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32.赶尽杀绝

032.赶尽杀绝

        “那些马匪真是无知,让他们留几个壮丁,他们竟一个不留,这我就算收了他们家的田,又有谁来帮我家种?”

        “不过好在,有几个颇有姿色的做了小寡妇,嘿嘿……寡妇好吃啊。”

        “南边又发了饥荒,到时候还有难民过来,到时候弄几个过来当佃户,岂不美哉?”

        “刘为义啊刘为义,你可真是个大善人呐!”

        刘员外正在府内嘚嘚瑟瑟,喝茶唱着小曲,一边自言自语。

        他对自己的手段,可说是非常满意。

        本来是打算利用蛇妖,弄出几户绝户出来,没想到中途出了点小意外。

        好在,结局还是和自己料想中差不多。

        自己那兄长,可是无利不起早,如果不是看中了那什么寒冰蛟,可是万万不愿意帮自己这个忙的。

        别人都说,刘家两兄弟,一个是虎,一个是狗,他刘为义乃是他兄弟的一条狗。

        只有他自己才不以为然。

        自己哪里是狗?

        若不是自己大气魄、大格局,哪能吃下这么大的家业?

        至于那个穷小子、寒冰蛟胆接下来如何,他就不关心了。

        他又用不着寒冰蛟胆。他哥哥自然会去处理妥当。

        正在回味自己的手段,忽然穿堂阴风一过,房间中间已经站了一人。

        刘为义当场下得人仰马翻。

        “什么人?!”

        凌涯缓缓朝刘为义走去。

        那刘善人看清了来者,眼睛瞪大:“你没走?”

        凌涯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简单问道:“你是怎么联系上你兄长的?”

        刘员外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嘴里答应道:“什么?你说什么?”

        “他一夜之间便赶到了,你是怎么通知他的?”

        对于凌涯来说,这就是他最大的失算。

        他是料想刘员外根本无法传递讯息,才放心离开的。

        所以,他只想从刘员外这里知道这些。

        “这个啊,这个,当然刘某有办法……”

        刘员外心里想的,完全是怎么通过如簧巧舌,来稳住凌涯,接着再想办法通知兄长。

        在他看来,眼前这少年虽然神出鬼没,但毕竟年轻,没有江湖经验。

        凭借他的老道手段,肯定能忽悠得他团团转。

        所以,刘员外在发现来人是凌涯后,完全不慌,还有些胸有成竹。

        “刘某跟兄长之间,心有灵犀,还有一点小小的联络手段,但说是说不清楚,得引您去亲眼看看。”

        他满脸堆笑,搓着手,好似一只苍蝇。

        凌涯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看得他心头发毛。

        刘善人想要带他走,可凌涯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刘善人又说:“对了,少侠,你对刘某一处别院、二十亩地的开价还满意么?要是不满意,刘某再给你二十亩也行啊!”

        凌涯轻轻叹了口气。

        不知为何,刘善人只觉得身上压力一轻。

        接着,凌涯又说:“罢了。”

        刘善人还以为自己的笼络起作用了,脸上的笑容更盛,搓手说:“那……”

        凌涯自言自语道:“就算不问,我自己找找,也无非多花点功夫而已。”

        接着,他右手如闪电般挥出。

        下一瞬,刘善人的脑袋,就呈一条抛物线,从他脖子上飞了出去。

        在飞出去的途中,那颗圆圆的脑袋上,还挂着微笑,眼睛里还带着奸计得逞的狡诈。

        凌涯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没有在堂内逗留,而是径直往其他房间走去。

        刚刚出门,就碰上了来汇报情况的家丁。

        “老爷……嗯?什么人?”

        那家丁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掌拍在了喉管上,他捂着喉咙,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靠在墙上,慢慢滑倒下去。

        接着,转角过来一个相貌妖冶的妇女。

        那妇女穿金戴银,花枝招展,一身媚态,看上去是刘员外的小老婆。

        看到凌涯后,她眉毛一竖:“你是哪里来的野男人,怎么跑到我家……”

        凌涯径直从她身边路过,只听得“啪”的一声轻响,妇女已双目放大倒在地上。

        “先前我的问题,便是太有侥幸心理,总以为放别人一马,便海阔天空。”

        “现在才知道,该赶尽杀绝时,还是要赶尽杀绝。”

        一路走着,路上但凡看到的人,只要是刘家的,凌涯全部出手杀掉。

        不一会儿,刘府变得寂静起来。

        终于,他登上阁楼,四处环顾。

        这里看来是刘员外藏宝的地方,整间房内,放满了奇珍异宝。

        金银首饰只是最基础的,碧玉翡翠、珊瑚树、奇石,堆满了房间。

        凌涯背着手,走到房间内,正好看到,桌面上,摆放着一面铜镜。

        凌涯看到,在铜镜上,留着丝丝灵气爬过的痕迹。

        “星器?”

        凌涯早听凌诚儒说过星器的奇妙,可惜星器昂贵,寒门根本买不起,所以从没见过。

        “看来,这就是他的奥秘了。”

        把铜镜收下后,凌涯离开了阁楼。

        他在家丁的房里,找到一套适合自己的练功服,便脱下原来的衣服,换上这套,再用面巾蒙面。

        接着,他点燃火把,朝刘府高楼丢去。

        一根火把、两根火把……很快,刘府里的易燃物都被引燃,火势渐渐蔓延起来。

        他在楼里悄无声息地杀了很多人,此时竟没人发现起火了。

        一刻钟后,凌涯离开刘家。

        背后,已经是火光冲天。

        他从刘府牵出几匹马,拴在一起,朝着那马匪离开的方向奔去。

        马匪经过的地方,都是马蹄印纷乱,尘土飞扬,很好追踪。

        而且,他们先前抢劫了一堆财物,行进速度比凌涯慢些。

        凌涯顺着路,一路前行。

        很快,他就在一处荒山上,找到了那“马匪”们的踪迹。

        此时这些“马匪”,正围坐在一篝火前进食修整。

        “今天那小嫂子,那哭的,可真带劲啊!”

        “就是没什么水。”

        “今天算是过好了,就是不知道啥时候还有这样的肥差使。”

        “这小闺女怎么办?大人说是要诱敌,可那敌知道我们这么多人,还敢来么?”

        “实在不行,过几天办了,再弄死抛掉不就完了?”

        凌涯下马,朝着荒山上走去。

        直到靠近他们,那些马匪才觉察到。

        “什么人?!”

        几个人第一时间拔刀了。

        看到他们握刀的手段,凌涯笑了。

        “拔刀靠怀,刀鞘虽然不同,刀刃却都是制式,一看就是公门出来的。各位差人大哥,好雅兴啊!”

        凌涯一语点破这些马匪的身份,那些公差也不恼,为首的镇定自若。

        “阁下想做什么?”

        凌涯慢慢朝他们靠近,说:“我来这里,只是教各位个乖,真正的马匪,东躲xz,但凡歇下来,都是会安排放哨的,绝不会像你们这样,坦坦荡荡。”

        那为首的公差知道对方是敌非友,把刀“沧浪”一声拔出来,说:

        “既然已被你撞破,那你的命就留你不得了,不过,你死之前,倒是留个姓名……阁下到底是谁?”

        “我?”凌涯神情一肃,“我是黑风山二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