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37.废物

037.废物

        听到凌峰急眼了,凌思先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废物!他就是废物!当初就应该让我上山的,现在也不至于祸到临头,等来的却是失望!”

        凌思背手,表情严肃道:“你对你兄长放尊重些!”

        凌峰气性过了,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不妥,轻轻一点头说:“失礼了。”

        说罢,他转身跑进了屋。

        凌思皱着眉头对凌涯说:“你弟弟说话是不中听了些,可你为何5年都没有修成观星术呢?”

        凌涯打了个哈哈道:“修行……遇到瓶颈了。”

        凌思皱眉道:“现在可好,王氏的人成了查捕令,要革我家的士族,本来指望你,现在是指望不上了。”

        “王氏?”

        凌思给凌涯解释了王成的事情,凌涯倒没放在心上,点头道:“原来如此。”

        凌思继续道:“现在,我们全家的希望都放在凌峰身上,他记恨小时候爷爷选你没选他,心中有怨,你今天就不要再出现,以免影响他心情。”

        凌涯尴尬道:“那我上哪里去?”

        “先到外面呆着吧,今天……算了,明天也别出现,后天再回来吧。”

        凌涯又问:“那个……爹,爷爷葬礼的事情……”

        凌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现在,什么事情都不如考较的事情大,你爷爷的事情,先放一边去。”

        凌涯最后问道:“父亲,查捕令是几品官啊?”

        凌思很无奈地看着他:“从七品,怎么了?”

        凌涯彻底放心了:“那没事了。”

        凌思深深皱起了眉头。

        他很想训斥自己这个大儿子,芝麻绿豆大的官也是官,就算是从七品,也不是自家能惹得起的。

        可现在二儿子的训练要紧,他没工夫去管教大儿子了,只能由他去。

        凌涯出门,风荷抱着小狐狸站在一边,怯生生地说:

        “家人好像……对少爷不太友善。”

        凌涯一笑:“他们现在忙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哪还有工夫管我的这些小事?”

        风荷愤怒道:“不是这样的!少爷不远千里,送爷爷遗体回家,风荷只是跟着走了这几日,都觉得异常辛苦,少爷你的艰辛可想而知。

        “可,回了家,他们也不宽慰一声就罢了,还净数落你,风荷……风荷替少爷不值!”

        凌涯哈哈一笑:“毕竟我是5年都没有学会观星术的废物嘛。”

        风荷大声道:“如果少爷你是废物,那天下所有人便都是废物了!”

        她的声音很大,引得邻居都探出身子来看了。

        凌涯却满不把委屈放在心上,将手放在风荷的肩膀上,说:

        “不,你要说我是废物,还要很大声地说我是废物,明白吗?”

        “风荷……风荷说不出口,风荷也不愿意说。”

        “你说得越大声,我便越安全,明白吗?我是废物,哈哈,我是废物!”

        ……

        “废物”心情轻松地走在桐城外城的街道上,5年过去,这里一切都变得和记忆不一样,有种熟悉又陌生的奇妙感觉。

        他先是去寿衣店置办了寿衣、花圈、香烛,又去棺材铺定了一口上等棺材,再去找人刻了块碑。

        忙完这些,他到飘香居定了一天流水席,又到红楼跟老板娘交涉,说是要请戏班子唱一天曲。

        等到这些全部做完,半个桐城都知道了凌家长子回家,给爷爷办丧事的事情。

        桐城和京城不一样,没那么忙,人一闲,就好嚼口舌,嚼着嚼着,凌家的事不免成了公众话题。

        大家都在说,凌家长子,千里送爷,是这个(竖大拇指),但问题是,怎么丧事只有他一个办呢?他爹娘哪里去了?

        这个时候,就会有人告诉他,凌家惹到王氏,马上要被革了,全部身心都投入在训练老二观星术上,哪有功夫管下葬的事?

        然后就有人会问,凌家长子学了这么多年观星术,怎么现在还要靠老二呢?

        其结论自然是:老大没学会!

        最后得出的结论往往是,凌家老大虽然是这个(大拇指),但这里还是差了点(指脑子)。众人纷纷摇头叹气。

        风荷怀里抱着小狐狸,手攥着布条,快攥出水来了。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她嘴里一直念叨,就是为凌涯不服气。

        “少爷炼体术这么强,就是不会观星术而已,凭什么要被他们那样说啊?”

        凌涯看着风荷,轻轻笑了笑。

        “大玄都是以观星术为尊,观星士才有人权,其他人没人权。谁让观星士厉害呢?”

        但他心里一点都没把自己被瞧不起当事。

        他不会观星术这事,最好是传得满城风雨,传得有口皆碑,传得路人皆知。

        别人越是以为他不会观星术,他越安全。

        “走,咱们上内城歇着去。”

        外城没有城门,内城城墙高耸,两人牵着全部家当进了内城,凌涯先是在药店,买了一堆药材,花了一千多两银子。

        虫草、雪莲、灵芝、人参……什么都买了点,只说是准备当礼物送的。

        实际上,他的目标完全只是灵芝而已。

        买这么多,完全是为了掩人耳目。

        有了灵芝,他的玄元合牝散,就算是齐了。

        花了这么大的功夫,又费了寒冰蛟胆等天材地宝,好不容易才凑齐的一味药,他非常期待效果如何。

        接着,他带着风荷,在天象楼点了一桌菜,耗费不菲,还让小二给开间清净点的房。

        主仆两人在桌前坐下,凌涯一伸手:“尽情吃,没人给咱俩接风洗尘,咱们自己请自己。”

        风荷低头道:“奴婢不敢,接风洗尘,都是主子吃,哪有请奴婢的……”

        “有什么不敢的,你也受累了,坐下来吃,这是命令。”

        凌涯就算说拿风荷当工具,毕竟性格不喜欢主仆尊卑那一套封建的东西,另外他也不想让风荷养成自卑的性格,那样对将来的规划不利。

        很快,风荷就被眼前丰盛的菜式给迷住眼了,一开始畏畏缩缩,后来筷子都不带停。

        吃完了饭,凌涯美美洗了个澡,接着躲在房里开始熬药。

        他拿出寒冰蛟胆时,连风荷都吃了一惊。

        之前凌涯一直是以藏字诀将贵重物品隐藏起来,是以连近旁的人都没发现。

        按照《千金方》的讲解,他一一将药材炮制完成后,下锅烹煮,很快,室内充满异香。

        凌涯眉头一皱,让风荷去买许多胭脂香水,用来掩饰房间里的药味。

        熬制4个时辰后,玄元合牝散,终于是制作完成了。

        ……

        晚间,凌涯的母亲陆清,端着两盅银耳汤走进院子。

        “夫君,峰儿,来歇息一下,喝口汤吧。”

        两人停下训练,走到一边休息。

        陆清坐在凌思身旁,凑过去问道:“夫君,我听到有传言,说是涯儿回来了?”

        凌思一个激灵站起来,怕影响凌峰的心情,拉着妻子走到一边:“小声,我怕影响峰儿的心情,没让他回家。”

        陆清顿时皱起眉头:“不回家?那他晚上睡哪儿?”

        凌思皱眉道:“这……他从君山下来,千里路都这么走回来了,回家还怕没住的?他自己应该会想办法。”

        陆清大怒道:“他在外面风餐露宿也就罢了,吃了那么多苦头,千里迢迢,好不容易回家了,还是在外风餐露宿的,你这个当爹的没心吗?”

        凌思小声急促道:“妇人之仁!现在,一切都要以峰儿为重,明天的考较要是不合格,别说是一天,以后咱全家都得风餐露宿!”

        陆清见说不过他,通红着脸回屋,和妹妹陆白说了这事,两人都很生气,当夜跑到外面,满城去找凌涯。

        可是两人没想到凌涯住在天香楼这种高档消费的酒楼,找了半晚上也没找到人,只得回家了。

        此时,凌涯刚刚炼化药力,正在酣畅地睡着大觉。

        小婢女风荷睡在他旁边,满脸通红的,脑子里胡思乱想,一夜都没睡好。

        ……

        第二日,红日初升。

        凌家早早地开了门。

        凌思和二儿子凌峰,两人都站在院子里,黑眼圈很重。

        两人一夜未睡。

        为了今天,他们整晚都在练习。

        马上就到了见生死的时候了。

        “父亲,放心,”凌峰安慰道,“这一次,一定十拿九稳。”

        凌思轻轻点头。

        整整一夜都在练临字决,不稳都说不过去了。

        凌峰现在已经能用临字决将木板悬停五柱香的时间,比同级观星士强多了。

        他现在真的开始有点怀疑,当初凌城儒选择了凌涯,是不是个错误。

        按说5年都修不会观星术,这资质确实差了点,跟没有差不多。

        想到长子那无所谓的样子,凌思叹了口气。

        凌家,以后恐怕要靠自己二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