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38.考较

038.考较

        和忧心忡忡的凌思不同,凌峰对自己挺有自信。

        寒门观星士考较的合格标准,就是能用临字决将木方操控悬停一炷香。

        昨天一日,他已经将临字诀掌握得无比纯熟。

        寻常一重天的寒门观星士,只能控制物品离体十丈,他却能做到离体十二丈。

        寻常只能悬停一炷香,他能悬停三柱香。

        不管是长度、速度、稳定性、准确性,他的临字诀都可说是在一重天观星士里面拔尖。

        他自信得有理。

        唯一令他不爽的事,便是自己没有上君山。

        观星术一道,有老师和无老师,完全是两码事。

        他有自信,如果自己有人带,成就肯定不可限量。

        可是,这个机会被那个人夺走了……

        他倒不是恨凌涯。

        他从小就认为,爷爷选择凌涯,肯定有他的道理。

        他能做到,哥哥凌涯肯定也能做到。

        可是,凌涯没有做到。

        在他看来,凌涯浪费了这5年。

        他恨。

        “啪嚓!”

        用于训练用的木板,悬停在空中三炷香之后,掉落在地上,摔成了两半。

        ……

        “吭哧。”

        悬停在空中的梨花木大床轻轻落地,只发出轻微的声响。

        凌涯收了临字诀,对自己的表现暗暗点了点头。

        天香楼不愧是一晚上6两银子的大酒楼,别的不说,就这床,够扎实。

        全床黄梨花木,镶大理石,并排够躺5个人,在上面打麻将都不会塌。

        保守估计,得有一吨重,也不知道怎么抬上来的。

        就是因为够重,他才拿这个床来试自己的临字诀。

        刚才打坐的时候,一直用临字诀把这床悬停着,持续了大概有小半个时辰。

        床上躺着的风荷翻了个身,他怕被发现,才停止训练,不然还能继续。

        凌涯爬上床,拍醒了小婢女。

        “该出发了,查捕令估计都到我凌家了。”

        风荷晕晕乎乎地揉了揉眼睛,红着脸轻轻点头:“嗯!”

        ……

        终于到了考较的时间。

        查捕令官王成到了。

        跟在他后面的,还有好些个人。

        “这一次,本官公开考较凌家寒门资质,按照规定,除了我,还请来桐城姚家的姚宗明老爷子。”

        一个白胡须,面貌看上去甚是威严的人走进门,冲着凌思点了点头。

        凌思当时就是心头一紧。

        “桐城姚家是高门旁支,听说他家家主姚宗明老爷子一向严格认真,怎么连他也请来了?”

        凌峰略有些紧张,但也并不慌张。

        王成阴恻恻一笑,说:“除了姚老爷子,桐城其他寒门,我也都请来做见证。”

        凌思眼睛一眼扫去,跟在王成后面的,都是些熟面孔。

        这些面孔脸上,有轻蔑,有紧张,有幸灾乐祸,也有同病相怜。

        凌思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

        “这是想当众看我凌家出丑啊。”

        按照一般律例,只要三个士族见证就够了,他王成居然请来了呼呼啦啦一大帮子人。

        这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把他凌家弄下去啊!

        王成一笑,说:“那么,开始吧。测试很简单,临字诀,操控承重物稳定悬空一炷香,就算是成功了。”

        凌峰信心满满地拿出了之前一直用来练习的木方,却被王成制止了。

        “用我这个。”

        王成招了招手,让身后捕快们端上来一个石锁。

        凌峰顿时目瞪口呆。

        这个石锁看上去三五十斤肯定是有的,别说是用临字诀,就是他自己去用手举着,举一炷香也够累成狗啊!

        凌思当即提出异议:“以往检查都是用木方,怎么这次换石锁了?”

        王成眉毛一竖,说:“怎么?我们高门历年来检查,都是用的这种石锁,不信你问姚老爷子啊!”

        姚宗明看上去态度中立,但他也轻轻点了点头。

        看来,在高门那里,确实是用石锁检测。

        凌峰顿时格外委屈。

        他只是一个区区寒门,何德何能,要用高门的规格来验啊!

        这石锁,就是训练的时候让他练,他也难举起来啊!

        王成看他愣了,冷笑道:“你举不举?不举算弃权了。”

        凌峰一咬牙,走上前来,捏出了临字诀的手印。

        姚宗明微微抬眼看了他一眼,又收了眼。

        姚门也是高门,要说地位,和王氏相当,只是近年来实力稍逊一筹。

        他完全没必要帮王成。王成来请他时,也是看在谢礼的份上,才抬步动身过来。

        不过,他也没理由去帮凌家。

        像临字诀这种入门级别的基本功,举个石锁还是举个木方,对于他来说根本没区别。

        就算是他自己在一重天时,也觉得这两个东西没区别。

        高门子弟修行的异星,星力上就比寒门子弟修行的强悍,所以同样一种印法,用出来威力天差地别。

        凌家这小子要是真是个人才,他也抬眼让他过了,可要是在这上面栽了……呵呵。

        他姚宗明也不在乎这世上少一家寒门。

        反正只有区区一重天的观星士,和不会观星术的凡人一样,都是蝼蚁。

        而袖手站在后面围观的那些寒门,就神态各异了。

        和姚家不同,这件事和他们在场的寒门,都息息相关。

        临字诀举石锁,对于有三重天境界以上的寒门来说,根本不是个事儿。

        可如果没有三重天,那就难办了。

        一些寒门已经盘算好了,等凌家这事一弄完,就马上筹备点好东西,去给王成送礼,希望他网开一面。

        至于凌家,只能说可叹了。

        凌家的凌诚儒,本来是有五重天修为,在桐城这一片的寒门里,算是一骑绝尘的人物。

        谁想到他一死,留下的凌家,连个一重天的观星士都是当宝一般捧出来。

        而且看这阵势,凌家铁定是要除名了。

        毕竟这石锁,寒门的观星士,三重天都未必能举起来。

        凌峰的手用力捏着临字诀,手指都掐白了。

        他的双眼盯到快凸出来,眼前的石锁,总算是稍微移动了一下。

        “好!”

        后面寒门有人鼓起掌来,把凌峰一惊,石锁又不动弹了。

        凌思埋怨地看着那人,眼里要喷出火来了,那人知趣地不再喝彩了。

        凌峰继续捏着临字诀,这回,额头上汗刷刷往下掉。

        终于,眼前那石锁,摇摇晃晃地腾空半米左右,摇摇欲坠。

        姚宗明终于睁开眼,微微看了两眼那石锁,轻轻点了点头。

        能做到这份上,那孩子已经算不错了。

        王成傲慢道:“稳着点,稳着点,这还不能算呢。”

        凌峰心中充满怨念,捏着临字诀的手又用力几分。

        他感觉他脑子快成一片浆糊了。

        一切观星术都要依赖脑力驱动,脑力越强,则观星术威力越大。

        这就是只有聪明人才能练观星术的原因。

        凌峰现在就属于,用脑过度,感觉整个人快透支。

        比他还紧张的,是他旁边的凌思。

        凌家的未来,就寄托在凌峰的这一举上,他怎么能不紧张?

        就在这关键时刻,凌峰突然轻轻“嗯?”了一声。

        凌思惊觉,一看凌峰的眼睛,发现他正紧紧盯着门口。

        那石锁被这么一打岔,摇摇欲坠,差点掉下去。

        王成幸灾乐祸道:“掉下去就算失败了哈!”

        凌思顺着凌峰的眼睛往门口看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难怪凌峰分心,凌涯那小子,正站在门口往里望呢!

        凌思看了眼凌峰,又看了眼凌涯,急匆匆地朝门口走去。

        这一走,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凌思身上。

        大家眼睁睁看到,他走到一个少年跟前,小声呵斥:“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叫你别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