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154,泼辣的赵国长公主

154,泼辣的赵国长公主

        离开了王宫,李建并没有回家,而是前往大行官署。

        出差这么多天,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有很多挤压事务等待着李建的处理。

        刚刚抵达大行官署,李建就听到了一阵喧闹的声音。

        这让他不由皱起眉头,心中生出几分不满。

        这才走了几天,连点规矩都没了?

        但马上,    李建就发现了情况不对。

        一名女子牵着一个孩童的手,就站在大行官署的面前。

        虽然看不清女子的脸孔,但从她高挑的身材,以及窈窕有致的身躯就能知道,这绝对是一位美女。

        几名官员站在女子身前,脸上都带着无奈的表情,    似乎在和女子解释着什么。

        女子提高了声调。

        “既然你们解决不了问题,    那就让能够解决问题的人出来。”

        “李建呢?让他出来见我!”

        李建闻言,又是一愣。

        作为下卿,    李建是名副其实的赵国重臣。

        这女子居然如此随意的直呼李建之名,而且听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等等,该不会是……

        李建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一个女人。

        下一秒钟,他下意识的就想转身离开此地。

        但就在此时,一名官员的目光和李建发生了接触。

        随后,这名官员几乎是用得救的语气叫了起来。

        “李卿回来了!”

        李建身体瞬间顿了一下。

        在听到官员的这句话后,女子也瞬间回头,看向李建。

        这女子长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明眸皓齿,端庄大方,眉目间带着几丝忧郁,以及掩饰不住的怒意。

        她优雅的迈着步子,牵着身旁的小男孩来到李建的面前。

        “你就是大行李建?”

        李建微微点头,朝着对方拱手行礼:

        “见过公主殿下。”

        女子冷冷的说道:

        “我乃大燕王后!”

        这女子正是赵国长公主,数年前被嫁到燕国的燕后赵茹。

        李建道:

        “世上已无燕国这个国家。”

        赵茹勃然大怒,一巴掌朝着李建的脸扇来。

        李建微微后退两步,    让女子的手落了个空。

        赵茹不依不饶,又上前再一巴掌。

        李建忍无可忍,    直接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公主,请不要继续胡闹下去!”

        看着双目中爆发出寒芒的李建,赵茹芳心突然一颤,不由自主的感到一丝害怕。

        李建的手犹如铁箍一般紧紧的箍着赵茹,让她感受到一阵疼痛。

        赵茹怒道:

        “放手!”

        李建将赵茹的手甩开,郑重的警告:

        “若是公主殿下继续这般撒泼,那臣只能让护卫把公主请出去了。”

        赵茹恶狠狠的盯着李建,俏脸上满是寒霜,看起来恨不得将李建给吃掉。

        李建毫无惧色,和赵茹对视。

        嗯,这鼻子挺翘,嘴唇丰盈,睫毛长长细细,一眨一眨的。

        真美啊。

        还有这身高,怎么也得有一米七往上了吧?

        都说北方人比南方人高,赵国已经算是华夏最北方的国家,但考虑到时代的因素,    这位赵茹公主的身高也堪称鹤立鸡群了。

        也不仅仅是身高,因为生育过的缘故,赵茹的身材显得相当的丰盈,    前凸后翘,就连走路的时候都带着一股成熟女人的诱人风情。

        赵茹突然没理由的感到一阵心虚,怒道:

        “你在看什么?”

        李建微微一惊,将目光从某些不可描述的地方收回,表情重新恢复正常。

        “公主殿下,若是有什么事情,就请随臣入内细说。”

        “但还请公主殿下注意,此地乃是大赵外交部门所在,每日不知多少外国使者前来。”

        “若是因为公主殿下的关系而导致大赵威仪在他国面前受损,臣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赵茹哼了一声,本想要说些什么,但目光接触到李建后,突然又有些说不出口。

        “那你还不带路!”

        看着李建往前走去,赵茹低下身来,对着身旁的小男孩轻声道:

        “跟着母后来,不要害怕。”

        小男孩缩了缩脑袋,有些拘谨的拉住了赵茹的手。

        片刻后,在李建的办公房中,双方各自落座。

        李建让人给赵茹和小男孩送上饮料糕点,目光在小男孩的身上停留了片刻。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李建心中清楚,这个小男孩应该就是燕王在世间的最后一个直系血脉了。

        说起来,给这小男孩的封侯名称好像还没定下来?

        多半是个什么安乐公之类的。

        赵茹表情变得温柔,将糕点喂给男孩。

        这一刻,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母性的光辉。

        李建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

        片刻后,小男孩轻声道:

        “母后,我吃饱了。”

        赵茹点了点头,重新将目光转向李建。

        房间中的气氛不知不觉间,缓和了不少。

        李建平静开口:

        “不知公主殿下前来,所为何事呢?”

        赵茹看着李建,沉声道:

        “我儿的行宫至今尚未修建,这是为何?”

        李建闻言,顿时一愣。

        在记忆之中搜索了一会,李建非常确定的开口:

        “公主殿下,臣并没有收到大王方面任何关于要修建新行宫的命令。”

        “况且我们大行也并不负责修建行宫,这方面的事情你应该去找蔺相如蔺卿。”

        赵茹冷笑一声,道:

        “那我儿封侯的爵位呢,府邸呢,这些东西总是归你们大行所掌管的吧?”

        李建点了点头,拿起桌子上的一份奏章,道:

        “臣刚刚看了一下,这是公主殿下所写的吧。”

        赵茹坦然道:

        “正是。若非你们大行官署迟迟不肯落实待遇,我又怎么可能如此低三下四,跑到这里来恳求!”

        李建一听,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这大白天的带着儿子直接堵门骂街,你管这叫做“低三下四的上门恳求”?

        李建咳嗽一声,正色道:

        “外臣并不是推卸责任,但还请公主殿下知道,必须要得到大王的命令,我们大行这边才能落实诸项政策。”

        这位燕后赵茹说起来其实也挺惨的。

        在燕国灭亡之后,燕王直接纵火,想要把她们两母子烧死在王宫之中。

        好在赵军统帅都平君田单嗅觉灵敏,赵军入城的第一时间就直接冲向王宫,紧要关头将两母子给救了下来。

        救下来之后两母子被送回赵国邯郸,路上传来燕王父子暴毙的消息,赵茹所生的这个小男孩正式成为了唯一的燕国王族直系血脉。

        按照正常的惯例,回到邯郸之后赵王就会给这个小男孩封一个君候的爵位,让他负责祭祀燕国王族宗庙,事情也就到此结束。

        但赵茹不知为何,在进宫时和赵王大吵了一架。

        亲姐弟吵架也就算了,据说还动手砸了东西,把赵王的寝殿都砸了个稀碎。

        赵王一怒之下,直接把赵茹两母子晾了起来。

        封侯也没有,待遇也没有,反正就是什么也都没有,直到今天。

        作为大行,李建对这些事情当然是心知肚明。

        但说实话,这关李建屁事?

        所以李建也没放在心上,一大堆国家大事都操心不过来呢,谁管这孤儿寡母的?

        直到今天,这位大长腿公主带着儿子闹上了门。

        李建想到这里,心中有些后悔。

        早知道她要来,那今天干脆回家陪老婆孩子算了,还上什么班啊。

        果然,摸鱼才是王道,摸鱼就是省事!

        听到李建的回答之后,赵茹俏脸上再度升腾起了怒火。

        “赵丹那个没良心的东西,我是他的姐姐,他竟然用那种态度对我?”

        “若是父王和母后九泉之下有知,一定会狠狠责罚他这个逆子的!”

        李建听着,大感头疼。

        这位可是赵王的亲姐姐,她的事情就是帝王家事。

        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是这种涉及到赵王,还涉及到燕国的破事?

        李建咳嗽一声,道:

        “公主殿下,你的意思臣明白了,臣马上就上奏章给大王禀明此事。”

        “但究竟要如何处理,还是得看大王的旨意,然后臣才能遵命行事。”

        赵茹凤目之中流露出极为不满的表情,对李建道:

        “你就不能体恤一下我们孤儿寡母吗?”

        体恤啥,我怎么体恤,帮你养儿子吗?

        李建心中无奈,只想早点送走这位祖宗。

        还有一大堆公务要处理呢。

        李建想了想,道:

        “这样吧,我先让下面的官员安排一下,尽量在大行职权的范围内帮助公主和这位殿下改善一下。”

        “公主觉得这样可以吗?”

        赵茹哼了一声,看起来还是有些不满意,皱着眉头道:

        “那你可得快一些,明白吗?”

        李建还能说什么?自然是连连点头应是。

        赵茹站了起来,突然对着身边的小男孩道:

        “王儿,你去门口等一下为娘。”

        小男孩明显有些迟疑。

        赵茹秀眉一皱:

        “嗯?”

        小男孩立刻去了门外。

        李建看着这一幕,心中开始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赵茹转身看向李建。

        随后,她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

        匕首直接朝着李建落了下来。

        李建大吃一惊,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一躲。

        一声轻响,匕首扎在了李建面前的桌案上。

        赵茹俏脸上带着寒霜,冷冷的对着李建说道:

        “李卿,我们母子已经一无所有了。”

        “赵丹以为他是征服者,所以就能对我们母子为所欲为。”

        “但我希望你知道,我们母子的背后是无数燕国子民。”

        “若是逼急了,那将来总有一天,燕国的子民们会像这把匕首一样,把你们赵国的统治给彻底推翻!”

        “你,明白了吗?”

        李建看着面前的赵茹,表情变幻。

        赵茹伸手,正准备拔出匕首。

        突然,赵茹的手被李建抓住。

        下一秒钟,赵茹的身体瞬间失去了控制。

        一阵翻滚和挣扎。

        李建骑在赵茹的身上,将不停踢腿的赵茹按在地上。

        李建脸上明显带着怒意。

        “公主殿下,你这一次太过分了!”

        李建是真的生气了。

        这女人简直和疯子一样,动不动就拔刀。

        必须要给她一个教训。

        赵茹发现挣扎也无法脱离李建的控制,突然高声大呼了起来。

        “非礼,非礼啊!”

        李建吃了一惊,无奈只能起身,放开对赵茹的控制。

        突然,李建的目光一凝。

        方才两人一番近身缠斗,让赵茹的衣服松了不少。

        一眼过去,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全看到了。

        用波涛已经不足以形容。

        简直是滔天巨浪啊!

        这规模,实在是前所未见。

        赵茹头发凌乱,看起来不但没有减损美丽,竟又增添几分风情。

        她一双俏目死死的盯着李建,冷声道:

        “想不到堂堂赵国大行,既然也是个色欲熏心之徒!”

        李建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公主殿下,我只是想要自保而已。”

        李建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先把匕首夺下来,确保安全。

        没想到赵茹反抗如此激烈,才搞到现在这种局面。

        赵茹甩下一个白眼。

        “你等着,我迟早告诉赵丹,让他废了你这个无耻之徒!”

        赵茹怒气冲冲,迈着长腿,牵着儿子的手离开了。

        李建坐在房间之中,看着这对母子离去的身影,忍不住扶额。

        “这都什么破事啊……”

        毛遂的脸庞突然从门口处探出,表情玩味。

        “家主放心,臣都安排妥当了,绝对没有人发现刚才的事情。”

        李建:

        “……毛遂,你这个表情,是不是有点问题?”

        毛遂顿时一脸正气凛然。

        “家主这是什么话,臣对家主的忠诚是绝无问题的。”

        李建挥了挥手,示意这个八卦精赶紧滚蛋。

        毛遂嘿嘿一笑,离开前不忘提醒一句。

        “家主,这个女人可碰不得啊。”

        李建直接瞪了毛遂一眼。

        “怎么,我就这么饥不择食,见到一个女子就想要一个吗?”

        毛遂摇头道:

        “那自然不是,家主雄才大略,挑选女子的眼光也是极高。”

        “目前而言,家主的女人无一不是当世极品,实在是羡煞他人。”

        李建一听,心情顿时好了一点。

        这才像话嘛。

        毛遂表情随后又变得认真:

        “但恕臣直言,这位长公主殿下的容貌同样也是绝美,更兼有王后的端庄气质,就连撒泼之时都显出几分诱人风情,实在是人间尤物。”

        “所以家主若是看上了长公主,臣也……”

        李建突然笑了起来,非常和蔼的打断了毛遂的话:

        “所以,刚刚的情形你都看到了?”

        毛遂顿时语塞,支支吾吾。

        “这个,啊哈哈,家主,臣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

        “毛遂,你别走,过来,我和你好好聊聊!”

        李建的吼声响彻大行官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