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39.考较(2)

039.考较(2)

        凌涯满脸无辜:“今天不是家里大事吗,我回来看看。”

        凌思急得想跺脚,但怕影响凌峰,不敢动,只小声说:“你来这不是添乱吗?”

        他正准备拉着凌涯往外走,忽然间,屋里的王成发话了:

        “凌公,你怎么了?那个是你儿子吗?”

        凌思担忧地看了一眼凌峰,发现他还在勉力支撑,只得赔笑道:“是的,这是我长子凌涯。”

        “这么说,现在在测试的是你次子,”王成悠悠道,“你怎么不让你长子上呢?”

        凌思心里骂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但脸上还是表情温和地说:“长子愚鲁,没有学会观星术。”

        姚宗明微微看了一眼凌涯,又闭上眼。

        王成面容讥刺道:“没有学会观星术?那就奇了怪了,我记得,当时在君山上的,是你和你爷爷吧?”

        王成逼近过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凌涯:“我有个族兄,他是天纵之骄,跟着家主去了君山,就再也没回来,你可见过他?”

        凌涯捏紧了拳头。

        接着,他又缓缓松开,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

        “见过。”

        “他尸体,应该还在君山上呢。”

        “你!”

        面对这样直白的挑衅,王成直接勃然大怒。

        他本来以为面前这小子,直面王氏威压,应该会怕得不行,没想到,他居然敢如此嚣张!

        凌涯表情轻松地说:

        “你王氏上山找茬,技不如人,反而死在了我爷爷八重天的境界碾压之下,欲杀人而被杀,算是死得其所,理所当然。王兄,我建议哈,你不必为他痛苦了。”

        “八重天?”

        那边的寒门见证人,还有姚宗明听到八重天,都是微微一愣。

        观星术,三五八,三道坎。

        三重天以前,只能算观星士里的杂鱼,达到五重天,才算是成长为中坚力量。

        而达到八重天呢?

        成为八重天,就算是跻身宗师级高手,足以坐镇一方了。

        姚宗明听到八重天这个词,压根就不相信。

        他自己也才七重天,一个寒门,达到八重天?

        怎么可能!

        众人看向凌思,发现凌思也是一脸诧异。

        他资质愚钝,没有修行观星术的天赋,对于观星术境界只是一知半解。

        凌诚儒居然连他这个亲生儿子都瞒了,丝毫没把自己已经八重天的事漏个风出来。

        看到凌思一脸震惊的表情,众寒门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

        假的,肯定是假的!寒门的凌诚儒不可能达到八重天境界!

        听了凌涯的话,站在那里的王成脸涨的通红,说道:

        “你爷爷隐藏自己的境界不上报,已是严重违反了规定!光这一点,我王氏去拿人就是合情合理,他反抗杀人,更是罪加一等!”

        凌涯冷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王氏横行无忌,等我到了京城,定要参你们王氏一本。”

        听到王成居然没有否定凌诚儒八重天的事,姚宗明心中一惊。

        凌城儒达到八重天,他本来只当是那少年的疯话。

        怎么这王家人居然不反对?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其他寒门观星士们,也都心潮起伏。

        寒门观星士突破三重天已是极限,八重天?简直不可能!

        他们正想打听细节,忽然,那边传来“当啷”一声。

        石锁落地了。

        凌峰浑身大汗,颓然地倒在地上。

        王成嘴角露出笑容。

        “恭喜,凌家,你们考核不合格!”

        “左右!把他们家的牌匾给我摘了!今天起,他凌家就不是士族了!”

        捕快们一拥而上,就要去摘凌家挂在正堂上的匾。

        这个匾是传家匾,上面写着“敬天爱众”的家训。

        士族家的牌匾,就相当于士族家的脸面。

        这小小一方牌子只有士族才有资格挂,寻常百姓,哪怕做生意做到富可敌国,都没资格挂牌匾。

        凌家的牌匾已经挂了几十年了,从凌家晋升寒门开始,就挂在上面了。

        听到王成要去摘牌子,凌思眼睛大睁,叫道:“不!”

        凌涯和凌峰的母亲,也眉头紧锁地站在门边。

        捕快们气势汹汹,根本没人能阻拦。

        “慢着。”

        凌涯身体轻轻一晃,就出现在中堂正当中,拦在众捕快身前。

        捕快们想要强行穿过去,被他一人一掌,轻轻一推,这些人身子就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被送了回去。

        王成死死盯着凌涯,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阻碍办公?”

        凌涯凛然说:“刚才考核时间,分明已经过了一炷香。”

        王成哈哈大笑:“过没过一炷香,我这个查捕令说了才算,你说过了就过了?你算老几?”

        凌涯对旁边的见证人道:“若是不信,问问旁人咯?姚前辈,刚才舍弟确实是举过一炷香了吧?”

        姚宗明捋着胡子:“这……”

        刚才他的心思全在凌诚儒的真实境界上,说实话根本没有注意时间。

        他身后的寒门,也是你看我,我看你。

        他们一开始就不觉得凌家二少爷能举石锁超过一炷香,所以根本没注意那些,全去看凌涯和王成斗嘴了。

        王成冷笑:“没人能证明,那当然是我说了算,左右,还不把牌匾摘下?”

        凌涯跨前一步:“我说,我不同意。”

        “我就说了,你到底算哪根葱啊?!”王成“啪”地一声,摘下了腰间九节戒尺。

        “阻碍公务,在我大玄乃是重罪,左右,把人给我押下,把牌子摘了!”

        凌思脸色惨白地站在凌涯身前,躬身道:

        “王大人,是犬子不懂事,在下给您认错了,牌子您摘去吧,求您网开一面,看在我凌家以往也是士族的面子上,不要把我儿抓起来。”

        凌峰也挣扎着坐起来,站到凌思旁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但出于骄傲,却无论如何开不了口求情。

        王成冷笑:“现在知道求饶了,刚才干嘛去了?罪已犯下,要本官网开一面这话,等到公堂上再说吧!带走!”

        陆清陆白两位夫人从内堂跑出来,抱住了凌涯,说:

        “大人,小孩子不懂事,他刚不远千里回家乡,就为了护送他爷爷的遗体,求您看在这一片孝心的份上,饶了他吧!”

        王成还没说话,那边凌思居然“扑通”一声跪下了。

        “大人!”

        这个年过四十的人,此时跪在地上,完全放弃了寒门仅剩的尊严,向王成磕起头来。

        “扑通!扑通!扑通!”

        额头撞击在鹅卵石地面上,再抬起来时,上面已有血丝流下,凌思再无话说,只是求助似的看着王成。

        凌涯上前,一把掺起了凌思:“你干什么?他根本不值得你跪。”

        “哈哈哈哈!”王成狂妄大笑起来,指着凌思说,“凌思啊凌思,听到没有,你儿子,压根没把本官放在眼里呢!”

        接着,他眼珠发红,对捕快道:“把人给我带走!如果有人阻拦,也视作妨碍公务,也一同带走!”

        凌家顿时人人变得脸上惨白,除了凌涯。

        姚宗明叹了一口气,转向身后。

        被高门王氏盯上,还不知道明哲保身,妄想保住寒门的牌子。

        今天这凌家,算是完了。

        就在此时,三匹枣红色的骏马,奔驰在桐城外的大道上。

        骏马脖子下方绶带飘扬,骏马背上的骑士,也器宇轩昂,衣着华丽。

        两边两个,身穿玄甲,竟是大玄近卫的制式铠甲,而中间一个,更是穿着宫服,戴着大内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