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权臣在线阅读 - 152,赵国面临的灭国之危

152,赵国面临的灭国之危

        听到赵王的话之后,大殿的气氛瞬间有些紧张。

        李建看着一本正经的赵王,脑海之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是:

        “这家伙特么在逗我?”

        作为一名出色的政客,李建表情严肃,认真倾听着赵王接下来的话。

        但赵王却不说了。

        在赵王的示意下,宦者令繆贤往前走了两步。

        繆贤已经很老了,腰背都开始佝偻。

        不知为何,    赵王依然保留着对这位宦者令的信任。

        繆贤咳嗽几声,随后开口道:

        “齐国在辽东的战事很不顺利,匡梁虽然成功的从朝鲜人手中夺取了襄平城,但齐国的推进也就直到襄平城为止了。”

        “东胡人似乎和箕子朝鲜达成了协定,不停的派出小股骑兵骚扰齐国人的补给,让匡梁无法继续进军。”

        “齐王派来使者,认为齐国所得少了一些,    希望大赵能多让出一些土地给齐国,弥补损失。”

        听到这里,赵国诸卿表情顿时发生变化。

        平原君很不高兴的说道:

        “这些齐国人,未免也太过分了。自己没本事去夺取土地,居然想要我们大赵手里的肉?”

        李建有些惊讶的看着平原君。

        伐燕之战明明是田单打的,保卫这一战的成果也该是田单最积极,怎么这位站出来了?

        转念一想,好像派往燕地的官员中,平原君一脉数量最多……

        懂了。

        保卫成果,没毛病。

        田单也开口了。

        “大王,齐赵之间的边界分割,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完成。”

        “如今齐王居然还拿这个来说事,实在是太过分了,必须要拒绝这种无理要求。”

        赵国诸卿纷纷开口,意思大抵相同。

        都吃到嘴里的肉了,还想要人吐出来,谁愿意?

        燕国的蛋糕,在场的赵国诸卿那是每个人都实实在在分到手的。

        就算是李建,同样也派出了十几名大小官吏,    高高兴兴的去燕地诸郡上任。

        这要是吐出去了,这些官吏回来跑李建哭诉,李建这个老大当的,岂不是很尴尬?

        面对着一片反对之声,赵王的表情很淡定,显然早就已经想到。

        赵王示意繆贤继续开口。

        繆贤叹了一口气,道:

        “根据大赵在齐国之中的情报渠道,齐王曾经对某些心腹表示,如果大赵不愿意做出让步的话,齐国极有可能会选择和秦国联盟,向大赵开战!”

        繆贤话音落下,在场的赵国诸卿顿时又是一惊。

        齐国,那可是赵国如今最坚实的盟友啊。

        若是齐国和秦国站在一起,正好对赵国形成了一个东西夹击之势。

        那样的话,赵国就非常被动了。

        田单沉吟片刻,道:

        “大王,臣听说齐国新上任的相邦后胜极度贪婪,若是我们用大笔钱财贿赂他,或许就能让后胜劝说齐王回心转意。”

        赵王嘿了一声,道:

        “后胜此人,向来认钱不认人,    出尔反尔,人品太差!”

        对于后胜,赵王是有过阴影的。

        之前,后胜就差点坑过赵国!

        平原君道:

        “大王,总之先想办法稳住齐国。但不管怎么说,割地都是最后的选择。”

        其他诸卿也纷纷表示类似的办法。

        实在不行,可以考虑让一点地盘给齐国。

        但在那之前,坚决不让。

        赵王抿了一下嘴唇,似乎在掩饰着什么情绪。

        “繆贤,你继续给寡人说。”

        李建闻言看向繆贤,心中不免好奇。

        难道坏消息还不止齐国这一个?

        繆贤看了一眼众人,缓缓的说道:

        “接下来的消息,是关于楚国的。”

        “由于一些原因,楚王和虞卿之间……产生了误会。”

        “若非是楚国令尹春申君在其中斡旋,怕是楚王如今已经发兵进攻我们了。”

        众人闻言,不由脸上露出吃惊表情。

        许多道目光看向虞信,都带着明显的探询之意。

        究竟虞信在楚国搞出了什么样的事情?

        虞信并没有开口,而是默默的低下了头,脸上带着几分羞愧和无奈。

        平原君迟疑片刻,忍不住道:

        “大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般不清不楚的,我们也没办法做出判断啊。”

        繆贤显然是知情的,但繆贤的目光却落在赵王身上。

        显然,这需要赵王的许可。

        赵王的脸颊颤抖了几下,还是开口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场误会罢了。”

        “繆贤,你来说吧。”

        在众人的注视下,繆贤终于开口。

        虞信这一次前往楚国,是为了促成赵楚两国的同盟。

        为了促成同盟,虞信在离开邯郸前就获得赵王的同意,要和楚国联姻。

        到了陈城之后,楚王的态度是非常冷淡的,一度连虞信都没有接见。

        虞信想方设法,总算是和楚国令尹春申君黄歇见了面。

        通过春申君黄歇的劝说,楚王也改变了主意,见了虞信,同意了赵楚同盟以及联姻。

        一切看起来都异常的美妙,当晚楚王设宴款待虞信,虞信心中高兴又被楚国君臣连番劝酒,顿时喝得大醉。

        迷迷糊糊之间,虞信感觉到好像有女子投怀送抱,他自然也就按捺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和女子成了好事。

        第二天一早,虞信还没醒来,楚王就带着几名楚国重臣破门而入。

        虞信迷迷瞪瞪睁着醉眼醒来,被楚王劈头盖脸的痛骂一番,这才知道,枕边人居然就是那位原定和赵王联姻的楚国公主!

        楚王大怒之下,就要当场杀了虞信。

        幸得春申君黄歇苦苦相求,再加上赵国的实力摆在这里,最终只是将虞信投入大牢了事。

        再后来,得知此事的赵王再度派出使者,带着赵王亲笔国书以及大批礼物前往陈城求情。

        秦国围攻新郑的消息传来,楚国都城陈城距离新郑不过两百里,楚王顿感压力山大。

        经过思考,出于抵抗死敌秦国的需要,楚王最终还是答应释放虞信。

        释放虞信当天,正好秦国在新郑战败的消息传来。

        原本所有人都觉得事情会再生波折,但楚王还算信守承诺,还是这么让虞信给走了。

        繆贤道: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在场赵国君臣听完,脸色都不由颇为古怪。

        李建心中的情绪,那也是相当微妙。

        还以为虞信在楚国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合着搞半天,就睡了一个楚国女人?

        不对。

        考虑到这楚国女人乃是未出嫁的楚国公主,这事情确实也挺大的了。

        按照正常的小说套路,不应该是虞信迎娶这位公主么?

        看来楚王终究还是没有大度到这个程度嘛。

        李建一边想着,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虞信。

        虞信此刻的表情,那真是只恨没有一条地缝钻进去。

        片刻的沉默后,蔺相如第一个打破了大殿之中的安静。

        “若按照宦者令的陈述来看,虞卿怕是中了楚国之中某些人的设计。”

        田单转动着手上的扳指,若有所思的说道:

        “原本赵楚联盟已经达成,却在这个晚上虞卿搞出了这种事情。”

        “楚王既亲眼见到虞卿和楚国公主共处一室,那赵楚同盟自然从此告吹。”

        “此事绝非巧合,一定是有人设计虞卿和我们大赵。”

        众卿纷纷点头,李建也不例外。

        这事情背后的阴谋,可以说是过于明显了。

        平原君表情阴冷,道:

        “如今齐王蠢蠢欲动,楚王又因此记恨上了我们,魏国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

        “放眼观之,天下大国竟然都有可能和我们大赵敌对。”

        “若是处理不好,难保不会出现举世皆敌的恶劣情况。”

        “也难怪大王如此忧心了。”

        田单摸着扳指,缓缓道:

        “听说在楚国境内有昭景屈三大家族,这三大家族和令尹春申君黄歇之间素来不和。”

        “既然虞卿是通过春申君的关系说服的楚王,那捣乱之人极有可能就是昭景屈三大家族。”

        蔺相如赞同点头,道:

        “昭景屈三家和秦国之间的关系也算是比较密切的,能做出这样的举动也不奇怪。”

        虞信闻言,双目之中也是露出了愤恨。

        刚刚被赵王拜为下卿,第一次出使,原本是想要大展宏图,却落进陷阱之中。

        不但吃尽了苦头丢尽了脸面,更是险些性命不保。

        若当真是昭景屈三家所为,那虞信杀了他们三族的心都有。

        李建一直沉默,此刻也终于开口。

        “秦王原本是同意了赵秦两国平分韩国的提议,但因为信陵君魏无忌率领魏韩联军在新郑之战中击败了秦将王龁,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秦国虽败,接下来若是有机会针对我们,秦王想必也是不会放过的。”

        李建说话的时候,语气还是很轻松的。

        毕竟这一次的出使任务虽然没有完成,但归根结底和李建一点关系都没有。

        谁能知道秦国居然会在新郑城外跌这么一个大跟头,被信陵君魏无忌干得碎成了渣。

        赵王果然也没有任何想要追究李建责任的意思,点头对李建的话表示了赞同。

        “李卿所言极是,原本这个平分韩国是我们绝佳的机会,但现在韩王反而是记恨上了我们。”

        “诸卿啊,纵观天下,我们大赵现在……怕是一个盟友都没有了。”

        赵王说完这句话,大殿之中诸卿的表情都是相当复杂。

        就在几个月前,齐国是赵国的铁杆盟友,魏国和韩国属于普通盟友,楚国是中立国家,只有秦国一家是赵国的死敌。

        才这么点时间,齐国已经到了反目成仇的边缘,魏国也随时可能站在反赵的那边,韩国因为上党郡之事也和赵国离心离德,楚国更是因为虞信的幺蛾子基本翻脸。

        六大战国,赵国居然无法从其他五国之中找到哪怕一个亲近的国家!

        这种外交局势,绝对是糟透了。

        也难怪赵王这么上火。

        赵王深吸一口气,缓声道:

        “现在究竟要怎么办,诸卿给寡人提点建议。”

        众人顿时陷入思考之中。

        建议,好提。

        大家都是老政客了,一拍大腿就有十个主意。

        但臣子不是这么当的。

        你的建议得有用,得能改变局势,得解决大王的问题。

        不然的话,哪个大王愿意任用和提拔只会夸夸其谈的大臣?

        但眼下这种局势,想要一下子提出改变困境的建议,又哪里有那么容易。

        赵王等了好一会,忍不住看向田单。

        田单不停摩挲着扳指,表情严肃,一言不发。

        赵王有些失望,又将目光看向平原君。

        平原君正在和身旁的平阳君讨论着什么,两人看起来一时半刻不会得出成果。

        赵王又将目光看向了蔺相如。

        蔺相如抚摸着颌下白须,瞳孔失去焦距,显然还在出神之中。

        赵王心中的怒火渐渐升腾。

        这满殿群臣,平时都是被寡人倚为肱骨。

        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连个主意都没有了?

        时间渐渐过去,就在赵王脸上怒火已经有些抑制不住的时候,李建开口了。

        “大王,其实臣在归途之时,曾经和魏国信陵君见过一面。”

        “在这一次见面中,有一项提议得到了臣和信陵君两人的赞同。”

        “或许,这项提议对解决眼下大赵的困境,会有一定帮助。”

        赵王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希望的神采,看向李建的目光也大有不同。

        看看,什么叫模范臣子。

        这才是真正的模范臣子嘛!

        赵王忙道:

        “李卿,究竟信陵君和你说了什么,还不快快向寡人道来!”

        李建道:

        “简单的说,信陵君希望魏国能取代秦国的地位,和我们大赵一起瓜分韩国。”

        听完李建的话之后,在场的赵国君臣无不露出愕然的表情。

        赵王吃惊的说道:

        “信陵君,不,魏王……竟然想要和寡人平分韩国?”

        赵韩魏之间的关系,由于同出晋国的缘故,那是非常复杂的。

        说是血浓于水吧,未免有些过度。

        但若是以普通的外交关系来衡量这三国,又未免过于生分。

        赵王自认为想要和秦国灭掉韩国的想法,已经属于相当背离三国关系的行为了。

        没想到,魏国方面,竟也有同样的想法!

        所以,大恶人也不知寡人一个嘛。

        想到这里,赵王的心中突然放松了不少,某些隐隐约约的罪恶感更是散去许多。

        李建点头道:

        “臣并没有答应信陵君此事,但臣也和他说了,若是大王同意的话,近期会考虑和魏王见一面,当面商谈此事。”

        李建刚刚说完,突然有人开口。

        “大王,这提议实在是愚蠢至极,万万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