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27.星器

027.星器

        “你、你、你没死啊?”一个壮丁结结巴巴地问。

        他们有些惭愧,之前还想着,反正这人得罪了少侠,把他献祭了求村子个平安也好呢。

        一个壮丁小心翼翼地问他:“刚才只有你在这里,你知道梁少侠哪里去了吗?”

        “是啊,少侠哪里去了?”

        凌涯听了这话,指了指地上寒冰蛟的尸体,说:“喏。”

        众人眼睛朝那寒冰蛟看去,并没有看到那位少侠。

        “被吃了。”

        “啊??”

        壮丁们纷纷惊呼出声。

        一个壮丁脸色涨红,急切道:“那、那、那我们赶紧剖开蛇腹,把那少侠救出来啊?”

        凌涯说:“救什么救?估计半个身子都变成粑粑了。没救啦!”

        壮丁们顿时默然无语。

        一个壮丁忽然说:“咦?那这蛇妖怎么死的?”

        凌涯没有说话,旁边一个壮丁说:“那还用问?肯定是跟那位少侠同归于尽了呗!”

        这些壮丁压根没有看到凌涯和寒冰蛟的战斗,和他们在一起时,凌涯一直表现得平平无奇,甚至有些笨拙。

        这些人当然不会相信,是凌涯除掉了寒冰蛟。

        所以他们想当然的就认为,和寒冰蛟战斗的是梁启书一人而已。

        一壮丁叹气道:“唉,那位少侠为我们付出太多,居然就这么牺牲了。我、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一个壮丁绕着蛇妖转了一圈,过了会儿回来,大声说:“这不是蛇妖,这是蛟龙啊!”

        “蛟龙?”

        “喏,头上有角。”

        众村民纷纷围上去看了一圈,发现确实不是蛇妖,而是蛟龙。

        死了条蛟龙,那可就是大事了。

        凌涯说:“把这蛟的尸体抬回去呗!”

        众壮丁这才忙活起来,砍伐树木做杆子,忙活了大半天,才把这寒冰蛟的尸体拖回去。

        这期间,凌涯是一点忙都没帮,坐在一边吃果子,看热闹。

        有壮丁看了他直皱眉头,想过来让他帮忙,被拉住了。

        毕竟是外乡人,不帮忙,也正常!

        不是每个人都像那位少侠,能用命来保护他们的!

        ……

        终于,讨伐蛟的队伍,回到了杏花村。

        过了一日一夜,村里的人早都等得绝望了,还以为他们全军覆没了。

        看到这些村民都完好无损地回来后,杏花村的村民顿时喜极而泣。

        而看到寒冰蛟的尸体后,所有人更是松了一口气。

        这个吞吃了许多村民的“蛇妖”,终于被除掉了,所有人在长出一口气的同时,骤然放松,有的甚至呜咽大哭起来。

        刘善人匆匆赶到外面,看到寒冰蛟的尸体,连忙问:“梁少侠呢?”

        一个壮丁说:“他牺牲了!”

        “哈哈……”刘善人差点大笑起来,看到众人诧异的目光,才收了笑声。

        他故作悲痛道:“唉,想不到梁少侠大公无私,为了除妖,居然和这妖怪同归于尽,实在是可叹,可叹哪!”

        凌涯也一脸忧伤地说:“刘善人,梁大侠死之前,托我给您带句话。”

        刘善人一愣:“什么话?”

        “这话,只能私下说,借一步说话。”

        凌涯把刘善人带到远离其他人的地方,然后凑到他耳边:

        “梁大侠说,你给他封下的5000两银子,交给我就好。”

        刘善人一惊:“他这都跟你说了?”

        凌涯脸上露出笑容,说:“他还说,都是刘善人你想要借他的武力,巧取豪夺,买卖人口,还想吃绝户,当然,这话我是不会透露出去的。”

        刘善人的表情完成了翻天覆地的转变,骤然冷下来,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梁大侠已经把封下的5000两银子转给我了。”

        刘善人背转身:“这可不能随便给你,我毕竟没有听到梁大侠亲口说……”

        凌涯脸色彻底森冷下来,一只手,如同钢钎一样夹住了他的脖子。

        “我刚才说的,你难道没有听见吗?”凌涯凑过去,和他几乎脸贴脸,“你巧取豪夺的事,我管不着,但好处,我要了。”

        刘善人意识到,这也是个狠茬。

        这是来黑吃黑了!

        “银子交出来,莫要自误。”

        刘善人乖巧地点了点头,带着凌涯走进刘府,从盒子里取出一沓交子。

        交子乃是在大玄流通的钱钞,由银庄发行,银子和交子可以自由兑换,也可以直接用交子付款,往来通商必须要认。

        这些交子一张面值100两,加起来一共50张,厚厚的一沓,绑在一起,拿在手中颇有分量。

        凌涯把那沓交子收到手里,轻轻一笑,说:“再会了。”

        说着,就把那厚厚一沓交子装进了怀中。

        本来他带着的补给,就只够支撑用到路程的一半,有了这5000两,路上的盘缠就彻底不用慌了。

        另外,有了5000两银子,只要再找个药店,买一棵百年灵芝,他的玄元合牝散就成了!

        他对寒冰蛟加上朱果滋养出来的阴阳调和内力,可是非常期待,恨不得马上飞到镇上去。

        在凌涯转身的一刹那,刘员外那张肥大的脸庞,顿时变得通红。

        他眼睛里爆出了血丝,脖子上血管根根分明,喉结上下跳动,似乎在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只能听到“呼呼”的粗重呼吸声。

        如果有人会读心术,便能听到,他此时内心在呐喊:

        “钱!我的钱!我辛辛苦苦赚来的钱!”

        等凌涯的背影彻底消失后,他跌跌撞撞回到自己府上,一路上,百姓、家丁跟他打招呼,他都没回应。

        回到阁楼上,他把自己关起来,表情挣扎许久,才从抽屉中取出一张黄纸。

        这张黄纸上,用朱砂写着看不懂的字符。

        接着,他又取出一面铜镜,将黄纸贴在镜子上。

        不一会儿,铜镜发热,黄纸焚烧起来,上面的字符神奇地没入镜内。

        刘员外表情甚是痛苦。

        不是他身体疼,而是心痛。

        这镜子名为“传影镜”,每次使用,都需要花掉一张“传影符”。

        这乃是观星士制作的“星器”。

        星器有着出神入化的神奇作用,虽然他手上这面“传影镜”,只是下下品级的星器,可买到这面镜子,还是花了他足足3500两银子。

        这镜子还不是大头,像他这种不会观星术的凡人,每用一次这镜子,就得消耗一张传影符,就是他刚才拿出来的那张黄纸。

        别看区区一张黄纸,每张要花他500两!

        用一次就花500两,如何不让他心痛又肉痛?

        不一会儿,铜镜中,浮现出一张和刘员外极为相似的脸庞。

        只不过,这人身穿大玄官袍,头戴乌纱帽,胸前绘犬,俨然一位七品知县。

        “哥!哥!”刘员外马上大哭起来。

        那知县眉头一皱:“又怎么了?”

        “哥,你要为我做主啊!有个过路的强人,讹了你弟弟5000两啊!”

        刘员外半哭诉地把事情说了一遍,那刘知县马上听出来龙去脉了。

        “5000两银子算什么,也值得你跳脚,不过,你刚才说,寒冰蛟?”

        刘员外如小鸡啄米般点头:“不错,那梁少侠说那蛇妖是寒冰蛟,已经死了,尸身在院子外放着。”

        刘知县急切道:“那你可有把蛟胆掏出来?”

        刘员外显出了茫然神色:“蛟胆?什么蛟胆?哦,那寒冰蛟的身体,倒确实已被破开,蛟胆被拿走了也说不定。”

        那知县顿时大急:“坏了,蛟胆已被抢走,你万万要把那人留下!哪怕用尽一切手段!”

        刘员外道:“那蛟胆……很值钱吗?”

        “寒冰蛟蛟胆,岂是你知道有多珍贵的?总之,你万万把人留下,我快马加鞭,明日……不,今晚就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