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36.少小离家老大回

036.少小离家老大回

        凌涯说:“师徒两人的对话,没必要掺入旁人吧?”

        “你什么意思啊?”

        他话音刚落,传影镜传来了少女的声音,很快,镜子的画面被一张国色天香的脸占据了。

        “凌涯你把话说清楚,我是旁人是吧?”

        “你是天上地下唯一一个的独苗苗,是万众敬仰人见人爱的长公主。”凌涯马上说。

        琉璃双手叉腰,脸上得意之情掩饰不住:“那你刚才说的旁人是谁?”

        “是只要看一眼就会变得旁若无人眼里只有她的长公主的旁人。”

        “你在胡说些什么呢?”

        在一旁听着的风荷从来没见过凌涯这般活泼轻松,出于好奇,也凑了上来。

        镜子里的琉璃看到出现陌生的面孔,表情和语气马上就变得疏离了:“看来你在路途中,遇到知己不少,还有红颜呐。”

        凌涯回头看了一眼风荷,笑道:“这是我新收的婢女,全家亡故,无依无靠,很可怜,我便带上她了。”

        “……”琉璃不语,看表情有些不信。

        她突然回过神,自己也没必要对凌涯的人际关系多做盘点,他们又不是什么特殊关系,正色道:

        “你快点赶路回去吧,我已经让刑部尚书帮忙给你举了个官做,圣旨应该快到了。”

        一听有好处,凌涯表情马上就变得谄媚起来:“什么官啊?”

        琉璃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听到有官就这样了,我突然开始怀疑,你能不能当好这个官了。”

        凌涯拍着胸脯说:“我凌某,一向爱民如子,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我就见不得人民群众受苦。”

        琉璃眼前一亮:“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你还做得一首好诗啊!行,这句很好,我要誊抄下来,传阅朝廷全部官吏。”

        凌涯一挥手:“我允许了。”

        琉璃想板起脸,挽回一点身为长公主的威严,但是很快就破功了,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平时在深宫之间,她面对的不是仆从就是下属,对她说话都是毕恭毕敬的,很少有像凌涯这么放肆的。

        偏偏凌涯每每放肆起来,她一生起念头责怪这个男人,手就发软。

        她最后撂下一句:“总之,你就好好当好你的官,以后为本公主效力。”

        凌涯笑道:“那是自然。”

        挂了传影镜,风荷在旁边问:“那是谁啊?”

        镜子里那个女人和凌涯说话特别轻松,那种感觉风荷很羡慕。

        她每次跟凌涯说话,都感觉被气势压得很慌,一点都不敢出错。

        凌涯淡淡地答道:“是长公主啊。”

        “长公主?”

        “就是青阳公主,听说过没?”

        “没听说……”

        风荷说是没听说,其实她说的是假话。

        身为大玄国民,怎么可能没听说过青阳公主?尤其她还是女孩。

        但凡是个大玄女孩,都会向往青阳公主那个人。

        风荷为什么要撒这个无关痛痒的谎,她自己也搞不清楚。

        凌涯跟她说了一些青阳公主的事,然后说:“她身边还有个婢女,名字跟你是一个格式的。”

        “一个格式?”

        “对,叫雨梨。我不知道婢女的名字该怎么起,就照着她的名字给你起的。”

        “哦——”

        风荷很羡慕他们的关系。

        剩下的路程,两人心思各异地走完了,眼前就看到凌家的大院。

        这副场景,对于凌涯来说是身体记忆,这副身体应该是熟悉的,但是看到自家大院,总感觉有点……

        喧嚣?

        他走近院子,只听见里面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嗯!嗯!!哦!唔~”

        “拉!拉!用力!对咯!”

        “我已经在用力了!”

        “使点劲啊!”

        凌涯:“……”

        他无语地走进门,正看见,自己的弟弟凌峰扎着马步,腿呈八字形打开,双手往前推。

        面前,一根木板,正摇摇晃晃地往上蹿去,就像一个第一次尝试跳跃的马猴。

        凌涯:“……”

        最终,他决定敲敲门。

        “咔嚓”一声,那木板掉地上了。

        “谁?!”凌峰身后,凌思愤怒地朝门口看去,“不是说了不要来打扰少爷练习的吗?!”

        凌涯尴尬道:“是我啊。”

        凌思和凌峰同时立正,仔细打量起凌涯来。

        过了会儿,两人同时问:“谁?”

        凌涯这才意识到,自己离开五年,相貌有所变化,再加上觉醒龙躯,身材比之前高大了不止一点半点,家人认不出是正常。

        他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是凌涯啊。”

        凌思快步迎上来,抱着他的胳膊,激动得说不出话。

        凌峰皱眉:“怎么现在才回来?”

        凌涯拉着凌思出门,指着外面的板车说:“那个……爹,我把爷爷的尸体送回来了。”

        凌思心中一痛,走过去掀开板车上的布看了一眼,眼神略有些悲伤。

        但这悲伤一闪而逝,他已经提前知道了消息,心理准备早已做好。

        凌涯说:“爹,爷爷说,要给他办葬礼,最好是办隆重些……”

        “葬礼的事情,之后再说,”凌思制止了他往下说,问道,“你现在……观星术几品了?”

        凌诚儒用生命保护了他成为星君的事情不暴露,他自然不能说自己已经学成了观星术。

        “我……没有学会。”

        凌思先是非常失望,接着黯然起来。

        凌峰怒气冲冲地走过来,指着他说:“你到山上5年,5年时间,都没有学会观星术,你到底学了些什么?”

        凌思把他的手拦下来,说:“个人资质不同,你兄长也不是诚心不去学会的。”

        凌峰却情绪很激动:“5年了,我学习观星术比他晚,天门却早开了,早知如此,不如当初就让我上山!”

        凌思尴尬道:“这种事情,之前怎么知道呢?”

        凌涯却抓住了他话里的其他关键,问道:“你成为观星士了?你修行的哪颗星辰?”

        凌峰挺起胸膛,道:“苦行星!”

        凌涯表情微微一愣。

        这颗星辰的特点,说白了就是涨力气。

        涨的力气还不是爆发力,而是长力,用来扛东西一流,打架完全不行。

        不过,就算是苦行星,也能使用一些简单的印法,总比不是观星士好。

        凌涯点头道:“还行。”

        凌峰却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个连天门都开不了废物,有什么资格评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