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16.拜师

016.拜师

        玄甲军队长欲哭无泪,只得从头开始磕。

        “一、二、三、四……”

        一边磕,一边发抖。不是怕,他是气得发抖。

        这一次,他这个当队长的面子,算是在同僚面前彻底折没了。

        想起身后军士们看自己出丑时诧异、鄙夷、不屑的表情,他喉咙里就忍不住发出“嗬嗬”的嘶吼声,却拿面前那笑嘻嘻的小贼无能为力。

        又磕了大概有五十个,凌涯才挥挥手说:“好了好了,磕几个意思意思得了,我又不生气。”

        那玄甲军队长抬起头,脸上的仇恨一闪即逝。

        你都让我磕了一半了!现在才说不生气!

        还意思意思呢!都一半了也能叫意思意思吗?!

        分明就是故意的!

        和玄甲军队长的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不过凌涯一点都不慌。

        他反正马上要走了。

        一会儿,凌涯已经出现在了薛神医面前,向他辞行。

        “神医,再耽搁下去,我爷爷遗体便要坏了,我便不留,先向你辞行了。”

        薛宁却笑呵呵地拉住了他:

        “贤侄,你既然到我庄上,还帮了我这么大忙,我若是不能让你爷爷遗体完好无损地落叶归根,薛某在江湖上还如何混下去?”

        说罢,薛宁把他引入内堂,大费周章取出一个铅盒,从盒子里,取出一枚珠子。

        珠子一拿出来,凌涯顿时感觉整个房间的气温都变寒冷了几分。

        仔细看去,这珠子通体透明,内里似乎有雾气静静盘旋,十分神妙。

        “这个是?”

        “冰魄珠,”薛宁笑道,“这珠子,可是一件宝贝。”

        凌涯瞪大了眼睛:“这岂是宝贝,这是至宝!”

        冰魄珠,是天下至寒凝结而成。

        这种珠子,放在水中,一桶水能马上变成冰,寒气永远不散;若是人死了,放在尸身嘴里,尸体可千年不坏。

        对于现在的凌涯来说,没有什么比这珠子更需要的了。

        薛宁一笑说:“这是我治好一位江湖豪杰后,他送我的礼物,现如今你有急用,送你了。”

        凌涯猛然抬头:“这么贵重的物品,送给我?……不,叔父,我不能收。”

        “收下吧。”薛宁捋须笑道,“贤侄,你今天帮我的忙,可是两颗冰魄珠都不足以还你的恩情。”

        凌涯摇头道:“我的朱果,乃是给公主了,又不是给你用了,要还这恩情,让皇帝还就是了。”

        薛宁大笑:“贤侄果然有趣,不过,这冰魄珠,你必须收下。”

        之前凌涯带着凌诚儒尸身上门求助时,他本拟把这珠子借给他,现在,他帮了薛家的大忙,薛宁干脆好人当到底,直接送他了。

        他把冰魄珠强塞到凌涯手心,凌涯顿时通体一凉。

        接着,从他体内自然而然生出了一股热力,去对抗那珠子。

        凌涯心中一动,却听得薛宁说:

        “这次救了公主,我薛家能得到无数好处,这可是十颗冰魄珠也换不来的,你就安心收下,。”

        凌涯觉得再推辞就虚伪了,于是将珠子放在怀里,道:“那就谢谢叔父了。”

        两人一起到停灵的位置,凌涯小心将珠子放进凌诚儒口腔内后,那尸身竟冒气阵阵寒气。

        再一模那肉身,竟感觉皮肤弹手,好似人活过来似的。

        凌涯不由得摇头感慨这冰魄珠的奇妙。

        薛宁捋须微笑,拍着他肩膀道:“这珠子,是还我老友之情,对你帮助却不大,我还另有报答。”

        凌涯道:“还有?”

        “我老友既有了冰魄珠可保身体,你就可在此多留几日,闲着也是闲着,你可愿意,跟我学习医术?”

        凌涯心中一喜,当即拜道:“师傅!”

        薛宁捋须大笑。

        行走江湖,医术是必不可缺的。学会了医术,对凌涯的好处说不定比冰魄珠还大。

        况且,薛家结交广泛,当了薛宁徒弟,还有很多隐性好处。

        就这么拜了师,凌涯和薛宁走出内堂,却见到刘公公刘瑾正微笑等他。

        “凌公子,来老奴这里一下。”

        凌涯走过去,刘公公两只粗糙的手,上上下下,从头顶到胳膊、再到双腿,把他摸了个遍。

        一边摸,一边不住点头笑着说:“好,好,好!”

        凌涯想到这是个太监在摸自己,只觉得背后发寒,紧张道:“请问大人,好在哪里?”

        “好就好在,你小子是个练武奇才!”刘公公微笑道,“你这身体,这骨骼,要是修行炼体术,怕不是40岁就能入8品、当宗师了!”

        凌涯问道:“您难道是要教我炼体术么?”

        刘公公妩媚笑道:“你小子倒聪明,还不叫师傅?”

        凌涯:“师……傅?可是,我还要跟薛师傅学医术呢。”

        刘公公转头,指着薛宁,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那就上午学炼体,下午学医术!”

        这么敲定后,凌涯平白多了两个师傅。

        青阳公主体内的寒毒,要连服3天药,才能彻底拔除。

        而朱果制的药,药性猛烈,就算对身体有益,也不能马上上路,需要好生调养,才能确保不留隐患。

        所以算下来,青阳公主至少要在薛家庄上留一个月。

        之前凌涯就和玄甲军队长不对付,两边自然不可能同住一处。

        最后还是刘公公定了调,让凌涯住在薛家宅子里,玄甲军只留一队,在薛家庄子旁的空宅驻扎,其他人都在镇外借宿。

        于是,凌涯便安心在宅子里住了下来。

        当晚,他偷偷单独去找了薛宁。

        “师傅。”他一拱手,神神秘秘地,往薛宁手里塞了一枚朱果。

        薛宁万万没想到,这个徒弟居然又递过来一朱果,当即大惊。

        “这个是?!”

        凌涯小声凑过去说:“师傅,其实我采了三颗朱果,给公主治病用了一颗,自己还留了一颗,这一颗是孝敬您的。”

        薛宁脸色大变,把朱果推了回去:“这可使不得,这朱果是武者的大补之物,无比珍贵,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凌涯又把朱果推了回去:“朱果三天即坏,吃多了又容易走火入魔,索性吃不了也浪费,这颗您便收了吧。”

        薛宁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接了过去。

        “老夫已经过了炼体的年龄,这朱果也用不到,几个儿子都不成器,给这个,那边便要骂偏心,干脆,把这朱果做成朱果果脯吧。”

        “朱果果脯?”

        “没错,用特殊手法晾成果脯,便可锁住朱果内的药力,保存一两年都成。”

        凌涯心念一动,道:“师傅,我那枚朱果也想制成果脯,能否教给我方法呢?”

        薛宁得了朱果,心情大好,点头道:“当然可以!”

        ……学了制果脯的手法,凌涯便准备离开。

        离开前,再三叮嘱薛宁道:“师傅,我可没有第四枚果子,您可千万别告诉刘公公,他要生我气了。”

        薛宁捋须笑道:“哈哈哈,那我自然知道。”

        他笑着摇头,目送凌涯离开。

        从薛宁那儿出来后,兜了两个圈子,凌涯却又钻进刘瑾的房间。

        “师傅,徒儿有一物要孝敬您老人家,您可千万别告诉薛宁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