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23.除妖

023.除妖

        太爷太婆失了独子,这孙女算是他们家延续的唯一骨血,如果卖到刘家为奴为婢,便是最后的骨血也没了。

        就在太爷太婆缠着不肯放手的时候,村里其他人也逐渐听到哭喊,都围了上来。

        他们围着太婆一家,七嘴八舌地指点起来:

        “哎呀,我说太婆啊,你就放手吧!再这样下去,蛇妖迟早把全村人都咬死啊!”

        “是啊,你就让孙女去吧!在刘家,也好过被吃掉不是?”

        “我看他们家就是不懂报恩,不知进退!要不是有刘善人出钱,那侠士就不会出手,你们不念刘善人好,连个姑娘都不肯卖他!”

        “是啊?把姑娘送到刘家有什么不好?有吃有喝,不比跟着你们两个老人享福?”

        众村民的数落变得越来越激烈,终于,在一声声指责中,太爷太婆动摇了。

        太爷抓着孙女的手不再用力,太婆的哭喊声也逐渐衰竭。

        而那刘善人家丁脸上的笑容,和眼里的贪婪,却是掩饰不住地泄露出来。

        凌涯在门边听了半天,终于是听不下去了。

        他也不是好管闲事。

        那侠士要壮丁才肯除妖这事,一听就知道有蹊跷。

        他现在有足够的自保之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也不怕会陷在那里。

        “我算他们家壮丁,让我去吧。”凌涯站出来说。

        在场的众人,均是一怔。

        凌涯在薛家换了衣服,但并未穿绫罗绸缎,只穿着朴素麻衣,看上去,只是一个风尘仆仆的旅人罢了。

        这些村民不知他是什么人,那刘善人的家丁不知他什么来路,太爷太婆不晓得他为何会拼着命不要帮在家,都是一时没说话。

        那刘家的家丁放开孙女的手,问道:“你是什么人?”

        “路过的行脚游商。”凌涯说,“太爷太婆对我有恩,就让我来替他家当这个壮丁吧。”

        那家丁脸上煞气一闪而过:“你既不是这个村的人,我劝你莫管闲事!”

        那太婆小心拽了拽他的衣角,说:

        “少年郎,那蛇妖吓人,你……你的好心,我们全家人感谢你,但,你莫要去送命啊!”

        “婆婆放心,我自己有考虑。另外,这世道,修桥补路无尸骸,你也要多为自家考虑才是。”

        他轻轻推开了太婆的手,似笑非笑地对众村人说:

        “不是每家出一个壮丁吗?只管收人便是了,我是不是这个村的,又有什么关系?”

        家丁皱起了眉头,大声道:“你又不是这个村的,我怎么知道你可靠不可靠?要是去捣乱怎么办?”

        凌涯笑容不改,面朝向他问道:“敢问,那个要壮丁的少侠,是哪家的高手?”

        家丁挺胸昂首道:“那位少侠,可不简单,他乃是高门梁家之后,武道五品的高手!他的大名,说了你这卑贱身份的人也不知道。”

        听到“高门梁家后人”几个字,凌涯心中“咯噔”一声。

        好嘛,这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天涯何处不相逢。

        本来就心心念念想要找的人,这不就见到了吗?

        他又问:“那少侠对壮丁,可有什么要求?”

        家丁说:“无有要求,但自然是本村的更……”

        他话没说完,凌涯脸色一肃,道:“住口!”

        家丁被喝得一愣,心头一惊。

        凌涯厉声道:“是梁家少侠除妖,又不是你去除妖,你凭什么在这里指手画脚、狗仗人势?我算不算壮丁,哪轮得到你来说话?”

        家丁脸色一变,指着他道:“你!”

        “去除妖的人,自然是越多越好,那少侠既没有要求,你何来挑三拣四,假传旨意?我看你刘家不是想要降妖除魔,只是想趁机巧取豪夺、买卖人口罢了!”

        家丁被他一喝,虽然气急败坏,却不敢反驳。

        “我替太婆家当壮丁,其他无须多论,你若不同意,到那侠士跟前分辨便是!”

        家丁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最后面无表情地点头:

        “好,好!那这样一来,壮丁已齐,半个时辰之内,你们就要到刘府集合,共同除妖!”

        年迈的村长杵着拐杖出来,对看热闹的人说:“既然如此,那速去通知各家壮丁,让都去刘府集合,今晚一定要除了那蛇妖。”

        村民们总算舒了一口气,眼睛重新燃起了希望。

        “能除了那蛇妖最好,咱们村便还有救。”

        “咱们村这么多人,能拧成一股绳,总不至于怕了那蛇妖。”

        旁边一人嗤之以鼻:“再多人,也不够那蛇妖垫肚子的!这一仗哪靠壮丁啊?还是得靠人家武道五品的侠士!”

        马上有村民附和起来:“是啊!这些人绑一起,看能不能打过人家侠士一根手指头。”

        说完,这村民还扫了凌涯一眼。

        一个村妇拉住她男人,小声说:“你们……学乖觉点,不要冒头,不要冲前面,有事让外乡人上。”

        那男人皱起眉,脸上甚是尴尬,说:“小声!这种事情……怎么可以……”

        那村妇丝毫不避讳被凌涯听到,拍打着她男人道:“你个死脑筋,你要是死了,我们娘俩怎么办?家里的田怎么办?”

        男人用余光扫着凌涯,小声说:“这要是被听见了不就不灵了吗?你个傻逼。”

        那女人被骂了却不生气,反而连连点头。

        殊不知,凌涯炼体术有成后,耳力也甚是惊人,他把这些人的话全听到了,只有苦笑。

        那些村民纷纷散了,脸上神情各异,绕开凌涯,似乎他身上有晦气。

        扶着太爷太婆回到屋内,两个老人脸上止不住的歉意。

        “少年郎,你对咱们全家的恩,咱家无以为报啊!”

        凌涯一笑,说:“没事,我也不是图你们报恩。”

        他回到自己房间,带好随身物品,安顿好小狐狸,走出门时,看到太爷太婆一家都跪在门口。

        他们家的孙女儿手里抱着一篮子蔬菜,上面压着几个鸡蛋。

        “少年郎,我们家无余财,只有这些东西给你了。”

        凌涯把篮子放到一边,把他们扶起来,说:“我不图这些,你们帮我把我的东西照看好就够了。”

        那太爷打量了凌涯一番,看到他衣着简谱,而且相貌稚嫩,不像是士族子弟,只把他当成了普通青年。

        他叹了口气,说:“你不知道那蛇妖多么凶险,你这意气用事,一去还不知道会不会……唉。”

        太婆不住地抹眼泪:“早知道,把孙女儿送出去算了,也好过让他去……那个。”

        凌涯无语。

        二老嘴上没说,但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自己去是必死局面。

        看来那所谓蛇妖,真的在他们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他也不多话,昂首朝门外走去。

        村里几个壮丁,一路上零零散散,都汇聚到一块儿,往刘善人府上走去。

        在他们中间,产生了泾渭分明的两道,一边是杏花村本地乡民,一边是凌涯孤身一人。

        之前那汉子“让外乡人先上”的理念,似乎已经传开了,此时都故意避着他。

        在刘府外等了好久,才等到门开。

        一个满身酒气的青年,从门内走出来。

        而那人看到凌涯,顿时勃然大怒。

        “是你?”

        那个满身酒气的青年,便是之前护送青阳公主,因为守卫不利被撸掉的玄甲军队长,梁启书。

        凌涯早已料到是他,冷笑道:“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青年侠士,真是久仰久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