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09.破贼

009.破贼

        君山村里,篝火“噼噼啪啪”地燃着。

        马匪围坐在篝火前,相顾无言。

        整个营地周围,除了受伤马匪的呻吟声,没人说话。

        被一个小孩子骗,又被一条蛇弄死了一群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马匪大当家坐在篝火前,生着闷气。

        他受伤最轻,但他恨意最浓。

        他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直接杀了那小子?

        杀了他,不就没后面的事了吗?

        他们一窝蜂本来有40几个兄弟,经过这一轮吃瘪,只剩下十几人,还几乎个个带伤。

        而且,他看自己兄弟的眼神,都已经开始对他不信任了。

        还好那异蛇不知为什么没追上来,要是追上来,他们全得交代在这儿。

        “妈的!”

        大当家的突然站起来,走到一个躺在地上的人前面,上去就是一脚。

        那人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都怪你这个扫把星,要不是你带路,咱们会成这样?”

        那躺在地上的人,却是张三顺。

        这家伙被撞飞,树枝又穿胸而过,一般早该死了,可那树枝偏偏避过了他的内脏要害,他居然逃了出来。

        “真他妈是祸害遗千年!”

        大当家的一边骂一边折磨他。

        张三顺痛苦不堪,心中想的却是,最大的祸害不是你自己吗?

        发泄完脾气的大当家,回到篝火前,大声喊道:

        “都他妈顶天立地的汉子,别他妈愁眉苦脸了,喝酒喝酒!”

        应声者稀稀拉拉的,有马匪去取酒坛子。

        凌涯蹲在村落外,眯眼看着这群毫无士气的马匪。

        现在,正是除掉这些家伙的好机会。

        那大当家随是二品武者,可现在自己的龙躯几乎刀枪不入,挥手穿石,根本不怕他这种程度的。

        不过,对方好歹有十几个人,还是小心为好。

        他耐心地潜伏在树下,等待着时机出现。

        小白狐蹲在离他不远处,歪着头,似在疑惑他想做什么。

        艳阳高照,又到了中午,马匪们都灌了酒,又是人困马乏,横七竖八躺了满地,只留了一个放哨的。

        那放哨的马匪坐在一处房顶上,打了个呵欠,爬下房来放尿。

        刚解开裤腰带,草丛中伸出两只长臂,绞住了他的脖子。

        只听得“嘎巴”一声,那人的身体就软软倒下了,连声音都难发出。

        除掉放哨的后,凌涯眯眼看着不远处的马匪,心中想到一个主意。

        他现在是观星术一重天,已能使用一些粗浅的道法。

        观星术的道法法门,都是配合手印,激发体内灵气,做到隔空御物、伤敌、封印,其中最基础的手印,便是“临”字印。

        之前为了锻炼他的灵气运用能力,凌诚儒教过凌涯“临”字印的使用手法,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临!”凌涯捏了个手印,之间不远处的一间破屋内,一个油罐,摇摇晃晃地飞了出来。

        此时,众马匪都躺在地上,醉得晕晕乎乎,根本没注意到这油罐。

        操纵油罐飞到篝火上时,凌涯五指凌空一抓。

        “爆!”

        “嘭!”

        油罐在空中四分五裂,罐中菜油飞溅而出。

        一团熊熊烈火,瞬间席卷正片篝火。

        “啊啊啊啊啊啊!”

        那爆开的油罐,将篝火四周全部引燃,变成火星飞到旁边马匪身上,再引燃了旁边的酒,引发了更大的火灾。

        瞬间,十几个马匪全部被火焰吞噬,变身火人,在地上乱滚。

        “谁?!”

        反应最快的,是马匪的大当家,在油罐爆开发出声响时,他就睁开了眼,往后两个翻身,跳到了安全的地方。

        身上只沾到一些火星,很快就被他自行扑灭了。

        正准备去救兄弟们,忽见一个人影,拦在了他面前。

        大当家眯着眼,打量着面前的人,心中惊疑不定。

        从面相上看,这是昨天害他们损兵折将的罪魁祸首,可一夜不见,这人却长高了好多。

        不管如何,对方是敌非友,大当家一个箭步上前,大臂爆出血管,冲拳直击对方面门。

        这一拳,来势汹汹,如同猛虎下山。

        凌涯毫不退让,直接还了一拳。

        两只拳头在空中对撞,其中一方,摧枯拉朽地败了。

        败的是大当家。

        “啊——”

        大当家发出一声惨叫,他的整条右臂软绵绵垂了下去,骨骼寸断。

        凌涯这边也不好受,硬碰硬之下,他的拳头上的皮肉绽开了,血花飞了出来。

        可他只是甩了甩手,手上的伤口,就瞬间愈合,恢复如初。

        只要不是致命伤,龙躯都能瞬间恢复。

        凌涯并没有让大当家痛苦多久,并指如刀,直插大当家的喉管。

        这个武道二品的马匪,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倒在地上断了气。

        凌涯提身纵跃,把剩下还活着的马匪,一一斩杀干净。

        最后,只剩下一个离篝火最远的张三顺活着了。

        他胸口受伤,躺在地上不能动,马匪也不愿意管他,没想到反倒救了他,让他成了唯一活下来的人。

        “大、大侠,你行行好,不要杀小的,小的愿意给您当牛做马……”

        张三顺满脸挤出谄媚的笑容,躺在地上,不住哀求。

        对于这种两面三刀的小人,凌涯没有丝毫同情心。

        这家伙,死了全村人,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勾结马匪,足见是个小人,留在世上也是祸害。

        而且,如果不是他告状,自己也不会被马匪逮住。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他又不是圣人。

        凌涯没有理他,径直经过,从他腿上踩了过去。

        经过时脚下暗暗用力,把他的双腿都踩断了。

        张三顺痛得直接晕了过去。

        凌涯在村里找到一辆手推板车,又在之前的树洞里找到凌诚儒的遗体。

        掀开包裹凌诚儒的布,凌涯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我的爷,脸色这么难看,是嫌我来接您接迟了么?”

        死人显然不会有意见。

        凌涯说:“有意见也没用,你就我一个孙子。”

        和表面上的开心不同,他抬头看天,阳光猛烈。

        照这天气,再有个三五天,尸身就会腐烂掉。

        必须加快步伐。

        他将凌诚儒的遗体,以及马匪搜刮到的钱、粮,都装在了板车上。

        他还找一户“借”了一套合身的衣服,打扮成了寻常农家青年模样。

        随后,他就点起一把火,将整个君山村给烧掉了,防止这里再变成其他马匪的据点。

        做完这些,凌涯推着板车,背对火海,默默离开这里。

        那小白狐蹦蹦跳跳,跑到他旁边不远不近的位置,和他并排行着。

        “你要跟我一起么?”凌涯看着那白狐,那小白狐也歪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表情相当人性化。

        “……随便你了。”

        一人一狐,缓缓向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