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夺舍诸天在线阅读 - 第十章:诗是好诗,但是有什么用呢

第十章:诗是好诗,但是有什么用呢

        青年整个人都不好了,只感觉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一般。没想到这很好看的公子,竟然也如此迂腐。一时间因为自身经历,内心本就不爽的他一瞪眼,猛地一甩衣袖,傲然的扬起下巴:“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本来是为了证明对方迂腐,没想到念着念着,再一看眼前的情景结合这个世界的情况,不由自主的带入了情感,让人忍不住的惊艳起来。

        就连他自己,都感慨无比,目光复杂的背着手,一副忧国忧民的神态。

        只是眼睛余光却盯着小船上的两个人看着,注意到白衣公子终于露出一丝震惊的表情飞快的抬起头来,青年嘴角一勾感觉挪开目光,暗自得意:“奶奶腿的,被老子才华吓住了吧。按照古代剧情,这兔爷肯定会邀请老子上、床……呸呸,船一叙,到时候老子就拒绝你。”

        长得这么好看不是兔爷是什么?

        青年心中纷纷无比的想道。

        “师傅,这诗好像不错哎。”

        少年阿飞惊喜的看着岸边青年,大声说道:“可是好像少点什么?”

        青年心中得意,矜持的背着手,傲然站在岸边,目不转视,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等着白衣公子邀请自己上船。可是余光看到白衣公子只是惊呆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说道:“百无一用是书生,阿飞,读书明智,却不可做读书人。仗义每多屠狗辈,尤其乱世,读书人最没有骨气。”

        “师傅,你是说他会叛国?”

        “我可没有这么说,只是杀敌为国,却用不到诗词。”

        “哦,原来如此。就像当初我饿得要死,会作诗也换不来食物,是能靠偷鸡摸狗才能填饱肚子是吧。”

        阿飞恍然大悟,一拍大腿说道。再次扭头,目光中却没有了惊艳,只是平淡的看了眼岸边青年。好像在说,此人无用,空有嘴皮子罢了。

        如此巨大的落差,让岸边青年顿时呆住了,然后气炸了肺一般,不服气的扭过头来。就连身边响起的清脆声音都没注意到,或者注意到了却根本没在意。即使有人欣赏,但是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想着给小船上的主仆二人一个厉害瞧瞧。

        猛地往前走了几步,几乎挨着随便,硬着脖子看着水面的小船,青年朗声道:“这位兄弟貌似对我的诗不以为然啊,莫非你还有更好的?”

        白衣公子闻言缓缓的抬起头看了过去,手中书本却没放下,依旧是靠在靠背上一副很惬意的样子,宛若画中仙,令人惊艳。

        即使是青年早已经偷偷看过不止一次,此时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他身后跟来的两个俊俏主仆,更是瞪着眼心跳加快,面颊一点点粉红起来。

        少年阿飞盘膝坐在甲板上,正在倒茶,听到声音的他扭头看去,却忽然发现三个大男人盯着自己师傅猛看,那眼神就像是要吞下去一样。顿时,阿飞大怒,扬起茶杯扔了过来:“看个毛啊你们。”

        三人瞬间惊醒,一转身躲过茶杯。青年满脸尴尬,讪讪一笑:“你怎么能骂自己呢,我们看的是人,哪是毛。”

        阿飞一呆,随即憋红了脸:“你这人……”

        “好了阿飞。”身边伸过来一只洁白的手掌摆了摆手,阿飞顿时瞪着眼不吭声,不过依旧不爽的看着岸上三人,愤愤不平。

        “两位兄台,不如上船一叙。”

        “哈哈哈,刚才听兄弟不以为然,肯定还有佳作,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青年哈哈一笑,也不客气,直接表示要上来。只是话一出口,就让阿飞皱了皱眉,这家伙,心眼怎么这么小?

        就连身边的俊俏主仆,也有些不自然起来。

        为首身材高挑的俊俏书生微微皱眉,随即一抱拳展演一笑:“兄台,叨扰了。”

        然后,看到小船到了岸边,直接一跃而下,落入船舱。身边的书童也紧跟着跳了下来,倒是那落魄青年,吞了吞口水,看了看河面,比划了一下高度,一咬牙一瞪眼,也落了下来。

        嘭!!!

        小船猛地一晃,发出巨大的声响。

        阿飞吓了一跳:“你慢点。”

        “啊啊,这个,有点重,谅解,谅解。”

        “哼!”

        阿飞不爽的上下打量着对方,皱了皱鼻子,对方身上的味道有些重啊。

        “上茶,阿飞。”

        “知道了师傅。”

        “在下王天,不知道两位如何称呼?”

        白衣公子自然是王天,他居住在此处很久了,地处江南,美女如云,平时也会去潇洒一下,开了一间医馆,倒也逍遥自在。只是唯一不爽的是,宁雨昔竟然没有追赶过来,让王天有些淡淡的失望。

        不过他并不难过,二人的感情还没深厚到让王天为对方茶饭不思的地步。

        “林晚荣……”落魄青年盘膝而坐,与王天面对面对视一眼,丝毫不在意自己的丑陋装扮以及露着脚趾头的鞋子散发的难闻气息。

        “肖青璇,王兄,叨扰了。”英俊书生倒是一抱拳,语气和善的说道:“这是我书童。”

        “嗯,幸会幸会。”王天闻言目光一闪,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二人一眼,微微一笑伸开右手:“饮茶。”

        “多谢王兄。”

        初次见面,多少有些尴尬,没有引开话题,场面有些沉默。

        英俊书生举止优雅,神态万千,坐姿更是庄重无比,从喝茶的姿势就可以看出出身不凡。相比林晚荣,却粗鲁了许多,一把抓住茶杯,掀开盖子,扬起脖子咕噜噜的灌了进去。

        咔嚓……

        将盖子合上,然后嘭的一声放在小茶几上,让几人都纷纷皱眉,他却没事人一般盯着王天:“王兄弟,你对我那诗有看法?”

        王天一愣,哭笑不得的看着林晚荣,随即摇头。早就知道三哥没底线,除了对女人大方,其他都是小心眼,。如今一见,果然如此。

        不过三哥既然紧抓着这事不放,王天也不会怂。

        他赞同的点了点头:“诗是好诗……”

        肖青璇闻言,也很是赞同的点着头,目光赞叹的扭头看了眼林晚荣。林晚荣心中得意,傲然的扬起下巴,嘴角勾起。可是还不等他谦让,就听王天接着说道。

        “但是……”

        林晚荣心中咯噔一下,泥马,说话最怕但是,古人也会这么玩?

        果然,王天说道:“但是,有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