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幻梦新朝在线阅读 - 第273章 刘秀谜团

第273章 刘秀谜团

        床弩在如此近的距离发射,虽然没能将他射死,却使他受了极重的内伤。

        身上虽然也被割出了无数伤口,却不是什么重伤。

        东方明的心里同样的冰冷一片。

        他本以为凭借手中连弩和床弩的一射之威,就算无法杀死这个自称刘秀的年轻人,至少也能让对方重伤不起,然而他没有想到,此时弩匣已空,再无余箭,可对方依然没有死。

        更令东方明感到心寒的是,他本以为对方被自己偷袭受伤,手下又死伤一片,此时应该痛怒欲狂,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然而当刘秀长啸起身之后,眼眸里的情绪依然是那般冷漠,似乎根本不在意周围的属下和自己的伤势。

        看来这个人果然不是普通的天人境强者,不仅武功极强,而且从心志上来论,也有着远超年龄的镇定,甚至显得有些恐怖!

        看着在逐渐走来、神情却像冰一般冷的刘秀,东方明只觉得嘴唇有些苦涩,心想难道老子今天真要交待在这儿?

        他转头看看宫玲,只见小丫头脸色极为苍白,嘴唇也有些发紫,方才破那一剑本就受伤不轻,还没缓过劲来,又被自己一路拉着高速奔到床弩边,此刻神情愈发委顿,勉强盘膝坐在地上,正在闭目调息,显然短时间内没有再战之能。

        隐隐约约间,一丝代表着死亡的绝望涌上了他的心头。

        但东方明绝对是一个在确定自己死亡之前,永远不会绝望的人。

        当自己有能力的时候,自然要先下手为强,可当自己处于劣势的时候,能拖一刻便拖一刻。

        为了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他看着刘秀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开口说道:“阁下叫做刘秀,敢问表字怎么称呼?”

        这句话一来是拖延一下时间,二来也确实是东方明心中的一个疑问。

        东方明的问话显然引起刘秀的兴趣,他停下脚步,沉声地说道:“我姓刘名秀,表字文叔。”

        东方明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显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眼前这个刘秀,连表字都和日后那个开创了东汉历史的光武帝一样。

        他历史知识虽然极为一般,可是著名人物的大概生卒年他还是有一定的了解,他的记忆中,光武帝刘秀应该是公元元年前后出生的,就是说此刻他就算已经降生,也应该是个婴儿,绝不会是个青年,而且还是如斯高手。

        虽说天下同名同姓者比比皆是,可是姓名相同并不奇怪,但如果连表字也相同的话,那就不见得是巧合了。

        东方明吃惊之余,暗暗忖道:难道后世的历史书出现了纰漏?

        但旋即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历史传到后世,很多事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大多真假参半,可涉及到年代的记载,尤其是著名人物的生卒年,还是很少有偏差。史官们往往只是在事件上添油加醋,却极少在年份上作假。

        可眼前却活生生站着一个和光武帝刘秀同名同姓表字相同的人,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刘秀见东方明半晌无语,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古怪,涩声问道:“你知道我的名字对吗?而且你也知道我日后的身份!”

        “你……你日后的……身份?!”这下东方明彻底蒙了,一股寒意从心中升起,迅速传遍全身,看来对方的来历的确大有古怪,听他的口气,不仅知道刘秀日后会成为皇帝,而且似乎还知道自己的来历。

        这个年轻人是什么人?除了自己这个穿越者,又有谁会知道这些事情。

        东方明的目光扫过了刘秀手中的长剑,眼睛顿时一亮,马上就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你认识我?或者说另外一个我?”

        刘秀面无表情,点头说道:“认识。”

        果然如此,东方明心中的疑惑少了些,忽然开口问道:“你知道我的来历?”

        刘秀嘴角泛起了一丝讥讽的笑容,微嘲说道:“我们对你的了解,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你们是轮回宗的人?”东方明双眸微缩,继续追问。

        刘秀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道:“可以算是。”

        东方明看着他,想了想问道:“方才见面时,你说的钜子是什么人?听这个称谓,难道是墨家领袖?”

        刘秀挑了挑眉,似乎有些不耐烦,冷声说道:“我今日是来取你性命的,对一个死人,我不需要解释那么多。”

        就在这时,他们脚下的山谷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大乱。

        早先东方明进谷之时,山谷两侧皆有密林,两侧密林中皆有埋伏,他为了破掉床弩,是从南侧密林攻上了这处山头,而此时,北侧密林中冲出了一队黑衣人,足有三五百人,向着谷中防守的百名东方营士兵杀去,显然是弩箭已经射尽,要开始贴身肉搏了。

        架设床弩的山头离着山谷有一段距离,此刻朔风怒号,刮起了谷中的积雪,所以对谷中情形看得并不十分真切,可就是随意一瞥,刘秀的面色已然变得极为难看。

        只见数百黑衣人气势汹汹奔着东方营士兵杀去,可还没等靠近东方营布下的盾阵,便已经有不少冲在前面的黑衣人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连珠弩!

        东方营侍卫,每人都配有连弩。

        在半自动连弩面前,这些贸然冲进射程的黑衣人,不啻于是一个个活靶子。

        只是瞬间,那些黑衣人便已死伤一片。

        随着敌人倒下,只见东方营阵中的夏侯杰把手中刀向空中一举,百名健儿齐声呐喊,声震山谷,左手持弩,右手挥刀,朝着敌人掩杀了过去。

        虽然只有百人,气势却不弱于千军万马,面对数倍敌军,仿佛被埋伏的反而是对方一样。

        见此情景,刘秀面色大变。

        看到这幕画面,东方明动了。

        像过往那每一场战斗那样,趁敌人失神的瞬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此刻危机尚未解除,他也不想再套问对方的秘密,即使想问,也要等到制服了敌人之后。

        东方明手腕一翻,甩开一膀子力气,赤胆迎风而斩!

        厚重坚实的抗战大刀,闪烁着耀眼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