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10.回京

010.回京

        大玄历三十五年秋,虹光冲天而起。

        当日,在幽深的皇宫内,一道御制剑书,朝南天疾驰而去。

        大玄以飞剑传书,即使遥远的南国,飞剑也可以转瞬即至。

        南国青阳郡,帘幕重重的公主府邸,接到剑书的青阳公主,眉头紧锁。

        “终于到这一天了。可是为何……是现在?”

        贴身婢女不敢怠慢,出声询问道:“可是天子,终于要宣殿下回京城了?”

        “嗯。”

        青阳公主点了点头。

        由于常年隐居在深院中,极少有人能目睹青阳公主的真容。

        但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会由衷认同,“一顾倾人国、再顾倾人城”这句诗,是对她最好的写照。

        她太美了。

        今年刚满十六岁的青阳公主,黛眉如烟,俏脸如月,黑发如瀑,虽然身材还未发育,可光看长相,已经令人难说半个不字。

        从小,青阳公主就是天子最爱的孩子,可在5年前,不知为何,天子将她放到了远在南国的青阳郡。

        当时还有传言,是她失宠了,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这乃是天子极为重要的一步棋。

        等到哪一天她被召回京城,就一定是出大事了。

        她本以为,离自己被召回京城,肯定还需要几年,没想到,这日子来得如此快。

        从这个方面讲,她还要感谢那个弄出天地异象的观星士。

        “收拾行李,点齐家丁,带上玄甲军,即日启程。”

        青阳公主秀眉微抬,道:“向着京城!”

        三日后,车队经过君山山麓。

        巍巍君山遮住阳光,洒下清凉,让车队的众人感到舒服不少。

        青阳公主的玉手从车窗中伸出来,玄甲军队长看到,连忙打马上前。

        这只手,如同温润的白玉一般洁白、晶莹,好似一捧就会碎,一捏就会化。

        玄甲军队长甚至不敢多看,他觉得自己的视线看到这只手,都是在玷污公主。

        青阳公主是大玄的瑰宝,是人民津津乐道的倾国美女,如果被知道他心里对公主有非分之想,分分钟会被愤怒群众给扬了。

        公主懒懒的声音从车内传来:“到哪里了?”

        “回公主,这里是君山山麓。”

        “去前面探探。”

        “是!”

        玄甲军队长点了几个人,到前面探路去了,车队自然放慢了速度。

        正在车队缓缓前行时,一个拖着板车的少年,从后方靠近了。

        这少年穿着土黄色的村民衣服,头上绑着条白毛巾,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乡下人打扮。

        可他身体颀长,浑身的肌肉,即使覆盖在粗布衣服下,也能看出块块分明。

        他速度加快,很快追上了车队,似乎想要超过车队。

        护卫在一旁的玄甲军士,看到他想插队的表现,不满地皱起眉头。

        “喂!”那军士指着他的板车,“乡巴佬,你干什么的?”

        那少年抬起头,却让军士一惊——少年剑眉星目,仪表不凡,一点不像是寻常村夫的样子。

        这少年,正是刚从山上下来的凌涯。

        他呵呵笑着说:“军爷,我赶时间,行行好让我先过去。”

        军士眼睛一翻,说:“你也不看看是谁的车队?岂是你能超的?”

        凌涯依然很和气地笑着说:“天下路天下人走得,为何我不能超?”

        军士眼睛一瞪,道:“你睁开你狗眼看看!这是长公主府邸的旗!”

        凌涯说:“长公主怎么了?长公主就不能超吗?我快啊。”

        旁边玄甲军军士嬉笑起来:“你跟个乡巴佬废什么话?给他点颜色看看,看他还有什么想法。”

        那军士翻身下马,伸手往他板车侧边一搭,嘴里说着:“我把你车给你掀了,看你还超不超。”

        他一使劲,凌涯把手往板车上一按,板车纹丝不动。

        凌涯心中倒是一动:“武道二品。”

        这公主府邸的随便一个小兵,都是二品武者,果然厉害。

        要知道,一个二品马匪,都能拉起一支四十人的马匪队伍,这人若放到外面,能在武馆赚老鼻子钱,在公主府只能当个小兵。

        旁边其他玄甲军士笑起来:“你没吃饭是吧,行不行啊?”

        推车的军士嘴巴都气歪了,对凌涯道:“你这车上装的什么?怎么这么重?”

        他丝毫不相信,这个身上一丝武道气息都感受不到的少年,比他力气还大。

        板车的垫子下面,忽然“吱”的一声,钻出一个白色的毛茸茸小兽物,爬到凌涯肩上,对着那军士张牙舞爪。

        那军士吓了一跳,大叫道:“妖怪!”

        接着,响起一片“苍啷啷”的拔剑出鞘声。

        凌涯说:“这不是妖怪,只不过是一只小狐狸罢了。”

        前面车厢内的帘子被掀起来了,公主的贴身婢女探出头,轻轻“咦”了一声,接着,把头缩了回去。

        “停车。”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车厢内传来,整个车队应声而停。

        车门打开,一只脚从车门内伸出来,车队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接着,青阳公主本尊,就这么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公主!”

        车队众人都跪了下去,只留凌涯孤零零一个,像个旗杆似的在那儿站着。

        青阳公主频频婷婷地朝凌涯走了几步,接着站在了原地,目光盯着他肩头那只小狐狸。

        “好可爱。”

        她忽然说。

        凌涯回头看了一眼小白狐,这自来熟的憨货哪里可爱了?

        “能给我摸摸吗?”

        凌涯没工夫跟小女孩扯闲,没耽误一秒钟,凌诚儒遗体就要多腐烂一分,他不客气地说:

        “能先让我过去吗?”

        公主皱起了眉头,这才将目光移到凌涯脸上。

        她的视线刚刚接触到他的脸,整个人就微微一怔,本来紧锁的眉头也松弛下来。

        这个男的,有点好看的。

        而且,他身上似乎有种莫名气质,让人很想靠近他,贴近他,贴到身上……

        青阳公主使劲晃了晃脑袋,把奇怪的想法赶出去。

        青阳公主说:“你给我摸摸,就让你过去。”

        凌涯脸上浮现了一丝挣扎的颜色,随后,似乎是妥协了,目光黯淡下来,闭上眼,把自己交了出去:

        “你摸吧。”

        青阳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