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18.晒月

018.晒月

        刘公公一开始不知道,当老师也是有瘾的,现在他深刻体会到了。

        像凌涯这样刻苦努力,又天资聪颖的弟子,教育起来,简直是种享受。

        要不是他是个太监,没有子嗣。他要是有女儿,肯定要让女儿当场嫁给凌涯。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是个太监,现在他不光把凌涯当弟子,还把他当子嗣了。

        每天看到凌涯,他都打心眼儿里笑出来,笑得跟花一样。

        从某种意义上说,凌涯也算是弥补了他心中的缺憾。

        两位师傅,上午教炼体,下午学医术,凌涯都是进境飞快。

        两个师傅也暗中较上了劲,凌涯的炼体术进境快一些,薛宁便加快医术的教学;凌涯医术有所突破,刘公公就多给凌涯加码炼体。

        在两个名师的共同浇灌下,凌涯的进步速度,飞一般地成长。

        ……

        在薛家的第10日晚,凌涯在院子里晒月亮。

        短短10天,他的实力,已经跟之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在师傅面前,他还有所保留,实际上他的武道实力,在短短10日内,已经突破二品。

        武道修炼,主要是突破身上膻中、巨阙、神阙、气海、关元、中级、曲骨、期门、章门等九处窍穴。

        每突破一层窍穴,便可解放肉体的一层潜力。

        等到九窍全通后,再打通任督二脉,据说可以修成武道真仙。

        只不过从古至今,从来没人做到罢了。

        凌涯现在已经打通了膻中、巨阙两穴。

        现在的他,爆发力和耐力,都比之前强大了5倍。

        他的身体还有龙躯的加成,现在他的实力,远远超出了正常二品武者的水平。

        依他猜测,以他现在的实力,或许离那个武道五品的玄甲队长,只差一线了。

        此时,青阳公主的婢女雨梨,斜倚在屋檐下,静静看着凌涯。

        这几天,她衣不解带,一直在照顾公主。

        到了今天,公主总算是恢复了意识,有了一定的自理能力,她能稍微休息下了。

        这小婢女楚楚可怜地走到院子里,看了凌涯良久,才出声问:

        “凌公子,你……在做什么?”

        “我?”凌涯转头,“我在晒月亮。”

        “……”

        雨梨压住了吐槽欲望,轻声走到他旁边,肩膀若无其事地贴到了他胳膊上。

        “公子,雨梨先前说的,要为公子当牛做马,可没忘哦!~”

        凌涯流汗黄豆脸:“还记着呐?”

        “古人云,一诺千金,雨梨可不是说说就算。”她仰脸说,“不过,一仆不可事二主,我要好生向公主请辞,才能入公子家门。”

        凌涯说:“大可不必,我家是寒门,是真养不起婢女。”

        “不做婢女,做别的也……也不是不可……”雨梨踮起一只脚尖,语气变得忸怩起来。

        凌涯无视了她的话,继续说:“……何况,我救的是她,又不是你,要报恩,让她自己来报恩。”

        雨梨露出惊讶脸:“原来公子喜欢的是公主?”

        “啊?”

        凌涯被她百转千回的理解能力打了个措手不及。

        雨梨点着嘴唇道:“若是这样,恐怕会很难,毕竟公主的婚事乃是家国大事,儿戏不得,雨梨也顶多为你多向公主吹吹风……”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凌涯制止了小婢女的暴走妄想,伸手道,“如果你实在想报答我,每次见面让我揉揉就好。”

        雨梨的脸上闪过一丝挣扎,接着红着脸低头说:“ha……好,不过,别让别人看见。”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现在??”小婢女紧张得有些破音,她四处张望了下,手指缠绕,小声说,“现在……那就现在吧,要不,去你房间吧?”

        “去我房间?不用了,我看这里就挺好。”

        凌涯捧起她的脸,就是一顿揉圆搓扁,揉得婢女花容失色。

        “啊,舒服了。”

        放开她之后,凌涯终于满足了。

        早就想搓了。

        手指间还带着少女水做骨肉的甜腻感,正在回味时,只看到小婢女一脸不爽地瞪着自己。

        “怎么了?”

        “就这?”

        雨梨被这么揉了一通,有些放下心来,却也有些不满。

        放心是怕凌涯真的做了不轨的事,不满就不知道是为何了。

        正在两人对视间,廊下忽然传来一阵不合时宜的轻咳。

        “咳咳。”

        两人转过头,正好看到青阳公主森寒的目光,雨梨顿时魂飞魄散。

        青阳公主一身素白的睡衣,在月光下,衬地俏脸粉扑扑的,眉眼明媚,弱柳扶风,胸前微微凸起初具规模,表情凛然不可侵犯,身体却极易推倒,格外可爱。

        “公!……公主殿下?您怎么出来了?外面风大,快进屋歇着……”

        雨梨去扶公主,公主回头看着凌涯:“可是……”

        “要是您身体欠安,婢子就算死也难辞其咎啊!”

        “但……”

        公主欲言又止,似乎想对凌涯说些什么,可终究没说出来。

        凌涯耸了耸肩,自己回屋睡去了。

        ……

        就这么又过了几天,京城那边,皇帝的圣旨终于来了。

        玄甲军把情况汇报上去了,皇帝也不知道什么心情,但从圣旨上看,他情绪还算稳定。

        圣旨里先是慰问了长公主,接着,把玄甲军狠狠谴责了一遍,还把那个队长给撸了,贬为庶民。

        这当然和刘公公的密报有关。同样,既然玄甲军队长背了全锅,其他兵士就被轻轻放过了。

        玄甲军队长全锅也不算冤,公主亲自战斗中了寒毒,他身为队长身负保护职责,却一没伤二没死,就算没刘公公奏报他也得被撸。

        最后勉励了一番刘公公,让他领衔带队玄甲军,守护好长公主,让她安心养病。

        至于想象中的封赏,只字未提。

        凌涯苦笑,这皇帝看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公主不囫囵个地回去,他是不会轻易赏赐的。

        晚间,凌涯一个人在院里晒月亮,公主施施然从门口来了。

        她衣裙飘飘,眼睛也不往他身上多看,好像只是寻常路过。

        路过的时候,却递过去一句话:

        “你当心些。”

        “嗯?”

        凌涯转过头,刚好看到青阳公主修长的脖颈。

        “那个玄甲军的队长,名字叫梁启书,是梁家旁支的人。”青阳公主说,“他好像记恨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