作为主调,像是玫瑰、茉莉还有兰花等等,若是抹在身上,可保证香味一整日不散。”

        “香水?”徐芷兰皱了皱眉头:“名字虽然贴切,却是俗气得很。”

        裴衍显然没想到母亲关注的会是这个点,在他的印象里这东西一直就叫香水,名字不名字的他还真没考虑过。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送我这个东西?”

        裴衍摇了摇头:“母亲想要,孩儿自然会把最好的送上,但今天孩儿想说的是,若将此物推广出去,母亲觉得能火吗?”

        “火?”

        “呃,就是受欢迎。”裴衍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徐芷兰思索了片刻,面色有些低沉的说道:“你这是打算行商贾之道?”

        “母亲觉得不妥?”

        “岂止不妥,你堂堂国公府嫡长孙,岂能流于这等下作的行当。”

        见徐芷兰隐隐又要发火的迹象,裴衍连忙解释道:“母亲误会了,孩儿并非是要自己来做这些事,只是孩儿将来要做的事情,需要大量的银钱,我大宋朝与以往各个朝代皆有不同,对待商贾不似过去那般轻贱,反而多有扶持之意,正因如此,我大宋商税之高冠绝历代,可即便如此还是难改朝廷积贫之现状,当年范相公主持新政,不也是为了富国强民吗。孩儿有心报国,也是想着能探索一条新的道路。”

        裴衍话说的好听,却也不全是在哄骗徐芷兰。

        实业兴邦,未尝不是大宋朝再往前走一步的机会。

        见徐芷兰有些沉默,裴衍这才又继续说下去:“若孩儿要做这香水的生意,势必需要建香水作坊,除了香水,孩儿这还有洗衣沐浴清洁用的肥皂,去污的效果比起皂角强上数倍,将来还会研制出香皂等等,这些产业若是发展起来,就必然要在各地建厂。”

        “有作坊,就需要工人,那些贫苦的老百姓农忙之余没有其他生计,每年只能靠着几分薄田度日,若是碰上些天灾人祸的,卖田卖地也是有的,此时若有人能给他们提供一份工作,有了收入,不也能帮着改善生活,救活好些人嘛。”

        “你说的好听,就凭这香水,就能救活老百姓?”

        “光靠香水当然不行,可若是成千上百种像香水作坊这样的工厂和产业,焉知不能做到?”

        徐芷兰沉默不语。她出身名门,本身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子,裴衍话里话外的家国百姓,她虽然不太相信,可也觉得裴衍的话说的有些道理。

        更何况这香水既是自己家研制出来的,若是这生意自家人不做,反而予了被人,岂非是做了冤大头。

        大宋朝的官员有几个不经商的,即便不是自己经营,也都是家里人在打理。

        想到这里,徐芷兰点了点头,说道:“依着你的意思,是想将这份产业交由为母来打理?”

        裴衍点了点头:“母亲说的不错,只不过孩儿手头上没多少本钱,这香水的生意算是孩儿计划中的一次尝试,不可以裴家的名义,自然也不能让那些个叔叔伯伯们参与进来,若是让那帮族老们强行变成家族的产业,孩儿往后想做些什么可就处处受到掣肘了。”

        徐芷兰思索片刻,立马意识到了这小子是打上自己嫁妆的主意了。顿时哭笑不得道:“好你个裴文若,你爹在世的时候,出门在外再如何拮据都没舍得动你娘的嫁妆钱,你爹这才刚走一年多,你倒是先惦记上了。”

        “母亲误会我了,这香水生意能不能做,利润几何,想来母亲掌家这么多年不会没有盘算过,孩儿也不会让母亲吃亏,母亲若是出资创办这香水作坊,孩儿可以许给母亲每年利润的两成。”

        “两成?”虽然跟自己的亲生儿子斤斤计较这种事情显得很没品,但徐芷兰这会儿真有点怀疑这个儿子还是不是自己亲生的了。惦记上的自己的嫁妆不说,自己什么不干出个技术就想占掉八成的利,这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是的,徐芷兰可不觉得后续的经营裴衍会亲自管理,多半还是得交由她来掌控。

        不过相比这个,徐芷兰倒也没忘记裴衍赚钱的初衷,这个儿子是因为缺钱才想起的这赚钱的法子。可现在看来,这可不是什么小生意,真要做好了可是能够获取相当恐怖的利润的。

        可问题是,自家儿子要这么多钱到底想干嘛?

        徐芷兰有些担忧的想着。

        最终徐大娘子还是以七三开的分成比例答应了裴衍的请求。

        离开之前,徐大娘子还不忘提醒裴衍要把手底下这些师傅看牢了。毕竟这帮人掌握了核心技术,若是反水,裴家损失不小。

        裴衍做事自然不会这般大意,从东林把何师傅带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便做好了准备,由东林牵头成立了天工研究院,予以这帮人丰厚的报酬,但也签下了严苛的契约条款,请示过裴墉之后,用上了国公府的大印。

        莫说裴衍身后站着成国公府,便是普通商户拿着这份契约,到了官府也是一告一个准。

        更何况在裴衍这儿,这帮经验丰富的匠人还得到了其他地方得不到的东西,尊重。

        这些事处理完毕,裴衍又回到了每日除了读书就是练刀的日子。

        这期间裴衍还去了趟盛家,给盛老太太那送去了几块肥皂,王大娘子和卫小娘一应年轻的女眷多送了一瓶香水,就连林噙霜那也没落下。

        盛紘这宠妾灭妻的本性还是没改,几个月前林噙霜大病了一场,传的是快没几日可活了,膝下的长枫和墨兰在盛紘面前苦苦哀求,盛紘这才时隔多月去了趟林噙霜院子。

        这一去,凭借林噙霜的手段岂能不把盛紘迷得晕头转向,那颗躁动不安的心又一下子软了下来。没几日后,眼看着就不行了的林噙霜又活过来了。

        这不,林栖阁又恢复了往日的风光。

        虽说林噙霜在盛府的权势比不得以往最风光的时候,可要说这拿捏男人的本事,即便是多才多艺的卫小娘,也只能是甘拜下风。

        裴衍送东西不好厚此薄彼,便连同那位一块儿送了。

        除此之外还有忠勤伯府华兰那边,这些裴衍接触过的女眷挨个儿送了个遍,算是初步的宣传。

        京城内其他命妇除少数几个与徐大娘子交好的,其余人只能眼巴巴的等着香水上市。

        这帮京城妇人们隔三差五的就要聚在一起赏花聊天的,谁身上多了什么新奇的东西,三两天内便能传遍整个京城的贵妇圈子。

        如此一来,用不着裴衍费力宣传,这香水自然名声大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