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天下藏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章 纪念品

第六百一十章 纪念品

        凶不凶,就是指这件货的稀罕程度和价值。

        一般明清墓里面的普通东西,称为小凶。达官贵人墓地里出土的货,称为中凶。王侯将相乃至帝王墓的罕见货,称为大凶。

        当然。

        也可以按吃免费牢饭的年份来算。

        越凶越刑。

        老谢又问道:“这鬼娘子没坐过轿子吧?”

        我回道:“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老谢再问:“家里什么出身?”

        我回道:“瓦匠家庭。”

        老谢再问:“聘礼打算要多少?”

        我回道:“非常高!要不然我也不会找谢老板,娶它不仅耗费成本,而且要有本事让它清净享福。”

        老谢闻言,愣了一会儿,说道:“明天晚上,浏阳河茶楼水柳坊包厢,面聊。”

        我回道:“好!”

        不愧是一流的拉纤人,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一句话不多。

        有没有坐过轿子,就是问这货是否有人曾过手。

        拉纤的最忌讳过手货。

        一来好东西消息一旦泄露了,怕被有心人盯着,不大安全。二来过手的货,要么有瑕疵人家不要,要么我就是二道贩子,倒买倒卖,虚抬价格。

        问家庭出身,就是问四大项当中的哪一项。

        瓦匠就是瓷器,因为瓷字带瓦。

        教书匠就是字画。

        石匠就是玉石。

        货郎匠指的是杂项,意思杂货铺子。

        老谢口中的聘礼就是问价钱。

        我那句话明白告诉老谢,买的人不仅要有相当的经济实力,而且要有非常强大的势力,能保证这东西买来不会出事,被公门盯,这就是所谓清净享福。

        谈话透露的信息包含了惊天货物、瓷器、高价,要求卖家相当的势力。

        老谢一定会对这些信息分析盘算。

        琉璃厂对瓷器感兴趣,且符合条件的人并不多。

        他心里自然会将几个目标锁定。

        向子旬一定是其中之一。

        至于具体的东西。

        电话里不便谈。

        老谢也不会多问。

        回去以后。

        发现小笋丁正在喝酒。

        颜小月急问道:“进展怎么样?”

        我回道:“才刚开始,比较顺利,你这几天安心待着,等需要你的时候,你再出场。”

        颜小月点了点头:“好!你们小心。”

        我转头对小笋丁说道:“你特么少喝点,别误事!”

        小笋丁回道:“误个屁!老子越喝越清醒!”

        翌日。

        我和小竹如约来到了浏阳河茶楼水柳坊包厢。

        老谢早就在包厢里面等着了。

        见我们到来。

        老谢神情非常热忱,连忙从座位上起身,跟我们握手,同时吩咐服务员,来一壶广西横县极品茉莉花茶。

        对茉莉花茶我是真喝不惯。

        后来听说,横县的茉莉花最为出名,称为茉莉花之乡。

        老谢待客也算诚意满满。

        茶喝了几口。

        进入正题。

        老谢说道:“柳老板,咱们也不藏着掖着了,琉璃厂拉纤的,我老谢说第二,几乎没人敢说第一,想来您也是有备而来。”

        “今天见面,这里也没外人,咱们是不是把那新娘子拿出来瞧一瞧,我好给你们找一个好东家给嫁了。”

        我们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瓷器天货。

        之前都是故意编瞎话晃老谢来着。

        我喝了一口茶,敲了一敲桌面。

        小竹与我无比默契,立马将包裹给拎了出来,从里面点出了二十万现金,一叠一叠地放在老谢面前。

        老谢见到这么多钱,眼睛都看直了。

        我说道:“货太大,风太急。”

        “实不相瞒,我们今天不大敢带东西过来,但诚意却是满的,也谢老板请相信我们。这二十万订金,你先收着,不管成不成,算你的辛苦钱。等你为我们找到了真正的买主,保媒的钱我们再加!”

        老谢:“……”

        上来订金先砸出二十万。

        还特意表明,只要敢接,不管生意成不成,这钱都不要了。

        这是诚意和实力的表现。

        换任何一个拉纤的人都要懵。

        不过对我来说无所谓。

        反正全都是相柳的钱,五十万我也敢给。

        就是怕给多了把人家吓着。

        我一手摸着胸前的掌心佛,神情淡然地喝着茶。

        老谢没收钱,问道:“柳老板这么实诚,我能问一下到底是什么货么?”

        我倒了一点茶水在桌子上。

        用手写了个“三”字。

        老谢见状,问道:“唐三彩?!”

        我点了点头。

        唐三彩是陶瓷中珍品的极品。

        原来国内根本没有唐三彩的概念,直到一九二八年,陇海铁路开修到邙山时毁坏了一批唐代墓葬,发现了不少唐三彩随葬品,唐三彩在国内陶瓷界大放异彩。

        我低声说道:“帝王题跋,文成公主和亲时的嫁妆,这可是杀头的罪!”

        老谢闻言,脸色陡变,本来他手中杯子已经送到了嘴边,但此刻立即停住了,双目怔怔地望着我们。

        “如果谢老板敢接,就把二十万订金先收下。”

        “要是觉得鬼新娘来历太吓人,咱们今天话到此为止,出门就相忘于江湖。”

        我先将了他一军。

        老谢强压着内心的震惊,问道:“柳老板莫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我指了指桌面的现金,回道:“话真假尚待验证,但钱真假不需要验证,谢老板不会觉得我吃饱了撑洒钱玩?咱们做娘家人的,就是希望找到一位合适的相公,尽快把它给嫁出去。当然,如果谢老板接了,也请认真对待,不然娘家人也会不开心。”

        对付老狐狸。

        咱们必须要扮成吃人的老虎。

        老谢闻言,连喝了三杯茶。

        最后。

        他笑了一笑,说道:“柳老板戴的金佛不错,能不能让我瞧一下?”

        我将掌心佛取了下来:“刚戴没两天!如果谢老板喜欢,事成之后,送你当作纪念品。”

        (急事,一更,改天补上。)

        /91/91997/32105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