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14.我有

014.我有

        婢女眨了眨眼睛:“你居然和薛家有旧?你不是山野村夫吗?怎么和权贵有旧?”

        凌涯手撑在腮旁:“我有说过我是山野村夫么?”

        “好像没有。”

        凌涯说:“我家族是凌家,正经权贵……虽然是寒门。”

        婢女捂嘴道:“啊呀,那倒是我从门缝里看人,把你瞧扁了。”

        “快道歉。”

        婢女“咯咯”笑了起来:“这有什么好道歉的?你穿这样的衣服,谁都会把你认错的,公主也认错了,你难道要她道歉么?”

        “那必然的啊。”

        “你这人真有意思,我叫雨梨,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大名凌涯。你名字挺娘娘腔的。”

        雨梨一巴掌拍在他肩上,说:“讨厌!我本来就是女生!多好听的名字,被你说成这样!”

        就在此时,刘公公一推门出来了,面色铁青,纵身一跃,就出了墙,不知往何处去了。

        雨梨匆忙提着宫裙站起来,问薛宁道:“神医,我家主人怎么样了?”

        薛宁摇了摇头,叹气道:“也只能指望发生奇迹了。”

        雨梨面容一变,问道:“难道您都无法救得了主人吗?”

        薛宁再次摇了摇头。

        “恕在下无能为力。”

        雨梨马上跪下了,脸上泪如雨下:“先生!请你一定要救救公主!她是世上最好的主人,最温柔的长公主,她可不能死啊!”

        薛宁低头直叹气。

        他绝对是想救公主的,且非常急切。

        青阳公主死在自己院子里,这要是传出去了,对他薛家是毁灭性的打击。

        自己半辈子的奋斗努力,好不容易搏来神医的名声,恐怕都要付诸东流,还有可能引来皇宫的怒火。

        要知道,长公主可是皇帝最疼爱的孩子。

        只是,这寒冰蛟的寒毒,实在是太罕见,也太棘手。

        没有朱果,皇宫里御医全来了也不管用。

        他能给公主再延命三个时辰,别看只是几针,已经算是凝聚毕生功力的圣之一手了。

        薛宁心生悲凉,说:“我也听说长公主爱民如子,薛某比任何人都想要治好她,但……实在是力有未逮。”

        凌涯站在一旁,觉得有些恍惚。

        之前那青阳公主还活蹦乱跳的,转眼就要没了,实在是人生无常。

        虽然那公主任性且使坏,但他不讨厌对方。

        从她的角度,也确实挺为自己这个陌生人考虑。

        在上位者中,她确实算是不错的了。

        雨梨哭诉道:“先生,若是能救主子,摘了我的心肝,我也愿意啊!”

        薛宁摇头:“心肝非药,若不能在一个时辰内找到朱果,薛某也没有半点办法……”

        听到“朱果”两个字,凌涯眼睛一眯,心中咯噔一声。

        自己背后包袱里有一大堆呢。

        “朱果,早说啊。”他说,“我有。”

        薛宁一惊,抱住他的双肩:“此话当真?”

        凌涯一笑:“都这种时候了,骗你有何好处?”

        他大踏步走进停放凌诚儒尸身的内堂,做出寻找的样子,实际上迅速从包袱里摸出一枚朱果放在手心,然后大踏步走出来。

        “请看。”

        薛宁将那朱果放在手心,仔细一看,随后欣喜若狂:“确实是朱果!确实是朱果啊!”

        凌涯说:“这是我偶然在山里采到的,本来打算找合适机会买了,换成路上盘缠,既然人命关天,便赶紧拿去用吧。”

        薛宁将朱果捧在手心,如获至宝,双手都颤抖起来,唯恐把这唯一的希望掐灭了。

        “贤侄大恩,薛某日后必倾力以报!”

        说罢,他匆匆往后厅走去。

        雨梨脸上泪痕未干,问道:“神医,公主有救了吗?”

        “有救了!有救了!”

        薛宁一边走一边大声道。

        雨梨脱力一般,就地跌坐下来。

        凌涯搀住她胳膊,说:“既然有救了,就不要寻死觅活了。”

        雨梨没起来,反倒直接扑在地上,五体投地道:“公子大恩,雨梨死也无以为报!请受雨梨一拜。”

        凌涯把她搀了起来,说:“你死干什么啊?死了对我也没好处啊。”

        雨梨哭唧唧地抬起头,在她泪眼朦胧里,现在的凌涯,就像身上发着光。

        她身体软在他怀里,都不愿意动了。

        “公子,公主还没好,雨梨要悉心照料她,等她痊愈了,雨梨就请辞,到你家里,为你当牛做马。”

        凌涯装作吃惊道:“什么?我家很穷诶。”

        雨梨含泪说:“就算公子是乞儿,雨梨也心甘情愿。”

        “我的意思是,我家可养不起你,别来。”

        “呃……”

        小婢女被噎住了。

        此时,死了心的刘公公,从外面回来了。

        一个时辰已过,他还没有找到朱果,此时回来,只是为了见公主最后一面,看看她能否留下遗言。

        刚进屋,他就看见满面泪水的婢女跪在那山野少年面前,说什么要给他当牛做马。

        他双眉一竖,第一反应,是这婢女知道公主要死了,想逃了,央求那少年收留。

        刘公公忠心耿耿,见不得这种奴仆,一怒准备一掌把她和那山野少年两人一起拍死。

        但随后他又想到,公主如果不能活下来,他死也好,活也好,终究是没什么两样。

        对于陛下来说,一万个死了的婢女,也不及一个活着的公主。

        他顿时心如死灰。

        他长叹一声,双掌交叠,对那婢女说:“我死之后,你告诉玄甲军,把我尸体用马匹踏烂,抛于道中。”

        说罢,他准备朝自己额头拍下去。

        雨梨赶紧道:“刘总管!公主有救了!”

        “什么?!”

        刘总管一个箭步上前,抓住婢女的双臂:“你刚才说什么?”

        “刘总管……你抓得我……好疼!”

        刘总管发现不妥,松开手,急切地问:“公主有救了?薛神医有办法了吗?”

        雨梨摇头:“不是,是这位公子,他恰好有一枚朱果,给了薛神医,现在,薛神医正在后面熬药呢!”

        刘公公抿紧嘴唇,当即向凌涯跪下,一个大拜。

        “谢公子!”

        凌涯连忙上前去扶他:“公公,别,举手之劳而已。”

        刘公公起身,脸上已挂了泪水,小声说:“我现在去为薛神医护法,等公主好了,老奴就倾我所有,来报答公子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