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东厂最后一名紫衣校尉在线阅读 - 第548章 千户的威胁

第548章 千户的威胁

        一番相互恭维,又相互寒暄之后,知府李怀谷微笑着看向张金:“锦衣卫乃是京城第一禁军,没有什么大的事情,一边是不会离开京城的。张千户到保定府来,是?”

        “皇上回京之后,那些曾经在京城翻云覆雨的谋反势力,也销声匿迹藏了起来。虽然如此,太子殿下被劫持的事情,在朝野上下造成的影响,却是不容小视。我大明王朝,在外百朝来拜,在内,皇上怎会允许这股势力继续存在。这个案子一直是东厂在办,可锦衣卫又怎能置身事外坐视不理。所以呢,指挥使大人便让我来保定府走一趟,看能不能再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协助东厂早日的将这伙人彻底的揪出来。”

        张金斜靠在椅背上,双手十指交叉抱着膝盖,似乎拉家常一样随意的说道。

        听闻此言,李怀谷心中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虽然生性胆小,但能坐到知府这个位置上,李怀谷自然不蠢。

        这起案子,一直都是东厂负责的。无论是太子,还是和此案有关的案犯,皆被东厂押回了京城。

        想要了解对方的情况,对这些人犯正常审问便是,回到人去楼空的保定城,还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朝野上下隐隐流传着,东厂的崛起,将锦衣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

        莫非,这张千户的到来,就是想从东厂办的案子中找到一点破绽,从而趁机对东厂牵制,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东山再起么?

        东厂再保定府的所有行动,都是以找回太子为前提,几乎说毫无可以指责的地方。唯一有点瑕疵的,便是将整个守卫军全部斩杀,有点唐突。

        李怀谷有点心疼自己的守卫军,毕竟这是保定府唯一的武装力量。心底里对肖尘的行为,双手的赞成。

        守卫军,在千户张猛的带领下,对府衙的节制权已经有点不太服从。很多时候对于府衙的命令,是只听不执行。若是任其继续发展下去,他们武力要挟府衙听从他们的意思,也不是没有可能。

        东厂杀得好,杀了就可以给自己一个重建守卫军的理由。

        只是这人数众多,说他们全部参与谋反,那也只是东厂的一面之词。

        反正东厂在保定府办案,协助他们的是大宁都司。从头至尾,府衙都没有参与进去,又怎会知道那么多的内情?这锦衣卫若真的要问具体情况,就让他们去问大宁都司吧。

        “东厂和锦衣卫,都是皇上的直属机构,相互帮衬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要能够将这股劫持太子的谋反势力彻底的消灭,千户大人需要保定府做什么,尽管吩咐。”将胸膛一挺,李怀谷很是“慷慨”的道。

        能不能做到,那是能力问题。但自己全力配合锦衣卫的这种态度,是无论如何一定要夸大其词的表现出来。

        “知府大人每日忙忙碌碌,我来也就是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东厂没有注意到的东西,哪里能随便吩咐大人为我做事。”张金很是客气的笑了笑,“不过,有些事情,倒是想向知府大人了解一下,希望大人知无不言。”

        “张千户尽管说,凡是我知道的,一定不会隐瞒。”李怀谷道。

        “这次找到太子的地方,听说叫旁听书院?东厂押走了一部分的书院的人,那留下来的这些,都是和此案无关之人?”端起,面前的茶碗,张金轻抿了一口。

        “此事,我还真的不知道。”李怀谷尴尬的一笑:“东厂什么时候进的保定城,我都一概不知。直到大宁都司的军队将保定城围了个水泄不通,我才知道,东厂的人早已经进了城,正在查找太子的下落。张千户应该知道,后来的保定城守卫军竟然也牵连到了此案,作为守卫军的直接上级,保定府为了避嫌,更是从未涉足案发现场。就连旁听书院押走了什么人,又留下了什么人,到现在,我都不清楚。”

        “这么说,东厂在保定府,直接越过了府衙办案?”张金有意的问道。

        按照正常来说,东厂办案,和任何都不用打招呼,有着直接办案的权力。但是,这是在没有任何差错的前提下。

        若是有了失误,比如说任务失败,或者说误伤了百姓,或者导致其他的严重后果,还是会被人指责自大,不和当地机构沟通。以种种借口开始追责。

        张金问此话的目的,就是先确定东厂是不是真的抛开保定府,只要确定了东厂没有第一时间和保定府沟通,那么他们只要有一点点的失误,锦衣卫就可以向朝廷禀报。

        李怀谷怎么能不明白对方的用意。

        锦衣卫自己得罪不起,可大宁都司,东厂,这两个自己同样的得罪不起。

        如今,大宁都司俨然已经和东厂拧成了一股绳,若是自己随便给锦衣卫一个借口,这就驻扎在身边的大宁都司,能和自己过得去?

        话又说回来,东厂虽然没有支会保定府,可也替自己除去了一块心病。更何况,几次的接触,那东厂的紫衣校尉并不是仅仅像传说中那么残忍,他心中考虑更多的是朝廷,是百姓。

        这样一个相对正直的人,自己又怎么能给他制造一些落在别人手中的把柄呢!

        “太子殿下被劫持,对于朝廷来说,不亚于一场大规模的战争爆发。作为主办此案的东厂,更知道其分量的轻重。大宁都司就在眼前,这些曾经征战天下的朝廷防御军队,其战斗力自然比保定城守卫军要强大的多。更何况查找太子下落,本身就是一件隐秘的事情,动静太大反而对打草惊蛇,对太子的安全产生威胁。所以,东厂虽然没有支会保定府,却是一直和大宁都司保持着联系,共同行动。”李怀谷笑着说道。

        “共同行动?”张金双眼微微一眯。

        协助行动倒还说得过去,若是共同行动,东厂这是有意给大宁都司分一份功劳啊。趁着办案,拉拢地方防御军队,虽然这次皇上并没有给那紫衣校尉任何的赏赐,但得到大宁都司的鼎力支持,这份收获可是比任何徒有其表的赏赐,实在的多。

        “在东厂进行抓捕的前夕,大宁都司的军队将整个保定城围了个水泄不通。找到太子以后,太子临时休养的地方,更是东厂和大宁都司联手警卫。可以说,这次东厂和大宁都司的合作非常的完美,不但救出了太子,更是将所有的涉案人员,尽数抓获。”李怀谷道。

        这一次,李怀谷并没有任何的夸大其词。

        先不说自己的守卫军和旁听书院暗中勾结,就算守卫军没有任何问题,若是让他们个东厂配合,一定不会又这种雷霆效果。

        拿着朝廷的粮饷,真正的战斗力如何,李怀谷自己心知肚明。

        看着两人间的交流,越来越没有什么价值,张金干脆单刀直入。

        “保定城一千多的守卫军,全部都是谋反势力,这一点,不知道知府大人您信不信?整个守卫军都参与了谋反,知府大人恐怕也少不了监管不利之罪吧。”张金淡淡的道。

        我原本还以为,你真的会配合锦衣卫的调查。

        可怎么听着听着,你的话语似乎在努力的为东厂打圆场。

        东厂没有问责你,不代表你真的没有罪。

        整个守卫军都参与谋反,你还有什么脸稳稳地坐在府衙里,继续主持保定府的事务。

        李怀谷不禁心中一怔,有点吃惊的抬头看向对方。

        这是从自己这里找不到突破口,便开始威胁了么?

        虽说守卫军受保定府节制,可那也是单独的军队编制,有着他们自己的负责人。自己乃保定知府,主持的是地方政务。守卫军出事,自己最多是监管不力之过。

        这过和罪,可是有着本质的区别。