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30.破境

030.破境

        凌涯忌惮那三品观星士的实力,不敢离刘府太近。

        夤夜间,万籁俱寂,他这么一个明晃晃的目标靠过去,根本瞒不住三品观星士的眼。

        如果不是这样,他肯定会尝试去听一听,他们在府上讨论些什么。

        这个三品观星士的出现,也给他敲了一记警钟。

        他必须加快修行进度了。

        从怀里翻找了一下,他掏出来两枚朱果。

        这两枚朱果,看上去有些干瘪,没有之前水润。

        这是用薛宁教的手法制作的朱果果脯,虽然成了果干,但浓郁的火属性灵气都锁在了里面。

        凌涯本打算,在之后用这些朱果作为材料,全部炼制成《千金方》里面记载的一味药丸。

        那种药丸比单吃朱果,更加能提升修为,可以排除杂质,将朱果的效果发挥到极限。

        可既然现在面对的敌人这么强大,他也不能再留手了。

        凌涯当即将手中的两枚朱果果脯吞服下去。

        瞬间,他身上,升腾起一股燥热的灵气。

        他头上的毛发,根根倒立起来,就像只刺猬。

        他的眉毛、眼睫毛,也在根根颤抖。

        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鼓动,同时散发出惊人热量。

        按照刘公公教授的方法,他在最大限度地榨取朱果的养分,用以滋养自己的身躯。

        如果是一般人,连着吞服两颗朱果,早就血管爆裂而死了。

        朱果强劲的火行灵气,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可是,凌涯是龙躯之体。

        炼化朱果,就是用身体和朱果的能量搏斗。

        只有用身体强压住朱果暴虐的能量,才能将之征服,并全部吸收。

        龙躯完全能够承受住朱果的能量,并且,还能在搏斗中隐隐占上风。

        在凌涯的躯体内,名为“神阙”的窍穴,正在隐隐松动。

        他就是要利用朱果的能量,来敲开神阙穴,助自己突破三品!

        “咔咔……”

        他的骨骼,发出渗人的响声,变得更加坚韧了。

        肌肉中的血管,也在不断鼓动,血液流淌的声音,在他本人听来,居然震耳欲聋。

        神阙穴的阻塞,已经被暴虐的灵气冲散一些了,只要再加把劲,就能突破。

        就在此时,他体内的朱果灵气,却是衰竭了。

        凌涯心中一紧。

        冲关,要的就是一鼓作气。

        如果现在不冲过去,之后还得从头再来。

        这样的话,这两枚朱果,有一半都算白费了。

        他一咬牙,从怀里又掏出一枚朱果果脯,吞服了下去。

        热量,再次从小腹之间绽开。

        神阙穴被那强大的灵气一冲,就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洞开!

        周身的灵气,顿时更加欢欣鼓舞地流淌在经脉中,如同瀑布一样,一泻千里!

        凌涯正式突破神阙穴,成为三品武者。

        “呼——”

        他长出一口气,满头大汗地靠在树干上。

        连着吞服了三枚朱果,对于他来说,也非常有压力。

        而且,这样一来,等到8个时辰后的那一波药力袭来,会是三颗朱果叠加,强劲程度有如天崩地裂。

        可他没有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他检查起自己的身体,美滋滋地发现,自己的力量、敏捷、灵巧、爆发,都齐齐提升了一大截。

        二品到三品,本就是一道关口。

        三品之前,最多只能有九牛之力,而突破神阙穴后,身体突破了限制。

        只要给予足够的锤炼,和足够的食物、足够的天材地宝,身体技能能无止境提升下去。

        凌涯在三品之前,本身已经收到了足够多的灵气洗练,吃了不少天材地宝。

        到达三品之后,他的实力突飞猛进,跃进了一大截。

        他握紧拳头,感觉到,体内似乎有无穷的力量在涌动。

        在三品之前,他就有一龙之力,现在来看,力量很有可能小翻了一番。

        等到他将三颗朱果的药力全部吸收完毕,他的实力,恐怕要增长到惊人的二龙之力。

        有了三品武者的实力后,凌涯终于稍微心安。

        转眼,到了天明。

        鸡公鸣叫之后,整个杏花村,变得热闹起来。

        这天是刘员外家公子成亲的日子,刘员外早已放下话,只要来参加婚礼,敞开吃,敞开喝,刘家的食物,管够!

        要求唯有一条,一定要把这婚礼,办的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

        所以,整个杏花村,几乎所有人全都出动了,敲锣的敲锣,打鼓的打鼓,几乎没人不知道刘家的喜事。

        凌涯藏在能俯瞰到整个杏花村的地方,静静地等待着。

        农村接亲,讲究赶早,虽然两家都住在一个村,可刘府的接亲车队,早早的就出来了。

        尽管时间紧张,还是能看出,刘府在接亲上是下了功夫的。

        出来迎亲的人,一水的鲜红绸缎长袍大褂,八抬轿子光鲜亮丽。

        车队足足二十几个壮汉,有敲锣打鼓的,还有舞龙舞狮子的。

        此外,还有几个耍枪棒的武师,引得阵阵喝彩。

        这个接亲队伍,绕着村子又是唱、又是敲的,足足绕了有九圈,弄得整个村子的人都起来看,才慢慢开向张太爷家的小院。

        太爷太婆早就等在门口了,已经看了这迎亲队伍半天,两个老人都甚是高兴。

        他们都一辈子了,没有这么受到重视过,看到这队伍,感动得热泪盈眶。

        终于,队伍开到了他们房舍面前,新郎官走过来,满面笑容地跟两个老人拱手。

        他穿金戴银的,一身上加起来,都能买下十栋这座破烂院子了。

        老人们几乎没有刁难,马上就牵着自家孙女,满脸笑容地给送出来了。

        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引起了一阵阵欢呼。

        新娘被媒婆背着,登上了轿子。

        看到这里,无疑,这是农村豪强娶亲的正常表现。

        换任何人来,都看不出任何毛病。

        看着看着,凌涯自己都觉得,自己之前是不是疑心病太重,

        就在此时,凌涯远远看到,几里外,烟尘滚滚而来。

        凌涯的眉头深深锁在了一起。

        “马匪?这平原地带,居然有马匪?”

        是的,从不远处骑马狂奔而来的,正是一伙马匪。

        不管是从数量上看,还是从贼人胯下的骏马看,这伙人,都不可和之前君山的一窝蜂同日而语。

        “值钱的都交出来!”

        “都给爷爷们趴下!有钱交钱,没钱交命!哈哈哈,女人也都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