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万法无咎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潜龙藏虎争布施(求订阅)

第二百五十八章 潜龙藏虎争布施(求订阅)

        龙跃似乎正要对归无咎等人发难,忽而殿中又有一人朗声出言道:“所谓‘布施’一道的神通,无非是一些神神道道的鬼把戏。”

        “龙跃,你敢说所有缺了牌符的同道,灵石用度都被你一人包下了?须知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过不了两刻钟,只怕就要传遍整个青木城。”

        “你若是敢于在本殿留上半个时辰,并将同道所需牌符尽数包揽,景某人才真正佩服你。要不然,你也就是一些耍弄文字游戏的把式,登不得大雅之堂。”

        出言的这人,身着一身全无杂色的白袍,似乎正与龙跃争锋相对。就连长相,也是一个偏向俊美,一个偏向刚肃,气质截然相反。

        归无咎见奇峰突起,有人接过梁子,自然乐见其成,也就顺势沉默不语。

        暗暗窥看这白袍修士的气息,神意之中隐约可见,背景是一片叮咚鸣泉。至于其本相如何,却难以索解。

        仔细品味,此人似乎和龙跃的气象,有几分相似之处。

        马振传音道:“此人名为景图,乃是水灵一族的纯系血脉嫡传。”

        “水灵一族与山灵一族,从源流上说本是近亲。不过事实上两族却仇雠已久。凡是山灵一族所欲成之事,水灵一族比要将其坏了。唯有如此,才能道心通常,修行顺遂。”

        归无咎闻之一奇。

        黑袍妖修龙跃面色变幻,缓缓言道:“最起码此时此刻,殿中之人,所有的牌符之需,龙某人都包下了。”

        正如马振所料,他身上所携灵石,的确不能支撑万人用度。先前之言虽然豪迈,其实也只是一个文字游戏而已。用不了多久,在气势最盛之时,他就要急流勇退。

        此时,自龙跃手中获得灵石,随即兑换了牌符之人,唯恐夜长梦多,都陆陆续续离开殿外。

        但正应了景图所言,随着第一批获得牌符之人离开,有人大行布施的消息在青木城中迅速扩散。不多时,便有更多的妖族修士涌进殿中。

        有一些行事较为鲁莽的,还未踏进门槛,“预祝龙道友田猎会夺魁”的口号就喊出了口。

        刚刚进殿的一群人中,有些人恰好听到龙跃与景图的对话。心中一惊,生怕龙跃身上所携灵石已尽,无论先来后到,都是争先恐后大声呼喊。

        这一阵呼喝,使得原先殿中从容排队的妖修也不由紧张起来,原本渐渐有几分沉寂的声响再度高涨,短促而热烈。

        归无咎心中暗暗摇头。

        他放眼望去,这些高声呼喝之人,绝大多数都是修为精湛之辈。

        且不论妖族在天赋上占据的实战优势,只单就气息精粗而论,这一群人,至少有半数有着在七十七隐宗内媲美真传水准。

        若是修为相近的人道修士在此,恐怕都要讲究自重名声,绝不肯做如此跌份的事。但是妖族行事,却更看重现实的利益。能够白赚一亿灵石,违心的恭喜对方夺魁,在其等心中,似乎根本算不了什么。

        此时,白袍妖修景图忽地高声道:“若有人高呼一声‘龙跃必败于景图之手’,本人同样包下了他购买牌符的灵石之费。”

        只是,景图虽如是说,殿中诸妖修看了他一眼。除了心中明悟龙跃、景图便是二人之姓名外,并未多作理会。

        纵观殿中,依旧是“预祝龙道友田猎会夺魁”的声音不绝于耳,愈加高涨。

        殿中的各位妖修也不傻。龙跃履行承诺,那是老实人向平开了先例,事实验证下来真实可靠。若是景图只是因为与龙跃有过节,信口开河。他们上当不说,还要得罪了龙跃。

        见无人响应,景图也不着恼,只是悠闲自得的等待。

        过了一阵。有一位先前尝试浑水摸鱼的妖修,并未呼唤口号就想白白剽窃龙跃的灵石。被龙跃看破之后,冷笑着瞪了一眼。

        此时他自忖龙跃这一条路已经绝了,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大喝一声:“龙跃必败于景图之手!”

        景图闻言,冲着此人赞许一笑,随即麻利的丢过一个纳物戒。

        那人接过纳物戒,将信将疑的来到空间通道之处,将其掷入。不多时,果然有一枚牌符跳落他的掌心之中。

        然而,让这人意想不到的是,除了参会牌符之外,还有一枚青戒,静静的躺在牌符之上,一同跃入此人手心。

        这人一愕,抓起此戒一看,正是景图刚刚赠予他的这一枚。

        他此时已经猜到了什么,但是尤自有几分不敢相信。神意一查,纳物戒中,整整齐齐的堆放着两千万灵石。

        原来,景图的这一枚纳物戒中所藏,不是一亿三千万,而是一亿五千万灵石。除却购买牌符之数外,还能盈余整整两千万。

        尽管此人并未明着公布两千万灵石的具体数目。但殿中之人并无一个傻子,看到返还的纳物戒,自然能够猜出缘由。

        未过多久,尝试之人渐渐增多,“龙跃必败于景图之手!”呼喝声渐渐高涨。直到两千万灵石的消息逐渐散开,这一道声音,终于彻底压倒了“预祝龙道友田猎会夺魁”的呼喊。

        龙跃面色终于难看起来。刚刚攀升之顶点的气机,也渐渐滑落。

        而景图,却掩饰不住自家得意之色。一身气息飞扬,所积蓄之法力,至少飙升两成上下。

        龙跃思索半晌,还是觉得景图早有预谋,若是自己加码,只怕是骑虎难下。对方既然愿意靡费灵石,那就不妨选择暂避锋芒。

        有龙跃、景图两个“大善人”同时出手,未过两刻钟,殿中之人便去得七七八八。纵然是闻讯后来者,涌进来一阵人潮之后,也是入不敷出,很快地被消化。

        约莫半个时辰后,殿中只余下五百余人。就连与归无咎同行的十余人,除了元姓修士外,其余之人也都胡乱呼喊一声口号,得了牌符后,约定再聚地点,先行拜别了。

        就在此时,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传来:“既要相助于人,又何必横生枝节?拿到想要的东西之后,都走吧。”

        同时,包括归无咎在内,殿中所余五百余人,都觉得面前一黑,似有一阵密集的雨点洒落。

        下一刻,诸人定睛一看,每人面前俱都多出一枚牌符。

        且无一例外,都是价值较为昂贵的“止符”。

        没有荒诞可笑的宣誓口号,甚是不需要分发灵石自行兑换。直接就把早已备好的牌符分发到所有人的手上。

        龙跃、景图二人,都是一愕。又多了一个来砸场子,大行布施之人?

        今日的符节殿,可真是惊喜连连。

        归无咎仰首一看,此人一袭黄袍,气息雄浑,要胜过先前所见的任意一位妖族元婴修士,包括孔雀一族的孔德在内。

        但是暗运神意观察此人底细时,却只能看见团团雾气,所得讯息比窥看马振、龙跃、景图时更少。

        转身瞥了一眼,先前神通广大、俨然百晓生一般的马振,此时也是眉头一皱,似乎摸不准此人的来历。

        然而殿中绝大多数人,得了牌符之后,都是如获至宝,对于旁人闲事并不关心。至多作揖以示谢意,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一时间,殿内连同归无咎、马振、龙跃、景图、元姓妖修以及散发牌符的这位在内,总共之余下二十五个人。

        那黄袍妖修放眼一望,旋即转头面向龙跃、景图,笑言道:“二位行事虽然不入我眼,但是无意之中却帮我做了一番筛选。炎某人还要谢过二位。”

        归无咎转念一想。除了龙跃、景图二位始作俑者姑且不论。其余至今依旧留在符节殿中的人,之所以不肯离去,无非两种情况。

        一来是自恃身份傲骨,不肯受嗟来之食,情愿等众人都散去之后,自己花费灵石购买牌符。

        其二么,无论是从龙跃、景图处求得灵石购买,还是黄衣人刚刚所散,十有八九都是“止符”,这也是最近数届“孟冬田猎”之会胜率较高者。

        但是总也有人自恃修为了得,想要走那“争符”之道。那么黄衣修士所散发的牌符,自然不合用。

        这黄袍妖修所言的“筛选”,到底是哪一种呢?

        果然,黄袍修士随即出言道:“在座的诸位,想必都是要一试‘争符’之道者。”

        “在座的诸位,可否愿与炎某定个契约?进入怨灵山后,一对一的交手,炎某尽都接下。只是不许倚多为胜。如果应下,就请立下契书,炎某人各以灵石百亿馈赠。如何?”

        归无咎心中一动,这倒是一个自视甚高、且身家极豪之辈。

        黄袍妖修说话虽然从容不迫,但是自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叫人不敢轻易拒绝。

        二十余人,互相张望一阵。忽有一人上前,岔开话题言道:“我等固然好说。只是孔雀一族中人,恐怕不会讲这等规矩。”

        黄袍妖修淡然道:“那便是炎某自己的事。”

        又有一人道:“出了青木城之后,我等都要掩饰扮作孔雀一族的形容面貌。到时候又如何辨认出炎道友的真实身份呢?”

        黄袍妖修哈哈一笑,忽地转身,扯下身上黄袍。旋即将一袭披风披在背上。大声道:“以此为信,便是本人。”

        那披风之上,自上而下竖直一列,斗大的十个大字:

        六翼虎族小妖圣炎青山。

        归无咎身畔,元姓妖修也不由地位置愕然,道:“道友就披着这件披风招摇过市么?若是教孔雀一族‘蝉士’发觉,如何是好?”

        黄袍妖修一脸无所谓的态度,道:“只要其‘澹虚光’神通照不出本人异族身份,那就一切好说。”

        “炎某只推说巧剑一位异族俊才披着这件披风,甚是潇洒。心痒之下随意仿照,彼又能奈我何?”

        众人心道,就算你看见旁人服饰潇洒想要模仿,难道不会将种族、姓名修改过来,难道连旁人的名字也照抄不成?谁肯信你是孔雀族人?

        这炎青山,果真是个胆大妄为之人。

        Ps:求订阅,求订阅。拜托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