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04.下山

004.下山

        在最后时刻,凌涯也没有告诉老人自己选了地球当命星。

        不是他心肠硬,主要他当时想的是,他要向给老人说清楚怎么炼的地球,还得解释日心说、行星恒星、万有引力……等等一系列天文学常识。

        老人本来就快不行了,一听这些,恐怕更不行了。

        无论如何,凌诚儒带着许多问题,一起进入了幽冥的地府。

        值得庆幸的是,老人是含笑而终的。他死之前,都认为凌涯守口如瓶,日后必成大器。

        帮老人合上眼,凌涯站起来,纵目四周。

        君山山顶,尸横遍野。

        王家子弟一多半死在了冲突中,尸体都没有带走。

        这些人当中,唯独没见王战和王骁。

        凌涯钻进倒了的茅屋中,摸了一阵,只找到了几锭碎银子,和几件还算完整的衣服。

        凌涯数出来一共三两四钱银子,大略算了算,这些钱只够他走500多里。

        凌诚儒隐居在此处,吃穿用度花销不大,家中备着的银两本就不多。

        这里真正有价值的,是放在屋子里书架上的那些书籍,但数量太多且太重,肯定是无法带走了。

        凌涯在书堆里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凌诚儒死前所说的那本《拾遗录》,放入了怀里。

        “咦,这是?”

        在《拾遗录》旁边,他还看到了一本之前没见过的书,书封上写着《奇经八脉图录》。

        翻看了一下,这是一本医书,凌涯也把这本书揣进了怀里。

        回到凌诚儒跟前,他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爷爷,你为了我而死,这辈子恩情无法得报,只有来生报答了。”

        “您安心去吧,我会保护好凌家的。”

        上空响起一声鹰啼,他抬起头,看到天空中有山鹰盘旋。

        山顶死了这么多人,血腥气浓郁,这些猛禽闻着气味来了,他要是一走,它们便可以下来饱餐了。

        凌涯觉得心中不是滋味。

        那些王氏子弟也就算了,死有余辜,一想到凌诚儒也会化为山鹰的口粮,他就于心不忍。

        “爷,您想落叶归根么?不想的话,就摇摇头……没说就是想了。”

        “嗯,我带你回家。”

        他把老人的尸体裹在被单中,用绳子系在背上,步伐蹒跚地往山下走去。

        于是,一人一尸,就这么下了山。

        昨夜他一夜未睡,又爬了一趟君山,理应困倦得爬不起来了,但他此时却仍很精神。

        只因他突破了观星术一重天,他已经做到将地球灵力纳入体内循环,只要稍微一运转,脑筋就感觉一凉,瞬间恢复精神了。

        现在的他,就算一两天不睡觉,也依然能保持注意力集中。

        炼体术长于肉身,观星术长在精神力。修行观星术,思维会变得更加敏锐,精神力也会增长得很快。

        因此,观星士都是后期英雄。三重天以前,武者对于观星士都有优势,三重天之后,这个优势就会被抹平。

        走在山腰上,云气翻腾,凌涯极目望去,君山山脉奇险俊秀。

        忽见一处地势低洼出,云气在那里不是白色,而是蓝色,略微惊奇。

        再仔细看时,却又发现那蓝色的不是云气。那蓝色蒸腾的烟雾,似乎是从地底散发出来的。

        他在这山中修行两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象,一开始有点怀疑,是不是王战跟凌诚儒两人打得太激烈,把君山打出毛病了。

        过了会儿,他才转过弯来,可能不是君山变了,而是自己变了。

        他现在已经突破了一重天,并且成为了地球星君。

        按照《拾遗录》里面的记载,他现在拥有两个异能,一是气机隐蔽,二是地脉之眼。

        他能看到那蓝色烟雾,可能是地脉之眼的功劳。

        凌涯赶紧翻开《拾遗录》,扫了一道后,才明白地脉之眼是怎么回事。

        根据书中记载,地球上遍布灵气,这些灵气就在大大小小的地脉当中流淌循环,滋润万物。

        处在灵脉旁边的人、动物、植物,都会因为灵脉,变得生机旺盛,百邪不侵,在灵脉旁边修炼,也会事半功倍。

        只是寻常人看不到灵气,只有拥有地脉之眼的星君,才能看到灵气。

        “原来那就是灵气,那里灵气浓郁,看来是一个福地洞天。”

        凌涯突然想起,爷爷曾告诉过他,那处山洼当中,有很多猛兽,更有一条妖化的异蛇,毒性猛烈。

        本地猎户平时,也是绕着那里走的,唯恐被异蛇盯上。

        如果他再强大一些,肯定会去那里探一探,可是他现在实力尚且弱小,背后还背着遗体,只能作罢。

        又走了半日,太阳升到头顶,即使在山中,树荫也遮不住猛烈阳光。凌涯已经汗流浃背,走一回儿就停下来歇息。

        这么久他都没沾一口米、一滴水,已经乏得不行了。

        “前面就是平时采买生活物资的君山村,等到了那里,就歇息一阵吧。”凌涯半是自言自语,半是跟背后的凌诚儒说。

        凌诚儒的遗体沉默以对。

        又走了半个时辰,凌涯逐渐接近了君山村,可等他到了村落边,眼前印入的景色,却让他惊呆了。

        两天前还来过的这处和美山村,此时房屋倒塌,尸横街头,整个村子寂静一片。

        凌涯快步向前。离得越近,眼前的一切便越是惊悚。

        无数苍蝇嗡嗡乱飞,绕着十神盘旋;禽鸟啄食着路边遗骸;两条野狗抢夺着一条臂膀……

        这副景象,简直如同地狱一般。

        “滚!滚!走开!”

        把那些野兽驱赶开,凌涯走到一处尸身面前,发现是平时沽酒的酒家老板的女儿,此时已经化为亡骸。

        他忍不住想吐。

        仔细检查了这些人的伤势,发现都是一击毙命,而且伤口处还残留着灵力痕迹。

        这明显是观星士下的手。

        仔细一思考,便能知道谁是凶手了。

        “王氏,你们好狠毒!”

        那王战二话不说就下令杀人,宁可杀错不放过,这君山村落的屠杀,想必也是他的手笔。

        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王氏是被他引来,这些人也是他间接害死的。

        但他很快就把这个念头驱逐出去。

        “冤有头,债有主,只有愚夫愚妇才会乱攀仇家。你们尽可安息,只要我活一天,我就必向王氏寻仇。”

        正在此时,一阵马蹄声传入耳朵。

        凌涯赶紧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大哥!今儿个可真是撞大运啊!”

        “是啊,这君山村虽穷,可全村加起来,也有不少口粮银两,这次算是大丰收咯!”

        凌涯眼睛微缩,从路尽头转过来的,竟是一群马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